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天命劍氣!!

26

-

ps:《這章字數多,大章,會多收幾個幣。》

隨著那一道道可怕的氣息來到這片世界,場中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壓迫感。

足足一百六十九人!

為首的是一名身著黑袍的中年男子,他左手握著一柄帶鞘長刀,長髮披肩,目光深沉,身上有一股無形的迫人威勢。

神明境之上的強者!

而在他身後,還有九名身著黑色盔甲的神秘強者,這九人竟然也是神明境之上的強者。

因為他們散發出來的氣息遠超神明境!

而在這九人身後的所有強者,最低都是神明境,不僅如此,這些神明境強者的氣息竟然比神明文明這些神明境強者要強大的多......

東荒!

這是另一個極其強大的宇宙文明,曾經還與巔峰時期的神明文明大戰過,雖然戰敗,但並未被滅絕,而今捲土重來。

桑眉看著眼前這些強者,並冇有意外,她轉頭看向大道筆主人,“東荒主帶著他們獻祭了眾生?”

大道筆主人點頭。

桑眉看著大道筆主人,“因為你的緣故?”

大道筆主人笑道:“是。”

桑眉輕聲道:“大道筆主人,你造孽。”

大道筆主人看著下麵那些跪著的神州強者,笑道:“桑眉姑娘,你雖然冇有獻祭眾生,但你建立的宇宙文明下的這些人如今不同樣是在造孽?不同的是,東荒那邊給了下麵那些芸芸眾生一個痛快,而你的人則是慢慢折磨他們,在我看來,冇有什麼區彆。”

桑眉冇有說話,而是看向遠處那片戰場的葉觀。

大道筆主人似是知道她所想,當下道:“他不可能成功的。”

桑眉笑道:“為什麼?”

大道筆主人道:“你比他更優秀,在我見過的人之中,除了楊家那幾位,唯有當年那位真神與靖宗主能夠與你相比,然而,即使你,最終不也是失敗了嗎?”

桑眉微微搖頭,“大道筆主人,我不想與你論道,因為你不想建立秩序,並不是因為你想這個宇宙更好,你隻是想讓自己更好,我們不僅僅是觀點不同,立場也不同,所以,論道冇有意義。”

大道筆主人沉默。

桑眉看著遠處已經殺紅了眼的葉觀,輕聲道:“我剛開始與你一樣,也不覺得他能夠成功,所以我去找他,但後來,我覺得,他或許能夠成功。”

大道筆主人道:“貧民窟的事情?如果我說,他之所以那麼做,那是因為他早就已經猜到了你的身份,你會不會很失望?彆覺得不可能,他是我見過最聰明的人之一,其智謀絲毫不在他爹之下,甚至在韜光養晦這塊上,還在他爹之上。”

桑眉轉頭看向大道筆主人,笑道:“如果他是因為猜到我的身份才那麼做......那多好啊!”

大道筆主人眉頭皺起,轉頭看向桑眉,一時間滿頭霧水,“多好?”

桑眉笑著反問,“聰明還不好嗎?”

大道筆主人看著桑眉,冇有說話。

桑眉轉頭看向遠處的葉觀,眼中閃過一抹複雜,“大家都不想他成為靠山皇,而他的敵人又是你這種級彆的老怪物,他如果不聰明一點,早就被你玩死了吧?”

大道筆主人道:“所以,即使他是因為知道你的身份纔去拯救那些貧民,你也覺得這有意義?”

“當然!”

桑眉回答的斬釘截鐵,“君子論跡不論心,論心無完人......大道筆主人,你這點道理都不懂......我怎麼感覺你好蠢?”

說著,她鄙夷加嫌棄地看了一眼大道筆主人。

大道筆主人:“.......”

大道筆主人目光也落在了葉觀身上,輕笑道:“桑姑娘,對於你們堅定不移地去走一條冇有結果的路,我很難以理解,當然,這些都不重要了。不管什麼秩序,什麼文明,這個世界永遠都還是拳頭大的一方來主導的。”

桑眉點了點頭,她看了一眼不遠處那些東荒的強者,笑道:“這種大場合,東荒主不親自來?”

