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天命?什麼玩意!

26

-

[]

葉觀並不知道奚仲的想法,他剛纔的話,也是實話,他確實叫不出來神明。

若是能叫出來,他哪還會跟這些人在這浪費時間?

直接全部殺了!

媽的!

受這鳥氣?

此刻,葉觀自然也察覺到奚仲的變化,他轉頭看向一旁的奚仲,見到對方的神情,他自然明白了對方的心思,當下微笑道:「奚殿主,若嫌此木難支,可另攀高枝。我理解的。」

奚仲卻是搖頭,「上使,我方纔是因求生之念而昏了頭,還請您見諒。」

葉觀看著奚仲,有些意外。..

奚仲苦笑道:「上使,實不相瞞,誰都想活著,特彆是我們這些活了很久很久的人,不僅想活著,還想有更多更大的權利,但......」

說著,他看向遠處,那白裙女子身邊的人越來越多,他輕聲道:「但我相信,你真的是神明使。」

葉觀不解,「為何?」

奚仲轉頭看向葉觀,笑道:「因為隻有這樣,我纔有活著的希望。」

先前昏了頭,冷靜下來後,他就很清楚自己目前的處境,先殺葉觀?他不覺得他能夠殺得了眼前的葉觀,這個男人麵對如此多的頂級強者,卻依舊麵不改色,這份自信與從容,實在罕見,即使這個男人不是神明使,那也絕對是某個超級勢力培養出來的。

其次,即使他能夠殺得了葉觀,那他就真的能夠活著嗎?

不會的!

他已經背叛了上麵,上麵不會再相信他,即使上麵能夠讓他活著,那也是屈辱的活著,因為那意味著他的政治生涯已經到頭,而且,接下來他會被打壓,最後被降職,剝奪權利......

在政治這片漩渦裡,當你一旦站隊,那就不會有回頭路了。

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跟著葉觀走到底!

要麼潑天富貴,要麼生死道消!

念至此,他先前的恐懼與擔憂一掃而空,他轉頭看向遠處那一眾強者,笑了起來,「上使,你吩咐,我聽你的。」

現在對他來說,猶豫與立場不堅定,那都可能會讓他萬劫不複,有些事情,要麼就不做,可一旦做了,那就必須做到底。

人生就是這樣,許多時候就是:落子無悔。

乾就完了!

見到對方堅定自己立場後,葉觀微微一笑,「我們再看看,這神明文明,總不可能都是向著他們的。」

這話有深意!

奚仲看了一眼葉觀,點頭,然後道:「好。」

說完,他看向遠處,那片時空之中,越來越多的人出現在那白裙女子等人身後。

這些人最開始的想法很簡單,觀望觀望,看葉觀與上麵誰實力更強。

若是葉觀更強,他們就勤王,而若是神州那邊更強,那他們就剿匪!

而現在來看,顯然是神州那邊更強,既然如此,那他們自然會毫不猶豫地站隊神州。

反著壓?

那是賭徒纔會做的事情,但凡有點腦子的人都明白,做事要做有把握的事,不要把希望寄托於虛無縹緲的‘賭"上。

而眼前這奚仲顯然就是冇有腦子的那種。

..

暗中,那元眾神殿的殿主古昊與北神殿的殿主天琊此刻也在觀望之中,他們也是想看看葉觀以及神州那邊的實力再決定的,而就目前來看,葉觀這邊已經被完全碾壓。

整個南神明殿直接被原地打入詔獄,所有神境強者開始被清除神力......

過不了多久,整個南神明殿就都會被廢掉。

就目前來看,

葉觀這邊算是完敗,且毫無勝算。

天琊緊緊盯著葉觀,目光閃爍,「他冇有勝算了。」

古昊卻是搖頭。

天琊轉頭看向古昊,古昊盯著下方的葉觀,「他很鎮定。」

天琊當即道:「可以偽裝。」

古昊盯著葉觀,「不像是裝的。」

天琊有些不耐煩,「時間不多了,你想說什麼就快點。」

古昊突然提問,「假使這葉觀真的是在冒充神明使,那麼,他的目的是什麼?他的動機呢?」

天琊眉頭皺了起來。

古昊輕聲道:「天琊,冇有道理的,完全冇有道理的,有很大不正常的地方,他的劍,他的神明印......你看到冇?他的劍能夠與那神明法旨抗衡,他的神明印內,真的有神明的氣息.......我說,有冇有一種可能,他真的是神明使,而神明不出現,就是想試探一下如今神明殿內還有多少人忠於她?」

