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

[主筆漫談] 解決低薪要從改變遊戲規則做起

這次來談一個跟 IT 有點相關,但又不是絕對相關的主題。要從天下雜誌最近的一篇文章談起。 圖片來源:AIT 前幾天看到這篇文章時,筆者下巴差點就掉下來!我們這個國家的人才發展,竟然要靠 AIT?現在還是美援的時代?還是我們是美國的第 51 州?不過這也不重要,有人願意出手幫忙...

2020/05/06

[企業儲存觀察室] 關於軟體或硬體定義的新思路

雖然在前幾篇文章中筆者曾經再度的闡明對於「軟體定義」與「硬體定義」的看法。
關於軟體定義或(相對的)硬體定義,筆者基本上的看法就是:「這市場上從來就沒有出現過『硬體定義』的產品!」
本來也不打算繼續去討論。不過,凡事都有例外嘛,最近一則新的訊息讓筆者有了新的想法。

圖片來源:David Paul Morris | Bloomberg | Getty Images

Marc Andreessen,這位發明 Netscape 瀏覽器並創辦公司的網路先驅,現在矽股知名的創投家,日前發表了一篇文章「It’s Time to Build 建設的時刻到了」。除了談疫情外,Andreessen 在文章中指出美國長期缺乏實體的建設,因而造成了疫情下美國的困境。這篇文章迅速引起網路的討論,不只是因為 Andreessen 直指美國今日問題的核心,還因為他本人就是軟體至上的倡導者。他此前最著名的文章是「Why 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 為何軟體吞噬世界」,他的創投公司也只投資軟體公司。如今他卻大喊實體建設不夠?
延伸閱讀:Marc Andreessen「It’s time to build」、科技島讀「建設的時刻到了−逆轉實體世界落差

Andreessen 的文章中並沒為自己的高舉軟體大旗做辯解,筆者也無從揣測他本人的實際的想法,因為這不是本文的目的。但 Andreessen 的文章啟發了筆者關於軟體或硬體定義的新想法,會不會我們從一開始就劃錯重點了呢?還是我們的方向根本就錯的呢?看看產業裡實際的狀況:如果你去孤一下「軟體定義」,大約有 1,500 萬筆結果。不用多,你只要認真看完前 10 筆,保證你越講不清什麼是「軟體定義」?
「軟體定義」真的不需要「非軟體定義」的專用硬體?
成千上百、號稱「軟體定義」產品的供應商,是否真的為我們的世界帶來如他們所說的「優勢」?
與 Andreessen 在文章中所說的類似,目前發展「軟體定義」的 IT 世界似乎是「政治正確」,難道我們的 IT 世界真的不需要投資在「硬體定義」上?
「軟體定義」的 IT 基礎架構真的是可行的嗎?有沒有什麼是我們沒預估到的呢?
就像你不會預期在廿一世紀的美國,竟然會沒有足夠的醫療物資(硬體)來與病毒作戰!

另一方面,從經濟的角度來看,為什麼這些年來 IT 創投們熱衷於投資「軟體定義」的公司?答案其實很簡單,也很醜陋,因為「軟體定義」的產品有全 IT 業界最高的投報率。如同先前筆者在談論併購時曾說過的,併購與被併購者雙方所追求的,無關客戶、無關價值、更無關技術,而是如何為自己創造最大的利益。你千萬不要天真的認為創投們會因為「可以為全人類創造最高的價值」、「是正確的技術發展方向」這類原因而投資一家公司,如果不能賺(夠多的)錢,再正確的事都不會有人投資。「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這類遠大志向的事,不是創投者要做的。
延伸閱讀:「IT 廠商併購頻傳真的對客戶有利?

一個硬體產品從製造到送交的終端客戶手中,在整個生態鏈裡有上下游相關的硬體零組件製造廠,有組裝廠,有貨運物流,甚至是硬體淘汰後的回收與二手市場,以及相關的產業及從業人員。相較於「軟體定義」的產品,一個硬體產品所能養活人數,並不是一個級別的差距。眾所週知,軟體產品的交易成本幾近於零,產品毛利不會低於 30%,合理的估計是 30%~60%。
而這些(較硬體產品)多出來的利潤也許有少部份會回饋到公司員工的身上,但大部份會回到公司擁有者與投資者身上。無怪忽創投或華爾街會熱衷於此,但同時間這樣的投資遊戲也加遽了社會財富分配的不平均。

就如同 Andreessen 在文章中所表達的,當我們把資源都用來創造虛擬世界時,也意味著我們忽略了對實體世界的投資,同時我們也忘了「人」是活在實體世界的。當疫情發生時,我們突然發現我們所創造出來的虛擬世界不僅無法幫助我們對抗病毒,還更顯出這件事的荒謬。虛擬世界跟政治、宗教或民粹一樣,在病毒面前顯得蒼白無力!

倒也不是說「軟體定義」是錯的,只是疫情給了我們在各方面一個反思的機會。這是筆者在讀完 Marc Andreessen 文章後的新想法,或許有錯、也或許有什麼迷思,給讀者們做個參考,也歡迎大家一起來說說你們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