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循著光的方向

26

-

成為深空獵人之後的第一個任務,要說你不緊張,那是完全不可能的——尤其是,當你聽陶桃說起,這次任務的執行評價會作為接下來的分組依據的時候。

哦,要說陶桃是誰,那是你在成為本年度深空獵人登記時遇到的蘑菇頭捲髮的漂亮小姐姐,你的菜,你的新任好閨蜜。

——不會因為表現太差被扔到什麼後勤組去,負責給大家點名和發工資吧!你悲催地腦補著,緊緊握住手裡的手*槍,努力讓它不因為你潮濕的手汗而滑脫出去。

“威脅力最高才隻有B,剛纔的波動也並不劇烈,不要太緊張了願願。”陶桃看出來你的麵色不好,笑眯眯地安慰,甚至貼心地捏了捏你的手指。

“我總覺得冇那麼簡單啊。”你閉上眼仔細感受了一下,這個廢棄的基地內層波動的核心並不劇烈,但似乎總是有某種東西,硝煙一般縈繞在四周。這種感覺並不好,你覺得自己像是置身在濃霧裡,看不到也摸不著。“波動值無法界定上下線,我們還是要注意安全為好。”

“說的也是。”陶桃若有所思地點點頭。“那咱們分頭行動吧,不管探查有冇有結果,都要在十分鐘後彙合。”

交換過肯定和信任的目光後,你們各自選定了方向分開。

一路走來的斷壁頹垣上,都殘留著一些閃爍暗光的痕跡——那是流浪體活動過程中造成破壞後留下的,看這痕跡的出現頻率,這裡的流浪體不是體積特彆大,就是數量特彆多。你暗暗確認了自己的判斷,愈發警惕起來。

就在這時,你的目光掃過某個角落,忽然就停住了腳步。

一團白色……確切說,是一個一身白衣的人,正靠坐在角落裡,一動不動,不確定是昏迷了還是死了。

流浪體?敵方臥底?精神病人?你的腦海裡瞬間閃過了很多種猜測。你抬高了拿著手*槍的右手,慢慢地走過去,將槍*口瞄準了他。

藉著頭頂破損的天花板灑落的陽光你纔看清楚,這是一個有著亞麻色短髮的年輕男人,身上穿著雪白的獵人製服,胸口似乎還有一道明顯的傷痕——冇有血跡,不確定是不是受了傷。

你思考著,抬起腳尖踢了踢他——這個傢夥不知道是什麼人,決不能給他攻擊你的可趁之機!

冇有反應。他依舊閉著眼睛,要不是那隨著平穩的呼吸輕微起伏的胸口,你還以為他死了。

你歪著頭打量著他,不知怎麼有種錯覺——這個傢夥該不會是在這裡睡覺吧……在流浪體活躍的危險地帶睡覺,真的有人會這麼做嗎?

就在此時,男人卻突然睜開眼,抬頭看向你。

他的眼睛是一片湖水般澄澈的蔚藍,此時此刻,那雙藍色的眼睛看著你,內裡似乎閃過了一些明亮的光點。

“這樣用槍對著同伴,是很危險的。”他開口了,輕輕的說。

“同伴?”你冷笑著重複了一遍,刻意用手指敲了敲手*槍的手柄,發出清脆的叩擊聲。“我不認識你,誰知道你是不是流浪體派來的臥底?”

男人的眼光暗了暗,他冇有立刻說話,沉默地站起身來。

陽光在他的髮梢輕輕躍動,流淌著淡淡的銀色光澤——原來他的頭髮不是亞麻色,而是一種沉澱過的銀白色。他的臉生的……非常端正,即便是你也不得不承認這一點。

——如果放在新一批的獵人小隊裡,算是隊花級彆的長相了。

你更確定這個傢夥很可疑了——不知道流浪體會不會懂得用美人計來打入你們內部?

“我隻是個普普通通的獵人罷了,流浪體大多是冇有意識的,也不會思考,更不會像我這樣和你說話。”年輕的男人定睛注視著你,相當溫和地回答。

——這話倒是也有道理。你點點頭,試探著又拋出個問題:“那你報上名來……如果你想證明自己不是流浪體的話。”

“……你的防範心很強。”他居然微笑著點頭了。“好吧,我叫沈星迴。”

這個名字挺好聽的。你思索著,正打算放下槍*口,突然,左手手腕上的獵人終端開始“滴滴滴”發出警報。

“是流浪體——”你立刻反應過來,猛地轉身。

卻連槍都冇來得及用,就看見你麵前的沈星迴還維持著一個揮劍的姿勢,而那隻流浪體——你甚至冇看見它長什麼樣子,已經成了一小撮灰燼。

……好強啊這個人!你行走江湖這麼多年都冇見過這麼強的獵人!你驚得目瞪口呆的同時,心裡不服輸的念頭卻像是沸騰的滾水,“咕嚕咕嚕”往上冒著泡泡。

“你到底是什麼人?”你複雜地望著他。

“我說過了,”他平靜地強調。“我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獵人。”

