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像殺神一樣!

26

-

老墨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這個傢夥居然把人給放走了。

要不是顧忌這個傢夥恐怖的實力,他都想破口大罵了。這簡直就是一個缺心眼的玩意啊!

見到老墨陰沉的臉色,莽布繼續笑道:“老墨,彆擔心,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中,你放一百個心吧!”

老墨看了他一眼,冷冷道:“這話,你去對你們殿主說吧!”

說完,他人已經消失在遠處。

神明已死,現在東荒最大的威脅,就是這個神明的繼承人葉觀,特彆是這個葉觀可能還會突破,這個時候若是不趁機將其殺死,未來必成大患,斬草就得除根!

葉觀必須死!

見到老墨消失在遠處,莽布搖頭,“莽夫一個,難成大器。”

...

時空隧道中,葉觀禦劍而行,他神情凝重。

當見到大道筆主人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事情絕對不會這麼簡單,雖然對方已經被鎮壓,但他知道,這個人必還有後手。

銀河係!

葉觀目光漸漸變得冰冷。

片刻後,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強行不去想銀河係的那大道狗,他看向自己身上的劍意,劍意其實是在蛻變,但此刻他根本冇有時間來突破,他已經能夠感受到自己達到了一個臨界點,隻需要一些時間......

就在此時,牧修女突然出現在他身旁。

葉觀道:“能聯絡荒海那位神明守護神嗎?”

牧修女搖頭,“我們對她,其實知道的很少很少。”

葉觀有些疑惑。

牧修女沉聲道:“我們隻知道,她曾經與主是很好的姐妹,一起創立的神明文明,但後來她們之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於是分道揚鑣......”

葉觀道:“那我們去找她.......”

牧修女道:“冇事,主讓你去找她,必有深意。”

葉觀默然不語。

牧修女盯著時空隧道儘頭,也冇有再說話,但她目光卻漸漸變得冰冷起來。

就在這時,葉觀突然道:“進塔。”

說著,不等牧修女說話,他便是直接將她收到了小塔內,接著,他停了下來,身形一顫,離開這片時空隧道,出現在外麵的一處浩瀚星海之中。

葉觀抬頭看向視線儘頭,那裡有一座漆黑的法陣,法陣之中,有無數的黑雷閃爍,波濤洶湧,道道雷劫之威不斷湧出。

葉觀沉默。

他知道,東荒有很多很多強者在追殺他,但是,因為他青玄劍的緣故,加上他目前的實力,因此,能夠追上他的,其實很少很少,但一旦能夠追上他的,那絕對不會是一般人。

在那座法陣深處,隱約可見一名身著黑色道袍的老者,他手持一柄烏黑拂塵,背後還揹著一柄長劍。

道袍老者突然手持拂塵輕輕一揚,“起!”

轟隆!

法則之中,刹那間,無數道暗黑色雷柱暴湧而出,直奔葉觀而去。

密密麻麻的雷柱宛如一道道洪流般自星河之中席捲而過,頓時將這片星河攪得寸寸粉碎。

遠處,葉觀看著那無儘的雷柱奔襲而來,他右手緊緊握著手中的青玄劍,突然,他身形一顫,直接化作一道萬丈劍光殺了出去,他速度極快,瞬間便是殺入了那片雷柱海之中,強大的劍氣瞬間撕裂數十道雷柱,無數雷光炸裂濺射,但那些黑色雷柱卻是一道又一道朝著他轟來。

轟隆隆......

無儘的星河之中,無數雷光與劍光不斷炸裂,一道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不斷響徹整個星河。

葉觀持劍硬生生在那片雷柱海之中殺出了一條血路,他一劍斬向了那黑色陣法之中的道袍老者,但他剛靠近那座黑色陣法時,一片雷芒突然席捲而出,直接將他震得連連退了數千丈之遠。

葉觀停下來後,無數黑色雷光自他周身炸裂開來。

葉觀持劍一揮,那些雷光頓時被粉碎,他抬頭看向遠處那座黑色陣法,陣法之中,無數黑色雷柱閃爍奔騰,那道袍老者居中而立,無數的雷柱奔騰於他周身。

葉觀看著道袍老者,道袍老者此刻也在看著他,雙方冇有任何廢話,就是乾。

道袍老者手持拂塵一揮,一道雷柱突然化作一條雷龍咆哮而出,它張開巨口,狠狠朝著葉觀咬了過去。

葉觀持劍縱身一躍而起,直接一劍殺入了那條雷龍體內,一道劍光突然自那條雷龍體內破背而出,雷龍轟然破碎,但這時,一道雷柱朝著他狠狠砸了過來。

葉觀眼中閃過一抹戾氣,縱身而起,一劍斬在那道雷柱上,雷柱承受不住青玄劍與他兩種劍意的力量,轟然破碎,劍長驅直入,直斬那座陣法,而這一次,葉觀直接動用了瘋魔血脈之力。

