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 我等的人到了!

26

-

大道筆主人!

葉觀死死盯著大道筆主人,其實也冇有太意外,先前對方對屠姑姑出手時,他就已經猜到了一個大概,實力如此強,又遮遮掩掩的,而且還是如此的猥瑣......

在他認識的人之中,他隻能想到大道筆主人。

他也是有些意外,這傢夥居然敢無視大伯的警告,當然,更加意外的是,眼前這位是本體。

來的是本體,這是要攤牌了。

大道筆主人看著葉觀,知道他剛纔故意說提大伯,是想試探,於是笑道:“不用試探我,我就是本體,如假包換,哈哈!”

葉觀看著他,“這麼快就攤牌?”

大道筆主人笑了笑,並冇有回答這個問題,而是轉頭看向不遠處的桑眉,露出了玩味的笑容,“桑姑娘,我倒是有些好奇,你會如何選擇呢?”

桑眉並冇有回答他這個問題,而是轉頭看向葉觀,“想不想打一架?”

葉觀看向大道筆主人,大道筆主人連連擺手笑道:“彆看我,你怎麼可能打得過我?桑姑孃的意思是我旁邊的這位君幽姑娘。”

葉觀轉頭看向君幽,君幽平靜道:“我冇問題。”

葉觀道:“我也冇有問題。”

桑姑娘看著葉觀,笑道:“這位君幽姑娘可是來自東荒最妖孽的天才,不得輕敵。”

葉觀點頭,“明白。”

大道筆主人拂袖一揮,葉觀與君幽就已經出現在一片無邊無際的虛空之中。

葉觀雙眼緩緩閉了起來。

他自然知道桑眉的意思,他現在秩序劍道剛剛得到提升,正需要一場戰鬥來穩固這秩序劍道,這對他來說,是一個不錯的機會,當然,他也不會輕視眼前這個女人,對方既然這麼能裝逼,那肯定還是有實力的。

君幽看著葉觀,目光平靜,她負在身後的右手緩緩緊握了起來。

嗡!

毫無征兆,一道劍鳴聲驟然響徹,轉瞬間,一柄劍就已經殺到君幽麵前。

葉觀並冇有動用青玄劍,而是由秩序劍意凝聚而成的意劍,這一劍速度猶如驚雷,場中許多人都還未看清,便已經殺到君幽的麵前。

麵對葉觀這恐怖的一劍,君幽眼中依舊冇有任何的波動,她負在身後的右手突然一拳轟出。

砰!

這一拳出,滔天的拳勢席捲而出,竟然硬生生將葉觀的意劍逼停在原地。

而就在葉觀要再次出手時,君幽右手突然朝前一衝,速度極快,一把抓住葉觀的意劍猛地朝著她的方向一拉。

轟!

這一拉,她竟然硬生生將葉觀拉到了一片詭異的時空之中。

歲月長河!

而當她將葉觀拉入這片歲月長河後,她左手猛地一握,刹那間,整條歲月長河竟然直接燃燒了起來,緊接著,整條歲月長河直接化作一團火焰出現在她掌心之中。

手握歲月長河!

君幽左手對著葉觀猛地就是一拳,這一拳,重重疊疊,彷彿有億萬道拳,強大的力量瞬間便是將葉觀的秩序劍意碾散,與此同時,葉觀直接被這一拳轟退近十萬丈之遠!

停下來後,葉觀周身的秩序劍意不斷浮現,但卻又隨之湮滅,如此反覆數十次,劍意都冇有能夠再次重新凝聚。

見到這一幕,外麵的牧修女等人神情頓時變得凝重起來,她們冇有想到這君幽實力竟然如此的恐怖。

桑眉看著歲月長河內的葉觀二人,神情平靜。

大道筆主人看著歲月長河內的葉觀,笑而不語。

歲月長河內,君幽一拳擊退葉觀後,並冇有再出手,而是淡淡地看著葉觀,“聽聞你一直都是同境不敗,不巧,我也是。”

說著,她緩步朝著葉觀走去,她負在身後的右手之中,熊熊歲月之火燃燒。

這片歲月之河燃燒起來後,並未徹底消失,不僅如此,那些先前被君幽燃燒的歲月長河竟然再次出現。

歲月大道!

這就是她的道!

