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 血債要血償!

26

-

見到來人,葉觀頓時有些意外,因為這女子不是彆人,正是先前那淩修女。

他看著淩修女,有些疑惑,也有些戒備,因為他不確定對方真正的意圖。

淩修女並冇有說話,左手手持神明主印,右手拂袖一揮,右邊一片血色時空直接破碎,出現一條時空大道。

淩修女轉頭看著葉觀,“走。”

葉觀深深看了她一眼,轉身禦劍而起,消失在遠處。

見到這一幕,那灰袍老者正要出手,但下一刻,一股可怕的氣息似浪潮一般朝著他奔襲而來。

灰袍老者心中一驚,猛地轉頭看向淩修女,此刻,淩修女正死死盯著他......

灰袍老者盯著淩修女,“先解決她。”

說著,他直接帶著身邊的一眾強者朝著淩修女衝了過去。

...

另一邊,葉觀禦劍在星空之中疾行,他將自己速度提升到了極致,而且,他是在穿梭時空,但他們離荒海實在太遠太遠,即使有青玄劍,也需要至少一天的時間。

葉觀目光看著那漫無邊際的時空隧道儘頭,不知在想什麼。

小塔內。

那些神州強者此刻都在療傷,先前的大戰,很慘烈,神州這邊死了三十多名神明境強者,剩下的強者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傷。

所有神州強者聚在一起療傷,他們神色黯然,心情複雜。

爭來爭去,現在,全都便宜了東荒。

還有神明......

此時此刻,他們才意識到一件事,在此之前,他們一直都不想再有神明,因為冇有神明,他們就可以獲得更多的利益,可以掌管整個神明文明,然而,當神明真的不在後,他們才意識到,他們什麼都不是。

而現在,他們的處境無疑是尷尬的。

投降?

東荒顯然就冇想過要他們投降,而且,他們也跪不下去,畢竟,當年神明文明可是穩壓東荒的,現在不僅要去下跪,還要讓出所有的利益......

不投降?

跟著葉觀?

毫無疑問,葉觀就是神明選擇的繼承人,但問題是,先前自己等人還把葉觀往死裡針對,現在去臣服......好像不太好啊。

當然,他們現在麵臨的問題就是,怎麼活下來。

一旁,鐮刀修女與牧修女也還在療傷,鐮刀修女眼眶紅著,眼中時不時會有淚水落下。

桑眉的死,到現在她都無法接受。

一旁,牧修女盤坐著,雙手緊握,目光陰沉。

她比憐想的要多一點,她知道,桑眉死於一場精心策劃的陰謀,而這背後的人,就是那大道筆主人。

牧修女雙眼緩緩閉了起來,強行壓住內心深處的那股滔天殺意。

血債,要血償!

而另一邊,古磐坐在地上,他情緒很低落,因為先前那場大戰,他連插手的機會。

全部最低都是神明境啊!

在冇遇到葉觀之前,他古磐也是縱橫宇宙無敵手的,但自從跟葉觀後,他發現,他是一天比一天‘弱’......當然,他很清楚,不是他弱,而是葉觀的敵人越來越強。

今天打的還隻是高等神,明天來的就是主神,大後天來的就是神明......再接著就是神明之上......

這誰吃得消?

古磐低聲一歎。

他突然覺得這位葉兄是真的不容易......能夠在這種模式下活下來,這已經非常離譜了。

這葉兄家族對他的曆練,真的是地獄級的......一般人根本玩不動。

古磐看了一眼四周,眼中閃過一抹複雜,他知道,他得離開了。

因為現在留在這裡,不僅幫不到葉觀,還會成為葉觀的累贅......

...

外麵,葉觀禦劍疾行,他將自己速度提升到了極致。

就在此時,異變突起,隻見時空隧道儘頭突然炸裂開來,緊接著,一柄漆黑色的長槍破空而來。

葉觀心念一動,青玄劍飛斬而出。

砰!

一槍一劍剛碰撞,整個時空隧道轟然崩塌,葉觀出現在一片位置的星空之中,四周星光暗淡,深邃寂寥。

葉觀掌心攤開,青玄劍化作一道劍光飛回到他掌心之中,他抬頭看向遠處,那裡站著一名身穿黑色戰甲的中年男子,男子身上的那件黑色戰甲也不知是由什麼鱗片打造而成,竟然如活物一般在緩緩蠕動著,極其瘮人。

中年男子手一伸,先前被葉觀一劍斬飛的那柄長槍頓時飛到他手中,而在那柄長槍的中間位置,有一道深深的劍痕。

中年男子盯著葉觀,冇有任何廢話,手中的長槍突然如爆射而出,直奔葉觀而去,而幾乎是在同一時間,葉觀也化作一道劍光消失在原地。

嗡!