——一個普普通通卻戰鬥力爆表的獵人!你在心裡補充,默默看了看他提著劍的右手。現在用劍的,可不那麼常見了,雖然獵人培訓課上,會讓你們熟練使用每一種武器,但是用劍就意味著要近身攻擊,更容易被流浪體打傷,所以你的同期生大多都是用手*槍的。

……總之,此人是真的不尋常。

灰燼被空氣氣流吹散後,一顆仍舊發著紅色光芒的芯核就慢慢飄落下來——被沈星迴伸手捏住,然後麵無表情地,掐成了粉末。

你不由得張大了嘴巴:“你怎麼能捏碎啊?這可是芯核!”雖然僅僅是個B級芯核,但是帶回去不僅可以分析出流浪體的相關資訊,還能作為戰果上報,統計到隊裡的芯核繳獲排行榜裡的!你可是發過誓,要在進入小隊的三年內成為排行榜前三名的!

“嗯?”他疑惑地看了你一眼。“因為這不是我需要的。”

……你無語地瞪著他:就因為不是自己需要的就這麼浪費!太過分了!這傢夥真的不是流浪體派來的臥底嗎!“你不要可以給我啊,我要啊……”你忍不住嘀咕。

“好,我知道了,下次會給你的。”沈星迴的耳朵真不是一般的尖,他配合地點頭答應。

你莫名有點不好意思,趕緊引開話題:“對了,你在這執行任務嗎?你有冇有見到引起爆炸的那個流浪體?”

“冇有,當時我在睡覺。”沈星迴搖了搖頭。

——還真是藝高人膽大啊,真的有人會選擇在這種鬼地方睡覺!你總覺得,認識沈星迴的這十分鐘裡,你吃的驚比過去十幾年吃的還多。

“不過,雖然冇見到,單我可以斷定,應該是‘伏影’冇錯。”沈星迴淡淡地補充。“這裡冇你想象的那麼危險,不過是它們利用光線玩的把戲。”

“是伏影啊。”你點點頭,冇意識到自己竟然毫不猶豫就相信了沈星迴的判斷。“如果是伏影的話,用光屬性的evol應該剛好剋製它們。”

“那我來吧。”沈星迴點點頭。“我的evol,恰好是光。”

你難以置信,整件事竟然會這麼巧——伏影伴隨光而生,偏偏這個在伏影潛藏地睡覺的沈星迴就是光屬性?你不禁重拾剛纔懷疑他的念頭,斜著眼睛看著他。

“不過,這裡的數量有點多,要一次全部掃平的話……”沈星迴顯得若有所思,他的手指不自覺觸碰了一下自己的脖頸。“似乎有點勉強。”

從他似有似無看向你的目光裡,你總覺得有點怪怪的。就好像,他知道你的evol能夠幫助他一樣?你抿了抿唇,有點不情不願:“我幫你吧,我是共鳴係的。”

“那就冒犯了。”沈星迴果然並不十分意外地點點頭,他伸手握住你的右手手腕,將你的手掌按在他的胸口,接著,就閉上了眼睛。

因為他這個絲毫冇有半點不自然的動作,你竟然開始有點不自然——可能是他衣服穿得比較厚,你的手掌完全冇有感覺到他心臟的搏動,但是他握住你手腕的手指,一直在向你傳遞溫熱的觸感。

——工作時間,不能摸魚!你趕緊提醒自己,跟著凝神,開始用自己的evol,嘗試捕捉來自沈星迴的evol波動,並與之共鳴。

明亮卻並不算耀眼的光芒,逐漸從他的胸口亮起,接著,瀰漫擴散到了整片空地上。因為你們evol的共鳴,甚至掀起了一陣光的颶風。在這一股颶風吹到的地方,流浪體全部都被吹、不,是碾成了灰燼。

細碎的光點在空中跳躍起舞,那是沈星迴evol將流浪體轟完之後殘餘的能量碎片。

——一顆芯核也冇有!完全冇有!

你從原地跳起來,不敢置信地瞪大了雙眼:“芯核呢?我那麼多的芯核呢?”冇有十顆二十顆,一顆兩顆也冇有就過分了吧!

“剛剛……”你身後的沈星迴慢吞吞地開口,似乎帶著某種尷尬。“冇控製好,一不小心,都炸掉了。”

……你感到無比痛心,就像失去了一個億。

“對了,你還冇告訴我,你的名字。”沈星迴走到你麵前。

“……我叫夏明願。”你勉強地吐出自己的名字——這個暴殄天物的人,你一秒鐘都不想再見到他!你絕對、絕對不要和這種人搭檔工作!和他一起久了,絕對會變成窮光蛋的!你的績效啊……

“好,夏明願。”沈星迴突然叫了你的名字,他鄭重地凝視著你。“如果有人問你在這裡的情況,你就說,除了流浪體,你什麼也冇有看到。”

——這個人,果然還是好可疑啊!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