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一十三章 聽天命!

26

-

他自然是慌的,因為連他自己都冇有搞清楚這神明印內為何會有神明氣息。

這事,他問過宗信,但宗信自己也不清楚。

雖然他心中有個猜測,但也不敢完全確定。

雖然心中慌,但他臉上卻是鎮定無比,他收回思緒,然後道:“我們城中現在有多少強者?”

奚仲一直在觀察著葉觀的神情,聽到他問話,當即收回目光,然後道:“神明境強者有兩位,主神境強者有六十二位,除此之外,還有各類防禦大陣,若是隻守不攻,應該能撐一段時間,當然,這得看上麵那兩位接下來的動作大不大。”

葉觀道:“所以,我們接下來能做的就是等,等勤王之人?”

奚仲點頭,“是的,至少得等到另外兩位神明聖女到來。”

葉觀道:“我明白了,對了,那君幽是何來曆?”

奚仲眉頭也皺了起來,“我也不清楚。”

葉觀轉頭看向奚仲,奚仲沉聲道:“她不是我神明殿的,之前也未曾聽過,我隻知道她與慕容有點關係。”

葉觀道:“能查嗎?”

奚仲點頭,“我讓人去調檢視看。”

葉觀點了點頭,“那接下來就等吧!”

奚仲恭敬一禮,然後退了下去。

奚仲退下去後,宗信突然道:“此人可信嗎?”

葉觀道:“他擔憂,是正常的,畢竟,這事關他的前途與性命。”

宗信沉聲道:“相比起這個神明文明,我覺得,那個君幽你更得小心那君幽,這個女人太神秘。”

葉觀點了點頭,“我知道,現在不僅僅是神明文明的事情,可能還有第三方勢力介入。”

說到這,他眉頭皺了起來,“也許,當初即使冇有那位君不器,這個女人也會找彆的理由與我們剛上。”

宗信驚道:“你的意思是,這個女人一開始的目標就是衝著你去的?”

葉觀沉聲道:“不敢確定,但此女從目前來看,絕非是一般人......”

說著,他微微搖頭,“當務之急是等,等那三位神明聖女到來。”

宗信提醒道:“那個女人剛剛並冇有阻止你說服這奚仲,必是有什麼陰謀。”

葉觀點頭,“我知道。”

宗信冇有再說什麼,因為他知道葉觀肯定有自己的打算。

“葉兄!”

這時,古磐走了進來。

葉觀看向古磐,此刻古磐也已經恢複。

古磐笑道:“我滿血複活了。”

葉觀想了想,然後道:“古兄,我需要你幫我辦件事。”

古磐有些好奇,“什麼事?”

葉觀笑道:“我希望你回帝域一趟,幫我.......”

古磐直接打斷他的話,“你是想支我走!”

葉觀沉默。

古磐沉聲道:“我知道,你的敵人一個比一個變態,但我覺得,我還是能夠幫到一些忙的,而且,我也不是完全為你,現在在這裡,可以與神明文明許多頂級強者過招,我覺得是一件極好的事情,真的。”

葉觀搖頭,“古兄,冇有必要的。”

古磐笑道:“我意已決。”

葉觀低聲一歎,但心中還是有些感動。

古磐道:“說說你接下來的打算,讓兄弟我好心裡有個底。”

不得不說,他其實還是有點慌的。

之前自己單獨在外麵混的時候,就算不是無敵世間,那也是少有敵手的,但自從跟著葉觀後,他發現,這生**驗難度是瞬間呈數十倍暴增,直接給他打懵逼了。

而且,直覺告訴他,葉觀的敵人可能還會有更強的......

葉觀道:“當務之急是等,等援軍。”

古磐問,“等神明殿的援軍?”

葉觀雙眼微眯,“不!”

古磐愣住。

...

南神明殿內,此刻殿內聚集了所有南神明殿的強者,為首的就是奚仲。

一眾南神明殿強者神情皆是凝重無比,他們都是奚仲的心腹,因此,許多事情他們都知道,而他們也清楚奚仲選擇葉觀,這意味著什麼。

奚仲看了眾人一眼,“在這裡的人都是自己人,有什麼想法都可以說。”

這時,右邊為首的一名白髮老者突然道:“殿主,我們都冇有什麼想法,既然殿主已經選擇了上使,那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保護好上使,等待勤王軍到來。”

其餘的人也是紛紛點頭。

這個時候能有什麼想法?

就算有,那也不能真的傻傻去說啊!

奚仲看了眾人一眼,然後道:“我知道你們擔憂,怕他是假的神明使,這點你們放心,我可以以性命擔保,他絕對是真的。”

聞言,眾人心中鬆了一口氣。

如果他們拚命保護的人是一個假的神明使,那就徹底完犢子了。

隻要是真的,那他們就等於是站在神明這邊......他們就占了大義。

為神明而戰!

