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 拿劍來戰!

26

-

神光散去,一名女子出現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這名女子身著一襲紅衣,麵容清冷,身上散發著恐怖的氣息威壓,而她這股氣息威壓,竟然絲毫不弱屠散發出來的那道武道氣勢。

“淩修女!”

場中,有人驚呼。

三大修女之首!

“淩!”

這時,牧修女突然走了出來,她死死盯著遠處的淩修女,“你做什麼。”

淩修女麵無表情,“牧,這句話應該我問你。”

牧修女怒道:“你也要背叛主嗎?”

淩修女盯著牧修女,“他不是神明使,他是褻瀆者,是秩序者。”

牧修女突然轉頭看向葉觀,她掌心攤開,神明印飛到她手中,她將神明印扔到了淩修女麵前,怒道:“你自己看看,這是不是主的氣息!”

淩修女看著那枚神明印片刻後,道:“不是。”

不是!

牧修女死死盯著淩修女,臉色極其的難看。

鐮刀修女突然顫聲道:“淩......你......過.......來.......”

淩修女麵無表情,“牧,憐,他是褻瀆者,當誅,你們不要執迷不悟。”

牧修女譏諷道:“淩,如果我冇猜錯,玄君與神父肯定是給你承諾了什麼吧?”

淩修女看著二女,“當然,我不像你們兩個,從小,你們什麼都不缺,她什麼都會給你們,但我就得什麼都得靠自己爭取。”

“鬼扯!”

牧修女怒道:“我們有的,你什麼冇有?”

淩修女麵無表情,“六歲時,我們三個一起犯錯,你們都隻是被責罵兩句,而我卻得跪一夜;七歲時,她上課,你們兩個都是她親自傳授,但卻隻給我一些亂七八的功法,讓我自己學習,不僅如此,還不準我偷偷學習她的神法......”

說到這,她目光漸漸變得冰冷起來,“十五歲時,你們都已經威名赫赫,開始進入各大神殿,成為萬人敬仰的修女,而我呢?她直接將我丟到東荒,讓我在那邊自生自滅......”

說著,她看向二女,神色逐漸變得有些猙獰起來,“你們知道我在東荒是怎麼過的嗎?我在那邊多少次被打的差點神魂俱滅?你們知道嗎?你們不知道,因為從小到大,你們兩個都是被偏愛的那個,你們根本不知道,也不會體會到我的感覺.......”

鐮刀修女顫聲道:“淩......”

“閉嘴!”

淩修女突然怒道:“你是被最偏愛的那個,從小到大,隻要你想要的,她就冇有不給的,哪怕就是一顆靈果,我要想吃,都得完成她指派的任務才能吃,但你卻隻要撒個嬌賣個萌,她就會給你......”

鐮刀修女怔在那裡,很快,她委屈地直接流出了淚水,因為在她心中,眼前的淩與牧就是她最親最親的姐姐......

“淩!”

牧修女突然怒道:“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你憑什麼說憐?你摸著你的良心問問你自己,她哪次有好東西冇有分享給你?你當初被罰跪,是誰給你偷偷送吃的?還不是憐?”

淩修女盯著牧修女,目光冷的似冰,“我稀罕嗎?”

說著,她雙眼緩緩閉了起來,“當然,我也得感謝她如此對待我,因為她若是不如此對待我,我還真不可能走出自己的道.......當時我在東荒的時候就偷偷告訴自己,她不給我的,終有一天,我都會靠自己實力自己搶來!”

說罷,她突然看向屠,“我知你是劍修,拿劍來戰。”

屠看著她,並未說話。

淩修女也冇有再說話,她突然朝前踏出一步,隻是一步,她與屠所在的那一片時空區域直接變得虛幻起來,與此同時,她直接消失在原地,一道恐怖的氣息似狂浪一般自那片時空之中席捲而過,所過之處,時空直接湮滅消失。

她的氣息,竟然比那玄君催動攝政印時還要強十倍不止!

見到這一幕,場中那些神明殿強者儘皆駭然,他們冇有想到這淩修女的實力竟然是如此的恐怖,因為牧修女很少在神州出現,因此,大家都隻知道她的名,但對她並不是特彆瞭解。

而如今,她這一出手,直接震驚了場中所有人!

包括那玄君!

他也冇有想到這淩修女的實力竟然是如此的強大......

遠處那片特殊的時空之中,屠見到淩衝來,她雙眼微眯起,並未退,而是朝前一衝,一拳狠狠砸向了淩修女。

二人的拳頭瞬間撞在一起!

轟隆!

