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

[軟體定義儲存的故事] HCI 和 SDS 的曖昧故事

在 [企業儲存觀察室] HCI 蹭 SDS 搞曖昧? ⼀⽂當中,作者提到 HCI 超融合與 SDS 軟體定義儲存做為兩種不同、沒什麼相關的技術,不應混為⼀談。 ⾝為⼀個在軟體定義儲存打滾多年的產品經理,忍不住想跳出來說幾句話:現在的 HCI 會有看不盡的精彩,還有說不清的混亂,也...

2020/05/20

[企業儲存觀察室] 2010 年代企業資料儲存產業十年,之五


之五,IT 轉型十年路

做為一個 IT 產業的工作者與觀察者,在 2010 年代的十年間,當我們從宏觀視野來談論企業 IT 環境時,經常跳出來的三個詞彙就是:第 3 平台 (3rd Platform)、雙模型式 (Bimodal) 以及數位轉型 (Digital Transformation, DT/DX)。
究其實,這三個詞彙並不是來自於同一個機構所提出的,因此也不屬於同一套論述,三者之間其實並不存在著連貫性。但同時間,我們又似乎又可以在三者間看到一些相互牽連的脈絡,而 IT 基礎架構在這十年之間,又幾幾乎是沿著這樣的脈絡在演變。
IDC's 3rd Platform
圖片來源:Digitalxformation.com


IDC 的第 3 平台 (3rd Platform)

根據維基百科,第 3 平台最早在 2013 年(或許更早)由 IDC 所提出,第 3 平台被用來與更早的第 1 平台與第 2 平台做一個區隔。第 1 平台起自 1950 年代持續至今,使用的是(IBM 的)大型主機。第 2 平台起自 1980 年代持續至今,使用的是用戶端/伺服器 (Client/Server) 架構,也就是以個人電腦連接大型主機(或伺服器)的資料庫與應用程式。第 3 平台(包括社群、行動化、雲端與大數據,可能還有物聯網)從 2010 年代初迄今,開放平台 3.0 的倡議給了第 3 平台一個一致的定義,「經濟學人」則稱:「第 3 平台是基於線上運算的『雲』及其與各種裝置,包括無線連接的像智慧手機、機械和傳感器(統稱物聯網)間的互動。

之後有某些顧問與 IT 公司則提出「第 4 平台」,將 AI、IoT 與量子運算等科技列入,但目前並沒有標準的定義。

Gartner 的雙模型式 (Bimodal) IT 

根據 Gartner 官網上對於雙模型式的定義如下:
雙模型式是用來管理兩種不同但連貫的工作型態:一種側重於可預測性,另一種則聚焦於探索能力。Mode 1 針對更可預測而且被完全瞭解的區域進行最佳化。它專注於利用已知的部份,同時將舊環境翻新為適合於數位世界的狀態。Mode 2 是探索性的,試驗解決新的問題,並針對不確定的部份進行最佳化。這些計劃通常以牽涉短的反覆過程中開始,對假設進行測試和調適,可能會採用最低可行產品 (Minimum Viable Product, MVP)。

這兩種模式對於創造實質性價值並推動重大組織變革都至關重要,而且這兩種模式都不是靜態的。將更可預測的產品和技術(Mode 1)與新的創新型(Mode 2)相結合,是企業雙模能力的本質。兩者在企業轉型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IDC 的第 3 平台與 Gartner 的雙模型式,從 IT 基礎架構的角度上看是互相呼應的。甚至可以簡化的直接將第 1 平台與第 2 平台歸類為 Mode 1,因為在第 1 平台與第 2 平台的應用都是偏向於可預測性的,而企業組織則在尋求在這兩個平台上的最佳化方式。第 3 平台的社群、行動化、雲端與物聯網,恰恰好也就是屬於探索性的 Mode 2,用來解決新問題/概念的應用。

而至關重要的是,即使現今已經進入了第 3 平台,但它與第 1 與第 2 平台是同時存在的;同樣地,Mode 1 與 Mode 2 也是並行在企業環境中的。
因此企業 IT 所面臨的挑戰是必須要同時管理、或是支援不同模式、不同平台的需求,這與 2010 年代前是完全不同的。
實際一點看,第 3 平台與 Mode 2 在應用開發與基礎架構上,大部份使用的都是新技術與方法,這也是與上個年代完全不同的,而且這種需求(技能)預期會一直持續下去。

超大型資料中心 (Hyper-Scale Data Center) 也在這十年間出現,相較於在 2010 年代前,我們談的多半是指企業內的資料中心。儘管有某些跨國企業組織建立了她們的跨區域資料中心,但其規模與後來的超大型資料中心是無法相比的。這些由包括 Amazon、Google、Microsoft 等數位巨頭所建立的資料中心,原本有著較高的的私有性質,主要是為了提供自家的服務。但後來隨著雲端服務的商轉,出現更多的第三方服務,在 2010 年代後期它們漸漸地變成所謂的「公有雲」服務,後來有越來越多的公司也投入類似的公有雲服務。

這些超大型資料中心在全球範圍內以叢集的方式,跨國、跨區域的建立,以提供服務或資料的備援能力。它們不僅擁有企業 IT 所需要的基礎架構,甚至還有自已的全球網路。我們習以為常的一些服務,像電子郵件、雲端儲存或數位內容等,都建構在這些超大型資料中心之上。
現今有部份的企業服務也移轉到這些雲端的資料中心之上,與企業內部署 (On-premise) 的資料中心協同運作,形成一種 Bimodal 混合雲運營模式,這也是與 2010 年代前所沒有的事。

最後,嚴格來說,數位轉型與上述第 3 平台或雙模型式並沒有緊密的關係,它更著重在於企業的營運與決策模的轉變,後兩者則比較關乎於 IT 基礎架構與運營管理的演變。但或許是因為第 3 平台的行動化、物聯網、大數據(也許還包括 AI,雖然有人把 AI 歸類為第 4 平台)等的關係,所以第 3 平台、Mode 2 也就「被關係到」數位轉型。

在這個年代的後期,不論你提供什麼樣的產品或解決方案,不提到第 3 平台、Mode 2 以及數位轉型,你就 Low 了,不潮了,不吸引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