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

[企業儲存觀察室] 傳統硬體儲存供應商的市場混戰

大約 15 年前筆者開始關注並且觀察全球的企業資料儲存市場。一直以來,全球市佔前五大的儲存系統供應商中,包括了(曾經是)全球前三大的伺服器供應商:Dell、HPE (HP) 與 IBM;再加上(純)儲存系統供應商:EMC、HDS (Hitachi Vantara) 與 NetAp...

2021/01/12

[企業儲存觀察室] 2021+ 儲存趨勢觀察(之一)

時節己經進入歲末,依例,我們也該開始今年的儲存趨勢水晶球預測了。恰巧最近看到一些重量級網路資訊媒體的觀察報告,所以今年筆者打算就這些觀察報告來做資訊分享,取代往年的預測;這「應該」會是系列文章的第一篇。


隨著混合型 IT 和邊緣運算的使用日益增加,這同時也影響了企業組織對於儲存的需求。在過去,儲存通常會集中在企業本地的資料中心,但未來,分散式的儲存基礎架構將會成為常態。事實上,儲存技術也在不斷的發展,以跟上不只在資料中心,也在邊緣不斷產生的資料量。再加上儲存和其它技術如人工智慧和資料分析的匯流,因此需要在技術與實體上追求平衡。

儲存效率將成為重點

根據 IDC 的觀察,儲存供應商們正在加速主要圍繞在資料管理平上的設計、工程和創新。他們正專注在建構軟體定義的儲存堆疊,除了在虛擬主機,也要在容器中運行,來提供更高的靈活性與彈性。大力強調在混合雲環境中資料無縫移動的自主操作,也包括在邊緣部署基礎架構。

隨著對儲存系統和管理軟體不斷的最佳化,包括邊緣在內的超融合基礎架構上,有越來越多在快閃儲存上的資料需要被處理。在可預見的未來,快閃儲存將會一直存在,但對於 NAND 快閃記憶體,市場顯現出效能與容量兩種路線的分離。
QLC 開始進入企業儲存市場,具有成本效益的儲存平台正在興起。另一端則是對效能的追求,持久型記憶體 (PM) 解決方案的興起在繼續,NVMe 也在繼續,市場正朝向兩個不同的方向加速,一邊是效能,一邊是經濟性。

快閃記憶體技術也將繼續創新,提供更高的儲存密度來使容量最佳化,供應商們也希望可以經由優化快閃記憶體的耐用度來延長使用壽命;小規模的隨機寫入會比大規模連續寫入更耗損快閃記憶體的壽命,因此更智慧的軟體可以管理快閃記憶體的耗損,透過平均寫入和祙除來延長快閃的壽命。
延伸閱讀:「可能改變遊戲規則的儲存趨勢」「層級式儲存的建構

磁碟和磁帶將繼續存在

傳統磁碟預期在更長的時間裡將會繼續被使用,尤其是在混合型的快閃陣列中,因為它們的存在可以使容量效率被最佳化。目前磁碟的單位成本仍然低於快閃,因此它們非常適合二級以下的工作負載,或是備份和歸檔平台,這類工作不需要快速地存取和回存。

企業仍然需要備份和歸檔,也需要資料的第二或第三副本,做為測試和開發環境使用。磁碟機的製造以及正在進行的研發都花費了巨大的成本,這會促使製造商們盡可能延長磁碟的使用時間。從市場的角度,最終的臨界點在於當快閃的單位儲存成本與磁碟相當,或略高一點時;最早是 15,000 rpm 的磁碟機停止生產,很快的 10,000 rpm 磁碟機的生產也會停止,雖然 7,200 rpm 的磁碟機仍然還在繼續發展與生產,但現在的問題會是那個轉折點會落在什麼時候?不過坦白說這很難預測。

那麼磁帶呢?
隨意預測某一項儲存技術的結束是危險的,企業用戶輕易相信這樣的預測而決定未來的技術投資方向也是危險的。但對大部份的企業來說,要在磁帶技術方面仍有大量投資,放棄需要一個顯著積極的業務應用來改變。

例如在某一些產業上看到了從磁帶上回取資料,並將其轉換為在線或近線解決方案(如物件儲存)的優勢,從而構建用於機器學習模型或其他分析解決方案的數據湖。這可能是一個漫長而昂貴的過程,除非企業組織看到物件儲存另外的優勢,例如可以避免計劃外停機、優化維護成本,或可以為研究機構提供更好的醫療洞察等。
延伸閱讀:「ESG 報告:LTO 磁帶使用概況調查」「主動式歸檔−智慧化的巨量資料儲存新架構?

下一代的儲存技術?

目前,我們不知道接續固態儲存的下一個技術會是什麼,除了快閃記憶體之外,圍繞著連接界面和通訊協定也許還有更大的變化,使我們能夠從快閃儲存中獲得最大的效能。普遍的預期是像 NVMe 這樣的通訊協定和 NVMe-oF 這樣的連接技術,將會是儲存架構的下一個重大轉折。另外還有像是接下來的 NAND 快閃記憶體會是什麼樣的型式 (PLC?),以及下一世代的固態儲存技術,儘管有著一些些跡象,但其實一切都還不是那麼的清楚。

固態儲存產業目前正在發展儲存等級記憶體/持久性記憶體 (SCM/PM),希望可以 NAND 快閃記憶體的持久性,提供 DRAM 等級的效能和寫入週期,來克服了 NAND 的主要缺點。氦氣填充的磁碟是另一個儲存技術的重點,由於它們可以減少摩擦,理論上可以解決傳統磁碟的技術瓶頸和痛點。但現在它們的問題在於成本較高,而且磁碟技術在和快閃記憶體競爭,但目前看來氦氣填充磁碟在短時間內,將與快閃記憶儲存同時並存,因為兩者間的每單位儲存成本差距依然存在。
延伸閱讀:「QLC 快閃記憶體在企業儲存應用上的挑戰」「2019 NVMe 產業生態概況

堅持也需要一些鼓勵,如果您願意支持我們,請點選以下的贊助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