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都屠了!

26

-

[]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得白裙女子這邊所有強者大驚,紛紛轉頭看去,遠處視線儘頭,一名紅衣女子緩緩走來,女子手提一柄鐮刀,臉上還帶著血,宛如一尊殺神!

鐮刀修女!

見到這個女人出現,那奚仲頓時重重鬆了一口氣,這位大爺再不來,他們這邊怕是就隻能來世再效忠神明瞭。

而遠處,那神州為首的白裙女子也停了下來,她緩緩轉頭看向鐮刀修女雙眼微眯,目光之中罕見地透著一絲凝重。

鐮刀修女無視眾人,徑直朝著遠處葉觀走去,那些強者見狀,連忙紛紛讓開道路,根本不敢拂逆其鋒芒。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鐮刀修女來到了葉觀的麵前,她看著葉觀,“去......辦......事.......來.......晚了。”

葉觀有些好奇,“辦什麼事?”

鐮刀修女拿出一枚納戒,她輕輕一丟。

納戒內,突然間,數千顆血淋淋的頭顱全部飛了出來,而為首的那顆頭顱,竟然是那中眾神殿殿主慕容的。

見到這一幕,場中所有人都駭了。

鐮刀修女看著葉觀,舔了舔嘴角,“我......把中眾神殿.......都.......屠......了.......”

葉觀:“.......”

屠了整箇中眾神殿!

聽到鐮刀修女的話,葉觀無疑是震驚的,這看起來柔柔弱弱的妹子,居然這麼狠......直接把整箇中眾神殿都給屠了。

而四周眾強者也是震驚萬分,整箇中眾神殿都被屠了?那可是中眾神殿啊,幾大眾神殿之中實力最強大,也是最有前途的,而現在,整箇中眾神殿的頂級強者都被屠了.......

鐮刀修女緩緩轉身,她目光一一自遠處那些強者身上掃過,凡被她掃過者,無不是感到毛骨悚然,脊背發涼。

神明修女!

神明修女隻有三位,在神明文明內,她們地位特殊,實力恐怖,是無數人都不敢招惹的存在,此刻見到鐮刀修女如此維護葉觀,他們心中皆是不由有些發怵,紛紛不由自主看向葉觀,難道這傢夥真的是神明使?

神明修女目光最終落在了為首的白裙女子身上,而此刻,那白裙女子也在看著她。

眾人發現,那道神明法旨對神明修女根本冇有用,神明法旨的力量剛一靠近她,便是直接退散開來。

見到這一幕,大家的心頓時沉了下去,顯然,神明法旨不認為眼前這位神明修女是褻瀆者。

鐮刀修女突然提著鐮刀朝著白裙女子緩緩走去,她每走一步,地麵上都會出現一道血腳印,見到這一幕,場中那些強者皆是很有默契地退到一旁,生怕被波及到。

他們自然是不敢去正麵剛這鐮刀修女的,最強的,自然要最老大來剛。

白裙女子看著鐮刀修女走來,雙眼眯了起來,眼眸之中雖然透著凝重,但卻並冇有畏懼,就在這時,鐮刀修女身體突然變得虛幻起來。

血芒現!

一柄鐮刀無聲無息間直接殺到了那白裙女子麵前,她麵前的時空直接被硬生生撕裂開來,發出的尖銳撕裂聲就如同裂帛撕布一般,極其刺耳。

白裙女子眼眸之中閃過一抹陰冷,她掌心攤開,隻見她所在的那一片區域突然出現一道道流光,那些流光內,是密密麻麻的金色符文,它們如蝌蚪一般,組成一道道流光圍繞在白裙女子身旁,而流光之上,覆蓋著一層層古老的氣息,宛如來自億萬年前。

“神法裹身!”

場中,有人認出了白裙女子的神通,震驚道。

神法!

當初神明創造神法時,賦予了每一種法律神秘力量,也就是神明文明超級神寶之一的:《神明法》。

《神明法》內的每一種律法,都擁有毀天滅地的恐怖力量,而眼前白裙女子施展的就是《神明法》之中的一種律法,而她顯然隻掌握了一種律法,若是她手握完整的《神明法》,那絕對是無敵的存在,可以說,僅次那傳說中可以鎮壓一切的神明主印。

轟隆!

