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零九章 叫人!

26

-

神明特使?

場中,所有眾神殿強者一個個如泥塑木雕一般愕在那裡。

這劍修是神明特使?

怎麼可能?

一眾中眾神殿強者都懵了。

那林睺死死盯著葉觀,他眼眸之中也是毫不掩飾著難以置信,“不.....不......”

唯一比較鎮定的是慕容,他死死盯著遠處的葉觀,當然,他心中也是震驚無比。

神明特使?

他第一反應就是不可能,因為作為神殿主,他是知道的,神明都已經消失了很多很多年,這葉觀怎麼可能是神明特使?

但是剛纔那道氣息.......

難道是偽造?

念至此,他越發覺得可能,因為若是神明重現的話,上麵的人不可能不知道,也不可能不會通知他!

慕容目光漸漸變得冰冷。

而遠處,葉觀此刻的震驚,也絲毫不比場中那些中眾神殿強者少。

拿出這神明印,已是他最後的無奈之舉,他的本意也隻是想看看能不能矇混過關,但卻冇有想到這神明修女竟然跪了下來。

真貨!

這怎麼可能是真貨?

桑眉可是說過的,這神明印是經不起測試的......

葉觀身旁,那古磐看著跪在葉觀麵前的神明修女,此刻也是已經懵了,這打著打著,變成自己人了?

“假的!”

就在這時,那慕容突然走了出來。

葉觀看了他一眼,然後低頭看向麵前跪著的鐮刀修女,“起來吧!”

鐮刀修女緩緩起身,葉觀看向不遠處的那慕容,“他說我是假的,你怎麼看?”

鐮刀修女緩緩轉身看向那慕容,手腕一動,一股可怕的勢直接籠罩了慕容,慕容卻並不懼,他看著鐮刀修女,“以閣下實力,自然能夠查出他是不是褻瀆者,一位褻瀆者,怎麼可能是神明使?而且,此人還是一位秩序者,並且他的秩序已經成氣候,他這種人,怎麼可能是神明使?”

鐮刀修女黛眉微微蹙起。

見到鐮刀修女遲疑,慕容知道她也在懷疑,於是又道:“閣下,此人曾誓言要顛覆我眾神殿,到如今,他已連殺我眾神殿十幾人,這其中還包括兩位身有官職的主神,此等行為,不僅褻瀆神明,更是在挑釁我整個眾神殿,而如今,他不知道使用了什麼方法,竟然騙過了神明鏡,想偽裝成神明特使,其心實在可誅......”

鐮刀修女緩緩轉身看向葉觀,葉觀也在看著她,他冇有說話,他知道,決定權不在他手上。

就得看這鐮刀修女是信他還是信那慕容了。

這時,鐮刀修女突然左手掌心攤開,葉觀知道她的意思,將神明印放到她手中。

鐮刀修女看著手中的神明印,片刻後,她開口,“主......的氣息。”

主的氣息!

顯然,她信葉觀。

聽到這,遠處那慕容臉色頓時就沉了下來,此刻,他麵臨一個艱難選擇,要麼臣服葉觀,要麼就......

臣服?

他自然不想!

以葉觀如今與中眾神殿的仇恨,這葉觀豈會放過中眾神殿?

今日放其走,必是放虎歸山。

可若是不臣服.......那就得麵對這鐮刀修女。

遠處,葉觀見到這慕容猶豫不定,便知其想法,他眉頭皺了起來,這個傢夥這麼勇的嗎?連這鐮刀女都不懼。

他心中暗暗戒備起來。

這裡可是中眾神殿的地盤,誰知道對方有冇有恐怖的底牌?

鐮刀女盯著慕容,目光平靜。

四周,一片可怕的沉默。

而此刻,場中那些中眾神殿的強者在見到慕容的目光時,皆是有些心驚,這老大想要做什麼?

眼前這位可是神明修女啊!

這可要不得!

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然而就在這劍拔弩張的時候,慕容突然笑了起來,“修女請便。”

神明修女目光從他身上收了回來,轉頭看向葉觀,目光詢問。

葉觀當即道:“去神明殿。”

在這外麵,無疑是不安全的。

神明修女微微點頭,她手持鐮刀輕輕在葉觀麵前一劃,一道時空裂縫出現。

葉觀扶起古磐走了進去,神明修女踏入時空裂縫的那一瞬間,時空裂縫驟然消失不見。

慕容盯著遠處,久久未語。

而場中,那些眾神殿的強者臉色皆是有些難看,葉觀與中眾神殿現在已是死仇,而這個傢夥搖身一變成為了神明使,用屁股想都知道對方肯定不會放過中眾神殿。

而且,這個傢夥還如此妖孽,時間一久,誰能夠奈何得了他?

神明使!

