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遇見

26

-

落紅的夕陽肆無忌憚灑在少年的身上,飯後的落日跟小孩子一樣黏著操場上一個個揮灑汗水的少年,慕憶鳴在操場上像一顆耀眼的球星一樣在操場上與他的球友儘情地暢聊著足球比賽的策略。而此時的淩皖正在教室門口與“一位瘋瘋癲癲”的女生嘻嘻打鬨,近看,兩人個頭不高,似乎還差不多,而淩皖卻戴著一幅銀色鏡框,感覺有點壓抑但卻搭在淩皖身上似乎挺正常的。兩人“你親我摟”,直到一聲“範梓檸”一位成熟的中年女人開口,那位女生也徑直跑向了那位女人旁邊。

空氣中頓時充滿了尷尬,直到淩皖發小宋昕悅叫喚了一聲,淩皖才迷糊地從尷尬中脫離。淩皖抬頭看到宋昕悅滿臉汗水,正與她的羽毛球球友打得不亦樂乎,而此時孟芸也從教室後門走出來,一眼就看到了正無聊到發呆的淩皖,一把從後麵摟住了她,兩人又開始了“你推我拉,你抱我親”的“名場麵”了。

其實淩皖在自己的校園時光中,自己也不像小說女主那樣漂亮,站在那裡就是一個白月光的存在,她深知自己更偏像個男孩子一樣.外向也有點社牛,但在一位位老師的眼皮底下,又變成了一位極其極恐的i人,i人與e人也形成了超級鮮明的對比。

很快,他們也直到上晚自習的時間,這一切都還與平常的日子一樣,大家都與自己的筆和作業競爭著……

一個多小時後,天已經黑的看不清人的臉,星星像一顆顆鑽石一樣掛在天上一閃一閃的。淩皖正和孟芸和宋昕悅聊得熱火朝天,笑著從教室門口走出來準備站隊,然後和大家一起走出學校大門。對此淩皖都不知吐槽多少次了,“為什麼這麼幼稚啊像xxS一樣,人家彆的學校都是自己走出去的,咱一,啥時候才改革啊”淩皖抱怨道。旁邊的孟芸直接回答道:“咱南城一中才建多久啊,咱們纔是第一屆學生.你想他什麼時候改革啊”

南城一中,纔剛建校一年,在此的學生也都是從彆的學校轉來的,或者是學校領導專門挖來的全城“尖子生”。所以,想要改革,呃…感覺冇戲……

他們三個早早都在門口站好了隊.但是班裡的同學總有那麼兩個三四個很慢、很磨嘰。宋昕悅等得無聊的都又去找球友準備打場羽毛球,後麵,就隻剩淩皖和孟芸冇事乾摳著手。淩皖突然好似想到了什麼問孟芸“你知道華爾茲嗎”

孟芸抬起頭,看著淩皖漆黑的眸子,回了一句:“知道啊。”

淩皖緊回道”你會跳嗎

孟芸想了想說:“會一點,跳的不好”。”

淩皖伸出手,說“咱們試試唄”嘿嘿嘿,兩個作精就這樣子在裡玩了起來,在孟芸轉身之際,淩皖冇拉住她的手。差點扭到了孟芸的腰,淩皖嚇的大聲說了一句“你慢點”。

話音剛落,他們旁邊又響起一句“你慢點”~淩皖很懵,還冇緩過來,少年已從淩皖麵前徑直走過,淩皖轉頭隻看見少年穿了一件紅衛衣,外麵穿著校服,衛衣的那個紅帽子很是奪目。淩皖情不自禁回了已經走在前麵的少年,大聲說:帥哥,彆這樣,我社恐。”少年好像也聽到了,轉頭向後看,淩皖也不羞怯,死死盯著眼前離白己有一定距離的少年,(邊走邊看)兩人四目相對的瞬間,雖然淩皖看不清自己眼前這位少年的臉.但淩皖很確定.她記住了他的臉.並且深深印在了腦海裡。淩皖的臉很紅,微微的紅暈戴著口罩也遮不住,也更遮不住少女心跳的“咚咚”聲.淩皖的心跳超出自己平常的節奏,當淩皖緩過這一切時.他們班已經站好了隊,少年也再也冇有出現在淩皖的視野中。

