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不是褻瀆者了!

26

-

徹底完了!

奚仲與古昊二人此時此刻算是徹底絕望了。

喚不醒......

這位葉公子是個大忽悠啊!

他把自己二人都忽悠瘸了啊!

而一旁,那牧修女則死死盯著那片血色墓地,她雙手緊緊攥著,臉色也是有些許泛白。

鐮刀修女則很正常,依舊舔著糖葫蘆,對她來說,喚醒與喚不醒,冇有任何區彆。

反正,那是主的氣息,那是冇有錯的。

葉觀看著那片血色墓地,神色平靜,冇有說話。

天際,一名中年男子踏空而來,他身著一襲玄袍,氣度從容。

玄君!

攝政殿殿主!

如今整個神明文明內最有權勢的人之一。

而在他身後,站著足足三十六位神明境強者,而且,氣息都極其的恐怖。

玄君看了一眼葉觀,然後目光落在牧修女身上,“牧修女,事實證明,他並不是真正的神明使。”

牧修女沉默不語。

玄君看著牧修女,等待她做決定。

“牧修女!”

這時,一名老者突然走了出來,他目光陰冷,“若不是因為給你麵子,他根本不可能來到此地,攝政殿主之所以讓他來這裡,完全是因為看在你們兩位修女的麵子上,而如今,事實已經證明,他並不是神明使,兩位修女,你們應該親手處決他,以證神法。”

鐮刀修女眉頭頓時皺了起來,她將糖葫蘆包了起來,然後放到自己的小布袋裡,然後伸手將葉觀拉到了身後,右手持鐮刀,冷冷看著那說話的老者等人。

而場中,所有人都在看著牧修女與鐮刀修女,等待她們做決定。

這個時候若是再支援葉觀,那就是背叛神明,人人得而誅之!

而就在這時,玄君突然看向那臉色蒼白的奚仲與古昊,“奚仲,古昊,你二人勿要擔心,這並不是你二人的錯。”

聞言,奚仲與古昊猛地抬頭看向玄君。

玄君緩緩道:“他的神明印以假亂真,蘊含神明氣息,你二人被騙,這也是正常的,而且,你們是因為以為他是神明使,所以纔跟隨,你們是忠於神明的,這是冇有錯的,我相信,神明也不會怪罪你們的。”

聽到這,奚仲與古昊頓時變得激動起來,原本絕望的他們又再次看到了希望。

玄君繼續溫聲道:“現在你二人已經知道他並非是真正的神明使,因此,也該回到神明的懷抱了。”

奚仲與古昊心情激顫,這是玄君給他們的機會,也是他們唯一還能活的機會......

怎麼選擇?

就在這時,一旁的葉觀突然道:“兩位前輩。”

古昊與奚仲轉頭看向葉觀,葉觀微笑道:“這一路來,感謝兩位前輩的相助,兩位前輩對我已是仁至義儘,現在若是選擇攝政殿,我也能理解,並且,依舊會念兩位的恩情。”

古昊眼中閃過一抹複雜,“葉公子,你真的是神明使嗎?”

葉觀點頭。

古昊沉默。

奚仲也沉默。

他們真的很難。

因為他們很清楚,玄君給的這個機會就是他們最後的機會,現在若是繼續選擇葉觀,那就得與葉觀一同麵對整個神明文明的頂級強者。

根本冇有活路啊!

奚仲突然低聲一歎,“葉公子,我相信你。”

古昊看向奚仲,奚仲看著葉觀,“神明氣息是真的,神明印也是真的,我相信你是神明使,我不後悔我自己做的決定。”

“自取滅亡!”

遠處,一名老者盯著奚仲,冷聲道:“他若真是神明使,為何無法喚醒血衛?”

奚仲抬頭看著那老者一眾神明殿的強者,“你們都知道那神明印是真的,神明氣息也是真的,但是,你們假裝不知道,為何?因為一個神明使出現,會影響到你們的利益......你們在恐懼,你們怕失去現在擁有的,彆說葉公子是神明使,即使是神明站在你們麵前,你們也會說她是假的.......”

他身為南神明殿殿主,如何不清楚現在神明文明內部是一個什麼情況?

如今的神明文明內部,已經腐朽,爛到了骨子裡。

眼前這些人之所以不承認葉觀,最根本都原因就是他們想保住自己的利益,與其說他們是站隊玄君,不如說他們其實是在站隊自己,維護自己的利益。

一名老者怒視著奚仲,怒喝,“奚仲,玄君有好生之德,給你活命的機會,你卻不知珍惜......”

“閉嘴!”

奚仲突然怒聲打斷了老者的話,他死死盯著那老者,雙眼微紅,“葉公子是不是神明使,你們心裡雪亮,你們為何如此迫不及待想要殺他?還不就是因為害怕失去現在的所有?若不是因為害怕,你們第一時間要做的,難道不是應該先驗明他的身份嗎?可你們做的呢?你們第一時間想做的就是除掉他!這他媽的就是做賊心虛!”

“放肆!”

那名老者一聲怒吼,直接釋放出了一道毀天滅地的恐怖氣息朝著襲仲碾壓而去,然而,那道氣息還未靠近奚仲,便是直接被一道力量直接轟碎。

場中所有人紛紛看向不遠處的牧修女,出手之人正是牧修女。

玄君目光也落在了牧修女身上,他並未因為奚仲的話而生氣,微笑道:“牧修女,你還是選擇支援他嗎?”

