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 我爹太懶了!

26

-

詹宗的力量還未靠近桑眉與小冉便消失的乾乾淨淨。

詹宗愣住,下一刻,他右手隔空對著桑眉就是一抓,一隻虛幻的手直接將桑眉與小冉籠罩,然而,桑眉與小冉卻依舊站在那裡,毫髮未損。

詹宗眼瞳驟然一縮,“你......”

此刻的他自然醒悟到眼前這女人絕對不是一般人......

桑眉望著他笑了笑,“你怎麼想著突然跑來抓我了?哦,是因為那個小劍修的原因嗎?你肯定是想抓住我,然後以此去威脅他......”

詹宗死死盯著桑眉,心中無比戒備,“你是誰。”

桑眉想了想,然後笑道:“我是褻瀆者......的同夥。”

詹宗已經察覺到不對勁,他死死盯著桑眉,當下搬出自己的後台以壯聲勢,“神明不會放過你們這些褻瀆者的......”

“神明?”

桑眉眨了眨眼,“我好怕怕喔。”

詹宗:“......”

詹宗轉身就跑,此刻他意識到,他可能不是眼前這個女人的對手,還是先溜為好。

見到詹宗逃跑,小冉忙轉頭看向桑眉,“姐姐,他跑了。”

桑眉笑了起來,“你再看看。”

小冉轉頭看去,那先前逃走的詹宗不知何時竟然又出現在了原地。

小冉愣住了。

那詹宗也愣住了,他驚恐的看著桑眉,駭道:“你......你到底是誰.......”

桑眉並冇有說話,隻是抬頭,在那蒼穹深處,不知道她看到了什麼,她笑了起來。

...

時空隧道之中,葉觀在視線儘頭見到了一道白光。

一旁的奚仲沉聲道:“到了。”

話音剛落,幾人便是穿過了那道白光,再次出現時,已經在一片星空之中。

而在他們前麵數百丈外,那裡站著一名身著金甲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手持長槍,如山嶽一般,壓迫感十足。

奚仲認出對方身份,凝重道:“神州守界者。”

牧修女朝著那神州守界者走去,當走到其麵前不遠處時,她停了下來,“古嶽,打還是不打?”

很直接!

神州守界者看了一眼牧修女,隨即看向葉觀,他看著葉觀,好似要將葉觀看穿一般。

牧修女麵無表情,拳頭已經握好,隨時可以動手。

鐮刀修女目光也落在了那神州守界者的身上,隨時準備出刀。

神州守界者看了葉觀片刻後,又看向牧修女,“進去容易,出來就難了。”

說著,他退到一旁。

牧修女鬆開右手,“古嶽,他身上的氣息不是假的。”

古嶽搖頭,“牧,這個時代,早已經不一樣了。”

牧修女盯著古嶽,“是不一樣了,主消失,玄君與神父掌管神州,冇有他們的提拔,你根本不可能成為神州守界者......可你彆忘記,你當初不過是一個乞兒,若不是主收留,你早化作塵埃了。”

古嶽微微搖頭,“牧,現在說這些又有何意義?你們不是要過去嗎?過去吧!”

牧修女看了一眼古嶽,然後帶著葉觀朝著遠處走去。

當葉觀等人進入神州地界後,古嶽突然道:“封鎖神州。”

話音剛落,這片星河直接被一道光罩籠罩,那道光罩由無數的金色符文組成,密密麻麻,億萬不止,現在的神州,不能進,也不能出。

牧修女轉頭看了一眼古嶽,目光之中蘊含殺意。

葉觀突然道:“沒關係,走吧。”

牧修女收回目光,冷著臉,帶著葉觀朝著遠處走去。

在他們二人身旁的古昊與奚仲神情皆是無比凝重,自己等人來此,怕是羊入虎口啊。

二人不由看向為首的葉觀,葉觀神色平靜,冇有一點慌亂。

二人相視了一眼,皆是有些詫異,這葉公子是真的夠鎮定的.......

葉觀轉頭看向牧修女,她臉色如冰一般,他笑道:“彆氣了,如他所說,時代變了。”

牧修女搖頭,“你不知道,主以前對他們很好很好......”

葉觀輕聲道:“可是他們長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

牧修女沉默片刻後,她眼中閃過一抹複雜,“確實不一樣了。”

葉觀笑道:“我們現在要想的是能不能安穩到那官邸.......”

牧修女看著遠處,右手緩緩緊握了起來,眼中一片殺意,“冇事,若有人阻,那便殺過去。”

葉觀轉頭看向奚仲與古昊,奚仲笑道:“到了這個時候,我們自然是與上使同生共死!”

古昊也笑道:“願神明保佑我們!”

葉觀也笑了起來。

古昊突然有些好奇,“葉公子,據我所知,你好像並不是神明文明的。”

這段時間相處下來,他發現葉觀挺好相處的,因此,大家也熟了起來。

葉觀點頭,“我確實不是神明文明的,我來自觀玄宇宙。”

幾人皆是有些好奇,古昊問,“觀玄宇宙?”

葉觀點了點頭,“一個離這裡比較遠的宇宙文明。”

古昊又問,“觀玄宇宙就是公子建立的秩序文明?”

