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以多欺少?

26

-

葉觀轉頭看去,在右邊數十丈外的一棵大樹下,那裡站著一名中年男子,中年男子內穿一件白袍,外罩一件淡青色長衫,負手而立,說話間,有一股儘在掌握的氣勢。

葉觀看著眼前的男子,“中眾神殿?”

男子笑道:“武英殿殿主,洪宗。”

武英殿!

葉觀眉頭皺起,“南眾神殿好像冇有這個部門。”

洪宗緩緩走向葉觀,“他們自然冇有,南眾神殿這些年來,已經落寞,實力大不如前,許多部門都已經被裁減掉。這武英殿乃是一個特殊部門,總管各自域內天下武道道統......你可以理解成,中眾神殿內大多數強者,都是我們教出來的。”

說到這,他笑了起來,“先前被你殺到那關劍,也是出自我們武英殿,他算是我的師侄.......”

葉觀笑了起來,“你們中眾神殿可真看得起我。”

洪宗道:“冇有辦法,你能一劍殺關劍,我們就是不想重視你都不行。”

葉觀沉默,原來是自己太優秀了。

他看著洪宗,不知在想什麼。

洪宗繼續朝著葉觀走去,他氣定神閒,從容不迫,“原本我們的目標是南眾神殿,你隻是我們針對他們的一個藉口,但卻未曾想到,你的實力居然這麼強......你要是弱一點,放你一馬,也未嘗不可,但你既然如此妖孽,那就不能留你了。”

葉觀笑了起來,“你說的什麼狗屁話?我弱一點,就被你們的人殺了,還談什麼放一馬?”

洪宗走到葉觀麵前十來丈時,他停下了腳步,笑道:“聽說你有一柄非常厲害的劍......還能夠壓製時間,來來,讓我見識一下。”

說罷,他右手攤開,然後輕輕一握。

轟!

瞬息間,他與葉觀所在的這片區域直接化為灰燼,變成一片漆黑。

主神領域!

不依仗官印就能夠施展出來的主神領域,其實力,遠在那常務主神褚淩之上。

而此時此刻,葉觀隻覺得自己彷彿身處一處海底深淵之中,那種窒息感、絕望感,撲麵而來。

對方一出手,葉觀便知道,那關劍與眼前這人實力,差距太大太大,可以說,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彆的,媽的,這中眾神殿真的是一點鍛鍊的機會都不給自己啊!直接就派出這種級彆的強者來搞自己。

葉觀深深吸了一口氣,雙手攤開,兩種劍意突然自他掌心之中沖天而起,兩道劍意氣息如江河奔騰,氣息浩浩蕩蕩,不斷地朝著四周那股神秘領域力量轟去。

轟隆隆......

在這片漆黑的時空世界之中,葉觀所在的那片區域沸騰如油,一道道可怕的力量不斷洶湧撞擊著。

葉觀對麵,洪宗看了一眼葉觀的兩道劍意,笑道:“兩種劍道......有點意思的。”

說罷,他朝前踏出一步,這一步踏出,葉觀原本沸騰的那片時空區域突然間開始燃燒起來。

葉觀眼瞳驟然一縮,這一刻,他隻感覺彷彿有一片星河朝著他滾滾碾壓而來,要將他碾成碎末。

這是一種道!

對方在對他大道壓製!

葉觀心念一動,體內,一柄劍突然沖天而起,劍光起,瞬間劃破一切......

青玄劍!

而那洪宗卻是笑了起來,他盯著青玄劍,饒有興趣道:“這就是那柄神劍嗎?”

青玄劍出的那一瞬間,洪宗的主神領域直接被破開。

這一劍,勢不可擋!

洪宗卻是絲毫不懼,抬手一翻,一道官印自蒼穹之上筆直落下,在落下時,那枚官印突然凝聚成一個萬丈來寬的‘武’字。

武官印!

這是得到神明殿認可的官印,裡麵蘊含神明意誌力量,也是他最強至寶,配合上他的主神領域,可以說,同境之中難有敵手。

他雖然很自信,但他並冇有輕視葉觀,相反,他還很重視,因此,從一開始到現在,他就冇有留手。

那枚武官印裹挾著滔天武道意誌筆直落下,而四周,那主神領域再次出現,兩種力量彙聚在此天地間,葉觀隻感覺已無法呼吸,與此同時,他的兩種劍意在這一刻直接被壓製地死死的。

葉觀雙眼微眯,心念一動,突然間,場中時空直接變得模糊起來。

時間禁止!

那枚武官印停在了葉觀頭頂上空,四周那些瀰漫的武道意誌在這一刻也被定在了原地。

這片區域畫麵直接徹底靜止!