陣法之中,那道袍老者再次手持拂塵一揮,一片雷芒湧出,但這一次,那道雷芒冇有能夠再震飛葉觀,相反,其更是直接被葉觀一劍斬碎,劍長驅直入,直接殺入了那座陣法內,但就在這時,那道袍老者背後的劍突然飛斬而出,化作一道雷電劍光劈向葉觀!

轟隆!

兩道劍光轟然破碎,與之一起破碎的,還有那座陣法。

葉觀與道袍老者同時連連暴退了數千丈遠,道袍老者停下來後,他手一招,一柄劍飛到他手中,劍上,雷光閃爍,但在他的劍身上,有一道缺口。

遠處,葉觀停下來後,他手腕一抖,青玄劍周遭的雷光瞬間破碎。

道袍老者看著葉觀,他左手突然掐訣,右手高舉劍。

轟隆!

蒼穹之上,一道暗色雷柱筆直落下,然後落在他手中的劍上,劍與雷柱連接蒼穹,滔天的雷威鋪天蓋地。

“斬!”

道袍老者聲音突然響起,接著,他手持那柄連接雷電的劍猛地往葉觀所在的位置就是一斬,這一劍落下,那道連接蒼穹的雷電伴隨著一道劍氣狠狠落下,這一刻,天地星河都直接被硬生生撕裂開來。

遠處,葉觀突然消失在原地,他的速度越來越快,而那道袍老者這一劍的速度卻是越來越慢。

時間壓製!

見到這一幕,道袍老者眼瞳驟然一縮,緊接著,他便是見到一道劍光已經殺到他麵前來。

轟隆!

隨著一道炸響聲響徹,在無數破碎的雷光之中,那道袍老者直接倒飛了出去,而在飛出去的過程之中,他肉身寸寸炸裂,在退了萬丈後,他肉身直接徹底消失,不僅如此,靈魂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虛幻起來,但就在靈魂要徹底消失時,他左手突然掐訣,一道咒語念出,一道神光自蒼穹之上筆直落下,冇入他靈魂之中,將他靈魂穩固!

穩定下來後,道袍老者抬頭看向視線儘頭的葉觀,震驚道:“好一個劍修!”

遠處,葉觀盯著道袍老者,正要再次出手,但就在這時,道袍老者身後的時空突然劇烈激顫起來,很快,十二道恐怖的氣息席捲而來,時空破碎,十二名強者齊齊破空而出,他們皆是身著清一色的道袍!

東荒道門!

與東荒獸神殿齊名,乃是東荒最強大的兩大超級勢力,隻聽命於東荒主,當年也參與過與神明戰爭。

為首的道袍老者盯著葉觀,“殺!”

他清楚的意識到,單打獨鬥是覺得不可能殺得了這個劍修的,隻能群毆。

聽到道袍老者的話,那十二名頂級道門強者就要出手,但就在這時,葉觀身旁不遠處的時空突然炸裂開來,緊接著,一名提著雷刀的女子緩緩走了出來。

正是淩修女!

此時的她,臉色蒼白如紙,嘴角還帶著一抹鮮血。

而幾乎是同時,道袍老者身旁不遠處,那裡時空也裂開,君幽緩緩走了出來,而她,隻剩下一臂。

君幽臉色無比的陰沉,她死死盯著淩修女,因為東荒獸神殿的那些強者,已經全部被這個女人斬殺!

全部!

還有暗中一些追葉觀的強者,也都被這個女人強行斬殺......這個女人,就像殺神一樣!

不僅如此,她君幽自己都差點死在這個女人的手上。

君幽突然看向葉觀,“殺了他。”

這纔是最大的禍患!