天琊雙手緊緊握了起來。

古昊繼續分析道:「就目前來看,站隊神州,無疑是最好的決定,可是,我們真的要背叛神明嗎?」

天琊當即反對,「若他不是神明使呢?」

古昊看向天琊,「那神明氣息,不是假的.......」

天琊臉色陰沉,「你覺得那神明氣息不是假的,但也冇有辦法完全證明它是真的,而且,如你剛纔所說,即使神明真的想看看神明宇宙還有多少人忠於她,何不自己顯靈,為何還要搞一個神明使出來?而且,這位神明使還是一位褻瀆者......」

古昊輕聲道:「我覺得......神明真的已經歸來了,而眼前這個少年出現在這裡,就是她給我們的警告,也是給我們最後的機會.......」

天琊麵無表情,目光冰冷,「看來,你是做決定了。」

古昊點頭,他並不是要賭,而是如他剛纔分析的那般,他內心深處的認為眼前這位就是神明使,這少年就是神明給他們這些信徒的一個警告,也是給他們最後一個機會。

這是她的仁慈!

天琊轉頭看向古昊,「我還是那句話,我不相信神明已經歸來,因為她若是歸來,也不會選擇一位褻瀆者,不僅如此,她更不會不通知當年的那些追隨者......而且,即使歸來......我也不覺得她現在能夠掌控一切.......畢竟,聽說當年她之所以消失,就是因為受了很嚴重的傷.......」

古昊看向天琊,「我知道,神州那邊的人也跟你一樣想。」

天琊雙眼緩緩閉了起來,雙手緊握,「古昊,你看看下麵,那葉觀身邊,隻有那奚仲,各個宇宙的強者都已經站隊神州......這已經說明瞭一切。」

古昊笑道:「你忘記我們剛纔擲骰子了?那可是最小點,天命的意願就是要我們勤王保駕!」

天琊麵無表情,「天命?什麼玩意!我命由我不由天!」

古昊點了點頭,「道不同,不相為謀。」看書菈

說著,他朝著踏出一步,緊接著,他的聲音自天地間響徹,「元中神明殿奉令,特來勤王!」

話音落下,古昊帶著上百名頂級強者破空而出,然後整齊地來到了葉觀的麵前,他對著葉觀深深一禮,「見過上使。」

在他身後,所有強者也紛紛行禮,「見過上使!」

古昊的突然表態直接震驚了所有人,都冇有想到這元中神明殿竟然會做出這種反常的舉動。

葉觀身旁的奚仲也是大為意外,因為他冇有想到,這元神明殿竟然會在這個時候過來勤王。

葉觀看著為首的古昊片刻後,道:「不用多禮

古昊起身,他看向葉觀,看著眼前的葉觀,他微微一笑,然後便帶著身旁的強者走到了葉觀的身後。

而這時,那天琊則帶著一眾北神明殿強者來到了那白裙女子身後。

雖然葉觀這邊有了古昊的加入,但整體實力依舊遠遠不如白裙女子那邊。

葉觀這邊的神明境強者,隻有四位,元神明殿兩位,南神明殿兩位,而那白裙女子這邊,神明境強者足足有八位,除此之外,超級主神境強者更是有一百多位,這其中,還基本都是有官位的那種。

不僅如此,還有越來越多趕來的強者加入白裙女子這邊。

而當古昊帶著他的人加入葉觀這邊後,他們整個元神明殿的強者也紛紛被神明法旨針對,身上的神力開始被一點一點清楚,而他們麵對那道神明法旨,卻是根本冇有辦法反抗。

逆風而行!

見到這一幕,場中那些跟在白裙女子身後的強者頓時冷笑起來,這古昊如此行為,無疑是在取死。

這時,白裙女子身旁,一名老者走了出來,他看向白裙女子,恭敬道:「尊上,還請下令,立即讓我等處死這冒充神明使的褻瀆者。」

其餘的人也是紛紛出來請示。

白裙女子看向葉觀,隻是一眼,葉觀所在的那一片時空便是直接開始坍塌。

「小心!」

古昊與奚仲同時來到了葉觀麵前,與此同時,他們的力量將葉觀死死護了起來,但他們自己卻被一股可怕的力量直接震得連連暴退。

「殺啊!」

這時,先前那老者突然走了出來,他怒指葉觀,「殺死這個褻瀆者!」

說著,他與他身旁的一眾強者直接衝了出來。

而這時,城中的那些強者也是紛紛衝了出來,他們護著葉觀連連退,但奈何雙方實力差距實在是太大,剛一交手,葉觀這邊便是被碾壓。

葉觀身旁的古昊與奚仲就要出手,但卻被葉觀阻止,他抬頭看向遠處,雙眼微眯,「來了!」

話音落,隻見一道血光突然殺入了白裙女子一眾人群之中,一眾神州強者還未反應過來,那人群之中便有數十顆神境強者頭顱齊齊沖天而起。

鮮血如柱!

....

免費閱讀.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