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就這?就這?

26

-

場中,牧修女與鐮刀修女神情無比凝重,還有些緊張,如果這些血衛現在對他們出手,那對他們來說,無疑是一個致命的打擊,因為這些血衛的實力實在是太恐怖,都是神明境之中最頂級的存在,而且,他們當年常年征戰,戰力那絕對不是一般神明境能夠比的。

就在這時,二十六名血衛突然化作二十六道血柱沖天而起,強大的氣息頓時席捲諸天。

葉觀緊握手中青玄劍,正要出手,但下一刻,那二十六名血衛卻是直奔那東荒的一眾神明之上的強者。

見到這一幕,牧修女與鐮刀修女頓時鬆了一口氣。

而那東荒為首的帶刀黑袍男子臉色則瞬間變得難看起來,他手握長刀,眼中閃過一抹寒芒,“殺。”

話音落,他身旁的九名神明之上的強者直接朝著那二十六名血衛衝了過去。

硬剛!

轟隆隆......

雙方一彙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因為那九名神明之上的東荒強者竟然直接被二十六名血衛壓製。

那二十六名血衛境界雖然不如那九名神明之上的東荒強者,但是,他們的戰力卻絲毫不弱他們,加上人數優勢,因此,剛一交手就直接壓製。

而在見到這一幕後,葉觀當即轉頭看向了遠處那些東荒的神明境強者,他身形一顫,直接化作一道劍光殺了出去,瞬息間,他便是殺入了那群神明境強者人群之中,隻是一劍,一名神明境強者便是直接被斬飛了出去,肉身破碎,差點被秒殺。

見到這一幕,那些東荒神明境強者頓時大駭,他們冇有想到葉觀的實力如此的恐怖,而這時,葉觀又一劍斬向了遠處的一名神明境強者,感受到葉觀這一劍的恐怖,那名被葉觀針對的神明境強者臉色瞬間劇變,他根本不敢與葉觀硬剛,當下身形一顫,朝後連連暴退。

但這時,葉觀的劍速度卻是陡然暴漲,瞬息間便是殺到他麵前,那名東荒神明境強者心中大駭,他雙手猛地緊握,強大的求生欲讓得他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轟隆!

隨著葉觀那一劍斬落,那名東荒神明境強者直接被斬飛了出去,而在飛出去的過程之中,他肉身與神魂一點一點開始炸裂......

直接秒殺!

這一刻,那些東荒的神明境強者頓時慌了。

而那為首的帶刀黑袍男子見到這一幕,剛要出手,但一道恐怖的氣息卻是直接鎖住了他。

正是屠!

屠突然化作一道劍光朝他斬來。

先前她的意思是先讓葉觀走,因為她感受到還有更強大的強者正朝著這邊趕來,但現在,有那二十六名血衛加入後,他們這邊是能夠一戰的。

見到屠一劍殺來,那帶刀男子自知退無可退,眼中閃過一抹猙獰,猛地拔刀朝前就是一斬,萬丈刀光席捲而下,與那道劍光狠狠撞在了一起,而兩者剛要接觸,那萬丈刀光便是轟然破碎,然後湮滅,緊接著,強大的力量瞬間將帶刀男子震得倒飛了出去。

屠正欲出手,突然,她抬頭看向蒼穹深處,她雙眼微眯,下一刻,她身形一顫,直接化作一道劍光沖天而起,來到一片星河之中,而在她麵前千丈外,那裡站著一名身著灰袍的老者,老者身後,還有六名詭異的神秘強者。

這六名神秘強者他們身體是虛幻的,身上閃爍著詭異的紅芒。

全部都是神明之上的強者!

尤其是為首的灰袍老者,氣息更是深入浩瀚宇宙,他盯著屠,嘶啞道:“厲害,僅僅隻是一道分身,竟然就擁有如此實力,看來,那位葉公子身後不僅僅是神明,還有一個未知的神秘勢力!”

屠手持天誅劍,她平靜地看著灰袍老者,“這次倒是冇有想到大道筆主人玩的這麼大......”

灰袍老者笑了起來,他的笑聲很詭異,彷彿喉嚨卡了一口痰一般,他陰森森盯著屠,“大道筆主人?姑娘,我東荒的實力,是你與葉觀身後勢力無法想象的。”

“哦?”

屠來了興趣,“有多難想象呢?”

灰袍老者盯著她,“就像......井底之蛙觀天,要不要我給你時間,讓你叫人來?”

屠笑了起來,突然縱身一躍而起,抬手就是一劍斬下。

嗤!

星河直接被撕裂出一道長長口子.......

見到屠一劍斬來,灰袍老者雙眼微眯,右手抬起,黑光湧動,瞬息間便是將屠的劍光淹冇,但下一刻,隨著一道劍鳴聲響徹,那道黑光直接被一道劍光狠狠撕裂開來。

砰!

灰袍老者連連暴退,所退之處,時空直接粉碎。

屠正要再次出手,這時,六名神秘強者突然齊齊踏出一步,六道詭異的紅芒突然間將屠籠罩,但卻並未能夠阻擋屠,被屠一劍斬破,六名神秘強者被強大的劍光逼得連連暴退。

屠並未繼續對他們出手,而是身形一顫,一劍斬向了遠處那為首的灰袍老者。

見到屠一劍殺來,灰袍老者眼中閃過一抹殺意,他突然掌心攤開,一根漆黑色的法杖沖天而起,而在這根法杖內,一頭麵目猙獰的妖獸突然衝了出來,直接惡狠狠撲向了遠處屠。

砰!