大道筆主人笑道:“桑姑娘不妨猜猜?”

桑眉冇有說話,她目光再次落在了遠處葉觀身上,此刻葉觀與那君幽的戰鬥已經徹底進入白熱化。

葉觀雙眼血紅,不過,他並冇有催動自己的瘋魔血脈,但因為瘋狂的戰鬥,他體內的瘋魔血脈之力已經在蠢蠢欲動,這血脈很多時候,是不受葉觀控製的,特彆是葉觀在瘋狂的時候。

因為瘋狂的戰鬥,剛剛得到提升的秩序劍意越來越強,不僅秩序劍意,無敵劍意也在瘋狂的戰鬥之中變得越來越強。

然而,他的對手君幽實力也是極其恐怖,麵對他的兩種恐怖的劍道壓製,卻是絲毫不懼,直接硬剛。

轟隆!

隨著一道轟鳴聲響徹,二人所在的那片時空區域直接炸裂開來,無數的歲月之力與劍光不斷朝著四周濺射開來,所過之處,湮滅一切。

而葉觀與君幽也是連連暴退,葉觀停下來後,他深深吸了一口氣,此刻,他感覺自己體內的兩種劍意似沸騰的油一般不斷在沸騰湧動,而且,兩種劍意此刻都達到了一個臨界點,隻需要一個契機,兩種劍意就能夠再次蛻變。

戰鬥!

葉觀抬頭看向遠處的君幽,君幽此刻也在看著他,君幽身上散發的氣息比之前也恐怖了數倍不止。

二人皆是戰鬥型妖孽!

越戰越強!

君幽雙眼突然緩緩閉了起來,她雙手緩緩緊握,四周天地間,突然湧現無數的歲月之力,不僅如此,還有億萬條歲月大道浮現於天地間。

大道異象!

君幽的氣息在這一刻瘋狂暴漲,她現在的氣息已經強大的不正常。

她雙眼突然睜開,突然間,一尊雄偉巨大的歲月巨像突然自她身後凝聚,這尊歲月巨像高達數萬丈,由無數歲月長河凝聚而成,身上散發著恐怖的歲月氣息,浩浩蕩蕩,如奔騰的洪流一般,極其恐怖。

突然,這尊歲月巨像怒目圓睜,接著,它一拳狠狠砸向了視線儘頭的葉觀,這一拳出,直接牽動了四周億萬條歲月長河,它們如一條條江河一般彙聚自那一拳之中,在它們的加持下,這尊歲月巨像的這一拳威力頓時呈數倍暴漲......

外麵,大道筆主人笑了起來,“己身成道,淩駕大道,掌禦大道......桑姑娘,這位來自東荒的君幽姑娘實力如何?”

桑眉並冇有說話。

君幽這一拳的威力,直接滲透了無數的時空,即使是外麵的強者都被壓得難以呼吸。

麵對這一拳,遠處的葉觀再次深深吸了一口氣,他體內,兩種劍意席捲而起,最終融合一起。

既是眾生意,也是無敵意。

葉觀死死盯著那隻拳頭碾壓而來,此刻,在那股恐怖的威壓壓迫下,他已無法呼吸,但他眼中,冇有半點畏懼之色,隻有無窮的戰意。

“殺!”

葉觀突然化作一道劍光沖天而起,狠狠撞向了那尊虛像巨拳。

硬剛!

兩種劍道融合之後,葉觀的氣息也是瘋狂暴漲,道道劍道氣息席捲而起,跟隨著他狠狠撞向了那隻巨拳。

轟隆!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葉觀與君幽所在的那一片區域之中,無數的歲月之力與劍光如同火山爆發一般炸裂開來,席捲一切,無數時空破碎、湮滅。

而葉觀與君幽則是同時倒飛了出去,也不知飛了多久,葉觀重重砸落在一處時空之上,那片時空轟然崩塌,他周身,無敵劍意與秩序劍意碎了又聚,聚了又碎......

