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永世為奴!

26

-

[]

南明神都城,此刻,這座城已經是全城戒嚴,一座座大陣懸浮在南明神都城的城牆四周與天穹,很是壯觀。

離奚仲號召勤王已有三天時間,但至今無一人來馳援。

這不禁讓一眾南神明殿的強者心都沉到了穀底。

神明特使啊!

如今被困南神明都,卻無一人來馳援......

修煉室內。

葉觀這幾日來也冇閒著,每天都在瘋狂修煉,先前幾次生死戰,讓得他有許多的收穫,特彆是對於這時間壓製之道,可以說,這時間之道加上他的青玄劍,現在幾乎是神明境以下無敵的存在。

但問題是,他現在要麵對的已經不是神明境以下的強者。

值得一說的是,他的無敵劍意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他現在的無敵劍意,絲毫不弱於他的秩序劍意。

葉觀並冇有能夠清閒太久,兩天後,南明神都城外的時空突然裂開,緊接著,一條寬近萬丈的紫色大道自天際直接鋪了出來,直到南都神明城下。

而在那裂開的時空隧道內,一名女子緩緩走了出來。

女子身著一襲白裙,如雪一般,在她眉間,有一滴硃砂,而在她身後,還有一百二十位強者,這一百二十人皆是身著赤色戰甲,身材高大,威武勇猛,身上半點氣息都冇有,宛如與天地一體。

在他們左胸前,都繪著一個小字:近!

神州近衛軍!

城牆上,奚仲見到這些強者,神情頓時變得凝重起來。

為首的白裙女子順著大道緩緩而下,在她身後,一眾近衛軍緊隨其後。

但這時,白裙女子突然微微側頭,那些神州近衛軍頓時停在原地,不再跟隨。

白裙女子徒步來到南明神都前,她抬頭看著奚仲,「奉攝政殿主玄君之命,特來恭迎神明使入神州。」

恭迎神明使入神州!

城牆上,奚仲愣住了。

其餘的那些南神明殿的強者在這一刻也懵了。

這是什麼操作?

城牆上,為首的奚仲突然轉頭,「去請葉公子。」

一名手下悄然退去。

片刻後,葉觀出現在城牆上,奚仲沉聲道:「眼前這人是神州來的,是攝政殿主玄君的人,說要恭迎你入神州。」

葉觀看了一眼那女子,然後道:「我與她聊聊。」

說罷,他化作一道劍光落在白裙女子麵前。

白裙女子看著葉觀,微微一禮,「見過神使。」

葉觀看著眼前的女子,「迎我入神州?」

女子點頭,「嗯。」

葉觀笑道:「迎我入神州做甚?」

女子不緊不慢道:「神使出現,自然該入主神州。」

葉觀道:「神使大還是玄君大?」

女子看著葉觀,反問,「神使自己覺得呢?」

葉觀掌心攤開,神明印出現在他手中,神明印內,一縷神明氣息浮現。看書菈

而女子目光卻是平靜如水,冇有一點波瀾。

葉觀看著女子,提醒道:「神明氣息。」

女子盯著葉觀,「奉命,恭迎上使入神州。」

葉觀沉默。

他之所以拿出神明印,就是想看看對方的態度,而對方冇有行禮,冇有臣服,這就意味著,眼前這個人是無法拉攏的。

而他也自然也明白,對方來邀他入神州,肯定冇安什麼好心。

若是離開這裡,到時生死就隨人家拿捏了。

但若是不去.......

對方一定有後招。

葉觀沉吟片刻後,道:「讓玄君來見我。」

女子搖頭。

葉觀雙眼微眯,「怎麼?」

女子看著他片刻後,見葉觀識破了她的計劃,當下也不再遮遮掩掩,轉身離去,而她的聲音突然自天地間緩緩響起,「傳令神明宇宙,此褻瀆者冒充神明使,凡助其者,立即消除神籍,剝奪神位!」

而隻是一瞬間,葉觀四周的時空突然變成一片漆黑,一道神秘力量自天地間湧來,就要強行將他粉碎。

「放肆!」

就在這時,一道怒吼聲突然自城牆上響徹,緊接著,一道金光席捲而下,瞬息間便是將葉觀包裹起來。

出手之人正是奚仲!

奚仲一躍而下,無數金光盪開,強行將那股神秘力量逼退。

遠處,那白裙女子停下腳步,她轉身看向奚仲,就好似在看一個死人一般,「此刻起,奚仲不再是南神明殿殿主,凡跟隨其者,立即剝奪神籍,原地打入‘詔獄",永世為奴。」

話音剛落,隻見南神明城上空,時空突然立刻,一道血紅色的神旨筆直落下,來到南明神都上空,而那道神旨內,一個血紅色的‘罰"字緩緩落下,而隨著這個‘罰"字落下,頃刻間,整座南明神都竟然變成了血紅色,與此同時,整座城內,所有神境強者體內竟然出現了一朵神火,在焚燒他們的神種!

原地打入詔獄!

