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

[企業儲存觀察室] 傳統硬體儲存供應商的市場混戰

大約 15 年前筆者開始關注並且觀察全球的企業資料儲存市場。一直以來,全球市佔前五大的儲存系統供應商中,包括了(曾經是)全球前三大的伺服器供應商:Dell、HPE (HP) 與 IBM;再加上(純)儲存系統供應商:EMC、HDS (Hitachi Vantara) 與 NetAp...

2021/08/12

[主筆漫談|產業新聞] 回收稀土磁鐵走向可持續的資料中心

我不是環保主義者,因為我只會在「舉手之勞」的範圍內選擇較環保的行為或商品,例如我不會為了環保的原因在下大雨的早上放棄開車上班。我猜大部份的人應該都是這樣的,如果為了環保的目的而大幅改變自己的生活方式,現實上是難以長久地持續下去的。現代的人們使用的電子高科技產品中,稀土元素是不可獲缺的原料,開採時會耗用大量能源,但在每件產品中的數量又少到無法經濟的被回收與再利用。

圖片來源:Grist/SDI Productions/Volker Schlichting/EyeEm/Getty Images

先前我們已經聽聞 Apple 公司開發一系列的機器人來回收舊手機中的原料,在 Apple 材料回收實驗中心名為「Daisy」的機器人大小大概跟一個房間一樣,具備五隻機械臂,在一小時內可以拆解 200 支 iPhone。據稱這些機器人可以回收包括鈷、鎢在內的稀土原素,還有鋼材,Apple 也發表首次將回收來鈷用於新出廠的電池裡。這個例子說明了把高科技電子設備(稀土原料)的回收責任,放在供應商的身上可能要遠比由交由消費者來處理更具可行性。

我不曉得你有沒有拆解過磁碟機?我是曾經把拆解下來的磁碟片拿來當做杯墊,強力磁鐵拿來固定備忘錄紙條。根據非營利的獨立環保媒體 Grist 的報導,Google 在美國的一個實驗室裡以手工拆解廢棄的磁碟,在六週的時間內取得 6,100 塊強力的磁鐵元件,這些磁鐵是用來控制讀寫機械臂的。即便它們已經在資料中心中運轉數年,但這些被拆解下來的磁鐵幾乎還是跟全新的一樣,它們被送到 Seagate 在泰國的磁碟機製造工廠,在那裡被放入新的磁碟機中,然後重新部署到全球各地的資料中心。

每年北美的資料中心,就有大約 2,200 萬顆報廢的磁碟,光美國就佔了全球 17% 的報廢磁碟數量。以往為了資料安全的考量,這些磁碟以其它的方式被破壞,流入現有的回收體系被當成一般廢鐵處理,大量的稀土磁鐵就此不見。磁鐵之所以重要是因為它們含有釹 (Neodymium, Nd) 和鏑 (Dysprosium, Dy),在其它十七種地球稀土中,這是最關鍵的兩種原料。

這次 Google、Seagate 和電子設備翻新廠商 Recontext 的研究專案展示了回收廢磁碟中可再利用材料的可能性,但距離我們前面所提到的用機器人拆解手機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根據一份 2019 年的研究報告,回收廢磁碟有一系列的可能性策略,包括袜除和重複使用整顆磁碟、去除和重複使用磁鐵元件、研磨舊磁鐵、使用粉末製造新磁鐵,以及從切碎的磁碟中提取純化稀土元素等。這些策略中的每一個都有自己的挑戰:如果你試著拆解過磁碟機,就知道用手工去提取磁鐵元件是勞動密集型的,即便有適當的工具仍然要花費不少的時間;從廢磁碟中提取稀土是則化學或能源密集型的,而且會產生大量廢棄物。要擴大處理規模,需要得到全球供應鏈中眾多參與者的認同和參與。

磁鐵元件回收過程中也需要極度的潔淨,因為現代磁碟對於顆粒非常的敏感。另外磁碟也在不斷的變化,每隔幾年就會產生新的設計。如果我們要回收磁鐵元件再利用,就必須在幾代間保持設計不變,才有機會擴展這種利用程序。Seagate 表示該公司「致力於解決稀土回收的複雜性」,並且與客戶「密切合作」。

2019 年,Dell Technolgies 啟動了一個與 Seagate、Recontext 一起的試點計劃,從回收專案收集的電腦磁碟中獲得磁鐵,將其粉碎提取稀土,並利用它們製成新的磁鐵。迄今為止,通過這種合作已經獲取約 19,000 磅的稀土磁鐵進行回收利用,但這仍然是一個試點專案,因為必須要找出擴展規模的方法。

類似這樣的計劃可以降低整個科技行業的回收壁壘,為 6,000 顆磁碟機建立一個新的回收流程在商業上並不真正可行,但是,如果是 4,000 個或更多的資料中心,那麼改變供應鏈並實施新的再利用和回收就比較可行。但無論如何,我都認為我們必須尋求各種可能性,就像 Apple 與其它先行的廠商所做的那樣,這樣才有機會減緩地球資源的消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