精選

[主筆漫談] 專屬型微處理器的復興

電腦的世界自始至終都是圍繞在軟體與硬體的協作之上,單純的硬體或是單純的軟體,是無法完成任何事情的。如果從這個角度看,所謂的軟體定義抑或是硬體定義,只不過也就是「為賦新詞強說愁」罷了! 回到本文主題的微處理器身上。早年,也就是從所謂的「電腦」(計算機)剛被發明出來,一直到筆者唸...

2022/09/15

[資料儲存觀察室] Intel 徹底結束 3D Xpoint 市場

Intel 在前不久、2022 年第二季的財報電話會議上,出人意料的由執行長 Pat Gelsinger 宣佈將會結束 Optane 的業務,這同時也導致了有大約 5.6 億美金的庫存必須要沖銷,這個財務數字對 Intel 來說影響不大。而在稍後的澄清聲明中(顯然市場對於 Optane 的關注超乎預期)Intel 表示:「我們繼續合理化我們的產品組合以支持 IDM 2.0 戰略,這包括分割利潤不足或不是我們戰略目標核心的業務。經過仔細考慮,Intel 計劃停止 Optane 業務中的未來產品開發⋯⋯」


圖片來源:Intel

這是 Gelsinger 接掌大位之後出售的第六項非核心業務,先前出售的包括無人機以及固態硬碟儲存單元業務。
講得很清楚也很合理;結束業務最主要的原因:不是 IDM 2.0 戰略的核心業務(當然也是因為不賺錢)。
根據 Intel 提交的財報,僅僅在 2020 年,Intel 在 Optane 業務上便虧損了 5 億美元。

3D Xpoint 這個技術是在 2015 年由 Intel 與 Micron 兩家公司合資成立的 Intel-Micron Flash Technologies (IMFT) 公司所推出的;IMFT 的成立則可以回溯到 2005 年兩家公司合作開發 NAND flash。根據當時的資料宣稱,3D Xpoint 技術的效能與耐用度是 NAND flash 的 1,000 倍,容量密度則是 10 倍。

但在 2018 年 Micron 決定終止與 Intel 的合資公司,停止 3D Xpoint 的開發並轉向新的產業標準界面 CXL,而且將生產 Optane 模組與 3D Xpoint 晶片的工廠賣掉。由於 Micron 是 3D Xpoint 唯一的量產製造商,這使得 Intel 沒有設施可以生產 3D Xpoint 晶片。雖然當年 Intel 發出聲明,表示 Micron 的決定並不會改變 Optane 產品的戰略,也不會改變向客戶提供 Optane 產品的能力。
延伸閱讀:「Micron 將退出 3D Xpoint 市場轉向 CXL

先前因為準備要將另一個非核心的 NAND 業務出售給 SK Hynix,因此 Intel 已經停止生產用於客戶端 PC 的 Optane 產品,但仍然保留資料中心的記憶體業務,包括以持續性記憶體做為主要儲存的輔助。因此早前我們就看到 Intel 下一代的 DDR5 Optane 記憶體模組(代號為 Crow Pass)的初步測試出現,這些 DDR5 模組計劃將在今年稍晚與延遲的 Sapphire Rapids 處理器一起亮相。Intel 副總裁 David Tuhy 明確表示該公司仍會將 Crow Pass 模組推向市場,(因為有庫存必須要沖銷,所以)將會使用現在的庫存來完成訂單,Intel 也會繼續銷售現有的其它 Optane 資料中心產品,根據預測應該至少有二年的庫存可以沖銷,但不會再開發任何新產品。

在這裡我們看到產業殘酷的現實面,即便是利基式產品,沒有足夠的市場(利潤)支撐,也是很難走下去的。 尤其是當其它人提供了更快、更開放的替代方案,即使是像 Intel 這種巨人般的大公司,也是會遭受到市場的挫敗;但從另一個角度看,對於結果不如預期的賭注,適時停損當然也是必要。

CXL 通訊協定基於 PCIe 5.0,是一個規範從 CPU 到裝置和 CPU 到記憶體的高速互連開放標準,2019 年時的發起廠商包括阿里巴巴、Cisco、Dell EMC、Facebook、Google、HPE、華為、Intel 與 Microsoft。2020 年最新的 CXL 2.0 標準釋出,目前已經有超過 60 家廠商與組織參與。事實上 Intel 也在 CXL 上投入大量的資金,因此在這個時候走向開放、業界標準,放棄 3D Xpoint 專用記憶體架構,是一個合理的決定。
但對儲存產業來說,卻可能是一個不太好消息,因為創新的記憶體層級失敗了。

3D Xpoint 可以說是自 1989 年 NAND Flash 推出以來,第一個新的記憶體(儲存)類別,就技術上言,算是在這些年來少見的創新產品類別。現在快閃儲存已經是大部份用戶負擔得起的一項方案,以電子取代磁性儲存,效能上有極大的增長,但它頂多也還只是一級儲存,相較於零級儲存的記憶體而言,它的效能還是慢。因此 Intel 決定用一種新的技術來填補 DRAM 與 NAND Flash (SSD) 之間的差距,像是磁阻 RAM (MRAM)、相變儲存器 (PCM)、電阻 RAM 等⋯⋯。大部份這類新興的儲存器成本應該比 DRAM 便宜,速度也比 NAND Flash 快,另外它們都是非揮發性的,做為記憶體使用,可以避免因為電源故障而導致資料丟失。如果只能與 Intel 的處理器搭配使用的話,那麼就可以拉開與其它處理器競爭對手間的差距。為了達到與 DRAM 合適的價格/效能比,它必須以 DIMM 的型式出現,也需要有專用的 (DDR-T) 界面。


圖片來源:Intel

在這裡,Intel 遭遇到一個巨大的難題,必須在全球規模的 DRAM 與 NAND Flash 產量/價格中,為這項新產品找到一個平衡點:足夠的經濟規模達到與競爭力相符的價格,並且獲取利潤。
所謂與「競爭力相符的價格」,就是售價必須要落在 DRMA 與 NAND Flash 之間,不只是如此,這個價格還必須對終端用戶具有吸引力!
首先,全球 DRMA 與 NAND Flash 的產量與價格並不是 Intel 可以控制的;其次,要擴大經濟規模就要授權給其它的處理器製造商,這是 Intel 不願意的。所以,這就是事情的結果!

雖然 Intel 失敗了,但並不表示 IT 產業不需要 Optane 這類產品,CXL 是一個通訊協定,不是一個儲存層級,即便未來 CXL 成為業界標準,我們仍然需要一個介於 DRAM 與 NAND Flash 之間的 0.5 級儲存。
就在 Intel 宣佈結束 Optane 業務之後的一個星期,Kioxia 發表了第二代的 XL-Flash Storage Class Memory,另一家新創公司 Everspin 也發表了最新的 STT-MRAM 儲存器的工程樣品,兩者都是與 Optane 類似的產品,也都要面對 Intel 相同的挑戰:為產品提供合宜的、可接受的價格/效能比。瞄準儲存級快取記憶體的並非只有上述兩家公司,CXL 將會是這類產品未來功成與否的關鍵因素之一,而這個機會是過去幾年間 Intel 所沒有的⋯⋯
延伸閱讀:「持續型記憶體與企業儲存」「2020+ 企業資料儲存觀察點」「新世代記憶體技術殞落,Intel Optane走入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