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你配嗎?

26

-

突然出現的強大氣息讓得場中所有主神境強者臉色為之一變,他們戒備地盯著葉觀,因為那道恐怖的氣息是自葉觀身上出現的。

在所有主神境強者戒備的目光之中,一道虛影突然出現在葉觀上空,那道虛影漸漸凝實,是一名中年男子,而在看到中年男子時,場中所有主神境強者皆是愕然。

“宗信!”

那為首的常務主神林睺死死盯著那名中年男子,眼中充滿了深深的忌憚。

而在得到林睺的確認後,場中那些主神境強者也是回過神來,他們眼中也頓時浮現出了深深的忌憚。

宗信何許人也?

外人隻知道他是褻瀆者通緝榜第一人,但卻不知道,這宗信曾經可也是中眾神殿的,而且,還是中眾神殿最強大部門神武殿的殿主,不僅如此,據說當年他還曾被上任神殿主指認為下任殿主。

但後來不知為何,宗信背叛眾神殿,成為褻瀆者,從此從世間消失。

林睺冇有想到,這宗信竟然會出現在這裡。

林睺看著宗信,冷笑起來,“我說葉觀怎麼敢孤身一人敢來我中眾神殿,原來是有你在他背後給他撐腰。”

場中眾主神此刻也是恍然大悟,原來這葉觀背後的人就是宗信,從某種角度來說,葉觀也屬於中眾神殿培養出來的.......難怪實力如此妖孽。

宗信笑了起來,並未解釋什麼,他目光落在林睺身上,“未曾想到,你這種貨色竟然也混到了常務主神,嘖嘖......還是跟以前一樣**啊。”

林睺盯著宗信,“當年你被稱為我中眾神殿第一高手,我倒想看看,你是不是名副其實。”

“想與我打?”

宗信大笑,不屑道:“你問問慕容,你配嗎?”

慕容!

中眾神殿神殿主。

林睺笑了起來,“配不配,隻有打過才知道,不是嗎?”

說著,他朝前踏出一步,他掌心攤開,一枚官印自他掌心之中沖天而起,下一刻,一股神秘力量直接將他與宗信籠罩。

主神領域!

在有官印的加持下,他的實力直接得到了大幅度的提升,強大的氣息直接將場中一些主神境強者都震得連連暴退。

林睺盯著宗信,“死。”

話音一落,那枚官印突然間攜帶著滔天的恐怖力量筆直落下,就要將宗信碾碎。

然而宗信卻隻是拂袖一揮,一道力量如秋風掃落葉一般自場中席捲而過,隻是一瞬間,林睺的主神領域便是瞬間破碎,而他的那枚官印也在瞬間龜裂開來。

林睺連連退了數萬丈之遠!

見到這一幕,場中眾主神皆是大駭。

宗信看著那麵色蒼白如紙的林睺,眼中滿是不屑,“現在知道自己是什麼貨色了嗎?”

林睺臉色無比難看。

宗信抬頭看向蒼穹深處,“慕容,還不出來?”

“宗信!”

這時,一道聲音自蒼穹之上傳來,“你還是一如既往的暴躁。”

話音一落,一名中年男子出現在場中,男子身著一襲華袍,氣度從容。

慕容!

神殿主!

場中那些主神境強者連忙恭敬行禮。

慕容看著宗信,有些感慨,“當年一彆,如今再見,卻是物是人非。”

說著,他看向遠處正在恢複肉身的葉觀,“這是你弟子吧?很優秀,年輕一代,我中眾神殿無人能及他。”

宗信笑道:“這些年來,你這個神殿主可做的心安?”

慕容輕笑道:“宗信,我接手中眾神殿時,中眾神殿在各大眾神殿之中,隻能算末流,而如今,中眾神殿在整個眾神星係第一,莫說在眾神星係,就算是在那神明星係,我中眾神殿也能夠排進前五,這是師傅當年一生想做卻又冇有能夠做成的.......”

宗信盯著慕容,“你是不是忘記你這個神殿主是怎麼來的了?”

慕容搖頭,“自古以來,成霸業者,誰的手段又是乾乾淨淨的?宗信,你真是讓我失望,到了現在,你思想格局還是這麼低,居然還想著以世俗所謂的道德禮法來譴責我,真是可笑。”

宗信笑了起來,“我也冇有想到,你慕容居然可以如此的自我欺心,你慕容當年不過是一乞兒,若無師傅收留,你早已化作塵土,然而你是怎麼回報師傅的?你親手殺了他!!”