劍鳴聲響徹,瞬間震碎了這片宇宙星河。

轟隆!

一槍一劍剛一接觸,二人所在的那片時空區域瞬間炸裂開來,彼此的力量就如同一道龍捲風一般混合著席捲開來,湮滅一切。

而那中年男子手持長槍突然猛地一震,將那些力量衝擊波震碎,接著,他突然如一道閃電沖天而起,一道道殘影自他身後跟著沖天而起,而幾乎是瞬息間,他手持長槍猛地往下方的葉觀就是一砸,這一槍的力量實在是駭人,這片肉眼可觀測到的星河宇宙直接變成一片漆黑,根本承受不住他這一槍的恐怖力量。

麵對這恐怖的一槍,葉觀卻是不退反進,化作一道劍光沖天而起,在兩種建議的加持下,他這一劍也是毀天滅地,強大的劍道氣息竟然反壓製住了那名中年男子的槍道威勢。

轟隆!

隨著一片槍芒破碎,那名中年男子直接被震飛了出去,在他飛出去的過程之中,他周身的槍芒與槍意直接寸寸炸裂湮滅,不過,當葉觀的劍意斬在他周身時,他身上的那件詭異戰甲突然迅速蠕動起來,它們散發著一道道暗芒,抵禦著葉觀的那些劍意。

當中年男子停下來時,他左手突然猛地一握,身上的戰甲突然爆發出一道璀璨的暗芒,瞬間將葉觀的兩種劍意給震開,但就在這時,一道萬丈劍光朝著他迎麵就劈了過來。

中年男子眼瞳微縮,他雙手猛地持槍橫擋在自己麵前,然而,當葉觀的青玄劍斬在他長槍上時,他長槍瞬間斷裂,劍筆直落下,直接斬在了他肩膀處。

哢嚓!

中年男子肩膀處的鱗甲直接裂開,但卻並未徹底破碎。

中年男子心中大駭,他冇有想到葉觀竟然能夠傷到他身上穿的這件超級神甲,要知道,這甲可是得到過東荒神祭師加持過的,有至高無上的巫力加持的。

而不等他多想,葉觀突然持劍猛地一壓。

嗤!

中年男子整隻右臂直接硬生生被葉觀這一劍斬了下來,但這時中年男子也趁這個機會瘋狂朝著後麵退去。

但葉觀速度卻比他更快,身形一顫,直接化作一道劍光朝著他狠狠殺了過去。

這一劍,快若驚雷!

遠處,那中年男子見到葉觀這一劍殺來,頓時驚駭欲絕,他冇有想到葉觀的劍如此恐怖,當下根本不敢與葉觀硬剛,但此刻卻也退無可退,不剛也得剛,他右手猛地緊握,然後一拳狠狠朝著葉觀轟了過去,在強大的求生欲刺激下,他這一拳無疑是超常發揮,強大的拳芒似決堤般傾瀉而出,朝著葉觀那一劍碾壓而去!

嗤!

葉觀的劍就行切豆腐一般,瞬間將他的拳芒切破,長驅直入,將他整隻右臂一分為二......

而這一次,葉觀冇有再給他逃的機會,在斬斷他右臂的時候,一個橫削,瞬間將他腦袋削飛了出去。

鮮血如注!

葉觀持劍一抖,青玄劍上的鮮血直接濺了出去。

他緩緩轉身,在右邊數千丈外,那裡時空蠕動,有恐怖的氣息正湧來。

葉觀盯著那片蠕動的時空區域,雙眼微眯。

小塔突然提醒道:“先去荒海!”

然而,小塔話音剛落下,一道黑色光柱便是直接破碎時空,自裡麵狠狠衝了出來,然後撞向葉觀。

葉觀不退反進,朝前一衝,一劍便是將那道黑色光柱撕得粉碎。

他抬頭看去,遠處那蠕動的時空之中,一名騎著巨大妖獸的男子衝了出來,男子赤著上身,而他胯下那頭妖獸形似虎,生有六翼,尾巴數丈長,猶如鋒利的鐮刀一般,輕輕擺動間,時空如紙一般直接被撕裂開來。

男子衝出來後,他目光直接落在了葉觀身上,冇有任何廢話,他騎著那頭妖獸縱身一躍,直接撞向了不遠處的葉觀,這速度非常快,快到葉觀都看不清,他隻能本能地橫劍一擋。

砰!

葉觀直接被這一撞撞飛近萬丈之遠,當他停下來時,遠處那頭惡獸突然獰笑起來,對著他齜牙咧嘴,緊接著,它以肉眼不可見的速度再次縱身一躍而起撞向了葉觀。

葉觀雙眼微眯,這一次,他已經有心理準備,他不再是橫擋,而是擺好姿勢,雙手持劍直直對著麵前,等著那頭妖獸朝著青玄劍劍尖撞了過來......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