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

[企業儲存觀察室] IT 廠商併購頻對客戶真的有利?(2019 年版)

本文 於 2010/7 首次發表於 ZDNet Taiwan ,經過這麼多年,筆者認為廠商間不斷的併購這件事,長遠來看對所有的企業客戶與消費者而言,都是利大於弊;在 9 年之後,有著鮮明的案例,於是修訂翻寫,重新發表。 IT 供應商規模變大與提供客戶一站購足式的服務,兩者表面...

2019/05/17

[企業儲存觀察室] 2025 175(下)

前文接「2025 175(上)

從儲存媒體的角度來看,雖然預估快閃儲存 (SSD、NVM) 的資料量會持續增加,但同時間傳統磁碟 (HDD) 的資料量也在增加,並沒有因為快閃的資料量增加而減少存放在 HDD 上的資料量;長期保存的儲存媒體如磁帶和光碟,儲存的資料量也沒有減少。IDC 預估到 2025 年時,有超過 80% 出貨到核心與邊緣的企業儲存是在 HDD 上。

圖片來源:IDC


這說明了二點:一是全球資料的成長必須以具有經濟效益的方式來儲存,不可能將所有的資料都存放在快閃上。二是快閃儲存的供給量無法供應全球的資料儲存量,也就是說,至少到 2025 年前,都還不會是全閃存的世界。


一份來自 Nidec 日本電產株式會社,供應全球 85% 傳統磁碟轉軸馬達的製造商,近日發表的財報也指出,儘管消費性磁碟出貨量的下滑將非常劇烈,但外接式和資料中心使用的磁碟需求郤沒有受到太多影響。尤其是資料中心的磁碟銷售量,反而會隨著時間呈現增長趨勢,並預計未來會越賣越多,推測可能跟雲端產業持續發展有關。

IDC 預測在 2025 年將有超過 1,500 億個裝置會連網,它們大部份都會產生即時的資料,例如工廠裡的自動化機器依賴即時的資料來進行流程控制與改善。IDC 預估到 2025 年時,有大約 30% 的資料是即時產生的資料。不是只有機器會產生即時資料,預估到 2025 年時,每一個連網的個人,每天會有多達 4,900 次的資料數位資料互動,也就是每大約 18 秒就會有一次的資料互動。

有趣的是當問到在未來兩年內是否會增加運用邊緣運算時,有 99% 的中國受訪者表示正面的看法,除了中國之外的亞太日本區有 91%,高於相美國的 88% 與歐洲的 82%,可以看出未來對邊緣運算的需求是高的。但如果以產業來看,金融和製造業對邊緣的採用是較高的,分別有 62% 與 58%,超過半數的企業表示已經開始利用邊緣運算;醫療與媒體娛樂相對則不到半數,分別為 48% 與 34%。

面對未來的資料環境,IDC 對企業提出以下幾點建議:

企業必須要應對資料監護的挑戰
資料的中心在轉移,從以消費者為中心轉變成為以企業為中心,這也增加了企業的責任,必須要提供優秀的使用者經驗。企業有責任要提供正確的資料洞察和出色的使用者經驗,有時候使用者甚至會把生活中的點滴全部上傳儲存。
隨著消費者對數位生活體驗的要求越來越高,因此企業要確保可以經由網路提供安全、即時、無所不在、個人化的資料服務與存取能力。

策略性的往雲端遷移
雲端服務供應商已經成為企業資料儲存和服務的最大競爭者。大型的雲端服務供應商所擁有資源、規模、安全性和效能,很少有單一企業能夠與她們相抗衡的。但它們也可以在全球範圍內,讓企業能夠為全球各地區域提供服務,集中式的存取能力也讓企業的資源可以容易的被取得,能夠利用企業的所有資料來推動今天的資料分析和明日的人工智慧。(今日的資料分析就是明日人工智慧的基礎)。

對資料採取全球性的處理方式
企業必須要對其資料採用全球化的處理方式,提供低延遲、更好的客戶體驗,並且要求營運商要把資料存放在本地區域或是客戶所在的區域,來塵對政府的法規遵從與合規性的要求。
無論是自己的資料中心還是經由雲端服務供應商,企業都需要考慮有哪些資料需要儘可能的靠近客戶存放,以及應該要存放在網路的哪個位置(核心或是邊緣?雲端或自己的資料中心?)

投資在邊緣基礎架構
我們正在追求即時與隨時的,以更智慧方式來驅動我們業務和生活。在很多時候,當我們需要即時決策時,是沒有時間可以讓資料從終端傳送到核心,分析回後然後再傳送回來。企業的邊緣基礎設施就助於彌補這一段差距。無論是資料分析、即時運算,或是就單純的儲存分析過的或智慧資料,邊緣在實現即時的世界上,都將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

確保組織是資料準備就緒的
IDC 建立了一個新的 DATCON 指數,用來顯示不同產業間的資料準備水準,並使個別公司能夠經由多個指標來評估其資料準備的程度。在提高資料準備就緒狀態方面,公司管理階層必須親自領導計劃,確保預算存在,並雇用精通資料的人員,並賦予他們執行的權力。

讓 IT 部門準備好數位轉型
現今的 IT 部門是一個舊時代的產物,它們原來只被要求處理檔案和記錄。但今天的 IT 部門有著許多新的挑戰,他們要面對著來自組織內各地大量的、即時的資料。許多 IT 部門被被賦予了新的責任,要處理實體安全和資料安全,或是曾經被隔離在工廠、網路裡或管理室的操作性資料,或是以前被分別保存在個別處所裡的整合性資料儲存庫。
處理數位轉型不僅需要新技術,還需要新技能、政治頭腦以乃以及與高層的關係。(當然,它也不只是 IT 部門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