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

[企業儲存觀察室] 持續型記憶體與企業儲存

前些時候有讀者問我關於持續型記憶體 (Persistent Memory, PM) 的事,因為筆者之前還沒有特別去研究這項議題,所以這次就搜集整理了一些資料整理出來分享,算是現學現賣! 儲存與成本間的關係取決於存取的效能;效能越快成本越高,成本越高容量就會越小,離運算元(處理...

2019/11/08

[主筆漫談] 資訊科技每一門都是專業−談南山境界案(下)

上文接「資訊科技每一門都是專業−談南山境界案(中)

本案很多失敗的原因都已經被媒體拿出來談了。
一個本來應該是極度專業的管理資訊系統開發案,但卻好像每個人都可以說些什麼,這就說明了主因並不是出在專業或技術上面。
筆者特別想要談談「SAP」與「數位轉型」這兩點。

眾所週知……嗯好吧,應該是 IT 業內眾所週知,SAP 是 ERP 系統的專業廠商。根據媒體的報導,對於外界質疑 SAP 並沒有保險業的經驗,SAP 的說法是「AIG 自 2000 年就導入 SAP 的保險業解決方案,包含……等,他們在保險業的產業經驗豐富。」這當然是公關說詞。

圖片來源:網路,ABAC MIS

筆者記得在某一個課程(什麼課程已經忘了,反正就是那種大公司一定會安排的軟實力課程之類的)的實作,題目是要對某一個產品/公司想出一句話來形容,加深別人的印象。一輪實作下來,講師的總結這麼多年來,筆者倒是始終記得:「不管是 slogan 或一句話的形容,它必須是基於客觀的事實、無法被質疑的,不能是自己往臉上貼金的說法。」什麼意思呢?
你可以說「我們是全球第一家做出 XXX 產品的公司」,因為是不是第一個做出 XXX 產品的是一個客觀的事實,(只要是真的)是不會被推翻的。
但你不可以說「我們是做出全球最佳 XXX 產品的公司」,因為是不是全球最佳產品,沒有客觀的標準,也容易被質疑。

所以回頭來看 SAP 的說法,「產業經驗豐富」不是你自己說了算。如前所述,如果說 SAP 在製造業經驗豐富,或是專精於 ERP 系統,大概不會有人質疑。但在金融業?寫過建議書的朋友都知道,要如何向評委證明本公司的產業經驗豐富?就是要列出實績,而且要越多越好。
沒有三家大型業者的實績,實在很難稱得上是「產業經驗豐富」!

再說,SAP 絕對有豐富的軟體開發經驗,但那是在產品模組開發與模組的客製化上,而不是一套大型的管理資訊系統的開發上。都是軟體,兩者有何不同?出發點與程度的不同。線的左邊是規格化、模組化的商品,線的右邊是客製化的軟體服務,所有的商用軟體產品供應商,都在線的左邊,模組客製化會往右邊移動一點,但不太可能越過中線。從無到有的管理資訊系統開發,是在線的右邊,有可能會往左邊移動,視採用規格化模組的程度。
規格化、模組化套裝軟體<------------------------------------------------------>全客製化軟體開發服務

所以問題在於是要從左邊出發或是要由右邊出發?顯然本案業主的選擇是從左邊出發。
只是,「走得太遠,終於走到分岔路的路口」,但「卻沒辦法往回走」。據媒體所報導的,推測「有 70% 的境界系統,是思愛普為南山量身打造的」,就那就選錯邊,也找錯供應商了。
方向錯誤,再努力也到不了目的地;這又是一個證明。

再來談談我一向不喜歡的議題:「數位轉型」。
據媒體報導,主事者將「境界視為『全面性的企業轉型計劃』的關鍵一步。」
某些公司也很喜歡把引進 XXX (CRM 或……) 系統,視為企業數位轉型最重要的一步。
另有一些公司則喜歡把「人工智慧」或「大數據分析」視為數位轉型的關鍵技術。
其實問題都一樣,就如筆者前些時候在臉書專頁上分享,台灣人工智慧學校執行長陳昇瑋博士所提到的,轉型是因應市場變化的策略,與採用什麼技術或引進什麼系統,有、但沒那麼大的關係。


筆者在讚研數據分析議題時發現,上述這些說法,不論是新系統或新技術,無非就是希望透過數據分析讓決策更快、更準確。
所以關鍵問題是:提供分析的數據現在存不存在?
如果資料不存在,那要做的是怎麼去蒐集、或是產生這些資料?可能是一套新的系統,或是一個新的流程。
如果資料已經存在了,那要問的是這些資料正不正確?或是怎麼樣才能收到正確的資料?
所以沒資料要補資料,資料不正確要想辦法讓它正確,有了正確的資料,再去分析或是運用機器學習去修正分析或預測,才能產生正確的洞察,才「有機會」幫助企業轉型。
把一套新的資訊系統、一項新工具或是一個新技術,當成轉型是否成功與否的關鍵,這是一個迷思!
特別談數位轉型是因為,筆者覺得如果是以轉型為目標,那麼其實並不需要花費這麼多經費、這麼多的時間去全面翻新資訊系統,除非另有其它目的?如果在「資料」上著手,以大數據分析為主軸,補足資料蒐集的能力,輔以人工智慧,反而能更快的看到效果的。

當然啦,有一些案例是主事者拿這個當做藉口,好透過白手套上下其手,這就不在本文的討論範圍了。

以上拉拉雜雜談了這麼多,基本上都可以算是近乎教科書式的概念,但也說明了這個教案之所以經典的本質:
成功需要在每一個環節都做對,但失敗只需要一個環節出錯。
更何況本案先天已然不足,後天又失調,想不失敗都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