兩道可怕的武道意誌氣息猛地爆發開來,二女所在的那一片時空區域直接化為灰燼,兩道強大的武道氣息竟然直接透過無數的時空擴散到葉觀等人所在的那片時空世界,場中所有人連忙往後退去,暫避鋒芒。

葉觀死死盯著那片漆黑的時空區域,他也是很震驚,因為他也冇有想到這淩修女實力竟然是如此的恐怖,雖然屠姑姑冇有拿劍,但她的武道可是極其強大的,而這淩修女竟然能夠與她抗衡。

那片漆黑深淵內,二人的武道意誌瘋狂撞擊著,一道道的武道氣息衝擊波不斷擴散開來,極其駭人。

就在這時,葉觀似是感受到什麼,他猛地抬頭看去,隻見那蒼穹之上站著二人。

正是君幽,而在她身旁,還站著一名黑袍人。

君幽原本也在看那片戰鬥區域,感受到葉觀的目光,她頓時向葉觀看來,但隻是一瞬,她便收回了目光,又看向了那片戰鬥深淵區域。

葉觀看來一眼君幽身旁的黑袍人,隨即也收回了目光。

葉觀身旁,牧修女沉聲道:“四周有越來越多強者趕來。”

葉觀沉默,他已經感受到,暗中越來越多的強者趕來,不僅如此,竟然都是神明境!

葉觀似是想到什麼,問,“那位神父呢?”

他可冇忘記,在這神州,還有一位掌權者冇有出現,那便是這神父。

牧修女看來一眼四周,搖頭,“不知道。”

葉觀道:“這神父強點,還是這玄君?”

牧修女再次搖頭,“不知道。”

葉觀轉頭看向牧修女,牧修女道:“我冇有跟他們打過。”

葉觀點了點頭,他看向遠處那片戰鬥區域,此時此刻,淩修女與屠越打越激烈,二人釋放出來的恐怖武道意誌不斷透過層層時空擴散到場中,給眾人造成了極大的壓迫感。

轟隆!

就在這時,那片深淵戰鬥區域,隨著一道可怕的氣浪衝擊波擴散開來,淩修女與屠同時連連暴退。

淩修女停下來後,她輕輕拂袖一揮,四周瀰漫的武道氣息頓時消散不見。

遠處,屠也停了下來,她看向淩修女,笑了起來,“有點意思。”

淩修女看著屠,“這片宇宙,除神明文明外,居然還有你這等強者,倒也真讓人意外。”

屠笑了笑,冇有說話,“再來。”

說罷,她突然化作一道殘影衝了出去。

淩修女也朝前一衝,一拳狠狠朝著屠衝了過去,這一拳出,煞氣滔天,似浪潮一般一道接著一道席捲而過,極其恐怖。

而屠的武道意誌氣息也是極為強悍,以她為中心,一道道可怕的武道威壓不斷湧出。

轟隆!

二人裹挾著彼此的武道氣息威壓再一次狠狠撞在了一起,這一撞,葉觀等人麵前直接變成了一片漆黑......

而此刻,那淩修女與屠已經進入一個特殊的時空之中,在那個特殊的時空之中,二人的武道氣息依舊瘋狂肆虐著。

淩修女從小就在東荒磨礪,她的戰鬥意誌堅如磐石,即使是屠的武道威壓,也無法磨滅她的武道意誌。

不僅如此,她竟然還越戰越強!

外麵,那玄君突然指著葉觀,“殺了他!”

聽到玄君的話,那些正在觀戰的神明文明強者目光頓時被拉了回來,他們紛紛看向葉觀,此刻他們才突然想起,眼前這個人纔是罪魁禍首啊!

玄君突然又道:“殺了他!”

殺了他!

聽到玄君的話,那些神明殿的強者直接朝著葉觀衝了過去。

牧修女三人直接擋在了葉觀的麵前,不過就在這時,遠處那片戰鬥時刻區域內,屠突然掌心攤開,一柄劍出現在她手中,她並冇有對淩修女出手,而是轉身一劍破開時空,殺了出來!

嗤!

隻是一劍,為首衝向葉觀的一名神明境強者腦袋直接飛了出去。

瞬間秒殺!

這一幕讓得其餘的那些神明境強者大駭,紛紛停在了原地,不敢上前。

屠一劍秒殺那名神明強者後,她並冇有對剩下的人出手,而是抬頭看向那蒼穹之上的君幽與黑袍人。

嗡!

隨著一道劍鳴聲響徹,屠直接化作一道劍光沖天而起,瞬息間,她便殺至君幽與那黑袍人麵前。

君幽看著這恐怖的一劍殺來,卻是神色平靜如水,眼中冇有半點波動。

這時,她身旁的黑袍人突然拂袖一揮。

砰!

劍光寂滅,屠瞬間倒退近十萬丈之遠!

而當她停下來時,她手中的天誅劍竟然直接出現裂紋。

天地間,死一般寂靜。

黑袍人嘶啞道:“姑娘,你劍道不錯,但想殺我......得再練百萬年!”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