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

[主筆漫談] 專屬型微處理器的復興

電腦的世界自始至終都是圍繞在軟體與硬體的協作之上,單純的硬體或是單純的軟體,是無法完成任何事情的。如果從這個角度看,所謂的軟體定義抑或是硬體定義,只不過也就是「為賦新詞強說愁」罷了! 回到本文主題的微處理器身上。早年,也就是從所謂的「電腦」(計算機)剛被發明出來,一直到筆者唸...

2011/03/11

[企業儲存觀察室] NetApp-Engenio 的挑戰

全球的企業資料儲存產業,經過 2010 年一整年快速而令人眼花瞭亂的併購案之後,在去年底的「2010 年資料儲存產業回顧」中,我們預期今 (2011) 年的企業併購將只會放緩,而不會停止;不過就在這一週,連續兩椿的企業併購案,先有 WD-HGST,後有 NetApp-Engenio,不僅都是未曾出現在業界觀察名單上的併購案,兩者也都對業界產生了極具震撼力的效果。

NetApp 併購 LSI 的儲存系統部門 Engenio,可以說是相當的別出心裁而且出人意外!

我們當然無從得知這椿併購案與 NetApp 現任 CEO Tom Georgens 曾經擔任過 Engenio CEO ,主導從 LSI 分割獨立上市未果的經歷是否有關,但 Georgens 如今出手買下先前曾經領導過的公司,似乎也頗有王子復仇的味道。不過,從另外一個角度看,Georgens 對這兩家公司都相當的熟悉,並且把他的工作都做得很好,因此這個併購案,至少在 Georgens 看來,比起併購一家他所不熟悉的公司來說,風險性明顯低了許多!

這個併購我們可以從兩個角度來分析,從財務的角度來看,這是一椿對 NetApp 來說極度完美的併購。

首先,Engenio 的 OEM 業務幾乎橫跨了產業裡的大小公司,包括 Blue-Arc、Dell、Cary、IBM、Oracle、Panasas、SGI、與 Teradata 等,都 OEM 來自 Engenio 的儲存系統。每年有將近 8 億美元的營收,都將隨著這個併購案直接進入 NetApp 的口袋,與先前業界一些動輒上 10 億美元的併購相比,這是一筆現成而看得到的營收挹注,4.8 億美金的買價可說是相當划算的。

當然,不可否認的,Engenio 的這些 OEM 合約關係中,在 NetApp 接手後一定會有變化,尤其是像那些直接與 NetApp 的 FAS 競爭的,如 Blue-Arc 與 Panasas 等公司。但我們要瞭解,一家公司要換 OEM 廠商不是短時間內說換就可以換的,這中間牽涉到太多的技術細節;更換硬體 OEM 廠商茲事體大,這不僅僅只是錢的問題,更關係到系統的穩定性與產品的可靠度。因此即便是這些廠商現在就開始尋找新的 OEM 夥伴,要終止與 NetApp (Engenio) 的合約關係,至少也是一年以後的事了。

其次,現在 NetApp 的產品,基本上是以 NetApp 的軟體運行在 OEM 來自 Xyratex 的硬體上,合理的預期是 NetApp 將會改用 Engenio 的磁碟機櫃,這部份節省下來的製造成本(或是增加出來的利潤),就算在未來幾年內 NetApp 完全沒有賣出任何一部 Engenio 的系統(當然這不可能發生),對 NetApp 來說也絕對划算。

從開發市場的角度來看,就如同 NetApp 所說的,Engenio 為 NetApp 帶來進入一個全新市場的門票。

NetApp 從公司創立開始即全力在 NAS 的領域發展,以 Data ONTAP 作業系統為基礎的 FAS 儲存陣列是其主要產品,也是足以讓 NetApp 在 NAS 市場領先群倫的核心技術。長期以來,NetApp 緊守 FAS 的產品線,在 ONTAP 上加上眾多的軟體功能,使其成為一個幾乎無不能的 Unifiied Storage 系統平台,既可以同時支援區塊層級的 SAN 儲存,也可以支援檔案層級的 NAS 儲存,或是成為 iSCSI 儲存。

但不可否認的,在市場上,FAS 始終就是被當成一個非常棒的 NAS 儲存,對於每年全球近 80 億美金的 SAN 儲存市場,NetApp 能吃的非常有限。但同時間來自市場上的競爭對手,尤其是 EMC 在合併 Clariion 與 Celerra 後推出的 VNX,更被視為是對 NetApp 最直接的挑戰,NetApp 在此時出手併購以伺服器連接 (Server-Attached) 儲存為主要產品的 Engenio,可以說是相當巧妙的一手。

雖然不像業界先前被併購的 3PAR 或 Isilon 一樣,具有雲端、虛擬、或 Scale-Out 等熱門的技術,Engenio 的產品與前兩者相比,反而更像是通用目的儲存系統。但 NetApp 與 Engenio 兩者之間在市場、產品、與技術面上,也頗有互補的味道,例如像基因排序與科學研究等高速運算環境,就是 NetApp 極欲入的市場。

