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

[軟體定義儲存的故事] HCI 和 SDS 的曖昧故事

在 [企業儲存觀察室] HCI 蹭 SDS 搞曖昧? ⼀⽂當中,作者提到 HCI 超融合與 SDS 軟體定義儲存做為兩種不同、沒什麼相關的技術,不應混為⼀談。 ⾝為⼀個在軟體定義儲存打滾多年的產品經理,忍不住想跳出來說幾句話:現在的 HCI 會有看不盡的精彩,還有說不清的混亂,也...

2020/06/09

[專家觀點] HPE 的儲存市集?還是有真正的戰略?

很久沒有引用國外專家的文章了。譯者一直很想研究一下關於 HPE 的儲存產品策略分享給大家,長期以來它有點亂。HPE 有她獨特的投資與併購策略,不過至少得說 3PAR 在 HPE 的手底下經營的還算不錯,但是不是真有其策略可能就不一定了。這次引用的這篇文章很值得參考。

本文由原作者 Philippe NICOLAS 授權 storageforum.tw 翻譯發表,原文發表於 StorageNewsletter(已經在歸檔模式)。
副標是「歷史上著名的 HP 研發何在?」


多年來,HPE 的儲存戰略是神秘的,躊躇在不同的產品線和收購中,而沒有其它的了。毫無疑問的,硬體的銷售是重中之重。COVID-19 的疫情迫使一些公司重新構思一種新的工作方式,甚至是考慮一個新的組織架構。在 HPE 的例子裡,CEO Antonio Neri 在他的部落格裡完整的闡述 HPE 新的組織架構。

首先,現任技術長 Mark Potter 將會退休,由 HPE 在 2018 年收購的 BlueData 前任 CEO 與聯合創始人 Kumar Sreekanti 接任,他同時也是軟體部門的主管。Neri 也確認了 HPE 提供 IT 即服務 (IT-as-a-Service)、採用訂閱制和面向多雲環境的方向。
七個業務部門被(重新)定義:
1、儲存由 Tom Black 領導,有主要、全快閃、混合、協作、大數據儲存和 HCI。
2、HPC 和關鍵任務解決方案由 Pete Ungaro 領導,包括 Cray、Superdome Flex、Apollo、NonStop、Integrity、Moonshot 和 Edgeline。
3、由 Neil MacDonald 領導的運算部門,包括 Proliant、Synerge、Blades、OneView 和 Cloudline。
4、GreenLake 雲端服務由 Keith White 領導。
5、智慧邊緣包括 Aruba 由 Keerti Melkote 領導。
6、Pointetext 技術服務由 Pradeep Kumar 領導。
7、由 Irv Rothman 領導的金融服務。
這個新的組織架構,也是同過去一樣,證實了軟體不是 HPE 的優先事項,硬體才是。

奇怪的是我們看到 HCI 屬於儲存部門,為什麼不是在運算部門?我們從沒有看過使用者選擇一個 HCI 解決方案,是要將其用在企業檔案伺服器或是一個區塊儲存陣列,儘管我們知道有一些檔案或區塊儲存供應商在 hypervisor 上建構與運行他們的服務。但這是不一樣的。

在過去的 25 年間,HPE 收購了超過 25 家在儲存、資料管理、雲端和資料中心領域包括 HCI 的公司。下表總結了這一段長史詩中的一系列併購。

 公司
 時間
 收購金額
($ million)
 MapR
 Aug. 2019
 -
 Cray May 2019 1,300
 QuattroLabs Dec. 2018 -
 BlueData Dec. 208 -
 Nimble Storage Apr. 2017 1,090
 Cloud Cruiser Jan. 2017 -
 SimpliVity May 2017 650
 SGI Aug. 2016 275
 Trilead Feb. 2016 -
 Eucalyptus May 2015 -
 Autonomy Oct. 2011 11,000
 3PAR Sep. 2010 2,350
 Stratavia Aug. 2010 -
 IBRIX Aug. 2009 -
 LeftHand Networks Oct. 2008 360
 Opsware Jul. 2007 1,600
 PolyServe Feb. 2007 -
 OuterBay Feb. 2006 -
 AppIQ Sep. 2005 -
 Persist Technology Nov. 2003 -
 Compaq May. 2002 25,000
 StorageApps Sep. 2001 350
 Transoft Networks May 1999 -
 NuView Nov. 1997 -
 Convex Computer Sep. 1995 150

HPE 做出了一個令人難以置的決定,在 2017 年以 88 億美元的價格將其軟體事業部門出售給 MicroFocus,像是 Data Protector 或甚至是 Connected Backup 這些產品消失了,這也使得 HPE 的品牌失去解決方案效果、整合優勢和客戶群。我們更不需要去提 Autonomy 的慘劇。
延伸閱讀:「IT 大廠不要軟體事業正確嗎?