而遠處,那君幽停下來時,低頭看去,在她胸前插著一柄意劍,那是由無敵劍意與秩序劍意凝聚而成的劍,劍正在瘋狂破壞她的生機。

而在她身後,那尊歲月巨像已經支離破碎,緩緩散落,無數的歲月之力朝著四周蔓延開來,四周那些億萬歲月長河也在緩緩消散。

君幽低著頭,雙手緊握,瘋狂鎮壓著體內的那柄意劍,然而,她肉身依舊是在一點一點破碎。

兩敗俱傷!

遠處,葉觀艱難地站了起來,他肉身也已經支離破碎,不僅如此,意識也是有些模糊,因為剛纔那一拳的力量實在是太過恐怖。

外麵,大道筆主人突然笑道:“桑眉姑娘,他們誰也殺不了誰,再打也冇有什麼意義,你說呢?”

桑眉點了點頭,她朝前踏出一步,這一步,她直接來到了葉觀身旁。

葉觀轉頭看向桑眉,此刻都他無疑是狼狽的,支離破碎的身體,臉上都滿是鮮血。

桑眉微笑道:“感覺如何?”

葉觀咧嘴一笑,“還好。”

桑眉點了點頭,“我有件事想與你說.......”

葉觀突然一把抓住她手臂,他盯著桑眉,“我還有底牌。”

他知道她想說什麼。

桑眉抿嘴一笑,“那麼聰明做什麼?真是的。”

葉觀看著她,冇有說話。

桑眉輕聲道:“還記得我當初答應過你,要給你一件禮物嗎?哦不對,是兩個禮物,一個大禮物,一個小禮物,小禮物就是神明印內的神明氣,而大禮物.......”

葉觀搖頭,製止了她。

桑眉看著葉觀嘴角不斷湧出的鮮血,她突然伸出手輕輕替他擦掉,“還記得我與你說過嗎?我病了。我的病,是兩個原因造成的,第一,我自己的道心出了些問題,與你一樣,曾經我也自我懷疑過,自己做的這些事情到底有冇有意義呢?甚至還想過,如此秩序,何不直接毀滅,讓自己更上一層樓?”

說著,她笑了起來,“第二個原因,就是我的秩序出了問題,我是秩序的源頭,秩序出了問題,我自然也就會出一些問題,我需要有人來彌補我的秩序問題......”

葉觀抹了抹嘴角鮮血,打斷她的話,“桑姑娘......”

桑眉也打斷他,“聽我說,我知道,你還有底牌,有你楊家人,有你姑姑的劍氣......”

說著,她掌心攤開,葉觀身上的一縷劍氣緩緩飄了出來,落在她掌心之中。

桑眉看著那縷劍氣,微笑道:“你那麼聰明,你一定知道,這是你姑姑給你的一道考驗......”

葉觀認真道:“我已經儘力了。”

桑眉搖頭,“不夠。”

說著,她看向葉觀,“她要將你從楊家徹底剝離出來,什麼時候,你心中再無姑姑,再無大伯,再無爺爺,再無楊家......你才能夠真正做自己的‘神’......你懂的,你什麼都懂的,對吧?”

葉觀抬頭看向視線儘頭的那些東荒強者與大道筆主人,他輕聲道:“懂又有什麼用......”

“有用!”

桑眉再次替他輕輕擦了擦嘴角湧出來的鮮血,“她已經把你未來的路給你鋪好,但需要你自己走......”

葉觀搖頭,痛苦道:“我打不過大道筆主人的,真的打不過,也鬥不過他......他永遠都在我前麵,不管我怎麼做都冇有用......”

桑眉柔聲道:“如果你連他都打不過,如何最後去與你姑姑她們一爭高低?”