葉觀搖頭,“不算是我建立的,我隻是繼承。”

奚仲有些好奇,“繼承?”

葉觀笑道:“是的,觀玄宇宙是我爹建立的,後來他偷懶,就把觀玄宇宙給我了,現在他不知道去哪浪了。”

小塔:“......”

奚仲問,“那這神明印.......”

葉觀看了幾人一眼,笑道:“你們肯定是在好奇,我為何會有這神明印?或者說,你們是在好奇我有冇有真的見過神明,對吧?”

奚仲點頭,“我冇有彆的想法,就是單純的好奇。”

葉觀掌心攤開,那枚神明印出現在他手中,“實不相瞞,我是陰差陽錯獲得的這神明印的.......”

幾人:“......”

奚仲顫聲道:“所以,葉公子並未見過神明?”

葉觀笑道:“算是吧。”

奚仲臉色頓時變得有些蒼白了。

一旁的古昊臉色也是變得有些不自然。

鐮刀修女什麼話都冇說,就吃著葉觀給她的糖葫蘆,看得出來,她很喜歡。

牧修女冇有糖葫蘆,因為葉觀給她的時候,她給了他一個看白癡的眼神。

牧修女皺著眉,也冇有說話。

古昊突然道;“不要多想,神明印既然落在葉公子手上,並且還有神明氣息,那就意味著神明肯定是暗中選擇了葉公子......”

說到後麵,他聲音已經在發顫,臉色也是漸漸泛白,因為這話,他自己都不太信。

但又有什麼辦法?

已經上了賊船!

不信也得逼著自己信啊!

古昊與奚仲心裡苦啊。

牧修女神色倒是平靜的很,若有所思著。

鐮刀修女突然拉了拉葉觀的衣袖,葉觀看向她,她右手拿著已經光禿禿的木簽子對著葉觀揚了揚。

葉觀笑了笑,然後又拿出一根糖葫蘆遞給她。

鐮刀修女接過糖葫蘆,頓時眉開眼笑。

古昊與奚仲心情沉重,因為就目前來看,他們真的是前途渺茫啊!

不一會,三人便來到一片大海前,葉觀抬頭看去,那片海無邊無際,一眼看不到頭。

葉觀轉頭看向牧修女,牧修女盯著那片海域的儘頭,“就在那儘頭。”

葉觀點頭,“那我們走吧。”

牧修女道:“跟著我。”

說罷,她突然朝前踏出一步,這一步踏出,她麵前的時空突然撕裂開來,緊接著,一條時空隧道鋪在了他們麵前。

葉觀四人跟著她踏入那條時空隧道內,剛踏入其中,幾人四周的時空便是如電光火石般迅速閃爍起來,數息間,幾人就已經出現在一座島上,整座島上隻有一座官邸。

神明官邸!

而幾人剛踏上這座島嶼,一道神識就直接籠罩住了他們。

一名老者出現在他們麵前,老者托著背,看起來極為蒼老,臉上的皺紋縱橫交錯,目光也有些渾濁。

老者輕聲道:“是牧與憐啊!”

牧修女與鐮刀修女連忙走了過去,牧修女扶住老者,微笑道:“阿軒叔,好久不見了。”

老者那蒼老的臉上泛起了一抹笑容,“這些年,你們也不知道回來看看我.......”

牧修女沉聲道:“阿軒叔,我們要去喚醒血衛。”

老者臉上笑容漸漸消失,他看向不遠處的葉觀,他掌心攤開,葉觀會意,拿出了神明印。

神明印飛到老者手上,看著手中的神明印,老者突然變得激動起來,他眼中蘊含淚水,哽咽道:“是......是......是主的氣息.......”

牧修女扶著老者,“阿軒叔,還請帶我們去血墓。”

老者連連點頭,“好好好......隨我來......”

說著,他轉身朝著遠處走去。

牧修女看向葉觀,葉觀點了點頭,跟了過去。

不一會,幾人來到了那座官邸右邊千丈外,那裡是一片墓地,墓地裡隻有二十六座墳墓,全部都是血紅色。

牧修女轉頭看向葉觀,葉觀輕聲道:“牧修女,會不會太順利了。”

這一路來,冇有任何人阻攔他們!

牧修女看著葉觀,“隻要喚醒他們,可以瞬間扭轉乾坤。”

葉觀沉默片刻後,微微點頭,他接過老者遞過來的神明印,他看向那片墓地,高舉神明印,“我以神明之名,令汝等醒來......”

話音落,神明印內,一縷神明氣息浮現而出。

而場中幾人都在死死盯著那片墓地,古昊與奚仲緊張的手都在顫,他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牧修女臉上雖然很平靜,但雙手不知何時已經緊緊緊握了起來。

隻有鐮刀修女最鎮定,她好奇地盯著那片血墓,舔著糖葫蘆......

這時,那片血墓突然微微顫動起來。

奚仲與古昊頓時欣喜若狂,但下一刻,他們愣住,隻見那片血墓徹底安靜了下來,再無動靜。

一片死寂!

冇有任何反應!

完了!

奚仲與古昊麵若死灰......

而就在這時,天地間,密密麻麻的恐怖氣息如潮水一般湧來......

而葉觀神色卻平靜如水。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