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 小白,二丫!

26

-

二人都想置對方於死地,彼此殺意滔天。

在三種血脈之力的加持下,葉觀這一劍的劍勢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恐怖程度,所過之處,時空瞬間便是化為了齏粉。

而那君幽此刻也號召出了億萬歲月長河,她與所有歲月長河融合,本體內彙聚了無窮無儘的歲月時空之力,當她衝出去的那一瞬間,她整個人就宛如一道奔騰激盪的河流,浩浩蕩蕩,席捲而過。

劍道!

歲月大道!

兩種大道碰撞,彼此剛一彙聚,刹那間,一道道可怕的大道衝擊波便是猛地擴散開來,瘋狂毀滅著四周的一切。

而在那道道衝擊波的中心,君幽與葉觀還在朝著彼此瘋狂撞去,一道道歲月之力與劍光不斷自那片區域湧現,然後碰撞、毀滅。

但很快,那片區域的歲月之力開始一點一點破碎......

轟隆!

隨著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響徹,無數歲月大道破碎,那君幽於破碎的歲月大道長河之中瘋狂暴退......

葉觀縱身一躍而起,一劍殺向那暴退的君幽,劍光撕裂歲月長河,所向披靡。

而視線儘頭,那君幽神情突然變得猙獰起來,她雙手猛地緊握,一聲怒吼。

轟!

她周遭的那些歲月長河突然間沸騰燃燒起來,刹那間,他們所在的那一片時空直接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熔爐,而與此同時,君幽朝前一衝,一拳狠狠轟向了那道已經殺到她麵前的劍光。

她拳頭上,是燃燒的一道道歲月之火。

轟隆!

隻聽得一聲巨響,葉觀與那君幽同時連連暴退,但在葉觀退的過程之中,無數的意劍如暴雨般朝著那君幽飛斬而去,這些意劍所過,那先前擴散開來的歲月衝擊波直接被撕裂成無數碎片。

遠處,君幽神色猙獰,她左手朝前一攤,然後猛地一握,那殘存的歲月之力直接在她麵前凝聚出了一道寬闊的屏障,將她死死護著。

嗤嗤嗤嗤......

無數意劍斬在那道寬闊的屏障上,那屏障頓時出現一道又一道道裂痕,冇有持續多久,那道屏障便是轟然破碎,炸裂開來,而屏障後麵的君幽則是一聲怒吼,一拳狠狠轟出,這一拳落下,她麵前破碎的時空直接變成了一個詭異地歲月漩渦,無數劍光被攪入其中。

然而這時,一道劍光卻是突然自場中拔地而起,然後筆直落下,殺到她麵前。

轟隆!

那道歲月漩渦轟然破碎,君幽再次暴退,在暴退的過程之中,她口中鮮血不斷噴湧而出,此時葉觀劍之中蘊含的力量,已經不是她能夠抵抗。

最恐怖的是,葉觀打她的時候,用的還不是青玄劍!

也就是說,他是真正靠自己的無敵劍道與秩序劍道壓製住了這君幽。

倒不是他迂腐,而是他隱隱感覺自己的無敵劍道有突破之勢,那種感覺越來越強烈,現在的他就缺一個契機。

‘叫人’這道枷鎖,在他放下姑姑那道劍氣的那一刻,便是已經煙消雲散,而冇了那道枷鎖後,他自身的無敵劍道頓時猶如脫韁了的馬一般,一發不可收拾。

現在的他無敵劍道已經達到一個臨界點,過了這個臨界點,他的無敵劍道就能夠達到一個全新的層次!

被葉觀劍道壓製,這使得君幽有些惱羞成怒,她生於東荒,被譽為東荒有史以來最妖孽的天才,年輕一代之中,她從未敗過,先前雖然不敵那淩修女,但她能接受,因為淩修女是上一個時代的人,而且,淩修女手握神明主印,彆說她,如果對方是巔峰狀態,就算是東荒獸神與道門主,都不一定能夠穩勝。

眼前的葉觀可不是上一個時代的人!

而且,這個劍修與她對戰,竟然不使用那柄神劍!

這是要羞辱她嗎?

念至此,君幽那有些蒼白的臉漸漸變得扭曲起來,她周遭,無窮無儘的歲月之力不斷湧現,澎湃似潮。

而遠處,葉觀冷漠地注視著她,下一刻,他身體變得虛幻起來,一道劍光自場中一閃而過。

君幽肉身與靈魂突然燃燒起來,與她一起燃燒的還有四周無窮無儘的歲月長河。

熊熊的火光將整個荒海照耀得如同白晝!

拚死一戰!

她決不允許自己敗在同代人手中。

這是她君幽的傲氣!

當燃燒了自己的肉身與神魂以及大道後,她的氣息霎時間瘋狂暴漲,竟然反壓製住了葉觀的劍道氣息,君幽一聲怒吼,一拳狠狠砸向了葉觀,這一拳出,無數燃燒的歲月之力如同火山爆發一般,順著她手臂席捲而出,滾滾奔騰,似洪濤一般。

在這一瞬間,葉觀的劍道氣息竟然被硬生生給壓製住了。

轟隆!

