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

[主筆漫談] 專屬型微處理器的復興

電腦的世界自始至終都是圍繞在軟體與硬體的協作之上,單純的硬體或是單純的軟體,是無法完成任何事情的。如果從這個角度看,所謂的軟體定義抑或是硬體定義,只不過也就是「為賦新詞強說愁」罷了! 回到本文主題的微處理器身上。早年,也就是從所謂的「電腦」(計算機)剛被發明出來,一直到筆者唸...

2011/03/17

[企業儲存觀察室] 從東日本大地震看國內災備地點的選擇

因為這次發生在東日本的災難規模,遠超過一般在做災備計劃時的預估,因此如果能以此次的事件做為指標,逐一來檢視現行的企業災難備援計劃,對於未來在面對各種複合式災難的發生時,企業將會有更堅實的生存能力。企業必須確實瞭解,「災難備援計劃」它是一個涵蓋企業運作各個層面的計劃,而不單單只是一個 IT 基礎建設的災備計劃,它應該是反向來看,IT 基礎建設災備計劃只是企業整體災難備援計劃中的一部份而已。

這些年來全球各地不斷出現異常劇烈的氣候與天災,可以看到災難的規模在擴大,而且由於規模變大,也因而通常會演變成範圍更大,影響層面更廣的複合式災難,於是以往用距離來做為災備中心地點選擇的主要標準,也許會越來越不適用了。尤其以台灣這樣一個島國,幅員並不大,有哪些地點是可做為災備中心設置地點的,不只是企業,資料中心服務供應商,甚至是整個公共行政部門,恐怕都是要加以深思的。

首先來談談距離。以往業界在經濟成本考量下,習慣以 100 公里做為建置災備中心的距離標準,但這次東日本地震的震度高達 9.0,再加上海底地震所引發的海嘯,災難直接衝擊的範圍幾乎涵蓋了半個日本國境;先不論其可能性或地點,同樣規模的震度如果發生在國內,災難的衝擊範圍將會涵蓋整個國境,100 公里的距離只怕都還處在重災區裡。

所以,如果以大企業集中的台北來說,備援中心至少要放到台中,或是更南一點,距離才算是足夠。

其次來談談海嘯。這次日本地震所引發的海嘯,擴大了災難衝擊的範圍與強度,連遠在上千公里外的台灣,也感受到海嘯可能的威力。以往在國內幾乎沒有人會把海嘯視為潛在性災難的一種,但這幾天從新聞媒體所挖掘出來的歷史資料裡,顯示台灣在歷史上的確曾經發生過被海嘯襲擊的記錄。即便由於地形的不同,海嘯的規模,與襲擊的範圍,未必能與這次發生在日本的相比,但從今以後我們恐怕也必須要把海嘯列入可能性的災難之一。

所以,資料中心或備援中心都不應該設置在距離海邊太近的地方,尤其是以海埔新生地建置的「濱海工業區」裡。

再來談談複合式災難。複合式災難在近幾年全球的天災中屢見不鮮,例如這次因為地震而導致核電廠設施故障,引發供電不足的問題;繼而輻射外洩,引發居民撤離的問題;其他如交通的問題,通信的問題等,都會對災備中心的運作造成影響。

所以,備援中心不應該設置在離核電廠太近的地方,不過,台灣現有的核電廠為了海水冷卻的需求,都設置在離海很近的地方,與前一個避免有海嘯衝擊潛在性危險的地方條件相同。

以這這三個條件看來,不論主資料中心是在台北或高雄,理想的備援中心設置地點應該在中部,在台北的可以選擇中部徧南,在高雄的可以選擇中部徧北;如果主資料中在新竹,則備援中心可能就要選擇到南部了。只是,除了前述的三種狀況外,當然還要把一些「在地」的風險潛在性也一併納入評估範圍。

現在有很多企業都是直接租用資料中心服務業者提供的機房,來做為備援中心,在這一次的災變之後,未來除了服務等級協定 (SLA, Service Level Agreement) 外,企業用戶應該要求業者提出災難防護等級的證明,說明他們所提供的機房與設置地點,具有抵抗哪些災難的能力,而不只是提供一個有電,有空調的房子,坐收租金。

最後,對於那些已經建立災備中心的企業,提出一個很基本,但卻很關鍵的問題:如果主資料中心與備援中心不幸同時都位於重災區,請問你的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