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零四章 當死!

26

-

半月的時間裡,或許是中眾神殿已經知道他葉觀的意圖,因此,冇有任何強者再來針對他,他這一路走的很順利。

很快,他來到了雍神城。

雍神城正是中眾神殿的首都,這座城也是整個眾神星域最為繁華的城。

看著眼前雄偉的雍神城,葉觀笑道:“確實比南眾神城要雄偉的多。”

說罷,他朝著城內走去。

...

葉觀前往中眾神殿的事情,很快就傳了開來,因為他不是偷偷摸摸地去,而是光明正大的去。

南眾神殿。

神殿內,一眾主神齊聚,為首的正是那神殿主詹宗,在他們麵前不遠處,那裡站著一名黑袍人。

黑袍人正彙報著什麼。

片刻後,詹宗揮了揮手,黑袍人深深一禮,退了下去。

牧主神沉聲道:“未曾想到,他竟然真的去了中眾神殿.......”

場中幾位主神對此皆是有些詫異,顯然,他們也冇有想到葉觀竟然會去中眾神殿。

這傢夥要做什麼?

這時,詹宗道:“反其道而行之......確實挺讓人意外的,不過,更讓人意外的是他竟然能夠斬殺關劍與那洪宗.......”

聽到這,眾主神神情皆是變得有些凝重起來。

那關劍與洪宗的實力,其實還在他們之上,葉觀能夠殺這兩人,也就能夠殺他們。

他們是真的冇有想到,這個之前一直被他們忽視的劍修實力竟然是如此的強大。

這南霄是從哪裡找來的這麼一個傢夥?

第二主神突然笑了起來,“這中眾神殿本來的目標是我南眾神殿,但他們卻冇有想到這個原本被他們利用的人實力竟然是如此的強,而現在,他們連被殺兩位主神境強者,騎虎難下.......”

一旁新晉的主神屈晉突然道:“若是他們選擇不再針對那葉觀.......”

聞言,那第二主神笑容頓時消失了。

屈晉沉聲道:“如果真的這樣,那時,葉觀就不再是他們的仇人,不僅如此,我南眾神殿之前如此待他,他必懷恨在心,極有可能與中眾神殿聯手,來報複我們。”

聽到這,場中眾主神臉色頓時變得有些不好看了。

因為如果真的這樣,那南眾神殿的處境可就岌岌可危了。

這時,一名主神突然道:“彆忘記,葉觀是褻瀆者,中眾神殿之前就是藉著這點搞事情,現在他們若是與葉觀合作,第一,不僅僅是褻瀆神法,而且,還等於是把自己之前說過的話強行吞回去,除非他們中眾神殿集體選擇不要臉,不然,我不認為他們會選擇與葉觀合作。”

屈晉沉聲道:“此言倒是有理,不過,任何可能性都有可能發生,因此,我們南眾神殿也得做好準備......”

這時,為首的神殿主詹宗突然道:“南霄現在在做什麼?”

眾主神紛紛看向詹宗,不解其意。

屈晉沉聲道:“我聽說他現在在那邊的一所普通學院內教書.......”

詹宗點了點頭,“那就讓他好好在那教書吧!”

眾主神沉默。

他們自然明白詹宗的意思,在那好好教書,自然就是不要讓南霄離開的意思......

詹宗緩緩起身,“多事之秋,你等好好守著這裡,我去一趟中眾神殿。”

說著,他看了眾主神,微笑道:“莫要擔憂,神明會保佑我等的。”

眾主神點了點頭,神色虔誠,齊齊道:“願神明佑我南眾神殿.......”

...

貧民窟。

一間普通學院內,南霄正手持一卷古籍講課,在他下麵,是一眾學生,這些學生年紀都不大,十來歲的樣子,他們穿著破破爛爛,但此刻都筆直坐著,認真地聽。

而在教室外,是一些穿著同樣非常破舊的人,他們是這些學生的家長,看著自己的孩子坐在教室內聽講,他們臉上皆是露出了笑容,那是希望的笑容。

他們知道,自己的孩子隻要能讀書,以後就有機會離開貧民窟。

一節課講完,南霄剛離開教室,就被那些家長圍了起來,他們手裡提著一些東西一股腦地遞到了南霄麵前,一名家長既激動又拘束,“南導師......這是我家老母雞剛剛下的雞蛋,您還請收下......等它再下半個月,我就把它殺了給您送來......”

“南導師,這是新鮮的牛肉,我家牛聽說要給你吃,殺它的時候,它竟然感動的流淚呢......”

“南導師,我家那小子調皮的很,他要是不好好學習,南導師儘管狠狠打,千萬彆手軟......”

南霄看著眼前那些籃子,籃子裡有雞蛋,有肉,還有一些是裝著的蔬果瓜菜......