現在葉觀已經被證實,一旦回到神明殿,即使那三座神明殿都不認,但是,那三位神明修女是一定會認的,還有那些曾經效忠神明的死忠也會認的,到了那個時候,葉觀就能夠代神明發號施令......

想到這,一眾中眾神殿強者臉色無疑是變得更加難看了。

為首的那慕容深深看著深空,不知在想什麼。

....

時空隧道之中。

古磐顯得有些興奮,“葉兄,你真是神明使?”

他來眾神星係已經有一段時間,因此,對這神明文明是瞭解一些的。

葉觀傳音給他:“我假冒的。”

窩草!

古磐臉上的笑容瞬間就凝固了,他難以置信的看著葉觀,“這......”

葉觀道:“彆聲張。”

古磐喉嚨滾了滾,他瞄了一眼一旁的神明修女,冷汗浮現,這葉兄真是個人才,這都能假冒......

葉觀看著遠處,目光依舊凝重。

見到他目光之中的凝重,古磐沉聲道:“葉兄......”

葉觀篤定道:“他們不會罷休的。”

古磐驚道:“這位姑娘實力如此逆天,他們難道還敢.......”

葉觀當即拉住麵前的神明修女,“叫人!”

神明修女轉頭看著他,不說話。

葉觀認真道:“姑娘,他們絕對不會罷休,而且,我覺得此事冇有這麼簡單,你......多叫點人來保護我,好不好?”

神明修女道:“你。”

葉觀疑惑,“我什麼?”

神明修女道:“你......叫。”

葉觀:“.......”

神明修女突然從兜裡掏出一枚符籙遞給他。

見狀,葉觀頓時明白過來她的意思,原來她是讓自己叫她的人,他接過符籙催動,符籙微微顫動起來,很快,一道透著一股恐怖壓迫感女子聲自傳音符內傳了過來,“嗯?”

葉觀忙道:“救命!”

“冇空!”

傳音符內,一道聲音如驚雷般炸響,符籙瞬間破碎,葉觀呆立在那裡。

臥槽?

什麼玩意?

葉觀看向麵前的鐮刀修女,鐮刀修女卻是很平靜,她看著葉觀,認真道:“牧......脾氣不好。”

葉觀道:“你叫?”

鐮刀修女搖頭,“不。”

葉觀不解,“為何?”

鐮刀修女道:“她,罵......我。”

葉觀:“.......”

鐮刀修女輕輕揚了揚手中的鐮刀,自通道:“我......保護你。”

葉觀沉聲道:“你很強,但是,我還是擔憂。”

鐮刀修女突然伸手摸了摸葉觀的頭,“不.....怕。”

葉觀:“.......”

而就在這時,鐮刀修女突然轉頭看去,這一看,遠處時空隧道直接炸裂開來,而這時,一道神秘力量直接將他們這片時空區域給籠罩了起來。

領域!

時空隧道徹底崩塌,他們出現在了一片浩瀚的星空之中。

而遠處,時空裂開,一名男子緩緩走了出來。

慕容!

而在慕容身後,還有五名身著赤金神甲的神秘強者。

見到這一幕,葉觀臉色沉了下來,他的擔憂果然是靈驗了。

對方之所以放他們走,是不想在中眾神殿出手,留下把柄。

畢竟,眼前這位可是神明修女。

葉觀心中道:“宗信前輩,這慕容的實力如何?”

宗通道:“不知道.......因為已經很多年冇有見過他出手。”

葉觀道:“他殺你師傅,是光明正大殺死的嗎?”

宗通道:“是。”

葉觀臉色沉了下來。

鐮刀修女很強很強,強到讓人絕望,但是,這慕容敢來,那肯定是有底氣的。

鐮刀修女看著慕容,目光平靜。

慕容笑道:“修女,此人乃是褻瀆者,這是事實,根據神法,凡我眾神殿者,皆有責任將其誅殺,還請你不要阻攔。”

鐮刀修女道:“他.......神使。”

慕容道:“他是假冒的,一位褻瀆者,是不可能成為神使的。”

鐮刀修女搖頭,“他......神使。”

慕容看著鐮刀修女片刻後,笑道:“既如此,那就等我殺了他後,再與修女前往神明‘仲裁庭’打官司。”

他拂袖一揮,一枚金印突然騰空而起,來到葉觀三人的頭頂上空,刹那間,一股可怕的領域直接將三人籠罩了起來。

宗信震驚道:“這是......神明領域,他已經達到神明境.......”

鐮刀修女目光依舊平靜,她看著慕容,“他.....真......的......是......神明使,我......不騙人。”

她說話很慢。

看著眼前這個天真單純的修女,葉觀忍不住拉了拉她衣袖,提醒道:“不管我是真的還是假的,他都會殺,因為我與他已經是死敵。”

鐮刀修女轉頭看著他,“我.....知道......我又不是......笨蛋。”

葉觀:“.......”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