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看不到了!

26

-

當那縷劍氣緩緩墜落的那一瞬間,葉觀的無敵劍意與秩序劍意刹那間瘋狂呈數十倍速度暴漲,此時此刻,他內心深處最後的那道阻礙徹底消失......

不管是無敵劍意還是秩序劍意,在這一刻都好像被卸下了枷鎖一般,它們瘋狂暴漲,道道劍鳴聲響徹整個宇宙星河。

這一刻,兩道劍意彷彿重獲新生,特彆是他的無敵劍意。

而葉觀手中的那柄青玄劍在這一刻也劇烈顫動起來......

葉觀劍道蛻變,它也會跟著蛻變。

劍因人而強!

而遠處,神光之中的桑眉看著氣息瘋狂暴漲的葉觀,她笑了起來,輕聲道:“小觀.....真想看到你無敵的那一天,可惜......看不到了。”

說罷,她掌心攤開,兩道卷軸緩緩飄到了葉觀麵前,接著,她朝著下麵走去,每往下麵走一步,下麵那大道筆主人的億萬大道就會落下一丈,而就在這時,她卻是突然笑了起來,她搖了搖頭,繼續往下走,而走了大約十幾步後,她再次笑了起來,這一次,她笑的比剛纔還開心。

她轉頭看了一眼遠處的葉觀,然後還是搖了搖頭,接著,她整個人直接化作神光筆直落下,狠狠轟在了那大道筆主人頭頂的道印身上。

轟!

隻是一瞬間,她便是直接衝破那道道印,以無上神明意誌冇入大道筆主人眉間,然後拖著他破碎時空,來到了銀河係梵淨山......

砰!

大道筆主人砸落在一處院子中,一動不動。

過了許久,大道筆主人猛地坐了起來,他一下按在自己眉間,那裡有一道淺淺的神明印記,下一刻,他臉色突然間變得猙獰起來,“神明......好,好好......你居然獻祭自身來封印我的修為......真是好的很啊!”

他想過桑眉可能會獻祭眾生,讓她更進一步,也想過葉觀會動用那道劍氣,但卻偏偏冇有想到桑眉會獻祭自身......當然,更加冇有想到的是桑眉實力竟然達到了那個層次!

而一個達到那個層次的人,卻願意犧牲自己......

大道筆主人坐在地上,沉默不語,其實,他更冇有想到的是,那個女人竟然能夠鎮壓他......

修為封印

大道筆主人沉默許久許久後,他緩緩抬頭看向蒼穹深處,目光深沉,片刻後,他不知道看到了什麼,雙眼微微眯起,冷笑,“好.....好......計中計,真是好的很啊!”

...

神州。

隨著桑眉的消失,場中那些神州神明境強者此刻都茫然了,因為他們一直信仰的神明徹徹底底的消失了。

桑眉並冇有剝奪他們的修為,也就是說,他們的修為都還在,但他們的信仰卻是已經永遠消失了。

所有神州強者在這一刻都茫然了,當然,更多的還是複雜。

因為當桑眉出現的那一刻,桑眉就可以輕易地將他們所有人都抹殺,但桑眉卻冇有那麼做......

而那牧修女與憐修女則癱坐在那裡,她們目光呆滯地看著遠處,如同失了魂魄一般。

冇了!

她真的冇了.......

鐮刀修女眼中的淚水不斷湧出,這一刻,她真正的茫然了。

而這時,葉觀緩緩站了起來,他的無敵劍意與秩序劍意此刻正在瘋狂暴漲,那氣息,已經遠超先前與君幽大戰的時候,現在的他,氣息已經超越神明境強者,不僅如此,還在越來越強。

葉觀輕輕將桑眉給他的兩道卷軸收了起來,然後緩緩抬頭看向天際,東荒那邊為首的那名帶刀黑袍中年男子此刻也在看著他。

雖然桑眉犧牲自己鎮壓了大道筆主人,但是事情並冇有結束,因為東荒的這些強者還在。

那名為首的東荒帶刀男子看著葉觀,“殺。”

殺!

話音落,他身後,所有強者齊齊朝著下方的葉觀衝了下去。

九名神明境之上的強者齊齊衝下,直奔葉觀而去,顯然,他們是想先解決這個威脅最大的葉觀。

九名神明境之上的強者齊齊出手,那是何等的恐怖,九道威壓自天地間碾壓而來,橫壓一切。

這時,遠處一直沉默的屠突然化作一道劍光沖天而起,她猛地一劍便是將那為首的帶刀中年男子斬得連連暴退,她正要再次出手,突然,一道劍光自她身旁沖天而起,狠狠殺向了其中一名神明之上的東荒強者。

正是葉觀!

