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

[軟體定義儲存的故事] HCI 和 SDS 的曖昧故事

在 [企業儲存觀察室] HCI 蹭 SDS 搞曖昧? ⼀⽂當中,作者提到 HCI 超融合與 SDS 軟體定義儲存做為兩種不同、沒什麼相關的技術,不應混為⼀談。 ⾝為⼀個在軟體定義儲存打滾多年的產品經理,忍不住想跳出來說幾句話:現在的 HCI 會有看不盡的精彩,還有說不清的混亂,也...

2019/11/20

[企業儲存觀察室] 資料儲存部署的雷區(上)

企業資料儲存在部署時,始終會涉及風險與潛在的陷阱。伴隨著各項新技術的推出,以及喊得震天價響,像是「軟體定義」這樣的口號,讓許多人開始誤以為企業儲存的部署是容易與簡單的。

筆者當年從 Unix 伺服器/作業系統轉入資料儲存領域時,馬上就發現所有跟「資料」相關的,不管是軟硬體的升級、切換供應商、或更改備份和復原流程,任何的變動,都可能會迫使系統面臨中斷、故障,甚至是資料丟失。而對於絕大部份的企業或組織來說,資料丟失是難以接受的。

圖片來源:mysilo.com

但企業資料儲存的變動是不可避免的,要避免資料丟失,必要的技術投資也是不可少的。例如,Gartner 估計非結構化資料正以每年 40% 的成長率增加中。而物聯網、人工智慧與機器學習的需求,也迫使企業組織要思考如何儲存更多的資料?
超融合基礎架構,全快閃儲存與 NVMe,以及物件儲存的發展,使儲存的技術選項變多,企業和組織要尋求一個平衡的發展。也就是在追求新技術的同時,維持經濟成本的效能,並且使資料儲存架構具備可擴展性與可管理性。

陷阱一:儲存孤島
要避免「儲存孤島」,也要避免「儲存變成孤島」。
儲存團隊/專家很容易就把自己關在孤島上工作。他們認為儲存只是基礎架構,而不是服務的一部份。但事實上,不論是基礎架構的哪一個部份,它們都是服務的一部份。當你考慮到服務時,儲存團隊就需要走出孤島,要從整體服務的角度來看儲存基礎架構。它也許不需要像「儲存即服務」這樣的型式,但它必須具備這樣的態度。

所以,儲存不能像過去一樣以專案的方式來採購,它也許要像雲端儲存服務一樣,具備全盤預測與規劃的能力,再以專案的方式提供資源與成本。也就是把儲存的決策與應用的決策分隔開來,但同時間也必須要考量新技術,使儲存資源的分配更有效率。

儘管企業資料儲存是一種專業,但企業 IT 裡什麼不是專業呢?筆者認為專家必須要有能與其它專家合作的能力與心態,儲存或許很重要,但一旦服務中斷,再重要的也會變得不重要了。企業組織的儲存團隊競爭者不在內部,而在外部的雲端上,你必須要證明你能比外部的雲競爭者有更順暢的內部溝通能力,以及更深入的內部理解能力。
延伸閱讀:「資訊科技每一門都是專業−談南山境界案

陷阱二:沒有關注資源利用率和儲存成本
企業組織通常只使用所擁有儲存的一半,也就是他們支付了超過他們需求的費用。
儘管我們看到虛擬化和各種資源優化的工具得到廣泛的採用,但根據 IDC 的估計,本地資源的利用率大概保持在 45~70% 之間。在好的方面,從資源需求高鋒來進行調配,可以避免臨時需要時資源不足,進而影響業務的運行。在傳統/大部份的資料中心,都是這樣運作的。

在壞的方面,有很大一部份的資源,在大部份的時間裡,處於閒置的狀態。這增加了資產成本,內部部署系統的成本高昂,而且這通常只是前期投資。只有一半的儲存使用率會使資產成本大幅增加。這些沒有被使用的資源也要消耗樓地板面積,需要維護,需要電力與空調,這都會增加營運成本。

雲端儲存或是本地的儲存即服務可以協助解決這個問題,但雲不是一個簡單的解答。筆者建議必須要審慎的評估,企業組織不需要倉促的為了提高儲存利用率而引進雲端儲或儲存即服務。但可以在充份評估的狀況下,在某些應用上逐步的採行雲端儲存。
例如現在很多企業組織已經部署的 Microsoft 的 Office365 或其它類似的服務,先將非業務關鍵性應用的儲存,移出本地的資料中心。企業檔案同步與分享,像 Dropbox 或其它類似的服務,也可以有效的舒緩電子郵件附件所佔用的儲存空間。長期歸檔的資料,也是另一個可以考量以雲端儲存來解決的問題。
延伸閱讀:「報告:儲存即服務企業用戶接受度調查

以上這些都可以有效的增加本地儲存資源的利用率,也許現在你只需要 15% 的預備/閒置儲存資源就夠了!

陷阱三:忽視備份和災難復原
備份和災難復原正被重新提上議程,企業資料儲存的一個重要議題正是資料保護。IT 會成為頭條新聞不外乎業務/服務中斷事件,勒索軟體構成的威脅也會成為頭條新聞。

資料保護不是只跟備份軟體有關而已!在考慮任何型式的儲存時,資料複製和資料冗餘能力是一個經常被忽視的額外成本,資料保護也牽涉到如何管理資料拷貝。
延伸閱讀:「備份是資料保護的最後一道防線

未完,待續⋯⋯下文接「資料儲存部署的雷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