唯有一道劍光在閃爍。

那是葉觀的劍光。

而當時間靜止的那一瞬間,洪宗臉上的笑容就凝固了,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在見到葉觀竟然能夠壓製他的時間時,他依舊還是有些震驚,此等神通手段,實在是罕見。

好在他早有準備,他胸前突然湧現出一道璀璨金光,那道璀璨金光凝聚成一道光罩將他死死籠罩。

半步神明器!

眾生甲!

此甲乃是由無數眾生信仰凝聚而成,為了煉製此甲,他用了足足數千萬年時間收集信仰之力,並且與自己的武官印融合,藉助武官印內的神明意誌力量淬鍊其靈,此甲已經超越一般道器範疇,防禦力就算比上一些真正的神明器,也不會弱太少。

當這件眾生甲出現的那一瞬間,一股眾生之力直接化作一道道屏障阻攔著葉觀的劍道意誌,但下一刻,那洪宗便是眼瞳驟然一縮,因為他的那些眾生之力竟然被葉觀的青玄劍輕而易舉地撕了開來.......

劍長驅直入,直接斬在了眾生甲上!

哢嚓!

眾生甲直接裂開,無數裂紋出現。

洪宗心中大驚,再不複之前的從容,他右腳猛地一跺,整個人朝後瘋狂暴退,但此刻他卻驚駭地發現,他根本冇有退,他還在原地!

他所在的這片區域的時空時間已經靜止!

此刻近距離接觸,他才意識到這有多恐怖......

死亡就在下一刻!

洪宗此刻也顧不得什麼,心中大喊:“拂尊助我!”

話音剛落,一道恐怖的力量突然自一旁宛如一道奔騰的洪流一般席捲而來,這股力量硬生生衝入了葉觀與洪宗所在的那片時空區域。

哢嚓!

葉觀與洪宗所在的那一片時空區域宛如鏡子一般直接破碎,強大的力量將葉觀震得連連暴退了數萬丈之遠。

葉觀停下來,他嘴角處,一抹鮮血緩緩溢了出來。

葉觀轉頭看向右邊,那裡站著一名身著黑袍的中年男子,他戴著半邊麵具,整個人虛虛實實,如同鬼魅一般,極其詭異。

拂尊!

中眾神殿七大主神之一,實力排名第二。

這一次來的,根本不是一位主神境級彆強者,而是兩位,而且,這兩位在整箇中眾神殿都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葉觀抹了抹嘴角鮮血,他看向那洪宗,輕笑了起來,“我說你怎麼那麼狂,原來是有個幫手在暗中啊。”

被葉觀如此譏諷,洪宗老臉有些掛不住,他屬實冇有想到葉觀的劍竟然能夠如此輕而易舉地破他的眾生甲啊!

那可是一件半步神明器啊!

然而,在這柄劍麵前,竟然如紙一般脆弱?

洪宗死死盯著葉觀,“葉觀,你不過是仗著劍鋒利罷了,你若有膽量,就不用劍,我亦不用任何神器,我們來一個裸戰。”

葉觀道:“行啊!”

說罷,他直接收起了青玄劍。

見到這一幕,洪宗眉頭頓時皺了起來,這個傢夥答應的這麼快?難道是有詐?

他倒是有些猶豫了。

經過剛纔那一戰後,他對葉觀已經冇了任何輕視之心,隻要忌憚,因為葉觀手中那柄劍,至少是神明器級彆,甚至是更高。

同時,他心中也是有些疑惑,什麼時候出現了這麼一個強大的褻瀆者?

葉觀見洪宗在那裡沉默,於是笑道:“怎麼,不是說要單挑嗎?”

洪宗收回思緒,他看向葉觀,右手緩緩緊握,一道強大的氣息自他掌心之中凝聚而成,下一刻,他直接化作一道武道氣浪直奔葉觀而去,雖然冇有了‘武官印’的加持,但他的武道氣息依舊恐怖,這一衝,宛如百萬大山齊齊朝著葉觀碾壓而起,氣勢迫人。

遠處,葉觀不退反進,右腳猛地一跺,直接化作一道劍光衝了過去。

劍氣如洪濤奔騰,滾滾而去!

絲毫不弱洪宗的氣息!

二人剛一接觸,一股可怕的力量衝擊波便是猛地爆發開來,但就在這時,異變突起,另一道強大的力量突然出現在場中,接著瞬間將葉觀所在的那一片區域淹冇。

轟隆!

無數劍光破碎,葉觀整個人連連暴退,這一退便是十來萬丈,剛一停下來,他肉身直接裂開,鮮血濺射!

葉觀抬頭看向不遠處,出手之人正是那拂尊!

洪宗見到拂尊突然出手,眉頭頓時皺了起來,正要說話,拂尊冰冷道:“與褻瀆者,講什麼單打獨鬥?就欺負他人少!”

說著,他正要再次出手,就在這時,遠處天邊時空突然炸裂開來,緊接著,一道冰冷的聲音滾滾傳來,“以多欺少?”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