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章 命中註定

26

海無情一身紫衣,星星點點,落在船頭。

“好久不見,流雲兄。”

“好久不見,無情兄。”

“冇大冇小,參見少主!”

一老者行禮道。

“是,師尊。”

無情道。

“赫老,不必如此,快快請起。

““少主,還請到府上一聚。”

“赫老,我有要事在身,就不叨擾了。”

“少主,不知有何需要在下的地方?”

“赫老,你可知無淚之城?”

“流雲兄,那你可知天神教?”

無情喃喃道。

“天神教上空便是無淚之城。”

“天神教?

無淚之城。”

“無情兄,還請告知。”

“無淚之城,自成一界,時隱時現,不知為何出現在天神教上空,宮內傳言那天神教教主就是來自無淚之城,而天神教的教廷是在下方的海島之中。”

“少主,無情說的不錯,宮中曾派人多次打探,均無所獲,據說玄心宗青龍堂主付青天消失在海島之中,天神教也告知未見此人。”

“不過最近傳出天神教尋得一處秘境,邀請天下人一同探秘。

不過天神教亦正亦邪,宮中己派人前去查探。”

“哦?

還有這等要事,不知秘境在何處?”

“回少主,七天前傳出,需登島與天神教一同前去,秘境不知在何處。”

“也算穩當,那不知有何要求?”

“最多五人進入,另說——上古秘境,十日後開放,各安天命,有緣者得之。”

赫老低聲說道:“據傳,宮主求得一簽,裡麵有成仙的秘密。”

“仙?

何以有仙?

嗯?

也許有吧。”

流雲看向南柯說道。

“還需幾日開放?”

“還需三日,今日宮中便派人前去。”

“剛剛好,師弟,我們一同前往。”

“少主,要進秘境?

萬萬不可。

秘境真假不知,天神教亦非善類。”

“赫老,流雲隻是去無淚之城尋一物。”

“無淚之城有進無出,少主三思啊。”

“雲兒,是雲兒回來了?”

一白髮老者趕來。

“參見赫連天大人。”

“參見諸葛宗主。”

“外公,流雲拜上。”

“好孩子,你也老了。

都怪我,把你母親趕出族。

害你母子分離,還有我那那可憐的女兒。”

“外公,莫要壞了身子。

母親冇有怨你您,而且走的很安詳。”

“都怪你那不爭氣的父親。”

老者狠狠道。

“外公,都過去了。”

“好,好,來,來,讓外公好好看看。”

一陣寒暄過後,步入天王府,雖在海域,府內卻無水。

水晶的府院,上麵鑲嵌著種種寶石,照亮了整個庭院。

玄靜,從流雲身後轉出,撫摸著牆麵的寶石,小手一摳一摳。

“玄靜,不得無禮。”

“不妨事,姑娘若喜歡,後麵有很多。”

“真的?”

“來人!

陪這位姑娘到後院。”

“屬下遵命。”

玄靜快速跑去後院。

赫連天整了整衣物便坐下。

龍宮之主赫霸天,本是一隻烏龜,本不是赫姓,因為赫家立下赫赫戰功,賜予赫姓。

赫霸天便以赫家人身份一步一步登上宮主之位。

雖在其位,也隻是傀儡。

自千年前赤龍宮主消失後,便群龍無首,後族內鬥爭不斷,日漸消弱,赫霸天以力服人,自封宮主,但大事由各個長老共同定奪。

自此天神教開放秘境,便由赫連天負責。

“雲兒,此次你要無淚之城,正好宮主派人去參加秘境,無情。”

“屬下在。”

“妖姬。

“屬下在。”

“赫龍兒。”

“在。”

“你三人陪雲兒去,到神島後,你們參與秘境。”

“是,主上。”

“赫老,這參與秘籍的事宜由你督辦。”

“是,主上。”

雲兒你等先去休息,待明日出發。

送走流雲之後,“祖父大人,為何這般遷就那野種。”

“龍兒,我知你意。

我族勢微,又有老烏龜在吾等頭上,需讓他替吾除去老烏龜。

吾若動手,得不償失。”

“龍兒,此次前去,爾等要見機行事。”

“孫兒,謹記祖父之言。”

“孫兒告退。”

“這些寶物帶在身上,去吧,莫要吾等失望。”

流雲二人與赫老至內院,剛好碰到玄靜,三人便回房休息。

海底很靜,夜也很靜,冇有烏雲卻勝似烏雲。

整個庭院都在海水中,水波飄蕩,魚蝦嬉戲,卻無聲,甚是壓抑。

南柯身體表麵絲絲魔氣環繞,猶如實質,如精靈,變幻無常,且若即若離,像是害怕又要親近。

幾人酣睡之時,些許黑衣人悄悄進入流雲房間。

一黑衣人看到南柯周身魔氣,麵麵相覷,一人小聲道,“嗯?

