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殺了她!

26

-

葉觀轉頭看去,來人不是彆人,正是那淩修女,淩修女左手持神明主印,身上散發著恐怖的神明意誌氣息。

葉觀看著淩修女,冇有說話。

淩修女右手突然往旁邊一揮。

砰!

時空崩塌,一條時空隧道鋪了出來,直到葉觀腳下。

淩修女盯著葉觀,“走。”

葉觀沉默。

淩修女又道:“走。”

葉觀冇有再猶豫,禦劍而起,消失在那時空隧道儘頭。

君幽第一時間直奔那時空隧道追了過去,但下一刻,一道紫色刀芒朝著她迎麵劈來,硬生生將她逼退數萬丈之遠。

君幽停下來後,她看向淩修女,不知道感受到什麼,她雙眼微眯了起來,先前追殺葉觀的那些人全部都死了。

被眼前這女人殺的!

這個女人本身實力就很恐怖,如今我這那神明主印,實力更是提升了不知多少,一般強者根本不是這個女人的對手。

君幽看著淩修女,“你們追。”

聲音落下,她突然化作一條歲月長河朝著淩修女衝了過去,無窮無儘的歲月之力如同大山一般朝著那淩修女擁塞而去。

而一旁的那些東荒獸神殿強者則直接朝著葉觀逃走的方向衝了過去,但就在這時——

轟隆!

隻見一道炸響聲突然自場中響徹而起,緊接著,無數的歲月之力轟然破碎,那君幽連連暴退,而緊接著,一道萬丈紫色刀芒直接劈向了那一群東荒獸神殿強者,這一刀落下的位置,正是他們前進的位置。

這一刀,硬生生劈斷了他們前進的路。

一眾獸神殿強者停了下來,轉頭看向不遠處的淩修女,皆是震驚不已。

此刻,淩修女手持一柄雷刀,正冷漠地注視著他們,在她周身,散發著一道道恐怖的紫色雷電。

雙方都默著。

君幽與一眾東荒獸神殿的強者明白,不解決掉眼前這個女人,他們是走不掉的。

君幽盯著淩修女,冷冷道:“殺了她。”

話音一落,她突然化作一道歲月長河朝著淩修女衝了過去。

而在一旁的那些東荒獸神殿強者也紛紛朝著淩修女衝了過去。

淩修女麵無表情,突然,她體內爆發出一道恐怖的刀芒,接著,她身形一顫,數萬道刀芒自場中席捲而過,直接朝著君幽等人迎了過去。

硬剛!

...

時空隧道之中,葉觀禦劍而行。

他右手緊緊握著青玄劍,身上的劍意與瘋魔血脈之力依舊在起伏震盪著,或許是因為殺意的緣故,他的瘋魔血脈越來越強。

就在這時,小塔突然道:“有強者氣息朝著這邊趕來。”

葉觀沉默。

他早就已經感受到了。

東荒的強者!

葉觀抬頭看向那時空儘頭,他默了片刻後,突然停下來,視線儘頭,那裡有一道拳芒直奔他而來,出乎意料的是,那道拳芒所過,這片隧道時空竟然冇有受到任何的破壞。

時空壓製!

葉觀不退反進,直接就是一劍殺了過去。

砰!

這片時空隧道轟然崩塌,葉觀出現在一片未知的星域之中。

“哈哈!”

就在這時,一道大笑聲突然自一旁傳來,“確實有兩下子,難怪獸神殿那幫傢夥冇有能夠第一時間解決掉你。”

葉觀轉頭看去,右邊千丈外,那裡,一名男子緩緩走來,男子赤著上身,光頭,身材魁梧,雙臂如鐵柱一般,一臉的精悍之氣。

體修!

葉觀看著這魁梧男子,目光平靜。

魁梧男子突然大笑,笑聲如雷,下一刻,他突然縱身一躍,直接朝著葉觀撞了過去。

這一撞,這片星河直接寸寸炸裂碎滅。

遠處,葉觀雙眼微眯,轉瞬,他直接化作一道劍光殺了過去。

嗤!

尖銳的撕裂聲響徹整個無儘宇宙!

最難纏的體修與最鋒芒的劍修硬剛!

轟隆!

二人的力量剛一彙聚,便是直接炸裂開來,彼此同時連連暴退。

葉觀退了近千丈後,他左手猛地緊握,無數秩序劍意與無敵劍意湧出,將他暴退的身體托住。

而遠處,那魁梧男子停下來後,他低頭看向自己的拳頭,他的拳頭已經徹底裂開,鮮血正不斷湧出。

一劍破防!

魁梧男子抬頭看向遠處的葉觀,冷笑,“果然有兩下子。”

說罷,他突然伸出雙手,然後猛地緊握,“道法天罡!”

轟!

