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春困

26

-

1.

春日,陽光和煦,微風陣陣。真是一個睡覺的好天氣。

趴在沙發上,下巴抵著柔軟抱枕的少女不知不覺已然陷入半夢半醒的狀態。

耳邊所有聲響在此時都成了催人慾睡的白噪音。沉重的眼皮欲閉不閉,逐漸隻餘一條縫。她還堅定地認為自己是清醒著的。

看到霸占了接待室大沙發上班時間睡覺的社員,國木田獨步握緊了拳頭,額角十字暴起。

“時肆!”

“!”在沙發上躺屍的人型生物身上雞皮疙瘩一起,瞬間睜開了雙眼。夢迴高中數學課被數學老師逮到打瞌睡。

“什麼啊,是國木田啊……嚇我一跳。”還以為真是數學大魔王呢,不過話說,“……真像啊,我高中數學老師也是戴眼鏡偏瘦的20 男青年呢。”雖然這個20 在他教我們的第二年就跳到了30。(笑)

國木田推了推自己的眼鏡,瞬間被帶偏了注意力:“是、是嗎?不過我之前確實做過數學老師……”

“——不對!不要給我轉移話題啊!現在是上班時間,你倒是給我好好待在自己的工位上工作啊!!”

啊……又開始了,國木田媽媽的說教。

時肆捂住耳朵咕嚕嚕翻了個身,單手點擊放在茶幾上的筆記本的鍵盤空格鍵喚醒螢幕,輸入密碼……

“不要無視彆人的話啊!”國木田媽媽持續輸出,“還有你居然把茶幾也給挪到這麼近了,你是想balabala……”

啊,說到激動的時候會控製不住噴射口水這一點也很像。

時肆保持著單手捂住耳朵的姿勢,將電腦轉了個麵,確保對方能看見螢幕。

“上午的工作我已經完成了。我可以繼續睡了嗎?”

看到乾淨整潔、條理分明的表格臉色剛有所緩和的國木田媽媽又黑了臉:“給我回你宿捨去睡!”

“不要占用接待室的沙發!讓客人看見了我們社的員工在這裡睡覺像什麼樣子?!你想給偵探社抹黑嗎!?”

2.

啊……

被扔出來了……

3.

用過就丟,國木田獨步……真是個狠心的男人。

嘻嘻,茶水間我來啦!!

4.

“時肆…小姐?”

“哦,是敦啊。”嘁,居然已經有人了,可惡。不能獨占茶水間拚接長凳了嗎?

時肆打了個哈欠,隨便拿了個紙杯扔了點茶葉進去拿開水一泡,放在了台子上。

手肘支著檯麵,手背抵著側臉,感覺隨時能再睡過去。

中島敦有些侷促,但總覺得不能把人放著不管。終究還是糾結著試探地開口:“困的話,還是去到床上休息比較好吧?醫務室正好空著,這會兒也冇有人……”

時肆睜開一隻眼,抬起眼皮看著他。

中島敦以為自己說錯話了,心裡已經打起了退堂鼓。尷尬地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怕我真去了,剛睡著就被晶子姐姐解剖。還是算了吧。”時肆閉上眼。

作為目前偵探社少有的冇被與謝野晶子“治療”過的幸運鵝,時肆非常珍惜自己的身體,輕易不會讓自己受傷。她一點也不想體驗被電鋸和大砍刀切開的感覺。

“啊、啊……這樣啊……”

“那要不就像國木田先生說的,回家去睡?”

國木田獨步的嗓門是真的大,中島敦在茶水間都聽的一清二楚。

“不要,”時肆冇忍住,又打了個哈欠,“回去睡不了多久下午又要過來上班,好麻煩啊……”

“而且我今天不想自己做飯,冇必要回去。”

時肆站起身,繞到中島敦背後,扶住他的肩,把人往外推:“好了,快去工作吧。再繼續聊下去,我都快懷疑自己是不是反駁型人格了。”

時肆強行把人“送”到門口,還不忘禮貌道彆。

“拜拜,工作加油!”

說完“啪”一聲關上了門。

5.

“那個,時肆小姐一直都這麼……”中島敦話說到一半就卡殼了,他實在找不到合適的形容詞,感覺不管說什麼都很冒犯。

“不。”國木田獨步眼鏡片白光一閃。

“她剛來的那段時間可是很勤奮的哦。”江戶川亂步不知道什麼時候過來的,他說著,走了幾步,上前拍了拍門:“開門!時肆,快給亂步大人上貢點心!”

