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

[軟體定義儲存的故事] HCI 和 SDS 的曖昧故事

在 [企業儲存觀察室] HCI 蹭 SDS 搞曖昧? ⼀⽂當中,作者提到 HCI 超融合與 SDS 軟體定義儲存做為兩種不同、沒什麼相關的技術,不應混為⼀談。 ⾝為⼀個在軟體定義儲存打滾多年的產品經理,忍不住想跳出來說幾句話:現在的 HCI 會有看不盡的精彩,還有說不清的混亂,也...

2020/03/25

[企業儲存觀察室] 2010 年代企業資料儲存產業十年,之三

2010 年代企業資料儲存產業十年,之二

之三,軟體定義儲存(或所有的東西)

與所有技術趨勢相同的,軟體定義儲存 (Software Defined Storage, SDS) 當然也不是一天就形成的。早在 2000 年代中期,就已經出現了開放式儲存 (Open Storage) 這樣的概念,也出現了類似的產品;例如以 Sun Microsystems 的 Solaris ZFS 為基礎的儲存裝置,包括 Oracle 自己的 ZFS Storage Appliance 與 iXsystems 的 TureNAS 等產品。

圖片來源:SNIA

而更早的 1990 年代,像是 Veritas 的 Volume Manager 或是 Linux 的 LVM (Logical Volume Manager) 等,都可以視為 SDS 的濫殤。

關於軟體定義或(相對的)硬體定義,筆者基本上的看法就是:「這市場上從來就沒有出現過『硬體定義』的產品!」
延伸閱讀:「軟體定義了什麼?
所以筆者不打算在本文中繼續去比較「軟體定義」與「硬體定義」的種種,因為這真的沒有意義。畢竟每一種產品都有其優勢與存在的市場意義,而只有當軟體定義儲存在各方面都具備比傳統儲存系統擁有更大的優勢時,所謂硬體定義的儲存系統自然會從市場上消失。
筆者不確定那一天會不會到來?在此之前,大家就各安天命,在各自具有優勢的市場上努力耕耘吧!

回到軟體定義儲存的正題,2010 年代的 SDS 已經有了與早期的 LVM 或 ZFS 截然不同的面貌,它們已經不再只是提供底層資料卷的管理能力而己,而是更進一步的可以提供更多、更高層次的,如 SAN、NAS、横向擴充 Scale-Out NAS、或是物件儲存 Object storage 等不同面向的儲存服務。在年初的趨勢觀察裡筆者曾經提到:
只要在設計上,可以運行於任何業界標準的 x86 伺服器上、具備某種儲存能力的軟體,都符合廣義的軟體定義儲存範圍。
從這個層次看,所謂的軟體定義 XX 幾乎是沒有範圍限制的。
延伸閱讀:「2020+ 企業資料儲存觀察點
但如果我們要探究其真實的底限,應該要回頭去追尋「軟體定義」所謂何來?又從何而來?其一是處理器效能的提升,使其足以應付「大部份」原本必須要依賴專用硬體組件,才能獲得足夠效能的工作負載。其二是當少掉專用硬體的限制後,當所有的服務或功能都可以由軟體來提供時,整個架構就會非常具有敏捷性,筆者認為這才是所謂的「軟體定義」之所以存在的目的。IDC 或 SNIA 也是傾向於這種看法,而不是侷限於 SDX 的 「X」。

因此在 2020 年代整個軟體定義的潮流中,一個極為顯著的角色就是超融合架構 (Hyper-Converged Infrastructure, HCI)。在前半個十年裡,融合式架構 (Converged Infrastructure) 出現,融合式架構並不能算是完全軟體定義,它仍然包括了儲存系統與網路交換器這樣的硬體在內,比較像是一體機或專用裝置 (Appliance) 的概念,以某種應用為核心,例如資料庫一體機或備份專用裝置等。

接下來的可預期發展就是去除掉儲存系統與交換器的限制,再加上 Wikibon 的 Server SAN 推波助瀾,於是超融合架構開始在市場上大行其道。但不可否認的,不論是 VMware 的 vSAN、Nutanix 還是其它類似的產品或廠商,目前市場上的 HCI 主力仍然聚焦在傳統 IT 基礎架構裡的運算與儲存領域。
同時間我們也發現,當去除掉硬體的限制後,原本具備的高可用性、資料保護或組件冗餘等需求,也必須由 HCI 本身來接手,這些也增加了對資源的額外消耗 (overhead)。至於有多少比例的額外消耗,目前沒有看到具參考價值的統計數據,但可以想見的,當 HCI 的整體規模越大,這些消耗的值也會越大。
僅管這可以以效能更好硬體如 NVMe、SSD 或 Infiniband 等來彌補,但同時間也會拉高整體架構的成本。而且,以更快硬體來補足軟體定義的耗損,這這這⋯⋯(本句僅為玩笑話)。

但無論如何,超融合架構勢必會繼續的發展下去,並且佔據一定比例的基礎架構,同時間在不同的基礎架構應用領域,應該也會有不同的服務發展出來,例如運算型儲存 (Computational Storage);理論上應該也會有更多像是日本樂天電信這樣大型的全軟體定義基礎架構出現,筆者會覺得這才是所謂的「軟體定義」可以真正發揮的地方,如果只是 IT 基礎架構上弄其實沒什麼太大的意義。

另一個要觀察的,則是當這種大型的全軟體定義(電信或其它的)基礎架構開始投入運作時,它的運作順暢度如何?有沒有其它的問題?其中一個筆者很關心的點就是資料效能。尤其是在一個大型架構中,當極大的資料量在架構中傳輸時,會不會出問題?

再問一次,「硬體定義」會不會從市場上消失?
筆者不確定那一天會不會到來?在此之前,大家就各安天命,在各自具有優勢的市場上努力耕耘吧!
也許最終我們會看到很難說是軟體定義或是硬體定義的基礎架構,才是終極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