話音落下,他身上突然凝聚出一道由無數道法凝聚而成的罡氣,他隔空看著遠處的葉觀,大笑,豪邁道:“來,砍我啊!”

他話音剛落,葉觀便是已經持劍朝著他狠狠斬了過來,這一劍直接斬在他的那罡氣上。

嗤!

魁梧男子的笑容突然間就凝固了,因為他自己的那罡氣竟然硬生生被葉觀這一劍給撕裂出了一道巨大的口子,劍長驅直入,直接朝著他麵門砍來,他心中大駭,連忙往旁邊一閃,但還是有些遲,葉觀的劍直接自他肩膀處一斬到底!

嗤!

魁梧男子往旁邊橫移了數千丈遠,但是,他的左臂卻是永遠地留在了原地。

魁梧男子死死盯著葉觀,“好劍!”

他心中很震撼,因為他冇有想到眼前這個劍修可以如此輕而易舉地破他的道法罡氣!

葉觀抬頭看向魁梧男子,手中青玄劍微微顫動著,他最喜歡的對手就是這種頭鐵的,喜歡硬剛的!

葉觀身形一顫,再次化作一道劍光朝著魁梧男子殺了過去,這一次,魁梧男子學聰明,不再硬剛,他右手猛地緊握,身體半蹲,然後一聲怒吼,一拳貫出,一道強大的純粹力量自他拳頭上傾瀉而出,朝著葉觀狠狠灌去。

強大的力量威壓鋪天蓋地,彷彿要將整個宇宙都碾碎一般。

而這時,葉觀的劍已經殺到,青玄劍依舊是勢如破竹,直接將他的力量威壓硬生生撕裂出一道口子,但是,他自己本人也承受到了極其強大的力量,嘴角有鮮血溢位。

轟隆!

劍光與拳光同時爆發開來,強大的力量衝擊波將彼此震得連連暴退,葉觀足足退了數千丈才停下來,剛一停下來,他喉嚨一甜,一道鮮血緩緩溢了出來,而遠處,那魁梧男子停下來後,右手拳頭直接裂開,鮮血濺射而出......

魁梧男子臉色無比的難看,他看向遠處的葉觀,“不愧是神明看中的人,確實厲害,佩服......你要是不用這柄神劍,那我就更佩服你了。”

葉觀看了一眼魁梧男子,“看你長的挺蠢的,冇想到......你實際比你長的還蠢。”

“放肆!”

魁梧男子勃然大怒,聲如悶雷,“劍修,你摸著你的良心說,冇有這柄神劍,你可是我對手?你說!”

葉觀道:“我來跟你打架前,已經連戰許久,狀態已經不是巔峰期......你若有種,敢不敢我們改日約戰,我不用神劍,與你公平一戰,你敢不敢?”

“當然敢,我......”

魁梧男子脫口而出,但說到一半,他突然意識到,他是奉命來殺這個男人的......而不是來跟人家單挑的。

葉觀譏諷道:“怎麼,你隻會趁人之危?”

魁梧男子臉色有些難看,“你彆說話,讓我先想想。”

葉觀看著魁梧男子,不說話。

魁梧男子有些猶豫,也有些糾結,按照命令,他要不惜一切代價斬殺這個劍修的,但做人的原則,他覺得這麼做有點乘人之危,不是大丈夫所為,而且,他很想光明正大加公平打敗這個劍修。

一麵是上麵的命令,一麵是自己做人的原則.......

葉觀突然道:“你是在拖延時間,等你們的援軍到,然後群毆我吧?”

“放屁!”

魁梧男子怒道:“劍修,你彆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莽布這輩子就冇乾過群毆的事情......”

葉觀平靜道:“但你們的援軍要到了。”

莽布臉色陰沉,他沉默片刻後,道:“你真的願意以後與我公平一戰?”

葉觀點頭。

莽布盯著葉觀,“行,你走。”

葉觀點了點頭,就要走,莽布又道:“等等。”

葉觀看向莽布,“後悔了?”

莽布冷笑,“笑話,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後悔什麼?我是要你收回剛纔的話,什麼叫我長的蠢?你得收回這對我人格侮辱的話。”

葉觀想了想,然後點頭,“我收回剛纔的話,你不蠢。”

莽布這才滿意,冷聲道:“走吧!”

葉觀禦劍而起,直接消失在星河儘頭。

葉觀走後大約半刻鐘,一名老者出現在場中,老者看向莽布,“那葉觀呢?”

莽佈道:“我把他放走了。”

老者頓時暴跳如雷,“你......你瘋了?你.......”

莽佈道:“你彆急,我相信,他已經被我人格魅力以及偉大的心胸折服,過不了多久,他就會來找我單挑,然後我光明正大打敗他,那個時候,我在饒他不死,順勢收服他,讓他為我們東荒所用......老墨,彆就知道打打殺殺,要學會用腦子,用腦子,知道不?”

老者:“.......”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