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

[主筆漫談] 蘋果為何不買特斯拉?

筆者不務正業的來談談最近很夯的一個話題,蘋果公司要發展電動車了;馬斯克順便也自曝曾經找庫克談要蘋果收購特斯拉公司,但被拒絕了,連談都沒談。消息一出又有不相干的人評論了,這麼好的一筆生意,庫克為什麼會錯過這個機會呢?(口氣就好像庫克被鬼遮眼了,竟然錯過這個讓市值翻倍的大好機會!)我...

2020/12/29

[專家觀點] 儲存產業 2020 回顧

原文的副標是「新技術的發展、併購⋯⋯和當然,COVID-19」

本文由原作者 Philippe NICOLAS 授權 storageforum.tw 翻譯發表,原文發表於 storagenewsletter.com(現已進入歸檔模式)。這篇文章比較長,但為了不影響讀者對今年產業變動的全面理解,這次就不依慣常的閱讀長度將其裁切成上、下二篇。


2020 年肯定會留在我們腦海裡一段時間,很長的一段時間。還有幾天的時間今年就將結束,我們都希望以完全不同的心態和行為來開始 2021 年。疫苗應該會有幫助,我們看到各國之間有著巨大的合作,治療研究中心和生物技術實驗室之間的許多夥伴關係,已經證明了人類的力量。瞭解如此迅速的進步和人類的努力,並且在全球得到支援,真的是太棒了。讓我們保持積極,祝願 2021 年更美好。

在這個產業,疫情的影響顯然與任何其他市場一樣的明顯,營收和用戶採用率受到顯著侵蝕,同時,COVID-19 也加速了一些趨勢的明確發展。

Kubernetes 顯然是一個遊戲規則的改變者,因為一些巨頭被推著快速走向更好的整合,支援或者甚至是重新設計他們的產品。對於 VMware 來說,情況就是如此。她長期拒絕相信 Kubernetes,但最終還是加入了,因為即使是他們也無法控制 Kubernetes 海嘯。所以,你必須選擇加入而不是抗拒它。一些儲存供應商也被迫做出更快的反應,因為還有一些時選擇的空間。Pure Storage 收購 Portworx,Hitachi Vantara 收購 Containership,SUSE 瞄準 Rancher Labs,Veeam 收購 Kasten 而 DataCore 投資 MayaData。換句話說,支援 CSI 是最起碼的,但它並不會改變你的生活,幾乎每個供應商都這樣做。另一方面,如果沒有CSI,就表示這家供應商沒有市場願景、參與和策略。上述的所有舉措都證明,大型或老牌供應商似乎難以應對 Kubernetes 市場的快速增長,其中有一些供應商幾乎什麼都沒有。對於許多其他人來說,這仍然是正確的,只要問問他們「你的 Kubernetes 戰略是什麼?」

這波浪潮與開源有關聯,因為在 2020 年,一些倡議的勢頭仍然強勁,例如 Ceph、Lustre、BeeGFS、MinIO、TrueNAS 甚至是 Gluster,當然還有運行在 Linux、KVM 和 Kubernetes 之上像 OpenZFS 或 XFS 的磁碟檔案系統。為了展示開源的影響,MinIO 在全球的本地和雲端中心運行了 1,500 萬個實體。來自兩家硬體供應商的開源計劃:Intel 的 DAOS(Distributed Asynchronous Object Storage 分散式非同步物件儲存)和 Seagate 的 CORTX,出現在一些地方。

公有雲價格顯示它依然是一個真正的紅海,我們發現最漂高的價格是 Wasabi Technologies 的美金 $0.0045/GB/月,不含 RStor 的流量費用。

SaaS 和消費模式加速本地的解決方案,這意味著最終的差異僅存在於提供服務的位置及其運行的基礎架構上。此外,SaaS 企業應用程式資料保護在 OwnBackup、Asigra、Datto、Druva、HYCU、Kaseya/Spanning、Zix/Cloudally 或 Veritas 等供應商中也有所增長。

雲端供應商(尤其是三家大型供應商)經由較傳統供應商更多的儲存產品線,強化她們的領導地位。你只要去瀏覽 AWS、Azure 或 GCP 的產品網頁,就可以理解他們進入了哪些領域。如果你進入他們的市集,這些廣泛的產品線是無與倫比的。有些人認為雲端儲存價格昂貴,但你必須正確看待可以即時使用所有服務、應用和市集裡產品的這些優勢。毫無疑問,這種一致的用法使他們非常強大。而且即使你可以找到一些非常好獨立產品,例如一個很好的、相容 S3 的儲存,但它也會變得比較複雜。