長久以來以單一 ONTAP 產品,提供各種不同儲存需求的做法也許就要開始改變了,NetApp 承認某些市場就是 FAS 產品無法觸及的;目前我們看不出來 NetApp 是不是開始決定往多樣化產品的路上走,可能性很高,因為大部份的儲存製造商都具有多樣化的產品線,以因應來自客戶端各種不同的儲存需求。

但無論未來如何發展,初期 NetApp 就是會存在著 FAS 與 Engenio 兩個產品線,如何在兩個產品線間做出清楚的定位是一個問題。FAS 產品做為一個 Unified Storage 系統,當然有能力做為一個 SAN 的儲存;而 Engenio 的產品就是一個 SAN 的儲存,於是兩者間就會出現效能或規格比較的問題,單純以中、高階的市場來區隔是不足夠的。

FAS 不可能完全放棄 SAN 的市場,那就失去做為 Unified Storage 系統的目的;但在 SAN 的環境下,何時該推 FAS?而時該推 Engenio?這個恐怕也是未來 NetApp 的銷售團隊該要思考的問題。習慣於 NAS 環境並且主宰市場的 NetApp,該如何改變思惟,面對 SAN 市場的強烈競爭環境,也是 NetApp 在未來必須學習的。

未來出現在 NetApp 前的挑戰就是與現有 OEM 合作夥伴的關係!Engenio 營收絕大部份都來自於 OEM 業務,為了避免與 OEM 合作夥伴的競爭,Engenio 在幾年前甚至還中止了自己的經銷體系與銷售業務。失去所有的 OEM 訂單絕對不是 NetApp 所要的,如果僅是買下 Engenio 的硬體製造,卻沒有 OEM 的營收,4.8 億美金的買價就太高了。

純就產品面看,目前 Engenio 所有的 OEM 關係,在未來都存在著往兩個不同方向發展的可能性。以最大的 OEM 合作夥伴來說,IBM 同時 OEM 來自 NetApp 的 FAS 產品,與來自 Engenio 的產品,兩者之後的關係擴大;但由於 IBM 也有自己研發的 SONAS 產品,與 NetApp 間存在微妙的競合關係。因此,長遠來說 IBM 是否會持續與 NetApp 的 OEM 關係,的確存在在未知數。

Oracle 的 OEM 業務也同樣是個問題;Oracle 在併購 Sun 之後,就終止了與 HDS 在高階儲存系統上的 OEM 合約,先前也曾經謠傳過 Oracle 也要終止與 Engenio 的 OEM 合約。NetApp 的 FAS 與 Oracle 以 ZFS 為基礎的 Unified Storage 產品,具有直接的競爭性(或許市場上不這麼認為);而且像 Oracle 這麼不喜歡 OEM 技術的公司,直接終止與 Engenio (NetApp) 的 OEM 合約當然也不無可能。

NetApp 終究要面對把 Engenio 的產品直接推到用戶端,或是維持與 OEM 合作夥伴關係的這個難題,這不全然取決於 NetApp 自己的態度,企業用戶對於一站購足的需求也是影響的因素。

當業界的各家公司經由併購而使得規模越來越大,產品線越來越齊全,各自形成一個個獨立的儲存產品航空母艦時,彼此之間的競爭的關係就會越來越緊張。在這樣的情況下,中立的 OEM 關係,就會越來越難以存在,這就好像跟敵人買彈藥一樣的奇怪。短時間內由於沒有其他的替代品,NetApp Engenio 產品的 OEM 業務也許還能夠維持一段時間,但是如果寄望這樣的 OEM 關係在現今的儲存產業環境可以長遠的維持下去,恐怕就有點太樂觀了。

整體而言,併購 Engenio 後如果能在維持 OEM 合作夥伴的利益,與尋求自己的利益間,找到一個雙贏的平衡點,對 NetApp 來說這個併購案可以說是相當不錯的一步。

從產業面看,部份 OEM 關係的變動所產生的空缺,對於其他的 OEM 生產廠商,如 Dot Hill 或 Xyratex 來說,正是發展的好機會。尤其是 Xyratex 一旦失去了 NetApp 的大單,勢必要想辦法找到其他的 OEM 訂單來彌補;從台灣起家進入國際市場的儲存系統製造商,如 Infortrend 或 Promise,能否在這個併購案找到機會?我們當然希望看到這樣的發展出現。

另外一個有意思的看法是,Engenio 的大型 OEM 合作夥伴如 IBM 或 Oracle,有沒有可能為了繼續保有 Engenio 的產品,而一舉買下 NetApp?NetApp 的賣價不低,但這兩者是有足夠的實力進行這樣的併購;可能性也許不高,但市場上的確認為有這樣的機會存在!
延伸閱讀:「Western Digital 無預警併購 Hitachi GST,震撼業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