場中,那些主神聞言,皆是默然不語,裝作冇有聽見。

慕容看著宗信,“宗信,自小,論文,我不輸你,論武,我比你更強,可在他眼裡,永遠隻有你,最後甚至還想扶持你做這殿主之位......他老人家呀,真的太偏心了,所以,我隻能先下手為強,提前送他去死了。”

宗信死死盯著慕容,“他養大了你。”

慕容點了點頭,“我從未否認過他的養育之恩,在我心中,他依舊如我父,但,這並不影響我殺他。”

宗信雙眼微眯,殺意閃爍,他右手緩緩緊握起來。

慕容笑道:“宗信,你看看如今的中眾神殿,實力與地位已經遠超當初,事實證明,我比你與他都適合做這神殿主,對了,過不了多久,我就會前往神明殿......成為我中眾神殿第一位入主神明殿的人。”

宗信笑了起來,“你應該冇有機會了。”

慕容看著宗信,“你巔峰時期,也不是我對手,更何況你現在這樣......”

說著,他看向宗信身後的葉觀,笑道:“想來,你的依仗應該是這劍修。”

他與宗信同出一門,自然能夠看出葉觀的所學並非宗信所授。

慕容打量著葉觀,笑道:“不得不說,這個少年劍修的出現,確實讓我有些意外,原以為他隻是一個普通的褻瀆者,但卻未曾想到,他是如此的不俗,南眾神殿故意放走他,無非就是想讓我中眾神殿來承擔殺他的因果......”

說到這,他笑道:“宗信,我倒是有些好奇他的來曆了。”

宗信冇有理慕容,轉頭看向身旁的葉觀,“感覺如何了?”

葉觀深深吸了一口氣,此刻,他肉身已經恢複,他看向遠處一眾中神殿強者,“還能戰。”

宗信笑道:“好。”

說著,他掌心攤開,一道金光突然冇入葉觀眉間。

轟!

葉觀身上突然出現一件淡金色的甲,那件甲不知由什麼鱗片打造而成,通體呈淡金色,波光粼粼,光滑如鏡。

葉觀有些詫異。

宗通道:“這是一件神明器,名為玄龜甲,乃是由聖獸‘玄金龜’的鱗片打造而成,是我師傅當年送我的......”

葉觀忙道:“多謝前輩相贈.......”

“什麼相贈?”

宗信瞪著葉觀,“這他他媽是借你的,不是送你的,等戰鬥結束後,你得還我。”

葉觀:“......”

宗信真的是蛋疼,他是有點怕葉觀了。

這個傢夥雖然是劍修,但跟他以前遇到的劍修截然不同,以前的劍修,大多都是挺正直的......

宗信看向遠處慕容,玄氣傳音,“待會打起來後,你彆死戰,想辦法溜走。”

葉觀驚道:“那前輩你?”

宗通道:“我有辦法可以走。”

葉觀卻是搖頭。

若是冇有那慕容,他還相信宗信,但那慕容出現後,他就知道,他們兩個今天都走不掉了。

宗信輕聲道:“我會想辦法拖住他們......你活著,比我活著更有意義。”

葉觀看向宗信,宗信笑道:“我曾經的目標就是顛覆眾神殿,但我知道,我這一輩子都做不到,而你,肯定能夠做到,所以......我要是死了,你能讓你大伯複活我嗎?”

葉觀想了想,然後道:“我大伯好像不會複活人。”

宗信有些震驚,他看著葉觀片刻後,“我收回我剛纔的話,我們還是一起扛吧!”

葉觀:“.......”

宗信看向遠處的慕容,大笑道:“慕容,來來,讓我看看你這些年有長進冇有。”

說罷,他突然掌心攤開,隻見這片虛無世界直接變得虛幻透明起來。

見狀,場中那些中眾神殿的強者神情皆是變得凝重起來,這宗信的實力確實恐怖,一般主神境強者在他麵前,根本不是對手。

而這時,遠處的那慕容突然笑了起來,“宗信,你們兩個的對手不是我。”

宗信眉頭皺起。

慕容看向葉觀,笑道:“南眾神殿故意放他走,想讓我中眾神殿來與他身後的勢力對抗,雖然我不懼,但我覺得,完全冇有這個必要,所以......對於這位褻瀆者葉觀的情況,我已經上報神明殿,此刻.......”

說著,他抬頭看向蒼穹深處,雙眼微眯,“到了。”

轟!

在視線儘頭,星河宇宙最深處,那片星河突然沸騰滾動起來,緊接著,一名身著紅衣,頭批白色紗巾,手持鐮刀的女子緩緩走了出來。

當見到這名女子時,宗信臉色瞬間劇變,驚駭道:“草......神明修女!”

這時,那神明修女突然抬頭看去,她目光洞穿無數星河宇宙,最終落在了葉觀身上,葉觀在這一刻全身汗毛瞬間豎了起來,下一刻——

轟隆!

他剛剛穿上的那件神明甲直接炸裂開來,化作灰燼......

一個眼神,毀滅一件神明甲!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