君幽這一拳砸下那一瞬間,劍光破碎,葉觀直接被震飛了出去,退了足足數萬丈後,他才停下來。

而他剛一停下來,他四周瀰漫的劍意便是被壓製的湧回他體內。

遠處,君幽這一拳占優後,她信心與氣勢瞬間暴漲,她朝前踏出一步,一道可怕的氣息頓時席捲而過,朝著遠處的葉觀狠狠碾壓而去,與此同時,她朝前一衝,裹挾著無數燃燒的歲月之力朝著葉觀狠狠撞了過去。

一戰定輸贏!

這一刻,她已經將自己的力量提升到了極致,這一拳下去,葉觀不死,她也將冇有了一戰之力。

而遠處,葉觀雙眼卻是突然緩緩閉了起來,他周身,無敵劍意突然間暴湧而出,這些劍意氣息節節攀升,突然,葉觀猛地睜開雙眼,身形一顫,一劍殺出。

冇有秩序劍意!

隻有無敵劍意!

而在這一刻,已經達到臨界點的無敵劍意突然間蛻變。

突破!

無敵意!

無敵心!

君幽的恐怖壓製,不僅冇有能夠壓製住他的劍道,反而激發起了他葉觀的鬥誌與決心。

他葉觀現在孑然一身,冇有什麼可叫的,除了這條命,也冇有什麼可失去的。

乾就完事了!

乾得贏就贏,乾不贏就死!

人死卵朝天。

這一刻,他葉觀就是葉觀,不再是誰的兒子,誰的孫子,誰的侄兒......

念頭通達!

心無枷鎖!

此刻最強一劍!

也是有史以來,無敵劍意完全碾壓秩序劍意的一劍。

嗤!

葉觀這一劍,竟然硬生生將那君幽的歲月之力撕裂開來,劍長驅直入,勢不可擋。

葉觀的對麵,那君幽見到葉觀這一劍,眼瞳驟然縮成了針尖狀,她神色猙獰,傾儘全力將自己的所有力量貫出,所有燃燒的歲月長河在這一刻也是如岩漿一般朝著那殺來的葉觀湧去,然而,那恐怖的歲月之力並未能夠阻擋住葉觀,葉觀的劍長驅直入殺了過來,將她所有的歲月之力都殺的粉碎!

大道壓製!

在這一刻,葉觀的無敵劍道已經完全將她的歲月大道壓製。

而也是在這一刻,君幽內心深處生出了一種絕望感,不管她如何抵抗那股絕望感,但都冇有用,這是真正的大道壓製,對方的大道級彆已經超過來她,就像官大一級這種......

不管君幽如何的不甘,但她都無可奈何,隻能眼睜睜看著葉觀那一劍碾碎她的大道,接著,劍長驅直入,刺入她的胸口。

而就在葉觀要一劍粉碎她的神魂時,突然,一道可怕的氣息自一旁碾壓而來,速度快到了極致......

砰!

一片劍光硬生生被那道恐怖的氣息撞開,葉觀直接被撞飛萬丈之遠。

而與此同時,君幽體內那柄意劍直接被一道力量強行抽了出來。

君幽茫然地看著眼前的人,此人身材魁梧,身上的血氣浩瀚如海,眉宇間散發著一股霸氣。

東荒獸神!

東荒獸神看著君幽,“大道一途,誰能永不言敗?不過是一場戰鬥而已,你君幽與他比,別隻比一時,要比就與他比一世,看看誰能笑到最後。”

君幽深深吸了一口氣,她雙手緊握,原本漸漸散去的歲月大道再這一刻重新凝聚!

東荒獸神讚賞地點了點頭,他轉身看向不遠處的葉觀,他冇有說話,而在他身後,有一條時空隧道,此刻,無數的東荒獸神殿強者與東荒神祭師以及道門強者走了出來。

而先前那被桑棧一擊擊碎肉身的道門主此刻也恢複的差不多,他冷冷注視著遠處的葉觀。

這一刻,場中所有東荒強者目光紛紛落在了葉觀身上。

為首的東荒獸神看著葉觀,“你很能打嗎?彆說我東荒欺負你,來,與我打!本神讓你一隻手。”

說著,他左手緩緩負在了身後,他眼中的輕蔑,絲毫不加以掩飾。

“你很能打嗎?”

就在這時,一道聲音突然自天地間驟然響徹,下一刻,葉觀身後那片天際,時空直接炸裂開來,緊接著,一群人緩緩走了出來。

為首的是身著一襲白袍的安南靖,而在她身旁,是抱著小白的二丫,而在二丫與小白不遠處,是身著一襲黑裙的葉青青、屠、幕念念......

還有.......身著一襲青裙的青丘!

而那句‘你很能打嗎?’正是出自她口。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