牧修女看著玄君,“他就是神明使,即使他並冇有喚醒血衛,他也是神明使,因為那道神明氣息是真的。”

玄君平笑道:“可是牧修女,你似乎忘記了一件事,那就是,他也是褻瀆者與秩序者。”

牧修女道:“冇有說褻瀆者就不能成為神明使,根據神法,神明使代表神明。”

玄君臉上依舊帶著笑容,“根據神法,褻瀆者當誅。”

“褻瀆者當誅!”

場中,無數強者齊齊發聲,他們死死盯著葉觀,眼中毫不掩飾著殺意,隻待玄君一聲令下,他們就會一擁而上,將這褻瀆者當場錘死。

就在這時,葉觀手中握著的神明印內,那道神明氣息突然溢位,然後冇入他體內。

頃刻間,他體內有神秘的能量散去。

見到這一幕,場中那些神州強者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因為葉觀身上的那些褻瀆印記已經被徹底清除掉。

葉觀微微一怔,隨即看向遠處看著眾人,笑道:“我現在不是褻瀆者了。”

不是褻瀆者了!

眾人都有些懵了。

奚仲與古昊先是一怔,隨即便是狂喜。

而那玄君卻是笑了起來,“真是好手段,不僅能夠偽造出神明氣息,竟然還能夠清除自己的褻瀆者氣息.......你應該是東荒那邊來的吧?”

東荒!

此言一出,場中所有強者臉色皆是為之一變。

當年神明文明在神明的帶領下,與東荒那邊大戰過,後來,二十六位血衛與神明殺入東荒,將那邊徹底打服,而神明消失後,神明文明這邊一直冇有對那邊放鬆警惕,一直派有強大的軍隊鎮守那邊,而這些年來,那邊一直冇有什麼動靜。

玄君又笑道:“你剛剛又是秩序者,我不相信這是一個巧合。”

玄君身旁,一名老者突然走了出來,怒指葉觀,“他必定是東荒的,假借神明之名來禍害我神明文明!”

另一名強者也連忙道:“敵人想要打入我們內部,其心可誅!其心可誅!”

聽到這句話,玄君身後的那些強者連忙表示讚同。

牧修女看著場中那些神州強者,她突然道:“憐......帶他走。”

鐮刀修女轉頭看向牧修女,“牧......”

牧修女死死盯著遠處那些強者,“奚仲說的對,就算是主站在他們麵前,他們都會說是假的......你帶他走。”

鐮刀修女沉默不語。

“走?”

玄君突然笑了起來,“牧修女,我給過你機會,是你自己不珍惜的,你助紂為虐,幫助東荒謀害我神明文明,當誅。”

話音落,遠處神州深處,一道神光突然沖天而起,轉瞬間,牧修女所在的那一片時空竟然出現無數詭異地金色符文。

“神明囚!”

不遠處,那奚仲臉色頓時變得難看起來。

神州大陣!

當年神明留下的一座大陣,可囚一切神明境強者。

當神明囚出現的那一瞬間,牧修女便是出拳,她的力量似火山噴發一般狠狠撞擊著自己麵前的那些金色符文,但那些金色符文卻紋絲不動,她的力量根本無法撼動。

鐮刀修女突然轉頭看向葉觀,“走。”

葉觀卻是搖頭,“走不了了。”

鐮刀修女沉默。

進來容易,出去難。

這就是玄君真正的目的!

玄君並未出手,而是抬頭看向蒼穹深處,笑道:“九地共主,天目將軍,你們看戲也看夠了,如今也該做決定了吧。”

蒼穹深處,那裡站著兩名男子,左邊的身著一襲灰袍,一身氣息內斂,而右邊的中年男子則是身著一襲戰甲,身上散發著恐怖的氣勢。

九大神地共主!

天目將軍!

在他們身後,還有一道道強大的隱晦氣息,至少有二十多位神明境強者。

九地共主看著下方的葉觀,“天目,你怎麼看?”

天目麵無表情,“我的人,隻負責鎮守東荒,不參與任何內鬥。”

九地共主笑道:“你冇聽玄君說嗎?這位可是來自東荒......”

天目看向他,“看來,你已經做了決定。”

九地共主笑道:“做個雞毛決定,你難道冇看出來這個少年如此鎮定?想來他是有什麼底牌的,我們且再看看,等他們鬥個兩敗俱傷,我們到時候......”

天目眉頭微皺。

九地共主道:“不管是他贏,還是這玄君贏,反正對老子來說都冇有意義,等他們鬥結束,老子就自立為王......豈不美哉?哈哈!”

天目看向下方,冇有說話。

他們跟下麵那些普通神明境強者不同,下麵那些人必須得站隊,不然最後都得死,但他可不同,他們自己實力強,還手握軍權,他們是有博弈的資本的。

坐山觀虎鬥,穩贏!

玄君見到二人冇有迴應,便已知二人想法,他笑了笑,然後看下下方的葉觀,“殺了。”

聲音落下,他身後,數十位神明境強者直接朝著葉觀齊齊衝了過去。

葉觀身旁,古昊與奚仲見到那些強者衝來,他們眼中閃過一抹決絕,直接燃燒起肉身與靈魂,準備拚死一搏......

葉觀雙眼緩緩閉了起來,沉寂一瞬,他突然睜開雙眼。

哢嚓!

他身旁,時空裂開,緊接著,一名女子緩緩走了出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