淩皖邊走也邊眺望著,希望看到剛剛出現在自己眼前的那位少年。淩皖踮起了腳,看了好久,終於(再次)在三班的班牌後麵看到了他,淩皖激動地拉住孟芸和宋昕悅的衣角.開心地跳了起來.大聲說“我見他了!!就是他!他在三班誒!!啊啊啊”

宋昕悅背上球包,一臉不解地問淩皖:“誰啊你又認識咱們這屆誰了”

孟芸一臉無奈地回答:“還有誰啊咱淩皖剛遇見個帥哥,魂都被勾冇了,害得我差點掉進樹坑。“

淩皖捏了捏白己校服的拉鍊,小聲說道:“也不知道怎麼了不是長的怎麼樣,反正我剛纔和他對視的時候,雖然離的有距離.但是我剛纔呼吸緊張.臉好燙,心也跳得好快,當然,他長得的確好帥!”孟芸回答淩皖說:“姐妹,你心動啦!”

淩皖臉又迅速紅了起來,小聲道“怎麼可能嘛”宋昕悅一臉得意,對著淩皖說:“喊到,再帥也冇有江韓嶼帥,我的人怎麼可能不帥然而目前不是我的,以後也保證是我的!還有,你不是嫌我一天嘴裡掛著江韓嶼,你現在又滿嘴掛著人家.你想乾嘛”

說起江韓嶼,那可是宋昕悅住在心裡的人,宋昕悅每天隻要看到他,都能開心一節課。但他們刀人的是,江韓嶼不認識宋昕悅。江韓嶼這個名字,在七中,說出名吧,也冇有很出名,但隻要一說是打籃球的,白白的,高高的,眼睛小小的,十個人有九個人都能猜出來是九年級的江韓嶼。要說為什麼不要vx呢隻能說太難了,淩皖幫宋昕悅第一次要的時候,雖然給,但也不知道是誰的,反正不是他本人的,宋昕悅第二次從江韓嶼要時,直接就是拒絕的一個大動作。最後還是宋昕悅靠一

點“關係”打聽到,人家中考忙,不太看手機,更不加外人。為此.宋昕悅也不知在被窩哭了幾天.反正那幾天宋昕悅的眼睛腫得像青蛙一樣。這也真正印證了“帥哥追到手比登天還難“這個人生大道理。

說著說著,宋昕悅突然拍了淩皖一下,大聲叫道“啊.他出來了,江韓嶼他們班下課啦!”因為江韓嶼的知名度,所以他們班的旗手也很正常的是他必不疑。江韓屹高高的,少年的臉龐中帶著些許稚嫩,笑起來眼睛彎彎的,小虎牙可可愛了。看見自己crush的宋昕悅瞬間“破防”.臉紅的像蘋果一樣,紅彤彤的,但還是忍不住看江韓嶼,江韓嶼從宋昕悅身邊走過,看了一眼宋昕悅,而宋昕悅的目光也剛好對上江韓嶼看她的目光,對在視的那一刹那,宋昕悅的心已經蹦到身體外了.而江韓再好像隻是看見了一個普通女生進入自己的眼睛中而已.冇有任何的心理變化,而此時的宋昕悅已經可以說人冇了,高興得都變成個孩子樣。

出校門時,淩皖的心情好像暴風雨一樣,突然很低落,簡單分彆後,淩皖獨自揹著綠白相間的書包走在回家的路上。也許是因為最後一節課數學老師講得冇聽懂但更有一種可能是因為他。在淩皖這種正處於少女時期的人來說,他就像光一樣突能照進她的生活,短暫停留了一會兒,又徹底從她的生活消失地無影無蹤。

……

第一章

2024.4.4

淩筱皖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