鐮刀修女那一鐮刀狠狠斬在了白裙女子周身散發的那些流光上,兩種力量的彙聚,頓時宛如兩座噴發的火山轟在一起,一道可怕的氣浪衝擊波瞬間自場中爆發開來,眨眼間便是將場中所有人震得連連暴退,而不遠處那座南神明殿在這一刻直接化為灰燼。

奚仲與古昊護在葉觀身前,死死抵禦著那道道可怕的力量衝擊波。

葉觀死死盯著遠處那片區域,白裙女子與鐮刀修女斬在原地,二女都冇有退,鐮刀修女的鐮刀在撕裂著白裙女子周身的那道流光,鐮刀之中蘊含的強大力量瘋狂撕裂著流光,但那流光蘊含著神明力量,鐮刀根本無法將其撕碎。

鐮刀修女突然收回鐮刀,下一刻,她雙手持鐮刀猛地一個橫掃。

一道半月血脈狠狠砸在了那道流光上。

轟隆!

眾人隻聽得一聲巨響,那白裙女子直接被砸飛至數萬丈開外!

鐮刀修女騰空而起,右手持鐮刀猛地就擲了出去。

鐮刀一閃而過,直接重重砸在了那白裙女子身體上的那道流光上。

砰!

白裙女子再次被震飛了出去,而這一次,她身上的那些流光竟然出現了淡淡的裂紋。

鐮刀修女手一伸,遠處的鐮刀直接化作一道血芒飛到她手中,下一刻,她直接衝了出去,眾人隻見到一道血紅色殘影自場中席捲而過,緊接著,便見那白裙女子再一次被震飛了出去,滔天的血芒自場中擴散開來......

壓製!

白裙女子完全被壓製,隻能靠著那道神法防禦,根本冇有還手的能力。

見到這一幕,那天琊等人臉色皆是變得難看起來。

而奚仲等人心中則是鬆了一口氣,這鐮刀修女實力越強,對他們自然是越好。

遠處那片戰鬥區域,鐮刀修女手持鐮刀猛砸,一刀又一刀砸在那白裙女子周身的流光上,那些流光出現一道道缺口,周圍還有細微的裂紋在不斷擴散.....

而在流光內的白裙女子,臉色已經逐漸變得蒼白起來,因為維持這種神法裹身,消耗是非常大的。

某處暗中,君幽看著下方的二人。

在她身旁,還站著一名黑袍人,黑袍人站在那裡,默不作聲。

君幽看著鐮刀修女,麵無表情,“神明培養出來的,倒是有兩下子。”

說著,她目光瞥了一眼遠處的葉觀,右手緩緩握緊,輕笑道:“我真是有些迫不及待想要捏斷他脖子了......”

...

見到白裙女子被壓製,那天琊等人是又憂又急,因為一旦白裙女子落敗,場中誰能阻擋這鐮刀修女?

都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但卻又冇人願意去幫忙,因為誰也不想去麵對這鐮刀修女。

遠處的奚仲與古昊看著遠處宛如殺神一般的鐮刀修女,眼中皆是有些複雜,他們境界與鐮刀修女一樣,都是神明境,但是,這戰力真的差的不是一點點。

哢嚓!

遠處,白裙女子周身的流光突然裂出一道口子!

見到這一幕,那天琊當機立斷,她掃了場中一眼那些神明境強者,怒道:“現在不出手,待會我等都得死。”

說著,他直接朝著鐮刀修女衝了過去。

而四周還有六名神明境強者,他們相視了一眼,也隨即朝著遠處的鐮刀修女衝了過去。

這個時候,他們已經彆無選擇,如天琊所說,現在不出手,等鐮刀修女收拾掉那白裙女子後,他們都得死,畢竟,他們可冇神法護體,能擋這鐮刀修女幾刀?

見到天琊等人動手,古昊與奚仲也是直接沖天而起,攔住了兩名神明境強者。但還是有五名神明境強者衝向了遠處的鐮刀修女,鐮刀修女突然停下,她猛地轉身,手腕一轉,手中的鐮刀直接往上一掄,一道半月血芒沖天而起,斬向了那五名神明境強者。

轟隆!

隨著一道血光破碎,鐮刀修女與五名神明境強者連連暴退......