現在的葉觀因為之前心境上的突破,劍道氣息在瘋狂增長,一點時間都不能給他,不然,隻要給他時間,他劍道可能就會蛻變,達到另外一個層次。

君幽聲音落下,她與身旁的那些道門強者直接衝向了葉觀二人。

但就在這時,淩修女突然朝前一衝,她左手持神明主印,右手持刀,身體拔地而起,接著,猛地一刀狠狠斬了下來。

轟隆!

隨著一片雷刃爆發開來,那十二名道門強者竟然硬生生被逼退......

而就在這時,在那蒼穹之上,一道紫色雷劍突然筆直落下,下方的淩修女眼瞳驟然一縮,她猛地抬頭,一刀劈天而去。

轟隆!

刀芒破碎!

淩修女直接被震退近數萬丈之遠,但當她停下來時,她猛地一刀斬下,那道紫色雷劍直接被她這一刀斬飛,但她自己因為消耗過大,口中鮮血不斷湧出,不一會,她自己的衣裙便已經染成了血紅色。

葉觀抬頭看去,那蒼穹之上,身著一名身著紫色道袍的老者。

東荒道門主!

與東荒獸神殿的獸神齊名,乃是東荒主之下最恐怖的二人之一。

紫色道袍老者淡淡看了一眼淩修女,隨即目光落在了葉觀身上,滿眼漠視,他拂袖一揮,一柄紫色雷電突然從天而降,眨眼而至葉觀麵前。

葉觀眼瞳驟然一縮,他根本無可退,身形一顫,一劍狠狠斬了過去。

轟隆!

劍光破碎,葉觀連連退數萬丈之遠,剛停下來,他肉身直接炸裂開來。

紫色道袍並指一引,那柄紫色飛劍自星空之中一閃而過,直斬葉觀。

遠處,葉觀眼中閃過一抹猙獰,正要燃燒靈魂時,一隻手突然抓住了他肩膀,正是淩修女。

此刻的淩修女已經燃燒肉身與靈魂,她強行打開時空隧道,然後拖著葉觀遁入時空隧道之中,但那柄紫色雷劍卻是直接跟了進來,淩修女一把將葉觀拉到身後,她右手持刀猛地往前一頂。

砰!

那一劍直接刺在淩修女手中的刀刃上,刀刃直接裂開,而她本人更是連噴數口精血,但她依舊帶著葉觀進行高速穿梭時空隧道,與此同時,她右手猛地往前一壓,那柄紫色雷劍直接被斬碎。

但下一刻,又是一柄紫色雷劍突然殺進時空隧道,在這柄紫色雷劍之後,還有一道恐怖的道法雷柱。

淩修女眼中閃過一抹戾氣,她右手持刀猛地往前一劈,這一刀刀勢其實並不比那一劍弱,但奈何她連戰許久,此刻已經接近力竭,因此,她的刀剛接觸到那柄紫色雷劍時,她自己肉身就直接裂開,鮮血濺射,與此同時,她手中的刀也是轟然破碎,但那柄紫色雷劍也是隨之一起破碎。

然而,在刀與劍破碎的那一瞬間,一柄紫色雷劍突然間殺了過來,淩修女眼瞳驟然一縮,此刻她已無力抵抗,那柄紫色雷劍直接刺入她腹部,而就在那柄劍要刺穿她腹部冇入她身後葉觀靈魂內時,她右手卻是突然死死抓住了那柄紫色雷劍的劍刃......

“啊!”

淩修女怒吼,靈魂與肉身瞬間燃燒到了極致,她右手死死抓住那柄紫色雷劍,竟然硬生生將那柄蘊含恐怖力量的紫色雷劍抓住了.......

而她依舊還在瘋狂撕裂時空隧道,眨眼間,她便是帶著葉觀離開了時空隧道,出現在了一片浩瀚的海邊。

看到那片海,淩修女深深吸了一口氣,下一刻,鮮血源源不斷自她體內湧出,與此同時,她肉身與靈魂迅速消散。

淩修女轉頭看向葉觀,她左手顫巍巍地將手中那滿是鮮血的神明主印放到葉觀手裡,在葉觀接過神明主印的那一瞬間,她整個人直接朝後倒了下去,葉觀連忙扶住她,她左手緊緊抓著葉觀的手,她看著葉觀,眼中是無儘的悔恨,還有深深的哀求......

葉觀雙手握著她的手,顫聲道:“她......會原諒你的。”

聽到葉觀的話,她緊緊拉著葉觀的左手突然鬆開滑落,她眼中的哀求與悔恨頓時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釋然,她身體與靈魂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散......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