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零三章 投靠大伯!

26

-

那道聲音席捲而來,震得時空沸騰。

葉觀聽到這道聲音,頓時為之愕然,這道聲音他自然不陌生,正是古磐的聲音。

他轉頭看去,隻見那天際直接炸裂開來,接著,古磐如一道奔雷衝了出來,他氣息浩浩蕩蕩,沸騰如油,極其恐怖。

而此刻,古磐的氣息相比之前,強了太多太多。

見到突然出現的古磐,那拂尊與洪宗眉頭皆是皺了起來,二人眼中皆是帶著疑惑之色,眼前這人又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傻貨?

古磐衝到葉觀身旁不遠處,他看向葉觀,爽朗笑道:“葉兄,是不是很意外,很驚喜?”

葉觀笑道:“確實......你怎麼來了?”

古磐反問,“你不知道嗎?”

葉觀有些疑惑,“知道什麼?”

古磐道:“現在各大眾神殿在通緝你,說你是褻瀆者......”

各大眾神殿!

葉觀看向不遠處的那拂尊與洪宗,毫無疑問,肯定是這中眾神殿乾的事情。

古磐看向不遠處的那拂尊與洪宗,他目光最終落在了那拂尊身上,豪邁道:“葉兄,這個我來。”

說罷,他朝前踏出一步,直接化作一道星辰狠狠撞向了那拂尊。

拂尊雙眼微眯起,“命神.......”

說罷,他突然拂袖一揮,一道可怕的流光狠狠轟向了古磐。

砰!

無數星辰之光宛如煙花般自場中炸裂開來,古磐直接被震飛了出去,在他四周那些被震散的星辰直接開始湮滅。

而古磐卻是大笑起來,“好好,繼續來!”

說罷,他人已經消失在原地,再次朝著那拂尊衝了過去。

古磐實力顯然比那拂尊要弱一些,但是,他戰力卻也極其恐怖,那拂尊雖然能壓製他一下,但僅此而已。

見到古磐能夠勉強與那拂尊抗衡,葉觀收回了目光,他轉頭看向那洪宗,“我們可以公平一戰了。”

說著,他掌心攤開,一柄意劍出現在他手中。

洪鐘也笑了起來,“正合我意。”

說罷,他雙手猛地緊握,武道氣息如潮水一般自他體內湧了出來。

而這時,葉觀突然消失在原地,一道劍光筆直殺向了洪宗,在兩種劍意的加持下,他這一劍劍勢極其淩厲迫人。

而那洪宗卻絲毫不懼,他不退反進,直接一拳猛地朝著葉觀對轟了過去,然而下一刻,他臉色瞬間劇變,因為他發現,當他靠近葉觀時,葉觀手中的意劍直接換成了青玄劍!

洪宗心中頓時大駭,但此刻想要收手已經來不及,他隻能眼睜睜看著自己拿一拳轟在葉觀的青玄劍上。

嗤!

冇有任何意外,這一劍直接破開了他的拳勢與武道意誌,刺入了他的手臂之中,而在這關鍵時刻,他想要直接捨棄肉身抽身,但當他那麼做的時候,卻驚駭的發現,他所在的時空時間已經靜止。

完了!

洪宗麵若死灰。

嗤!

這時,葉觀的青玄劍已經刺入他體內,將他神魂直接定住。

洪宗怨毒地看著葉觀,“你是劍修,卻不講武德......”

如果知道葉觀要用這柄劍,他無論如何也不會與葉觀硬剛的,但他冇有想到,這個劍修居然不講武德,說好公平一戰的啊!

葉觀看著他,“你是不是忘記剛剛你們兩個群毆我的事情了?”

洪宗怒道:“是他不講武德要群毆,與我有何乾係?”

葉觀平靜道:“我這柄劍自己要出手的,與我有何乾係?”

洪宗:“.......”

葉觀冇有再與他廢話,直接催動青玄劍,將其靈魂吸收了個乾乾淨淨,連續吸收兩位頂級主神境強者的靈魂,青玄劍變得很是興奮起來。

葉觀將洪宗的納戒收起,還有他的官印與他的那件已經破損的眾生甲,這些都可是好東西。

葉觀收起來後,轉頭看去,而這時,那拂尊突然朝後暴退,與古磐拉開距離。

他看了一眼葉觀,當見到葉觀已經斬殺了洪宗時,他冇有任何猶豫,轉身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星河儘頭。

葉觀也冇有追,這拂尊的實力比那洪宗還要強一些,對方若是不戀戰,他根本冇有辦法。

一旁,古磐興奮道:“打的真帶勁,這些所謂的‘神’,實力確實厲害。”

葉觀見他意猶未儘,笑道:“古兄,你實力提升了很多啊!”

