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

[軟體定義儲存的故事] HCI 和 SDS 的曖昧故事

在 [企業儲存觀察室] HCI 蹭 SDS 搞曖昧? ⼀⽂當中,作者提到 HCI 超融合與 SDS 軟體定義儲存做為兩種不同、沒什麼相關的技術,不應混為⼀談。 ⾝為⼀個在軟體定義儲存打滾多年的產品經理,忍不住想跳出來說幾句話:現在的 HCI 會有看不盡的精彩,還有說不清的混亂,也...

2020/02/06

[企業儲存觀察室] 2010 年代企業資料儲存產業十年,之一

從今年開始就是 2020 年代了。過去十年間,企業資料儲存產業發生了不少的事,筆者回顧本站所有的資訊,企圖找出那些改變產業或技術趨勢的事件,想要在 2020 年留下一個紀錄。原本預計以年為單位,找出當年度的某一個最重要的事件。後來在瀏覽資料時發現,幾乎沒辦法以單一事件來談,最終還是以大趨勢為經,以事件(年度)為緯的方式來交織,希望這樣可以比較完整的表達。其實大概回顧到 2014 年時,幾乎所有的趨勢就已經完全浮現了。


之一,儲存廠商併購改變產業的結構

以金額來看,2016 Dell 以 670 億美元的天價買下 EMC 絕對堪稱 IT 業界有史以來最昂貴的併購案,但事實上,這椿併購也只為產業供應商結構改變,畫下一個暫時的句點而已。Dell 想要擁有具備市場影響力的儲存事業,遠早於 2000 年代就開始了;到了 2010 年,Dell 率先發動對專業儲存商 3PAR 的併購,隨後演變成與當時的 HP(之後的 HPE)相互砸錢競價搶親。最後 3PAR 以 23.5 億美金落入 HP 之手。
延伸閱讀:「3PAR 併購案的後續觀察

Dell 無奈落敗之後, 還是出手買下另一家專業儲存商 Compellent,即便如此,距離 Dell 想要的市場地位始終還差一段距離,這當然也種下後來買下 EMC 的遠因。另一方面,HPE 將 3PAR 經營得有聲有色,不僅維持住,還推升了 HPE 在儲存市場的地位,成為目前企業儲存市場的三巨頭之一,這個結果其實還蠻出乎筆者的意料之外。
延伸閱讀:「2019 再看 DELL 的專型豪賭」、「Dell 與 EMC 合併後的挑戰

在此之前,整個 2000 年代,企業儲存市場始終長期維持著前六大的格局:
Dell、HP 與 IBM 三家以伺服器為主的供應商,以及
EMC、Hitachi 與 NetApp 三家專業的儲存供應商。
在 2012 年當時,儘管三家伺服器供應商不斷的併購,不僅無法有效擴展在企業儲存市場上的市佔率,甚至還出現下滑的趨勢。
延伸閱讀:「2012 企業資料儲存產業回顧
但這個趨勢在 2010 年代的中期逐漸改變。首先當然是 HPE/3PART 的結合,穩住了 HPE 在企業儲存的市佔率,到了後期大致上維持著 10%、第三大位置。而後 Dell 也成功的維持住 EMC 原本的市佔率,使 Dell EMC 繼續維持在 30%、第一大的位置,二家公司合計的市佔率約 40% 幾近一半的市場。
在 EMC 與 3PAR 的加持下,現在已經很難再說 Dell 或 HPE 不是專業的企業儲存供應商了,專業儲存供應商與伺服器兼儲存供應商的界限也被打破了。

另一方面,專業儲存廠商 NetApp 儘管在 2010 年代中期曾遭遇亂流,但靠著成功的雲端戰略,在後期成功穩住市佔率 15%,第二大的位置。
但面對著 Dell 與 HPE 挾伺服器供應商的地位,在超融合與 SDS 市場的攻城掠地,不只 NetApp,包括 Cisco 與其它硬體供應商們,應對的都相當吃力,「超級公司」的輪廓逐漸顯現。
但從技術發展的角度看,筆者一向是不樂於見到超級公司的出現。
延伸閱讀:「IT 廠商併購頻傳對客戶真的有利?(2019 年版)
而 Hitachi 與 IBM 的轉型策略使兩家公司的市佔率逐漸的下滑,目前兩家公司合計的市佔率約在 15% 左右,儘管暫時仍然在五大的排名內,但筆者預估應該在不久的將來兩家公司就會退出五大的排名。

而未來最具機會的新進者,應該就是站在快閃儲存風頭上的 Pure Storage 了。但對於 Pure Storage,筆者頗為擔心的有兩點:一是財務狀況。儘管市佔率在擴大中,但該公司至今仍然未實現正現金流,也就是還沒有辦法證明她有獲利的能力。產品再好,如果一直無法獲利,是很難對投資人交待的。
其次則是跟特斯拉面臨傳統車廠的競爭一樣,儘管有著技術上的優勢,但當所有的儲存大廠都可以提供全快閃儲存時,未來市場的競爭只會更加激烈,更會壓縮獲利的空間,但 Pure Storage 還沒到達目前特斯拉在產業中的位置。
再來就是中國的儲存供應商,是否有機會在中國政府的政策輔助下,循華為的發展方式擴張在全球的市場,則有待觀察。

另一個重要的產業結構改變,則是發生在硬碟製造商上。2010 年代初期 Seagate 曾經傳出要下市或被收購的消息,但最後 Seagate 在 2011 年 4 月收購了Samsung 的磁碟機事業,這被視為對一個月前 Western Digital 併購 HGST 的一個回應,但也是 Seagate 不得不然的做法。在這次的產業整併後,全球磁碟機製造商就成為 WD/HGST、Seagate/Samsung 與 Toshiba 二大一小的局面,磁碟機製造業上一次的產業整併,發生在上上一個十年的 2000 年代。

2010 年代初期的磁碟機產業整併起因有三:
一是隨著磁性記錄格式物理限制的逼近,新世代的磁碟儲存技術的研發費用驚人,小型廠商無力負擔;
二是 HDD 單位價格不斷下跌,規模生產有助於降低製造成本;
三是快閃儲存固態硬碟興起,威脅到磁碟機市場,傳統磁碟機製造商必須找尋快閃記憶體技術的合作夥伴。
從事後看,傳統磁碟機製造商們對快閃儲存的回應速度,顯然是比傳統儲存系統供應商們來得更早、也更快的。也由於具備了固態硬碟的供應能力,因此他們也就不再只是「傳統磁碟機」製造商,而是「硬碟」製造商了。
延伸閱讀:「關於 Seagate-Samsung 後的磁碟機市場」、「Western Digital 無預警併購 Hitachi GST,震撼業界

理論上,這些硬碟製造商當然會想往上游的快閃記憶體整併,但快閃記憶晶片屬於半導體產業,更是資本密集、技術密集的產業,其中的佼佼者如 Intel、Micron 或 Samsung,都不是這些硬碟製造商吃得下來的。未來 Toshiba 是有機會與二大之一整併,但二大(一小)的硬碟製造產業或許會持續到整個 2020 年代結束,畢竟全快閃儲存的世界不會那麼快來臨,磁性記錄技術也還是有存在的必要。

2010 年代企業資料儲存產業十年,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