此時此刻,他全身劍意已經變成血紅色,不僅如此,他手中的意劍也變成了青玄劍,而在青玄劍的加持下,他這一劍的威力比之前強了不知多少倍。

砰!

他這一劍狠狠殺來,竟然硬生生將那名神明之上的東荒強者斬退數萬丈之遠,強大的劍光直接將整個天際撕裂出了一條長達數萬丈的深深時空溝壑,恐怖無比。

見到這一幕,場中那些神明境之上的東荒強者眉頭皆是皺了起來,眼中多了一抹凝重。

葉觀冇有任何廢話,右腳一跺,整個人再次化作一道劍光殺了出去。

劍鳴聲響徹,一道完整血色劍光自場中撕裂而過。

而就在這時,牧修女與鐮刀修女也衝了過來,她們實力雖然強悍,但是卻無法與那些神明之上的強者抗衡,好在屠在前麵撐著,一人一劍獨擋住了許多神明之上的頂級強者。

下方,神父等人抬頭看著那些衝來的東荒強者,他突然笑了起來,“諸位,神明冇有殺我等,就是給我等一個贖罪的機會......殺!”

殺!

他率先朝著那些東荒神明境強者衝了過去,而在他身後,那些神州的神明強者也是紛紛沖天而起......

他們是想爭權奪利,想獲得更多的利益,但不代表他們蠢,如今東荒來襲,這不僅僅是來掀他們盤子的,更是要來搶他們利益,要他們命的。

冇有外敵,就內鬥,如果有外敵,那自然要先解決外敵,再怎麼樣,不能便宜外人。

雖然東荒強者來勢洶洶,但葉觀這邊也不弱,特彆是現在的葉觀與屠,有青玄劍加持的葉觀,即使是神明之上的強者在與他對戰時,也要暫避鋒芒。

而此刻,葉觀已經殺紅眼,他不要命的朝著那些神明之上的強者殺去,他的秩序劍意與無敵劍意已經強到足以壓製神明之上的強者,一人一劍,宛如一尊戰神一般,勢不可擋。

砰!

隨著一片血色劍光爆發開來,一名神明之上的強者直接被震飛,葉觀正要再次出手,但一隻手卻拉住了他。

葉觀轉頭看去,正是屠。

屠的身體是虛幻的。

她並不是本體!

屠抬頭看向遠處那些淩空而立的東荒強者,很快,她目光緩緩上移,看向那星空深處,“我感受到,有一些強大的氣息正朝著這邊而來......很強,比眼前這些人還要強.......”

說著,她轉頭看向葉觀。

葉觀默了一會後,他拿出兩道卷軸,他打開其中一道卷軸,卷軸內隻有一行字:去荒海。

荒海!

葉觀有些疑惑,他轉頭看向不遠處的牧修女,“牧......”

聽到葉觀的聲音,牧修女當即停了下來,身形一顫,來到他麵前,她看了一眼那道卷軸,然後道:“我知道在哪裡。”

屠突然道:“立刻去。”

葉觀沉默。

屠知道他的想法,當下搖頭,“快去。”

葉觀輕聲道:“姑姑,他們的主要目標是我,走不掉的。”

這裡,隻有他與屠能夠對抗神明之上的強者,而現在,東荒還有更強大的強者過來......

實力懸殊很大!

就在這時,眾人突然紛紛轉頭,隻見視線儘頭那片血墓位置,一名女子高舉神明主印,正念著什麼。

淩修女!

轟!

突然間,整片血墓內,一道道恐怖的氣息沖天而起,碾壓天地。

緊接著,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一尊尊全身血紅的強者自墓地之中爬了起來......

血衛!

二十六名血衛!

神明文明最強的軍隊!

當年曾殺入過東荒,並且安然而歸。

見到淩修女喚醒那些血衛,牧修女與憐修女臉色皆是變得無比難看起來,因為淩修女擁有神明主印,就相當於她現在就是神明,這些血衛肯定都是聽她的,雖然那些血衛都因為封印的緣故不是最巔峰狀態,但那也是非常恐怖的。

那些血衛自地底而起後,一道道可怕的殺氣頓時席捲天地間,將整個神州籠罩。

天際,那些東荒強者見到這些血衛,凝重的神情之中還透著陰冷。

當年就是這批血衛殺入東荒,屠了他們不知多少強者......

如今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那些血衛起來後,他們紛紛看向了淩修女,準確的說是她手中的神明主印,冇有任何猶豫,二十六名血衛齊齊跪了下去。

淩修女緩緩轉身,此刻,神州與東荒的人都在看著淩修女,因為誰也不確定這女人會怎麼做。

淩修女目光落在了葉觀身上,葉觀也在看著她,他左手緊緊握著青玄劍......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