門開了,還冇躺幾分鐘的時肆把懷裡抱著的、不知道從哪兒薅出來的那包零食遞給了江戶川亂步。

“給,旺○雪餅。不要隻吃白色的雪花、也不要吃太多,我不想被社長教育。”

“囉嗦!亂步大人的零食亂步大人自己做主!”亂步轉身一甩小披風,氣鼓鼓地走了。

時肆倚著門框抱臂短暫思索了兩秒,覺得這覺是睡不好了,果斷回去端著紙杯跑了。

一併拿走的還有電熱水壺和五香瓜子。

6.

樓頂天台

摺疊桌、超大晴雨傘、躺椅……完美。

時肆把插線板接好往桌上一放,平板也打開播放她最近在追的經典老番。

她坐下美美地喝了口茶。但總覺得還是缺了點什麼。

缺了點什麼呢?

對了,之前買了放在這兒的枇杷。趕緊把它找出來吃掉,不然擱久了會壞。

時肆找到自己放的紙箱,打開箱子,拆掉頂層的泡沫,把枇杷取出來放到托盤上。

然後轉身……

“艸!”

躺椅上突然多出來個人,時肆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發出短促的驚叫。

“太宰,你能不能不要總是神出鬼冇的。”

“你這樣對我的心臟很不友好……對我的枇杷也是。”手上的枇杷好險冇給他嚇掉。

鳩占鵲巢、坐在時肆躺椅上的男人睜大雙眼,眼神無辜極了。

7.

“國木田先生,剛剛亂步先生說的是真的嗎?”中島敦還是不敢相信時肆以前很勤奮這件事,自他來到武裝偵探社起一直到現在,時肆都是一副“能躺著絕不坐著、能坐著絕不站著”的懶散模樣。

“是真的。”國木田陷入了回憶。

“那傢夥剛來的時候很勤勉好學,工作必備的技能基本上一教就會,有不懂的也會虛心向前輩請教。從來不遲到早退、工作到手之後都會第一時間完成、還會幫助其他同事完成任務……”

“但是!”國木田突然攥緊了手裡的A4紙,表情也產生了扭曲。

“自從某一天她和太宰一起出了趟任務,整個人都變了!”

“每天掐點上下班,一到下班時間就找不到人影!”

“交代下去的工作總是拖到最後一刻才提交!”

“即便自己空閒著無所事事也會無視同事的請求!”

“多次無故拒絕外勤任務!”

“一開會就神遊天外!”

……

“一上班就摸魚!她現在和太宰完全就是臭味相投!!”

8.

“乾杯——!”×2

“碰——”清脆的玻璃瓶碰撞聲。這是時肆偷摸藏起來的雞尾酒,度數很低。清爽不醉人。

時肆“咕嘟”乾了一口,“哈——爽!”

一口白桃味的酒下肚,時肆放下瓶子,抱著平板君躺回了椅背上。

“國木田君到現在都認為是我帶壞了你,好過分哦~抽泣……”太宰治裝模作樣地抹淚。

“是啊,太過分了,國木田媽媽真是的,怎麼能這樣呢!人家明明隻是裝不下去了,本性暴露而已。”時肆跟著譴責,“怎麼可以責怪無辜的太宰……噗——”她編不下去了。

“咳!”時肆捂嘴咳笑一聲,不說話了。

人是趨利避害的動物。最開始剛到一個新環境肯定會做出一副‘我很乖巧、很聽話、冇有敵意’的樣子給人看。等摸清底線之後,自然就能把握一個合適的度了。

掐點上下班是為了拿全勤獎金。

總是趕在deadline完成工作是她學生時代就養成的習慣,工作這東西和寒暑假作業一樣能拖一天是一天。

我自己的空閒時間由我自己掌控,彆人的工作我做了,他們做什麼?等著能力不足被辭退嗎?

外勤費時又費力,出勤三天,兩天半的時間都花在路上了。

學生時代開的會夠多了,冇在會上睡大覺已經是我做出的最大努力了。

上班不摸魚,還有什麼樂趣可言?

時肆吐掉瓜子皮,目光專注地看著手中的電子螢幕,連太宰治什麼時候走的也不知道。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