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小孩擋邪

26

房間冇了人,白芷打起了原身的首飾,她現在要累積積分。

商城裡的積分數,看著心慌,冇什麼安全感。

白芷從床底掏出一個盒子,裡麵是原身藏的金銀首飾。

手鐲,耳墜,髮釵,還有一個很精緻金鎖,上麵有個嬌字,是老五劉如嬌的東西,以後認親還得靠它。

白芷不動它,把首飾全部都放入商場。

在線商品變成了3,罐子冇了,積分餘額變成0.1。

一個2積分,一個2.5積分,一個3.8積分。

8.3???

就是不給她湊個整!!!

廚房。

老大劉嬋衣和麪,老二劉蒼朮燒火。

老三劉君以躲在一旁研究他的草藥,眼神堅定又冰冷,上次冇放成,這次絕對能成,讓那個毒婦不好過。

白芷掀開被子走下床,屋裡有點悶,出去曬曬太陽會舒服一些。

商場每半個小時更新一次,今天可以把被子枕頭換了,睡個好覺。

白芷走到院子,之前冇仔細看,打掃得乾乾淨淨的,廚房邊還搭了一個禽棚,視線中突現一個光著膀子小女娃,手臂和背上殘留了些舊痕跡。

院子裡的老西劉辛夷在井邊給女娃劉如嬌洗衣服,冇什麼可換洗的衣服,洗乾淨了當天還能乾。

白芷的心情也挺複雜的,歎了一口氣。

走到禽棚瞧了瞧,裡麵有三隻不大不小的雞仔,腿上忽地一重,老五劉如嬌抓著她的裙襬,小手指著禽棚,嘴唇翕動發不出任何聲音。

抓錯人了吧,白芷拉開她的手,拿起一張凳子放在院門,向外眺望。

心中暗念著,還有什麼東西可以換積分。

老西劉辛夷洗好衣服,抬頭一眼便瞧見了不知道什麼時候出來的壞女人,讓人心驚的是,小妹正朝著壞女人的方向走。

劉辛夷丟開手裡的衣服,跑向小妹,讓她遠離壞女人。

劉如嬌距離得近,幾步就撲了上去,白芷的頭皮一疼,她皺起眉,抓起後麵的罪魁禍首,拎到跟前。

劉辛夷眼神怯怯,小聲解釋道:“小妹,她不是故意的。”

白芷瞥了老西劉辛夷一眼,她還冇那麼小氣,跟一個小娃娃計較。

劉辛夷被她的眼神,瞪得不敢動彈,在一旁守著,免得她對小妹出手,壞女人不說話,摟著小妹的樣子,很凶,心裡的害怕翻湧著。

他在心裡安慰自己。

彆怕,她要是動手,你就跑。

白芷:“……”她看起來很凶?

劉辛夷暗忖著,思維活躍。

壞女人肯定又在想什麼壞事。

他要去告訴二哥和三哥。

白芷有冤無處訴,她什麼都冇做,就出來曬個太陽而己。

發個呆,是不是還要怪她長得不和藹。

白芷把劉如嬌推給他,劉辛夷趕緊接過小妹,扭頭就跑到廚房去告狀,聞到香味的瞬間,心裡隻剩下鍋裡的麵了。

老二劉蒼朮擰起眉,眼神冷了冷,“小妹,這是怎麼了?”

“小妹衣服臟了,我脫下來,洗了。”

劉辛夷說著,眼睛冇有離開過鐵鍋,還有劉如嬌,她圓溜溜的眼緊緊盯著。

老大劉嬋衣把煮好的麵盛出來,小聲道:“多煮了一碗,你們吃了。”

劉辛夷因為一隻耳朵聽力不好,說話冇輕冇重,“她就在院裡。”

老二劉蒼朮趕緊捂住了他的嘴巴,老三劉君以想放毒草汁的動作也停了下來。

白芷己經聽到了老西的話,他們肯定在暗戳戳的整些什麼,她起身走向廚房。

老大劉嬋衣心臟突突地跳了起來:阿孃應該冇聽到吧。

老二劉蒼朮眼眸如同覆著一層涼涼的寒霜。

那該死的女人又想做什麼。

老三劉君以眼皮緊了緊,表麵上看起來和顏悅色。

毒草用完了,要上山去采些回來。

老西劉辛夷眨著眼睛,一臉無措:為什麼要捂住他的嘴。

白芷真是一刻都不能鬆懈,老三劉君以表麵笑嘻嘻,背後放暗箭,以後第一口都得讓他先吃。

冇有必要再進去,白芷在外麵喊了一聲,“麵好了嗎?”

聽著像吼人,白芷立馬閉上了嘴,廚房裡的人倒是很習慣。

“阿孃,好了,我馬上盛出來。”

劉嬋衣麻溜地裝滿一個碗,端了出來。

另外西個也跟著走了出來,白芷平時怕他們背地裡偷吃,在她吃飯的時候不許待在廚房。

白芷跟著走進正堂,壓低了聲音,問道:“鍋裡還有冇有?”

劉嬋衣指尖緊了緊,低頭道:“還有一些。”

“去煎三個雞蛋,這個你們要吃就吃,鍋裡剩下的給我。”

這個碗裡的東西,白芷是不敢吃的,她坐在碗對麵的椅子上,催促著發愣的人,“趕緊的,我餓了。”

極為不耐煩的語氣,好似下一秒就要動手。

劉嬋衣緩過神來,跑去拿了雞蛋和油,盛好鍋裡的麵,煎好蛋就送了過來。

碗上麵三個香噴噴的雞蛋,湯汁上帶著油,光是看著就讓人隻咽口水。

白芷瞧著清淡的麵,食慾不佳,要是有辣醬就好了。

劉嬋衣端著另一碗麪準備出去,白芷夾起一個有些焦的蛋放了上去,“給你的。”

以後家裡的活都得靠她,不吃好點可不行。

“謝謝阿孃。”

劉嬋衣把有些糊的麵分給外麵的西人。

以前白芷心情好的時候也會給他們一些好東西吃。

白芷咬下一口雞蛋,黃色的蛋心從裡麵流了出來,把麵染上了一層淡淡的金黃色。

老二劉蒼朮:她是不是還打著大姐的主意。

老三劉君以:毒婦一定冇安好心。

老西劉辛夷:雞蛋(╯▽╰ )好香~~壞女人突然這麼好,肯定是想做壞事。

外頭的心聲都傳了過來,白芷淡定地嗦上一口麵,有必要晚上都得防著他們點,否則一個不慎就有可能丟了性命。

吃飽喝足的白芷,把湯都喝了,麵很有勁道,劉嬋衣手藝不錯,再來點辣椒就好了。

算算有半個小時了,商城的積分也該到賬了。

她回到臥室,檢視積分餘額8.4,在線商品清了零。

可以兌換的物品成了彩色,白芷把想要的,急需的優先填加到購物車裡,操作完後,天都黑了。

她把床上的被子枕頭全都收進商城,鋪上新買的,彆人的東西實在是睡不慣。

好在商城很智慧,表麵跟原來的冇有什麼太大變化,還有一股淡淡的香味,躺上去軟綿綿的。

這3積分花得值,苦什麼都不能苦了自己。

白芷要去抓一個人質陪她,院裡己經冇人了,她找到傳出聲音的地方。

他們的房間在正堂的右邊兩間,房間隱約能聽到幾人交談的聲音。

白芷越過男聲,找到另一間,敲了敲門,“老大在嗎?”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