而那白裙女子此刻終於有了喘息的機會,她深深吸了一口氣,看著自己周身那些已經快接近破碎的流光,她眼中閃過一抹陰狠,她抬頭看向遠處的鐮刀修女,殺意浮現,但突然,她直接轉頭看向遠處的葉觀。

冇有任何猶豫,她直接身形一顫,化作一道流光衝向了葉觀。

顯然,她是想先解決掉葉觀。

見到白裙女子看來時,葉觀就已經明白她的意思,因此,當對方衝向他時,他手中的青玄劍便是已經殺了出去。

眼前這位可是一位神明境強者,葉觀自然是不敢大意,這一劍直接動用了自己的血脈之力與兩種劍意,還有時間壓製。

當那白裙女子衝到葉觀麵前時,她猛然發現,她的速度突然間變得極其緩慢,而當她意識到事情不對勁時,血紅的青玄劍直接殺到了她麵前,但她並不懼,因為她周身有神法庇護。

砰!

隨著一道炸響聲響徹,葉觀與白裙女子同時連連暴退,但很快,白裙女子便是停了下來,她看向自己周身的流光,在她胸前位置,那裡有一道劍洞。

葉觀的劍竟然刺穿了她的神法庇護!

方纔若不是她退的快,葉觀的劍已經洞穿她整個身體。

怎麼可能!

白裙女子緩緩抬頭看向遠處葉觀,她目光落在了葉觀手中的青玄劍上。

遠處,葉觀看了一眼自己裂開的身體,不得不說,神明境強者真不是主神境強者能夠比的,若不是有青玄劍,他還真無法與對方抗衡。

白裙女子突然朝前踏出一步,她周身的那些流光直接化作一道道流光朝著葉觀激射而去。

見到這一幕,遠處葉觀眼瞳驟然一縮,他掌心攤開,青玄劍直接帶起萬千道劍光殺了出去。

在三種血脈之力的加持下,他的意劍變得極為強悍,一道道劍光鋪天蓋地朝著那些流光轟去。

轟隆隆......

那片核心區域直接炸裂沸騰起來,無數的劍光碎片與流光氣浪不斷朝著擴散開來。

剛開始時,葉觀的劍光還能夠與那些流光抗衡,但很快,他的劍光便是開始潰敗,然後被壓製。

葉觀眼中閃過一抹獰色,他雙手猛地緊握,所有劍意與血芒之力直接燃燒起來,緊接著,他不再防守,直接右腳猛地一跺,化作一道劍光沖天而起,狠狠撞向了那白裙女子。

見到葉觀撞來,那白裙女子眼中閃過一道森冷殺意,葉觀不是那鐮刀修女,她自然不會退,當下直接化作一道流光朝著葉觀撞了過去。

二人剛一接觸——

轟隆!

無數的流光與劍光同時爆發開來,二人同時暴退,而在退的過程之中,葉觀燃燒的肉身直接開始一點一點碎滅,而那白裙女子身上也是出現了不少的劍痕。

當葉觀停下來時,他已經隻剩靈魂。

葉觀手一伸,青玄劍飛到他手中,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眼中冇有半點畏懼之色。

白裙女子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身上有好幾道劍痕,深得可見五臟肺腑。

白裙女子緩緩抬頭看向葉觀,眼中殺意暴湧,“殺!”

她身後,那些近衛軍得到命令,齊齊衝了出來,一百多位頂級主神境強者浩浩蕩蕩朝著葉觀衝去,強大的威壓頓時席捲天地間。

群毆!

她決定不再浪費時間!

除了那些近衛軍,四周那些主神境強者此刻也爭功般衝向了遠處的葉觀.....打神明修女,他們不敢,但是,打眼前這葉觀.......那不是白賺功勞嗎?

葉觀看著近千名主神境強者衝來,雙眼緩緩閉了起來......

冇有退路了!

但就在這時,異變突起。

遠處,那白裙女子似是感受到什麼,眼瞳驟然一縮,她猛地轉身,而她剛一轉身,一隻玉手就掐住了她喉嚨,下一刻,她那顆絕美的頭顱便是硬生生被扯了下來.......

鮮血如柱!

玉手的主人盯著還未死絕的白裙女子頭顱,滿臉不屑,“你是個什麼玩意?”

天地間,一片死寂。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