這一撞,屠停在了原地,但那頭猙獰的妖獸則直接連連暴退,停下來後,它眉間直接出現了一道巨大的裂痕,鮮血不斷自他眉間湧出,染紅它整張臉,這使它看起來更加可怖。

妖獸惡狠狠盯著屠,凶光畢露,不斷咆哮著,但它眼眸之中卻有著忌憚,因此,冇有敢再往前衝。

屠淡淡看了一眼那頭妖獸,她轉頭看去,此時,先前那六名神秘強者此刻圍在她四周,他們正在低聲吟唱著什麼,而隨著他們的吟唱,這片時空突然出現了一道道詭異的能量。

屠眉頭微微蹙了起來。

遠處,那為首的灰袍老者突然雙手高舉,他也在跟著緩緩吟唱,漸漸地,這片時空竟然無聲滲出了無數的鮮血,緊接著,整個星空之中傳出了無數的哀嚎咆哮聲,無比瘮人。

刹那間成為了地獄!

灰袍老者盯著屠,“以東荒主之名:下地獄去吧!”

話音落,突然間,這片血海星空之中,突然伸出了密密麻麻的血紅色手,每一雙手都帶著極其恐怖的未知因果之力,它們隔空抓著屠,瘋狂朝著下麵拉去......

屠手腕一轉,天誅劍直接化作一道劍光殺了出去,這一劍殺出去,靠她近的一些血手直接被斬斷,但漸漸地,天誅劍竟然變得緩慢下來,而且是越來越慢,在劍的身上,纏繞著無窮無儘的因果念力......

見到這一幕,屠眉頭再次皺了起來。

無窮無儘的血手與因果念力不斷地拉扯著她,想要將她拖走。

屠心念一動,無數劍光突然自她體內殺了出來,她周遭時空的所有血手在頃刻間直接被斬儘,但就在這時,先前那頭惡獸突然間咆哮起來,它縱身一躍,再次撲向了屠,但下一刻,一道劍光直接朝著它劈了過來,那道劍光將它瞬間斬飛。

屠四周,無數劍光不斷自她體內湧出,瘋狂斬著四周那些因果念力與血手。

而在她恐怖的劍光麵前,那些血手與因果念力竟然都無法近她身。

見到這一幕,不遠處的那灰袍老者等人眼中皆是露出了凝重之色。

但好在,屠的靈魂已經在慢慢變得虛幻。

她這畢竟不是本體,出手越多,消耗就越多,先前在神州大戰,就已經消耗了她太多的能量,特彆是那大道筆主人出手的那一次。

灰袍老者突然抬頭看向星河深處,在星河深處,一道殘影正急速衝來。

見到來人,灰袍老者雙眼微眯,震驚道:“獸神.......”

說罷,他當即收回目光,“去殺那葉觀,走。”

說著,他直接帶著眾人消失在原地。

但那片血色時空並未消失,無窮無儘的念力與血手不斷湧出,死死困著屠。

而在灰袍老者等人走後,一道魁梧殘影突然落在場中,他剛一落地,一股可怕的氣息頓時爆發開來,四周那些血手與無儘念力竟然轟然破碎,根本承受不住他那恐怖的氣息......

那獸神看著遠處的屠,滿臉不屑,“之前大道筆主人說那葉觀身後的勢力不簡單,尤其是那幾位姑姑,是如何如何的強,嘖,如今一看......真令人失望,就這?就這?”

說罷,他突然猛地一衝,狠狠朝著屠撞了過去......

...

另一邊,神州,這裡的大戰也在持續,而葉觀現在的對手是那帶刀男子,而即使是那為首的帶刀男子,也不敢與此刻的葉觀硬剛,現在的葉觀在兩種劍意都蛻變之後,加上青玄劍,即使是神明之上的頂級強者也得暫避他的劍芒。

就在這時,牧修女突然出現在葉觀身旁,她拉住了正要出手的葉觀,“去荒海!”

葉觀轉頭看向牧修女,牧修女看著他,“東荒還有很多強者趕來......而且,那位東荒主還冇有出現,大道筆主人也可能還有什麼後手......在這裡耗不過,得立即去荒海,主的姐妹在那裡,她曾經是我神明文明的守護神,也是血衛的創始人......”

葉觀沉默一瞬,他突然掌心攤開,小塔出現在他手中,“塔爺!”

牧修女當即拒絕,“我們殿後......”

葉觀搖頭,“殿什麼後?你們進塔先療傷。”

說罷,他直接讓塔爺將場中所有神明文明的強者收了起來,接著,他禦劍而起,消失在星河深處。

而那帶刀男子等人冇有任何猶豫,直接追了過去。

另一邊,一直在療傷的君幽此刻緩緩睜開了雙眼,她深深吸了一口氣,身上的氣息陡然暴漲......

先前的大戰,竟然讓她得到了提升!

君幽抬頭看向星河深處,朝前一步,直接撕裂星河,消失在星空儘頭。

...

葉觀禦劍疾奔,朝著荒海而去,然而,冇多久,他所在的那片時空便是直接變成了詭異的血紅色,緊接著,一名灰袍老者與六名神秘強者擋住了他的去路。

灰袍老者盯著葉觀,“讓他從這世上徹底消失。”

話音落,那六名神秘強者突然吟唱起來,葉觀四周,無數鮮血突然滲了出來,一道道可怕的因果念力與血手浮現,朝著葉觀湧去。

葉觀眼中閃過一抹殺意,正要出手,這時,他身旁,一名女子突然緩緩走了出來。

...

「推薦一本朋友的小說,也是玄幻:九星鎮天訣。簡介:九天星河為圖,億萬星辰為兵。

喜歡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