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

[企業儲存觀察室] 持續型記憶體與企業儲存

前些時候有讀者問我關於持續型記憶體 (Persistent Memory, PM) 的事,因為筆者之前還沒有特別去研究這項議題,所以這次就搜集整理了一些資料整理出來分享,算是現學現賣! 儲存與成本間的關係取決於存取的效能;效能越快成本越高,成本越高容量就會越小,離運算元(處理...

2019/05/31

[企業儲存觀察室] 十年回顧之一,2009 年時的儲存趨勢

十年之前 我不認識你 不不屬於我
我們還是一樣 陪在一個陌生人左右 走過熟悉的街頭
十年之後 我們是朋友 還可以問候
只是那種溫柔 再也找不擁抱的理由 情人最後難免淪為朋友
-陳奕迅「十年」,林夕作詞
有些事兩三年太淺,四五年太短,十年剛剛好可以看出個門道來。
圖片來源:Youtube

這份工作有趣的事情之一,就是在任何時間回顧,多少都會有一些新的發現。近幾年筆者經常在許多場合分享技術趨勢,許多人會問,如何能看出或是分析這些趨勢?答案其實很簡單,當你一件事看了十年,總會有心得的!尤其是當我們累積了這麼多的資訊時,事情發展的軌跡通常就很清楚了。
因此對於一些廠商大推的新技術、新趨勢,筆者總是一再地提醒,技術發展有其成熟曲線。尤其對企業用戶來說,做為技術的使用者,在成熟期進入才是最具成本效益的。

2009 年的儲存趨勢」一文發表於 2009/01/01,如果筆者沒記錯的話,當時應該是發表於 ZDNet Taiwan;十年之後的 2019 年,來回顧一下當年的「趨勢」,倒也是趣事一件。

2008 年的大事就是金融風暴,把全球的總體經濟推向谷底,經濟對所有的事情都會有影響,其效力可能還會長達許多年,例如當今的貿易戰,幾乎可以確定就是肇因於當年的金融風暴。2009 年也是固態硬碟開始興起的年份,這故事現在還在繼續上演,我們就不在這邊談了。
延伸閱讀:「關於固態硬碟的可靠度」「NVMe 結合光纖通道前景看好?

現在幾乎已經沒有人在談資料去重 (De-duplication) 了。目前最常看到它的地方,大概就是做為一個採購規範而已,至於到底現在有多少企業有(曾經)啟動過去重這項技術?應用在什麼場景上?十年來筆者沒看到過類似的、可信的調查數據。筆者猜測主要的原因應該是每一家廠商使用的技術與去重比率差異太大,當然這也與資料內容有關,也許在某些應用場景上,去重比率相當高,但相同的技術應用在另一個場景,去重比率就沒有那麼理想。
延伸閱讀:「以重複資料刪除技術 延緩資訊成長速度

如果回顧 2009 年時的情況,去重一開始/主要被使用在備份與歸檔資料上,因為資料量大,使用去重節省儲存空間就顯得合理;目前觀察到的也是在這方面應用去重比率較高的。另一個原因就是快閃儲存開始出現,因為快閃成本高,利用去重技術來節省儲存的空間,也合理。
所以要不要使用去重的重點就在成本上,於是這又牽涉到另一個因素,就是單位儲存成本,如果快閃儲存成本下降的速度讓企業可以接受,那似乎也就沒必要採用去重了。

至於當年幾家以資料減量技術為主的新興公司,Data Domain 早在 2009 年就被 EMC 收購,2010 年,Ocarina Network 與 Storwize Storage 分別被 Dell 與 IBM 收購,如今公司都已經不在了。

2009 年儲存網路的情況是,光纖通道主要還留在 4Gb,正準備往 8Gb 邁進;乙太網路則在期待 10GbE。現今 2019 年光纖通道主要網速為 16/32 Gb,而 10GbE 乙太網路成為客戶端的主流已經好幾年了,數據傳輸的速度在過去這 10 年裡,其實並沒有提升太多。不過在 2008 年 Brocade 併購 Foundry Networks,將部份光纖通道的連接技術,如 fabric 的概念帶入網路之中,則加快了後來融合式網路 (Converged Network) 發展,這當然也是受到下一個我們要談的 FCoE 的影響。