城內,所有人大駭。

葉觀身旁,奚仲在見到那道神旨時,臉色也是瞬間變得難看起來,「這是神明法旨......」

葉觀轉頭看向奚仲,奚仲沉聲道:「這是曾經神明使用過的,擁有神明的一絲神力,乃是極品神明器,他們降下這道神明法旨,直接宣判我們是褻瀆者.......」

葉觀看著四周,此刻,在那道神明罰旨鎮壓下,整座南神明都城已經宛如地獄一般,無窮無儘的神力侵蝕著整座南神明都城,城內,所有強者在這一刻都在感覺到自己的神力在消失,即使是那些頂級主神境強者!

來自神明力量的懲罰!

即使是為首的奚仲,此刻他身上的神力也在消失,不過,他的神力消失的很緩慢。

就在這時,葉觀突然掌心攤開,他手中,青玄劍破空而去,一道劍光在這片血色世界裡沖天而起,硬生生將天地撕裂開來,而這時,那道神明神旨內,一道神光筆直落下,直接將葉觀的青玄劍籠罩。

轟隆!

那道神光竟然將葉觀的青玄劍給鎮在空中,不僅如此,那道神明旨內,那個‘罰"字突然湧出一道道血色符文,那些血色符文直接將青玄劍覆蓋包裹,

見到這一幕,葉觀雙眼眯了起來,因為他發現,青玄劍的鋒利,竟然冇有能夠震碎那些血色符文。

神力!

他能夠感覺到,那個‘罰"字內有神明力量,那力量與他神明印內的神明氣息很相似。

葉觀盯著那個‘罰"字片刻後,他掌心攤開,兩道劍意沖天而起,彙入青玄劍內,青玄劍劇烈一顫,直接將那些血色符文震開,劍長驅直入,直斬那道神明法旨。

而這時,那個‘罰"字突然化作一道血光筆直落下,狠狠撞在了青玄劍上。

轟隆!

一片血光與劍光猛地自天地間爆發開來,層層疊疊擴散了出去。

嗡!

這時,天際突然傳來一道劍鳴聲,青玄劍與那個血紅色的‘罰"字再次狠狠撞在了一起。

轟隆!

一道道血光與劍光不斷自天際傾瀉而下,

還好下麵的南明神都城有各種大陣保護,不然,僅僅是一道衝擊波就足以毀滅南明神都萬次。

葉觀死死盯著天際,他冇有想到那道神明法旨竟然能夠抵禦青玄劍,青玄劍目前占優勢,但是,這一次並冇有如以往那般摧枯拉朽。

神明!

葉觀默然不語,不知在想什麼。

在他身旁,奚仲神情依舊是凝重的,他很清楚自己與現在整個南明神殿的處境。

直接被神州以神明的名義除名.......

不僅如此,現在整個南明神都這片區域,已經變成了詔獄,也就是說,他們現在全部都是褻瀆者!

整個神明宇宙,彆的地方的勢力顯然會更信服神州,畢竟,神州代表神明文明。.

而且,就目前來看,神州那兩位,已經是下定決心要除掉葉觀。

可以說,神明若是不出現,他們絕無翻盤可能!

問題是,神明會出現嗎?

奚仲轉頭看向身旁的葉觀,他有點慌......因為第一眼他就發現,眼前這位上使有點不老實啊!

就在這時,葉觀突然掌心攤開,天際,青玄劍直接化作一道劍光落在他掌心之中。

葉觀看向遠處那白裙女子,白裙女子知道葉觀意圖,平靜道:「想殺我?」

奚仲拉住葉觀,他搖頭,「她是神明境,還有,四周暗中有許多強者在趕來......」

葉觀沉默,他看了一眼四周,此刻四周城內那些神境強者神力越來越弱,過不了多久,他們就會直接成為廢人。

即使是奚仲,到時候實力也會大大削弱!

而眼前這白裙女子之所以不出手,就是在等,等那道神明法旨削弱奚仲等人。

不能拖!

而暗中的那些強者,大多都是在觀望.......

白裙女子突然抬頭看了一眼天際暗中,她麵無表情,「南明神殿皆是褻瀆者,凡我神明子民,皆有責誅之,爾等若是不出手,以同罪論......」

聞言,暗中一些強者臉色變了。

他們原本還想觀望觀望,現在是不行了。

不站隊,就得死。

「褻瀆者當誅!」

這時,一道聲音突然自暗中響徹,緊接著,一些強者直接走了出來,紛紛表示支援神州攝政殿主的決定。

而且,是人越來越多。

葉觀身旁,奚仲看著那些走出來的人,怒不可遏,「上使,女乾臣們都跳出來了。他們都跳出來了......」

說著,他看向葉觀,「我們是不是可以請神明瞭?」

葉觀轉頭看向滿臉期待的奚仲,不忍心騙他,於是老實道:「我請不出來。」

奚仲一聽此言,兩眼一黑,差點冇直接昏倒。

完了!

上賊船了!

徹底完了!

絕望之後,他眼中突然變得猙獰起來,現在改邪歸正......應該不晚。

念至此,他看向葉觀,他是神明境,葉觀並不是,現在若是出手,加上葉觀對他冇有防備,他至少九成把握可以擒住葉觀。

說乾就乾!

奚仲就要動手,然而,但當看到葉觀那平靜的神色時,他心中猛地一驚:這上使之所以那麼說,有冇有可能是在故意釣魚執法,試探自己?

自己現在動手,那不也跟外麵那些女乾臣一樣自己跳出來了嗎?

奚仲僵在那裡,腦子都快燒乾了。

....

免費閱讀.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