魔修?!

老子得來全不費工夫。”

“上!”

兩人飛起殺向南柯,另三人刺向流雲,都是化境高手。

二人像熟睡一般無任何動作。

“哐當!”

五人武器被一層光罩反彈開。

“小賊,竟敢打擾本姑奶奶休息。”

玄靜抬手便把眾人轟出門外。

眾人臉上一變,穩住身形,隨即喊道:“赫天王,你竟敢私藏魔修,你可知罪。”

玄靜對流雲二人輕輕一吹,流雲二人隨即醒來。

“老豬頭我救你一命,怎麼報答。”

流雲銀槍亮出,“師弟可有受傷?”

“放心他不會有事。”

“多謝,相救。”

玄靜鼓著嘴嘟囔著。

流雲見五人冇有進攻,定是害怕外公。

“來者何人?”

“爾等離間我族,圖謀不軌,奉宮主令,擒殺你二人。”

赫連天姍姍來遲卻爆喝道,“奉天召,你好大膽,本王的地盤你也敢闖。”

“赫天王,屬下隻是奉命行事,還請海涵。

不過你等窩藏如此魔氣之人,如此行事難道要造反?!”

“造反?

本王何須造反,此人是本王的外孫,玄心宗宗主諸葛流雲。

不是你又所指何人?”

“赫天王,那小娃魔氣之重你不會不知吧。”

“哦?

本王倒冇看出。

不過這位姑娘是玄心宗鎮宗之寶玄心鏡化身,有無魔氣她還照不出?”

“奉長老,爾等在此狡辯,莫不是看宮主的麵子,本王定要殺你。

爾等還不快滾!”

“赫天王,你舊傷未愈,鹿死誰手猶未可知。

不過此事我定要上報宮主,由宮主決斷。”

“奉老兒,休的嚇唬本王,來人送客!”

這時赫龍兒銀戟飛出,連殺西人。

“你~~~”西人隨即斷氣。

“外公,手下留情。”

“赫天王,你好自為之。”

便要退走。

“奉長老,且慢。”

“哦?

諸葛宗主,還要留下我?”

“奉長老,你等刺殺我與師弟,本不可饒恕,不過此事定有誤會,流雲改日定登門拜訪。”

流雲招手把南柯拉到身邊道:“這是吾師弟,尚且年幼,何故修魔。”

“哦?

難道是本長老一時眼花?

笑話。”

一陣風,奉長老消失不見。

“爾等在此束束就擒,免得宮主下追殺攻擊令。”

一道聲音從天而降。

“外公,有暗傷?”

“無妨,當年爭宮主之位時,被赫霸天打傷,時至今日還未複原。”

“外公,我等來此,帶來如此變故,流雲,請外公物責罰。”

“好孩子,無礙,老骨頭了,見到你就很知足。”

“流雲兄,祖父傷及元神,天下無藥可醫,此次秘境之行便是尋藥醫治。”

“元神?

星魂草!”

“流雲兄,你怎知星魂草?”

“外公,孫兒此次便是尋找星魂草,醫治外公。”

“好孩子,外公無礙,爾等健健康康就好。”

“祖父,外公,我等定要尋得星魂草。”

“都是好孩子。”

幾人分彆後,一夜無眠。

第二日便六人一同前往天神教。

一日後,海麵狂風大作,群妖環繞,“何方妖孽,本公子是赫天王長孫,赫龍兒。

速速退去!”

“赫公子,我等奉宮主令,劫殺此人。”

領頭妖用刀指南柯說道。

“休要胡說,速速退去,可不殺爾等。”

“赫公子,我等奉命行事,誅殺魔族。

我等雖未妖,也知魔族之害。

當年天魔降臨,我妖族也死傷慘重。

諸葛宗主,你說是與不是?”

“諸位,既然認識我諸葛流雲,也知玄心宗以正道具守。

這是吾小師弟,天行善良,未做傷己害人之事,何來魔族之說。”

“諸葛宗主,我等敬你天下正宗之首,莫要被矇騙。”

遠處飄來一道聲音,天香穀穀子海。

“此子繈褓時,天魔教看中其體質,以獻祭其家人而助其成魔。”

西嶽嶽雲山。

又一道聲音傳來:“諸葛宗主,此子身具魔體,汝不知?”

崑崙極樂宮葉無極。

“聒噪!”

天空飛來一灰衣男子,揮刀砍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