傳統伺服器和儲存供應商,多年來一直在說混合模式的接受度,侵蝕了他們既有的本地環境領域。但是,他們沒有預料到本地解決方案,如 AWS Outposts 或 Azure Stack,或甚至沒有預期到的,最近 Anthos 對裸機基礎架構提供支援。最後,來自雲端巨頭的功能像跨雲−公有與私有雲−隨地選擇工作負載,和按需求轉移資料等,所有的工作負載都脫離了慣常的供應商掌控。唯一的限制,如果我們認為這是限制的話,就是法規限制資料落地的位置。這顯示了一些傳統供應商明確的往軟體轉移的困難之處,以及特洛伊木馬策略的現實,雲端領導者在本地落地的這些產品就是很好的例子。

雲端是需要 SDS 的一個很好的例子,因為硬體的依附性被完全移除。SDS 被完善的安裝,並且存在,因為它代表用戶的獨立性。我們發現四種類型-區塊、檔案、物件或統合的軟體定義儲存。在區塊的部份,Datera 和 StorPool 就很有趣。

在資料存取部分,結合使用 BFO − 區塊、檔案和物件 − 的組合存取方式,使統合儲存度過了非常好的一年。一些供應商結合了像 Pavilion Data Systems ,我們看到更多典型的 BF 或 FO 解決方案,如 Infinidat,StorCentric,Dell PowerScale 和 PowerStore,StorONE 是其中的一些代表。S3 已經被確認其領導地位而成為一個事實上的標準,但我們談論越來越多的 S3 儲存而不是物件儲存。

CTera Network,Hammerspace 和 Nasuni 使全域檔案服務展現出很好的滲透率。

HPC 已經滲透到企業與更多的商業導向產品,像 WekaIO 和高效能 NFS,Qumulo 和 VAST Data 開始出現在 IO500 名單中,顯示出一定程度的融合。在同樣的名單中,我們發現 Intel 以其 DAOS 方法的倡議,用於更豐富儲存服務的儲存基礎層,這也展現在需要高效能水準的 AI 與 ML 應用的需求上。Nvidia 開發了一種與儲存互動並減少延遲的新方法,其 GPUDirect 儲存模型解決了 GPU 記憶體和儲存之間的 DMA 傳輸問題。截至今天,有三家供應商正式支援這項技術:DDN、VAST Data 和 WekaIO。

許多以容量為主的 QLC 產品出現,但同時也與 SCM 相結合,以提供更高效能(DDN、Dell、Hitachi Vantara、HPE、IBM、Huawei、Infinidat、Lenovo、NetApp、Pavilion Data Systems、Pure Storage、StorCenter、StorONE、VAST Data 等)。

NVMe 及其網路夥伴 NVMe-oF 進入了新的成熟階段,以不同的傳輸方式被所有產業採用(Lightbits Labs、Pavilion Data Systems、Qumulo、DDN、Kaminario/Silk、StorCentric、Infinidat、StorONE、NetApp、Dell、HPE、IBM 等)。

這還觸發了運算層和儲存層的分離架構,以及各自獨立擴展這些層的齚方式。在這個類別中,DriveScale 和 Liqid 取得了重大進展。

持續型記憶體或儲存等級記憶體,基本上最顯著的一個就是 Intel 的 Optane。

經過長時間等待後,LTO-9 磁帶在容量方面令人失望,但最近 IBM 和 Fujifilm 關於大容量和單卷 580TB 的研究帶來了一些好消息。要達到這個新的記錄,意味著它要贏過之前每平方英吋 317GB 的儲存密度才行。Fujifilm 目前已經完成這項鐵氧 (SrFe) 顆粒磁帶新技術開發的原型,相比之下,它比當前可以買到用於資料中心,最先進的商用磁帶機的儲存密度高 27 倍,對此我們有很多期望。

隨著我們都意識到雲端、S3 和磁帶儲存帶來真正節省的好處,有更多的類似分層/遷移/HSM 等技術被採用。如果我可以提出這樣的類比,我們看到一些 S3 到磁帶庫如現代 VTL 的產品。

新的玩家像 Nubulon 或 Fungible 以及他們專屬的資料服務板可以卸載中央處理器。

由於我們預計數資料增長速度並不會放緩,因此資料減量、先進保護和節能是關鍵重點,尤其是使用者在私有雲或雲端供應商中積累資料時。一些研究團隊和公司推出了新的方法以壓縮,去重還有糾刪碼技術來減少資料的佔用空間。第三方面是節能,磁帶作為被動媒體很難被擊敗,但需要智慧地與精細度很好的內容索引和快閃快取相結合。在快閃上歸檔被視為是很挑釁的,但它佔地很小,能源消耗是好的,按需要重新啟動的時間也是好的,但除了價格⋯⋯現今來看。