想到這,他們內心之中的那些許恐慌頓時被衝散的乾乾淨淨。

這時,有人突然道:“殿主,既然神明選了特使,那她為何不親自出現.......”

奚仲看了他一眼,“她若出現,奸臣惡臣豈會出現?”

那人聞言,頓時一怔。

這話.......好像有點道理。

奚仲不動聲色道:“當務之急是等,等那三位神明修女到來,那鐮刀修女現在被慕容集整箇中眾神殿之力拖住,但他拖不了太久,而另外兩位神明修女,我們的人應該已經聯絡到她們......”

有人擔憂道:“神明修女若是不來......”

“斷然不會!”

奚仲直接打斷他的話,“神明修女皆是神明親自養大,絕不可能背叛神明,那鐮刀修女的態度就已經證明瞭。”

眾人微微點頭。

奚仲沉聲道:“元神明殿與北神明殿應該已經收到我們的訊息,但他們現在冇有任何動靜,要麼就是在觀望,要麼就是在等上麵的命令......總之,現在是最關鍵的時刻,諸位,這也是決定我們命運的關鍵時刻,諸位放心,他日我若富貴,必不相忘兄弟們!”

那白髮老者點了點頭,“殿主放心,你的決定就是我們的決定,誰若敢有異心,老夫必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奚仲掃視了一眼眾人,眾人頓時感覺如芒在刺,當下紛紛表態。

奚仲之所以召開這個會,其實就是想震懾眾人,雖然南神明殿內大部份人都是他提拔起來的,但他也不敢保證這裡麵有冇有彆人的人,而在這個關鍵時刻,那是容不得出任何問題的。

這一次,他可是賭上了所有!

若是賭輸,那可是連投胎的機會都冇有的。

他抬頭看向大殿外,眼中浮現出了擔憂。

他其實也很想知道,這神明殿內部到底有多少人會來勤王......

彆一個都冇有,那可就要原地去世了啊!

...

一處虛空之中。

時空突然破開,接著,一名身著神袍的老者與一名身著黑袍的中年男子出現在了場中。

眼前這二人,正是北神明殿殿主古昊與天琊。

二人剛一出來,便是直接隔絕了四週一切。

身著神袍的老者便是古昊,他看著天琊,直接開門見山,“你怎麼看?”

天琊笑了起來,“神明已經消失那麼久,但現在卻突然出現神明使......而且,這位神明使還是一位貨真價實的褻瀆者與秩序者,你不覺得這很不正常嗎?”

古昊道:“鐮刀修女,奚仲。”

天琊眉頭微皺,他自然明白古昊的意思,奚仲不重要,可以不在乎,但那神明修女的態度可不能不在乎。

古昊又道:“鐮刀修女乃是神明親自養大,那葉觀能夠瞞得過彆人,但不太可能能夠瞞得過她,而她親自臣服,這就意味著,那個葉觀的身份.......”

說到這,他冇有繼續說下去了。

天琊沉默片刻後,道:“兩個選擇,要麼遵從上麵的命令,立即聯手與上麵的人彙合,然後以神明之名,前去除掉那葉觀,要麼就響應奚仲的勤王號令,立即前往南神明殿護駕!”

古昊沉默了。

天琊看向他,笑道:“彆想彆的了,我們兩個冇有那個實力坐山觀虎鬥坐收漁翁之利,現在若是不儘快選擇站隊,到時候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古昊沉聲道:“就目前來看,神父與玄君已經聯手......”

天琊沉默不語,他是神父的人,而古昊則是玄君的人,但是他們都得到了同樣的命令,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上麵兩位已經聯手!

二人都沉默了。

這時,天琊突然低聲一歎,“萬難之局,上麵鬥,而我們對上麵的事情,完全不瞭解,包括這個葉觀,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是神明使,身後有冇有什麼勢力......我們一無所知,而對於那另外兩位修女的態度,還有仲裁長以及審判長的態度,更是一無所知.......這站隊?盲站嗎?”

古昊沉聲道:“冇有辦法,掌握的資訊不全麵,就會出現認知偏差,而出現認知偏差,就可能萬劫不複.......”

說著,他看向天琊,“你選,我跟你。”

天琊搖頭,“你選,我跟你。”

古昊眉頭皺了起來,“既然你下不了決心,我也下不了決心,那就乾脆用最原始的方法,擲骰子,大就聽上麵的,我們去圍剿褻瀆者葉觀,小,我們就去勤王保駕!”

天琊想了想,然後道:“行,不許動用神力,一切聽天命!”

古昊點頭,他掌心攤開,一枚骰子出現在他掌心,他輕輕拋起,骰子在空中旋轉幾圈後最後落在他手心中,二人定眼一看:一。

最小!

保葉觀!

二人相視了一眼。

天琊猶豫了下,然後道:“要不再擲一次?三局兩勝!”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