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

[企業儲存觀察室] 傳統硬體儲存供應商的市場混戰

大約 15 年前筆者開始關注並且觀察全球的企業資料儲存市場。一直以來,全球市佔前五大的儲存系統供應商中,包括了(曾經是)全球前三大的伺服器供應商:Dell、HPE (HP) 與 IBM;再加上(純)儲存系統供應商:EMC、HDS (Hitachi Vantara) 與 NetAp...

2021/04/06

[專家觀點] 開源碼改變了儲存產業(下)

原文的副標是「藉著 Linux 和其它技術與產品,它影響所有的領域。」
本文由原作者 Philippe NICOLAS 授權 storageforum.tw 翻譯發表,原文發表於 storagenewsletter.com(現已進入歸檔模式)。

上文接「開源碼改變了儲存產業(上)


正如最後的幾個例子所顯示的,顯然開源專案會利用其它開源專案,商業軟體也一樣,但我們從來沒見過一個開源專案利用一個商業軟體。這有一點反經濟,但這樣的行為會啟動一個開源專案,用來提供相同的功能。

OpenZFS 也被 Delphix、Oracle 和 TrueNAS 使用,MinIO 被 iXsystems 選擇內嵌在 TrueNAS、Datera、Humio、Robin.IO、MaKesson、MapR(併入 HPE)、Nutanix、Pavilion Data、Portworx(併入 Pure Storage)、Qumulo、Splunk、Cisco、VMware 或 Ugloo 中,我們僅舉幾個例子。SoftIron 利用 Ceph 並且圍繞著它建構出最佳化的客製系統,這個名單很長,我們還知道很多其它的例子。

開源市場的參與者主要是圍繞著社群和企業版本來推廣他們的解決方案,這兩個版本的不同之處在於支援的費用、修補程式的策略、功能的差異,當然還有訂閱費用。正如我們所知,創新往往來自小型敏捷的參與者,她們通常難以接近大型客戶,而且也不曉得能活多久?選擇 OSS 這種方式是可以被內含,或可以直接被大型供應商與客戶所選擇,但它也意味著一些關鍵的問題是跟業務模式有關的。

對商業軟體影響的另一個面向與大學或研究中心的行為有關,他們比較喜歡增加硬體的而減少軟體的預算,使用開源就是方法之一。這些單位有許多技術人才,有時間,可以發展和擴大開源專案,並且回饋給社群。他們也看到這樣的工作方式是一個積極而良性的循環,每個人都可以回饋給別人。於是他們因此可以達到新的效能,獲得容量、運算能力⋯⋯等,最終這是在預算限制和壓力下的一個合理決定。Ceph 始於 Sege Weli 在 UCSC 的畢業論文,是由先進模擬與運算計劃 (Advanced Simulation and Computing Program, ASC),這個計劃由包括 Sandia 國家實驗室 (SNL)、Lawrence Livemore 國家實驗室 (LLNL) 和 Los Alamos 國家實驗室 (LANL) 所贊助。還有很多類似這樣的例子,著名的有 Lustre 以及 MarFS,是來自德國 Mainz 大學的 GekkoFS,有關的還有巴塞隆納超級電腦中心的 BeeGFS,前身是 FhGFS,也是由德國 Fraunhofer 高速運算中心所開發的。Lustre 是 1999 年在卡內基美隆大學由 Peter Braam 發起的。類似的專案隨處可見。

作為儲存軟體擴展的協作軟體也可以看到類似的方式,OwnCloud,一個開源檔案分享與協作軟體,被許多大學和大型教育網站選擇使用。

同時間,選擇開源組件或產品而能夠獨立這樣的願望,並不能為產品壽命提供任何的保證。記憶中的例子,像是 HDFS、GlusterFS、OpenIO、NexentaStor 或 Redcurrant 等。它們中的一些被併購或者消失,這對使用者是個問題,但對於關注這些市場的參與者確實是個機會。如果有什麼是對於未來有所疑問的,那就是存在一個保護軟體的措施。

SDS 的浪潮有點像 LMAP(Linux、MySQL、Apache 網路伺服器和 PHP),對商業軟體產生了嚴重的影響,一些開源的參與者或解決方案也涉入其中,對價格造成明顯的侵蝕。這個對使用者有利的潮流,參與者之間的差異持續地減少,越來越難以注意到它們之間的差異。

此外,網際網路巨頭在開源的發展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她們有人才、龐大的團隊、時間和金錢,而且可以把時間花在開發出完全滿足她們需求的軟體上。她們還控制社群的行為,如此她們就可以帶領許多發展的方向。另一個原因是很難找到一個商用軟體的擴展性可以滿足她們的需要。也就是說,一個商用軟體的擴展性或許可以滿足大公司的需求,但對於一個大型網際網路的供應商來說,它還是有所限制的。從歷史上看,這些組織確實以商用軟體所沒有或不可能的新設計與方法重新定義了擴展性。我們都知道這樣的例子,像在儲存上的 Google 檔案系統就是一個經典的例子,還有 Facebook 的 Haystack。此外,大型供應商突然出現的內部專案並且貢獻成為開源促進社群的努力,可能觸發一些市場的牽引力和夥伴關係,這是在 Intel DAOS 上的例子。

談到開源就想到各種授權模式,這是關於原始碼的複雜面,因為它持續為影響專案未來的一些人或單位帶來困擾。一個例子是關於 ZFS 的,甚至包括是 Java,在當時也被媒體充份的報導。我們邀請讀者檢查他們偏好的首頁資訊,或者至少流灠維基百科的這個這些頁面,在附錄上的完整表列。

「授權許可」會讓人立馬就想聯想到社群、組織或基金會,它的名單很長,我們在這裡只提及其中的一部份:Apache 軟體基金會、原生雲端運算基金會、Eclipse 基金會、免費軟體基金會、FreeBSD 基金會、Mozilla 基金會或者是 Linux 基金會⋯⋯再一次,維基百科是一個很好的開始。

開源是一個漫長的故事,我們暫且先談到這裡⋯⋯

堅持也需要一些鼓勵,如果您願意支持我們,請點選以下的贊助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