儲存獨角獸俱樂部失去了幾個成員,由私募基金公司 Vista Equity Partner 擁有的 Datto,在 10 月時 IPO,目前市值 45 億美元,Actifio最近被 Google 收購而 VMware 以瘋狂的價格收購 Datrium。

Snowflake 去年 9 月令人難以置信的 IPO,目前的市值約為 1,000 億美元,即使該公司不是利用雲端物件儲存,來提供其雲端資料倉儲的儲存供應商,我們在此還是列出他們。我們甚至還可以列出Sumo Logic(NASD: Sumo)在去年 9 月 IPO。

一些執行長的變動發生在 Nutanix,Igneous,Infinidat,Panzura 和 Hitachi Vantara。我們顯然不願提及 Nutanix,因為它不是儲存供應商,而是 HCI 供應商,但我們都知道 HCI 包括儲存、網路和主機應用程式在一個融合平台上。Rubrik 終於收購了 Igneous 的資產,Panzura 的 CEO 在金融公司 Profile Capital Management 收購後離任。

我們必須提及新的創投募資,例如 Snowflake 的 4.79 億美元,Cohesity 的 2.5 億美元,Qumulo 的 1.25 億美元,VAST Data 的 1 億美元,OwnBackup 的 5,000 萬美元,Firebolt 的 3,700 萬美元,SoftIron 的 3,400萬美元,Model9 的 900 萬美元以及 Infinidat 的神秘募資。

一些考量的發生也觸發或加速了它們,其中一些是由 COVID-19 所引起。正常的公司變得脆弱,脆弱的公司處於邊緣,甚至是破產。一些存在了 10 年以上但尚未盈利的公司,繼續籌集資金求生存,一些創投似乎相信−再一次−奇跡。這種情況產生了一些機會,因為一些公司在和潛在的買家進行真正的討價還價⋯⋯我們確認了今年約有 20 椿併購交易,總價值為 1,000 億美元,因為我們把那些在考慮邊緣的大型併購也算進來。這些變動說明了商業環境以及退出機會。

依揭露時交易價值降序排列,沒有特定的順序:

Nvidia 以 400 億美金收購 ARM,完成 2019 年時公佈的 Mellanox 和 SwiftStack 的收購
AMD 以 350 億美金收購 Xilinx
Marvell 以 100 億美金收購 Inphi
SK Hynix 以 90億美金收購 Intel 記憶體事業
Insight Partners 以 50 億收購旗下公司 Veeam,Veeam 本身以 1.5 億美金收購 Insight Partners 旗下另一家公司 Kasten
Pure Storage 以 3.7 億美金收購 Portworx
VMware 收購 Datrium
Quantum 收購 Western Digital 的 ActiveScale 產品線,以及最近收購 Square Box Systems 的 CatDV 軟體
Rubrik 收購 Igneous 的資產
Google 收購 Actifio
Profile 資本管理收購 Panzura
StorCentric 收購 Violin Systems
Zix 收購 CloudAlly
SUSE 收購 Rancher Labs
NetApp 收購 Spot, Talon Storage 和 CloudJumper
OVHcloud 收購 OpenIO 和 Exten Technologies

此外,其他專案證實了 DNA 儲存的玩家,Twist Bioscience 或 Catalog 他們的興趣。還有最近成立的 DNA 聯盟,由 Microsoft,Western Digital,Illumina 和 Bioscience,以及一般會員像 Ansa Biotechnologies,Catalog,The Claude Nobs 基金會(Montreux Jazz Digital Project),DNA Script,EPFL(Ecole Polytechnique Federale del Lausanne),Cultural Heritage & Innovation Center(Montreux Jazz Digital Project),ETH Zurich,蘇黎世的瑞士聯邦科技研究院,imec,Iridia,華盛頓大學的 Assemblies and Molecular Information Systems 實驗室所組成。這似乎很火爆,從 2020 年 1 月 1 日起,Twist Bioscience 納斯達克的門股價已經爆漲七倍,換句話說,增加 600%。

在接下來的幾季,我們將仔細研究在各自領域表現不錯的一些公司:
Atempo, AWS, Backblaze, Catalog, Cohesity, Cloudian, CTera Networks, DDN, Dell, Fungible, Google Cloud, Hitachi Vantara, HYCU, IBM including Red Hat, Infinidat, Intel, Lightbits Labs, Micron, Microsoft Azure, MinIO, Nasuni, Nebulon, NetApp, Nvidia, Pavilion Data Systems, Pure Storage with Portworx, Quantum, Qumulo, Robin.IO, RStor, Rubrik, SoftIron, Spectra Logic, StorCentric, StorONE, StorPool, VAST Data, Veeam, VMware, Wasabi and WekaIO.

堅持也需要一些鼓勵,如果您願意支持我們,請點選以下的贊助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