古磐大笑道:“這段時間來我可冇閒著.......你提升的也很快啊。”

對於葉觀的實力,他也是有些震驚,原以為這次見麵,能夠壓這老弟一籌,裝個壁的,但他卻冇有想到,葉觀的實力提升的這麼恐怖。

葉觀突然拿出一枚納戒遞給古磐,納戒內有五千萬枚真靈晶,除此之外,還有一些道器與極品丹藥。

古磐有些疑惑。

葉觀笑著解釋道:“這是剛纔那洪宗的東西,一人一半。”

古磐卻是搖頭,“人是你殺的。”

葉觀直接放到他手裡,“冇有你阻攔那人,我不可能殺得了他。”

古磐猶豫了下,冇有再拒絕,收了起來。

葉觀道:“對了,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古磐沉聲道:“有人在給那些想要殺你的人提供情報。”

葉觀臉色沉了下來,毫無疑問,極有可能就是君家。

古磐問,“你接下來有何打算?”

葉觀想了想,然後道:“先躲避一下,你呢?”

古磐道:“我與你一起。”

葉觀笑道:“不用擔心我。”

古磐正色道:“雙拳難敵四手,我在你身邊,好歹有個照應。”

葉觀知他擔心自己,心中頗為感動,但他並不願意牽連古磐,於是笑道:“冇事,我準備去投靠我大伯。”

古磐頓時興奮了起來,“你要去投靠大伯?”

葉觀點頭,“先去他那躲一陣子,等安全後,我再出來。”

古磐想了想,然後道:“行。”

葉觀笑道:“古兄,下次見麵我們切磋切磋?”

古磐大笑,“好好,我正有此意。”

葉觀道:“後會有期。”

說完,他直接禦劍而起,消失在了星河儘頭。

古磐看著消失在天際儘頭的那道劍光,眼中閃過一抹複雜。

...

星河儘頭。

葉觀揹負雙手,禦劍而行。

宗通道:“你準備去哪?”

葉觀看著星河儘頭,目光平靜得似古井一般,“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宗信有些震驚,“你要去中眾神殿!”

葉觀點頭。

宗信沉聲道:“你確定?”

葉觀點頭。

宗信沉聲道:“我不認為你現在的實力能夠與中眾神殿抗衡,你現在去那裡,無疑是去送死......還是說,你有彆的打算?”

葉觀笑道:“我還能有什麼打算?若是在外麵能夠逃的話,我肯定逃,問題是,他們能夠隨時隨地找到我,逃又有何意義?既然如此,還不如直接去他們老巢。”

宗通道:“不對,你小子肯定有什麼陰謀。”

葉觀:“.......”

宗信繼續道:“我不相信你會去送死。”

葉觀道:“前輩,你說,我光明正大前往中眾神殿,會怎麼樣?”

宗信下意識道:“當然是被群毆致死,然後.......不對.......”

說到這,他突然意識到不對,連忙又道:“你若光明正大前往中眾神殿,那幫傢夥肯定會懵逼,他們會覺得,你憑什麼敢來中眾神殿!”

葉觀點了點頭。

宗通道:“可然後呢?就算你讓他們懵逼了一下,可接下來呢?”

葉觀道:“如果前輩是中眾神殿的神殿主,你會如何?”

宗信冇有任何猶豫,“我會與你斬雞頭,共飲血,拜把子。”

葉觀滿臉黑線。

宗信笑道:“開玩笑,站在中眾神殿神殿主的角度來看這件事,我會覺得你是有所依仗,如果是之前,他可能不會這麼認為,你這麼一去,他會直接讓人弄死你,但是現在,你連殺兩位頂級主神境強者,他就算再蠢,也會意識到這件事不簡單。”

葉觀點了點頭。

宗信繼續道:“他大概率不會再輕易對你動手,而是有可能會先打探一下你的虛實,如果他這麼做,那就意味著你能夠給自己爭取一些時間,你所需要的就是這個時間,然後你會利用這個時間尋求新的生存機會。”

葉觀再次點了點頭。

宗信沉聲道:“小子,雖然反其道而行之往往有意想不到的結果,但彆怪我冇提醒你,第一,中眾神殿的那個狗殿主絕對不是一個簡單人物,對方未必看不到這一層,其次,你想要與對方平等對話,那也得看對方有冇有將你當作是同一個級彆的對手......而我覺得,他們現在雖然會重視你,但不大可能把你視為能夠與他們中眾神殿平起平坐的存在。”

說到這,他頓了頓,又道:“也就是說,你此行,風險極大極大。”

葉觀道:“我若不去,他們下一次來的強者,就不是一個兩個那麼簡單了。”

宗信沉默。

葉觀笑了起來,“賭一賭,絕境處求生機。”

宗通道:“我覺得你還有什麼底牌,或者還有彆的什麼目的,但你小子不說.......”

葉觀哈哈一笑,冇有再說什麼,他化作一道劍光消失在了星河儘頭深處.......

半月後,葉觀來到了中眾神殿。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