2009 年 Cisco 剛買下一家 FCoE 的新創公司,準備開始在市場上全力大推以 FCoE 取代 FC 光纖通道技術。當時 FCoE 的確具備發展的潛力,但要能取代 FC 需要的更多,光靠一家 Cisco 顯然是不夠的。最終 FCoE 曇花一現,雖然在儲存網路技術歷史上留下一絲足跡,但終究沒能在資料中心存活下去。

FCoE 沒能成氣候的原因當然不只一個,但筆者認為最主要的原因在於技術上的限制,FCoE 始終無法達到它初始的目標,就是以一個實體網路同時支援乙太網路與儲域網路。
為了獲得良好的使用經驗與預期的儲存效能,先期的使用者都建置獨立網路來運行 FCoE,獨立的交換器、獨立的儲存系統與獨立的網路連接介面卡,FCoE 成為資料中心的第三個網路,反而遠離雙網合一的目標。
延伸閱讀:「光纖通道仍將主宰企業儲存網路」「光纖通道儲存網路的挑戰

在 2019 年的今天「雲」已經是司空見慣了,不論是企業用戶或一般消費者,有誰不能隨口說幾句自己以為的「雲」是什麼?更有許多的服務早上在「雲」上運行多時。但當年談「雲」,那可真是「一朵雲各自表述」啊!最初開始時更有許多企業誤以為「雲」是一種產品,到處尋找各家廠商的「雲」產品。一時之間,IT 廠商或新創公司,也各自提出不少「雲」的解決方案在某些應用場景上。而今,我想大部份的企業用戶已經很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樣的「雲」了?

最後,當年因為企業對虛擬環境的需求,而使得儲存廠商必須要跟虛擬環境解決方案最大的供應商 VMware 合作,也不得不支援 VMware 的虛擬儲存技術,甚至產生「與狼共舞」的疑慮。
而今看來,VMware 的虛擬儲存技術對儲存廠商不見得有什麼殺傷力,反倒是之後的 vSAN 與其它超融合技術的興起,帶動軟體定義儲存/Server SAN 的擴張,對儲存系統的市場傷害更大。至於這場企業儲存的軟體與硬體戰爭,仍在持續中,未來會如何的演變,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延伸閱讀:「Server SAN 將終結傳統儲存系統?」「軟體定義儲存與超融合的機會

關於「去重技術」部份的補充說明

本文發表之後,收到不少讀者對於該文「去重技術」部份的一些意見。首先要感謝這些讀者們,因為你們有認真看完;筆者樂於接受不同的意見,不論是因為原文表達上造成的誤解,或是採取不同的立場。主要的意見是對於筆者在文中所說:「如果快閃儲存成本下降的速度讓企業可以接受,那似乎也就沒必要採用去重了」。筆者在關於去重技術這一部份的文字敍述的確有不夠精準之處,特別說明如下。

的確,因為「去重」或「壓縮」等資料減量技術現在「幾乎」已經是(全)快閃儲存的標配,因此不像前幾年成為標案上攻防的焦點,換句話說,不具備資料減量技術的,就不用進來玩了。其次,關於成本部份,與容量有關,容量越大成本的差距也就越大。誠如某位讀者所提的,如果以 3:1 的去重比率,原本要 600PB(?)的現在只要 200PB,當然要啟動去重啊!

也的確現在有很企業用戶在採購全快閃儲存時,會要求廠商進行資料去重比率的實測,或是某些廠商會宣稱如果在實際使用後,如果沒有達到某些去重的比率,將會無條件提供或補足其差量。不過就如筆者在原文中提到的,「每一家廠商使用的技術與去重比率差異太大,當然這也與資料內容有關,也許在某些應用場景上,去重比率相當高,但相同的技術應用在另一個場景,去重比率就沒有那麼理想」。高的有到 1:5,低的則只有 1:2,如果只能達到 1/2 的減量,資料量又不特別大時,有些用戶可能就會考慮不啟用去重的功能,以滿足其在效能上的要求。

筆者其實比較想看到的是針對資料減量技術,在企業應用上的統計數據,只可惜目前都沒有這樣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