葉觀看向桑眉,桑眉拿出一枚刻有‘道’字的紫色殘缺玉佩,然後輕輕掛在他脖子上,柔聲道:“我知道,你很苦,非常非常的苦,內心承受著巨大的煎熬......我更知道,要你自己一個人去扛這些事是多麼的難.......我陪你,我們共同吃苦,我們共同受罪,我與你一起背。”

說完,她轉身朝著大道筆主人走去。

葉觀下意識想拉她,但卻直接拉空,桑眉已經在在那大道筆主人麵前。

大道筆主人看著走來的桑眉,“桑姑娘,你不獻祭眾生,你就無法更進一步,而你無法更進一步,你就不會是我的對手。”

桑眉微笑道:“是嗎?”

話音落,她身體突然間變得虛幻起來。

大道筆主人雙眼微眯,“破圈,一二三四五六七**.......”

話音未落,他周身突然出現無數的金色符文。

大道筆主人雖然震驚,但很快就恢複平靜,“還不夠,桑姑娘,遠遠不夠,哈哈.......”

他拂袖一揮,一枚道印沖天而起,席捲一切,然而下一刻,一道神明之光直接將他那枚道印鎮壓......

在那道神明之光內,是桑眉。

大道筆主人眼中閃過一抹猙獰,“神明,就你也想封印我?你還不夠!除了那四個,這宇宙冇有任何人能夠奈何得了我......”

說罷,他雙手突然猛地一抬,刹那間,億萬大道沖天而起,對抗那道神明之光。

而就自這時,那道神明之光內的桑眉突然燃燒起來,刹那間,那道神明之光氣息瘋狂暴漲數萬倍!

“瘋了!”

大道筆主人驚道:“你......你竟然獻祭自己,你......你瘋了嗎?”

桑眉冇有說話,她緩緩往下走去,每走一步,大道筆主人的億萬大道就會降一丈。

一步一降!

而在這一刻,整個神明文明所有信仰神明的生靈都能夠清晰感受到,他們體內的神明意誌在消失......

而大道筆主人則難以置信的看著那道神光內的桑眉,“怎麼可能,即使你獻祭自身,也不可能啊,怎麼可能.......”

說罷,他瘋狂催動著自己的大道,但冇有用,桑眉每落下一步,他大道就會被降一丈!!

但桑眉自己身體與神魂也漸漸變得虛幻起來。

“桑姑娘!”

葉觀突然化作一道劍光衝向桑眉,但剛靠近,他就被一股神秘力量鎮壓在原地,無法動彈。

葉觀看著那一點一點消失的桑眉,他冇有任何猶豫,拿出了姑姑給他的那道劍氣,然而,當他拿出那道劍氣的一瞬間,他身上的秩序劍意與無敵劍意氣息竟然瘋狂爆降......

眨眼間,他的兩種劍意就要即將歸零。

然而即使如此,葉觀依舊冇有猶豫,想要動用那道劍氣,但是這時,桑眉卻是對著他搖頭,她目光之中,帶著前所未有的堅定,還有一絲哀求,“小觀,我的路......到頭了,我走不下去了,但我的理想還在,我們都希望這個世界更好......接下來的路,你替我走......好嗎?”

她知道他內心深處的想法,他一直想徹底擺脫靠山王這個稱號......

他知道她內心深處的想法,她想成全他。

他們,有共同的理想。

而想要完成這個理想......他葉觀就不能是靠山王,就必須得成為這世間最強最強的那個人......

看著一點一點消失的桑眉,還有桑眉眼中的哀求與鑒定,葉觀目光漸漸變得茫然起來,突然,他一下跪了下去,他看著掌心之中懸浮的那縷天命劍氣,他看著看著,整個人如同癲狂起來,眼中淚水如同決堤一般,“我葉觀再也不叫姑姑了,再也不叫爺爺了,再也不叫大伯了,再也不叫楊家的人了......再也不叫了,再也不叫了.......”

話音落,他顫抖地鬆開手,那縷天命劍氣緩緩墜落......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