他知道,在這貧民窟內,這些東西已經是眼前這些人能夠拿得出來最好的了。

看著麵前那些眼中充滿了感激與拘束的一雙雙目光,南霄內心深處驀地湧起了一股愧疚感......

同時,他內心深處原本有些模糊的念頭此刻正逐漸變得清晰起來.......

而他並未發現,當那些原本模糊的念頭開始清晰起來時,他體內深處,一縷微弱的火光突然凝現......

...

葉觀此時已經進入雍神城。

雍神城確實很繁華,遠不是南眾神城所能比的,不僅如此,這裡的武道文明顯然也比南眾神城高許多,舉目所見都是強大的修煉者。

他進入城中後,並冇有任何人阻攔,非常順利。

而葉觀在城中閒逛了一圈後,他就打聽到了中神殿在什麼位置,他冇有逗留,直奔中神殿。

因為他知道,現在中眾神殿的人已經知道他來了。

路上,宗通道:“這個地方的強者.......太多了。”

葉觀突然有些好奇,“前輩,你實力如何?”

他此刻纔想起來,宗信說過他是命神,但是,卻冇有說過實力到底有多強。

宗通道:“還過得去。”

葉觀笑道:“前輩可否說的具體些?”

宗信哈哈一笑,“反正就是還過得去......”

葉觀道:“如果計劃有變,前輩可否跟我一起在這裡殺他個天翻地覆?”

宗信沉默片刻後,道:“彆這樣......我說的是還過得去,不是天下無敵......”

葉觀:“.......”

宗信又道:“而且,我先前受了傷,我還得療傷.......”

葉觀:“.......”

這前輩是不能指望了。

葉觀收回思緒,他抬頭看向街道儘頭,微微一笑,加快腳步,而冇多久,他突然停了下來,他轉頭看向右邊,在右邊一處牆壁上,上麵有一道光幕,光幕之中是一個通緝榜,褻瀆者通緝榜,而在那通緝榜上,他見到了兩個熟悉的名字。

一個是葉觀!

正是他!

他排在第二位!

而在第一位的是:宗信!

宗信!

看到這個名字,葉觀愣了好一會,然後心中道:“前輩,這個宗信應該是你吧?”

宗信默了片刻後,道:“也許是同名。”

葉觀有些好奇,“前輩,你居然在第一位,你不簡單啊!”

宗信冇有再否認,“再不簡單,如今不也被困此印中嗎?”

葉觀看向那褻瀆者通緝榜,他發現,懸賞宗信的賞金是真高,竟然有一億枚真靈晶,不僅如此,還有一件神明器。

神明器!

一件神明器的價值,那可是遠超一億枚真靈晶的。

葉觀有些好奇道:“前輩,你當初做了些什麼事情?”

宗信忙道:“都過去了,都過去了。”

葉觀:“......”

宗通道:“你還是彆好奇我的事情了,你先處理你自己的事情吧!”

葉觀沉聲道:“我都殺了兩個高身份的主神境強者,卻還隻能排在第二,我有點不平衡。”

宗信:“......”

葉觀笑了起來,“等此事過後,前輩說說當年的事蹟?”

宗通道:“行。”

...

葉觀加快腳步,不一會,一座極其雄偉壯觀的神殿出現在他麵前,那座神殿高達近千丈,殿前是一整排整齊地赤金色柱子,足足有上萬根之多,每一根都需要至少十人合抱,它們整齊地一字擺開,支撐著上方一座淡金色大殿。

中神殿!

這座大殿給葉觀的感覺就是,雄偉、莊嚴肅穆。

中神殿門前是一片極其寬闊的青石廣場,此刻,這片廣場之上跪滿了數萬人,他們神色虔誠,伏地磕頭,口中不斷唸叨著。

葉觀朝著那座中神殿走去,而當他要靠近中神殿時,在那眾神殿內,一道金光突然沖天而起,直衝蒼穹,緊接著,在那道金光之中,一麵金色鏡子凝現,在眾人疑惑時,那麵鏡子突然釋放出一道金光鋪了下來,照耀在所有人身上,也包括葉觀!

而在那道金光照耀下,葉觀身上突然湧現出一道暗紅色的光芒。

“褻瀆者!”

場中,有人大驚。

四周那些跪著的信徒紛紛對著葉觀怒目而視,好似要生吃了他一般。

這時,在那座神明殿內,一名男子走了出來。

男子手持一柄摺扇,身著一襲白衫,他自殿上俯視著葉觀。

常務主神:林睺。

林睺高高在上,俯視著葉觀,“葉觀,你來我中眾神殿,意欲為何?”

葉觀並冇有說話,因為對方知道他來的目的。

見葉觀不說話,林睺笑了起來,“果然,你是想反其道而行,想與我中眾神殿談條件,可惜,你的如意算盤打錯了。因為......”

說著,他笑容斂去,“神明決不會向褻瀆者妥協,所以,你當死!”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