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初次介紹,我是沈新

26

-

九州報:“最近,似乎有高純度HLY流入本市……某酒吧……”

局長最近可以說是很憂愁了

親親副局突然塞進來的寶貝兒子最近像是轉性了一般

對待上級分配的任務,也冇有吊兒郎當不放在心上的樣子了

不過嘛……

秦晚正盯著麵前的檔案,經過的人都要在心中感歎一句

“小少爺終於開始乾事了

但,秦晚腦子裡卻隻有沈新那張臉

十四年了……

不過,以前小少爺不乾事也冇人說他,誰叫彆人有個有錢親媽呢?據說彆人的便宜媽媽可是京城那邊的人,警局經費不夠的時候

也還是要指望著小少爺自掏腰包呢

這不,暗色有個案子,似乎是□□上升到了毒品,還得抽空去看看

暗色可不是什麼好進去的地方,除了恒貴集團的VIP卡,也就隻有像小少爺這樣一擲千金的人

才能夠不被彆人防範著進去吧!

“小晚,局長吩咐過,今晚我們去暗色,你冇忘吧

估計要加班到很晚,你可以先睡一會兒

”剛從局長辦公室出來的張哥看見秦晚還在看檔案

就提了提這件事兒

“啊?噢噢。好的好的,張哥,我冇忘。”秦晚的思路這才從沈新身上移走。看來今晚要多帶些錢了

—麗桂彆墅區

c棟—

“新哥,上次你要我查的吳坤有訊息了,他們最近一次活動就在今晚

暗色616。不過,聽說暗色,不太好進

……

你,要怎麼進去呢?”電話裡頭傳來聲音,尊敬裡頭帶著一絲絲戲謔

那個沈新不過是僥倖從“函數計劃”中活了下來,新任函數又因為他的能力出眾而不殺他

但,曆屆函數可冇那麼好心

等到哪天函數對他起了殺心

……哈哈,就是我路人甲上位之時!

“哼,我自有辦法。”沈新不以為然

那可不,他知道這些人都不服他,但沒關係,他們服新任函數就行了。

前幾天才找董林要了一張恒貴VIP卡,早就知道總有一天會派上用場,冇想到,這一天,來的這麼快

—八月九日

20:00

暗色—

—二樓618包廂—

“張哥,我已經提前在616安裝了特質竊聽器,一切準備就緒。”警察小弟身著便裝,對著麵前那個帶著大金鍊的土豪說道。

“乾的不錯,事成之後,哥幾個請你擼串。”土豪冇有一絲絲警察的氣質,不知道該說是他偽裝技術好,還是說他本身就是個流氓

“你們幾個,看到小晚了嗎

”土豪眼裡閃過一絲擔心,一晃,又感覺有些理所當然。

“唉,算了算了,估計又跑哪裡去野了,不過小少爺給我們提供資金支援,就夠了啊。”土豪對這次行動可謂是信心滿滿。

在土豪附近,一群小弟隨聲附和:“是啊,小少爺他自己也不容易,我們努力完成這次行動就好。”

—暗色門口—

沈新戴了一頂黑色的帽子,一個黑色的口罩將他的臉遮了一半,黑色T恤更增加了他的神秘感,與酒吧的氛圍是那樣的貼合。

如果能仔細觀察的話,你會發現,他似乎帶了個戴了個牙耳機。

“先生,我們暗色是會員製的,您看……”剛進門,就有人迎了上來

沈新二話不說,拿出了那張VIP卡。

“噢噢,招待不週,先生您請!需要我帶路嗎

侍者的態度在見了VIP卡後大變。

開玩笑,這可是恒貴集團的VIP卡!

“謝謝了,我自己走走,就不麻煩你了。”雖然口罩遮住了沈新大半張臉,但無端感覺他的眼睛在笑。

侍者突然覺得,這雙眼睛有些眼熟,但自己又似乎不認識這樣的人。

在他思考的過程中,沈新走出了他的視野,和暗色融為一體。

“新哥,已經幫你切入那幫條仔的竊聽器了,現在就可以幫你同步。”藍牙裡傳來聲音,聲音不是很大,似乎故意壓低了些。

“嗯,同步吧。”沈新露出穩超勝券的笑容,那個人留下的這批手下,不得不說,很好用。

—暗色吧檯—

秦晚身著白色T恤,臉上冇有任何遮掩,一點也不像來辦案的警察。

他點了一杯雞尾酒,坐在那裡優雅地喝,忽略裝扮,動作就像一位中世紀的高傲貴族。

他在等。

過了一會兒——

“呦,帥哥,一個人嗎

要不,和我一起吧?”一個身材姣好的女人在秦晚旁邊坐下,似乎想與他發生點什麼。

“嗬嗬,我今晚有事兒,就不奉陪了……”秦晚說完豔從吧檯上起身離去,上了二樓。

—21:00—

—二樓616包廂—

“錢老闆,您看,我的貨都給你拿過來了,你是不是應該將錢……”刀疤臉在前麵交涉著,他的身後站了一個人

一身不起眼的裝扮,甚至冇有人注意到他

“哈哈哈哈,刀哥,先彆著急,我錢都給你帶來了。”刀疤臉對麵的人拍了拍手上提的箱子,隨即把它放到了桌子上

……

這一切,都被618包廂的幾個人所知曉。

“行動!”一聲令下

“是!”便衣警察們從618包廂出來

“不許動!把手舉起來!”他們一腳踢開616包廂的門,將配槍拿出。

“警察!”張哥上前拿出自己的證件。

“接到舉報你們在進行毒品交易,清者自清,請讓我們搜一搜。”張哥義正言辭的說道,眉目間滿是堅定。

錢老闆是徹底慌了,他似乎是第一次進行這種交易。而與他不同的是,刀疤臉一臉淡定,彷彿早已料到會有警察來。雖然早已將手舉起,但眼神中滿是不屑。

一警察小哥將兩個箱子打開,一個箱子裡裝了滿箱的美金,另一個箱子裡裝了類似於高純度HLY的東西

“你們還有什麼話好說?人證物證俱在。”張哥欣喜以為自己終於查獲了這樁毒品案。

“你們仔細看看,這……真的是毒品嗎?警察同誌,你們也不能冤枉好人呐!”刀疤臉不以為然。

“張哥,是麪粉!”一位警察同誌向自己的上級反映道。

最終,這次行動以失敗告終。

與此同時,617包廂內,沈新坐在那裡,拉下了口罩。

任誰都不能想到,他坐收了漁翁之利。

他勾起一抹微笑,享受這種不費一兵一卒就能得到訊息的快感。

突然,包廂門被迅速打開又關上,一抹白色闖進了沈新的視野。

沈新微微一愣,隨即露出了沈新牌微笑。那人抬頭,對上沈新的視線,正是秦晚。

在他麵前,沈新不太想用“鋼琴家”這個身份自稱:

“初次介紹,我是沈新。是……一個會彈鋼琴的人。”依然是那樣的笑容,但秦晚冇由來的,就覺得這人變了許多。

嗯,怎麼說呢?

“我叫秦晚。是……你的粉絲。”秦晚對上沈新的視線,也對上沈新的笑容。

反正,他已經在我麵前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