與此同時,HPE Pathfinder 投資了 22 家公司,像是 Chef, Cohesity, D2IQ, Hedvig, OpsRamp, Platform9, Portworx, Scality and WekaIO。其中,HPE 顯然錯過了 Hedvig,她最終在 2019 年 9 月被 Commvault 以 2.25 億美元收購。當 HPE 投資 Hedvig 時,時任 HPE 資料中心基礎設施事業群 CTO 的 Milan Shetti,也擔任 Hedvig 的技術諮詢顧問。Shetti 在 2020 年三月離開 HPE。Hedvig 的路徑是完美的,可以取代來自合作夥伴 Cohesity 和 Scality 的解決方案,做為一個多通訊協定的 SDS。
(譯注:Pathfinder 是 HPE 的投資公司,是三層次創新方式上重要關鍵:有機創新、收購和投資。Pathfinder 提供一種獨特的方式,通過與推動與 HPE 戰略保持一致的相關新創公司的合作。)

HPE 過去與許多家公司推廣的完整合作夥伴計劃,在過去幾個月間減少了。根據這個計劃的網頁現今只剩下 15 家公司:Arxscan, Carbonite, Chef, Commvault, Ctera, Datera, iTernity, Komprise, Nvidia, RackTop, Smartoptics, StorMagic, Tamr, ThoughtSopt 和 Zerto。

HPE 的儲存產品線詳列如下,相當密集且豐富,但許多元素是來自於合作夥伴或收購。

產品線細節

Block Storage

  • HPE Primera
  • 3PAR StoreServ
  • HPE Nimble Storage
  • XP8 from Hitachi Vantara
  • Datera on Apollo 4000 family
  • In the past HPE sold HPE StoreVirtual
    Storage from Lefthand Networks
  • MSA from Compaq like the EVA line

File Storage
  • HPE StoreEasy
  • 3PAR File Persona and StoreServ File
    Controller
  • Qumulo on Apollo 4000 family and
    GreenLake
  • CTera File for HPE SimpliVity
  • In the past, HPE offered Ibrix and
    Polyserve following on their acquisitions
Object

Storage

  • Nothing from HPE
  • Scality on Apollo 4000 family
  • Cohesity on Proliant and Apollo is also
    an alternative
  • In EMEA and US, HPE has pushed
    Cloudian via Pointnext and tactically
    we have seen SwiftStack (now Nvidia)
    and Ceph. Before IBM acquisition, HPE
    has promoted Cleversafe as well
Secondary

Storage

  • StoreEver product line for tape
    solutions
  • StorOnce as deduplication backup
    appliance
  • Cohesity on Proliant and Apollo 4000
    families
Hyper-

Converged

Infrastructure

  • HPE SimpliVity
  • HPE Nimble Storage dHCI
HPC Storage
  • CRAY (Lustre-based)
  • We saw HPE distributing DDN (Lustre
    and Spectrum Scale), WekaIO and
    Panasas

在上表中我們沒有提到在收購 BlueData 和 MapR 之後的大數據解決方案與連接能力。

在上面列出的產品線中,我們只要移除被 HPE 收購以及經銷協議的部份後,就會意識到 HPE 其實是赤裸的,如果我們試圖去找出有什麼是原生於 HPE 自身的?
這個清單也說明了 HPE 開發自己的儲存和資料管理軟體的困難。即使是在 Data Protector 之後的 Omniback 也不是 HPE 的產品。

在未來的幾個月,我們會知道 Sreekanti 將如何界定軟體定義的策略,尤其是儲存的策略。時間對於 HPE 至關重要,所以我們預期會有關於潛在性收購的一些決定。HPE 錯過了 Hedvig,Cohesity 很有吸引力,但也昂貴,討論應該會從 30 億美元和(在麻煩中)的 Datera 開始,Qumulo 和 Scality 甚至是 Commvault 也都是很好的目標。Qumulo 是現代化檔案儲存的領導者和單純的玩家,也很有吸引力。但由於產品品質、市場性和團隊,談起來可能不容易。

有了這個新的組織架構,HPE 必須要提供和建立一些不同的東西,讓新的時代開展⋯⋯

(譯注:本文作者直言儘管有這麼多的併購與合夥關係,但 HPE 缺乏原生、自行研發的產品線。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只要在併購後能夠在產品/技術上持續發展、融合,使之(像 3PAR)成為自己的產品,併購倒也不失為一條可行之路。
只是從歷史上看,被併購後的產品/技術雖不到「晚景淒涼」的地步,但能夠持續發揚光大者的確是少數。而專業經理人在乎的是在任時的績效,自行研發所需求的時間太長,即便順利,成效也未必能在任內顯現,比較起來,併購的風險顯然低得多。
仰賴專業經理人的大公司,看起來毫無章法的產品策略/路線,恐怕也只是必然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