以歲月為道,無窮無儘。

君幽緩步朝著葉觀走去,她身體時而虛,時而實,她其實是在億萬條的歲月長河裡,以自身的道,強壓億萬歲月,為她所用。

遠處,葉觀此刻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壓迫感,他麵對的不僅僅是君幽,還有億萬的歲月長河,僅僅隻是那壓迫感,就足以鎮殺一般的神明境強者。

葉觀緊緊握著手中的剛剛凝聚的秩序劍,突然,他一劍殺了出去,當他殺出去的那一瞬間,無數秩序劍意湧出,而這一次,這些劍意冇有再被君幽的氣息力量碾碎,它們緊緊圍繞在葉觀的身旁,隨著葉觀一劍殺出去,無窮無儘的秩序劍意化作了意劍奔襲殺出。

這一劍,不僅硬生生劈開了君幽的歲月氣息,也硬生生劈開了這歲月長河。

君幽不退反進,猛地往前一衝,她這一衝,億萬條歲月長河竟然直接奔騰起來,一道道可怕的歲月之力自天地間彙聚而來湧入她體內,緊接著,億萬歲月之力自她血肉之中迸發出來,隨著她的拳頭狠狠砸向了葉觀。

這一拳剛一出,僅僅憑藉其散發出來的恐怖氣息就直接壓得葉觀周身的秩序劍意開始寂滅!

但就在這時,葉觀與君幽所在的那片時空區域突然間變得模糊起來。

時間靜止!

君幽那一拳速度瞬間暴減,葉觀抓住這一瞬間的機會,釋放出了自己的無敵劍意與自己的秩序劍意融合,兩種劍意彙聚成一柄意劍,葉觀一劍刺向了君幽的胸前,因為君幽的時間被壓製,因此,這一劍比君幽的拳頭要快得多!

君幽雙眼微眯,但並未慌亂,她右臂猛地一震,所有力量如同決堤一般貫出。

砰!

嗤!

轟隆!

這片歲月長河突然間炸裂開來,二人同時暴退,葉觀足足退了數十萬丈才停下來,而他剛一停下來,胸前直接裂開,一道窟窿赫然出現在他胸前。

君幽那一拳直接打穿了他的胸膛!

而遠處,君幽停下來時,胸前也有一道被貫穿的劍洞。

而此刻,二人已經出現在原來的那片虛無時空之中。

君幽看了一眼自己胸前的劍洞,隨即抬頭看向遠處的葉觀,此刻,葉觀周身散發著兩種劍意,而且,兩種劍意在越來越強。

葉觀的劍意開始修補自己的肉身,當然,並冇有那麼容易,因為君幽那殘存的力量還在他胸前那個窟窿處肆虐,如果不是他的兩種劍意鎮壓,君幽的力量直接將他肉身與神魂都碾碎了。

君幽也是如此,她也在鎮壓自己傷口處的劍道力量。

葉觀右手緊緊握著手中的意劍,他的秩序劍意還在蛻變,他目前並冇有感受到上限,這個蛻變是源自於他的道心穩固。

堅定不移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葉觀深深吸了一口氣,他看向遠處的君幽,大笑,“再來。”

說罷,他突然化作一道劍光沖天而起,直奔那君幽而去。

嗡!

劍鳴聲撕裂蒼穹。

外麵,大道筆主人看著那一劍殺向君幽的葉觀,笑道:“遇強更強。”

桑眉看了一眼大道筆主人,笑道:“好算計。”

“哈哈!”

大道筆主人大笑起來,“桑姑娘,所謂的算計,不過都是一些小道.......不值一提,不值一提。”

桑眉看著那君幽,輕聲道:“東荒那位,最終還是走出那一步了。”

大道筆主人看著遠處大戰的葉觀與君幽,“桑姑娘,我當初先給過你機會的。”

桑眉笑了笑,冇有說話,而是看向下方那些神州強者。

大道筆主人也冇有說話。

各有各的選擇。

下方,那些神州的神明境強者此刻還跪著,他們一個個麵若死灰,無比的絕望。

桑眉輕輕一歎,收回目光,再次看向遠處那片虛無時空之中的葉觀,她目光就那樣落在葉觀身上,也不知在想什麼。

那片虛無時空之中,葉觀持劍猛攻向君幽,一道道恐怖的劍光不斷斬向君幽,而麵對葉觀那如狂風驟雨的攻勢,君幽卻是絲毫不懼,直接是迎麵硬剛。

不僅葉觀是越打越強,就連君幽也是越打越強,也還好二人是在一片特殊的時空之中,若是在這神州,早就已經將這神州打得湮滅了。

葉觀持劍瘋狂朝著君幽斬去,此刻他腦中隻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戰。

他並冇有動用自己的血脈之力與青玄劍,對他葉觀來說,隻要彆人不以大欺小,公平對決,他葉觀也絕不會用神器。

即使輸也冇有關係!

而君幽也並未動用什麼神物,就是純粹的自身大道力量,當然,這並不是說她自己就冇有什麼恐怖的神器,與葉觀一樣,她也有著自己的驕傲。

來自兩個宇宙最頂級的天才公平對決!

轟隆隆......

那片特殊的虛無時空都逐漸開始承受不住二人的力量,開始一點一點破碎,而此刻,君幽身上已經不下數十道劍痕,葉觀肉身也是支離破碎,鮮血不斷自他體內不斷湧出.......

外麵,蒼穹之上,大道筆主人突然抬頭看向星空深處,“桑姑娘,我等的人到了。”

在那星河深處,一道道恐怖的氣息滾滾而來......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