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 留之何用?

26

-

不知過了多久,南霄緩緩睜開雙眼。

他第一個念頭是:自己冇死?

他猛地坐了起來,而此刻,他還在床上。

怎麼回事?

南霄一臉茫然。

而不遠處,小冉還在給他煎藥,她輕輕扇動著火,時不時吹一下藥罐子裡冒出來的熱氣。

這時,桑眉走進了石屋內,她看了一眼南霄,“起來走走。”

南霄沉默。

桑眉又道:“走這一趟,你若是還想死,隨你。”

說完,她看向小冉,微笑道:“小冉,你也來。”

小冉連忙放下扇子,“好好!”

桑眉帶著小冉朝著外麵走去,南霄沉默片刻後,也是起身跟了出去。

桑眉帶著二人行走在街道上,雖然現在這裡已經是寸土寸金,但是,這裡的環境並冇有改變,依舊是臟亂,那些還冇有賣土地的人,依舊過著貧窮的生活。

小冉拉著桑眉,緊緊跟著。

在她們身後,南霄也不緊不慢跟著,他沉默著,心若死灰。

桑眉突然轉頭看向不遠處一座石屋,石屋前,坐著一名男子,男子三十來歲,穿著一襲破爛,正端著一個破碗狼吞虎嚥著。

桑眉看著那男子,道:“知道他叫什麼嗎?”

小冉連忙道:“他叫二狗......我聽爹說,他六歲時,父母就已經雙亡,到處撿東西吃......長大後,娶了一個智商有問題的姐姐,但後來,那個姐姐難產,與孩子一起死了.......”

說著,她神色變得黯然起來。

桑眉看著南霄,“你苦,你有他苦嗎?”

南霄沉默。

桑眉輕輕揉了揉小冉的小腦袋,“小冉母親早逝......你知道她母親是怎麼死的嗎?是餓死的......”

小冉心中一酸,眼淚一下就湧了出來。

桑眉看了一眼四周,“你覺得苦,可是這裡的這些人,每一個都比你苦。”

南霄依舊沉默。

桑眉目光漸漸變得冰冷,“誰說天運循環無厚薄?天道就是這世間最大的不公,憑什麼有人生下來就是王侯將相之家,而有的人則是平民百姓?憑什麼有人生下來,就天生特殊體質,修行一日千裡,而有的人則是冇有根骨天賦,一生都不能修行?”

說著,她瞥了一眼南霄,“你能回答我嗎?”

南霄默不作聲。

桑眉收回目光,“你可知‘神明’二字來曆?”

南霄看向桑眉,桑眉道:“神明不是自封,而是眾生所敬,掌權者,若真的真心實意為百姓,他們自會敬你如神明,然而,如今的眾神殿所謂的眾神,又有幾人會重視芸芸眾生?他們高居神殿,名為眾生服務,實為眾生主人......”

說著,她看向南霄,字如利箭,“為何有貧民窟?這芸芸眾生的苦,一半是天為,一半是人為,你南霄身為眾神殿高等神,可知眾生苦?可有過作為?冇有!不僅你,整個眾神殿,滿目所見,無不是為了自己的前途......謬解神策,擅揣上意,為了自己獲得更多的力量,對上阿諛奉承,對下欺壓,權愈重則欺愈甚......”

南霄臉色微微泛白......

小冉從未見過桑眉如此嚴厲過,當下有些懼怕,緊緊拉著桑眉的衣袖。

桑眉環視了一眼四周,輕聲道:“整個眾神殿,還不如一個褻瀆者......一個眾神殿眼中的外來褻瀆者,卻願意為了這些與他毫不相乾的人站出來,犧牲了自己的至寶小塔,冇有名,冇有利......而現在,卻還要被眾神殿的所謂神追殺......這種眾神殿,留之何用?”

南霄心中有顫,難以置信地看著桑眉,這話.......實在是有些大逆不道。

桑眉看著遠處坐在門口的二狗,輕聲道:“南霄,你看看這裡的這些人,他們因一個被眾神殿認為的‘褻瀆者’而好不容易有了一個盼頭,可是如今,眾神殿卻又突然改變了政策,他們開始低價購買這裡這些老百姓的地產......眾生是怎麼活的?”

說著,她微微搖頭,“憤怒而屈服著。”

南霄雙手在微微顫抖。

桑眉又道:“人活著,應該要有自己的信念,南霄,你若是普通人,你大可不必將眾生放在心裡,因為那不是你的責任,但問題是你不是,既食眾生祿,就該為眾生出力......真正的神種,所謂的淨火是消除不掉的,你南霄若是為眾生而爭,淨火隻會將你的神種燒的越來越亮......”

說著,她拉著小冉朝著遠處走去,“你曾經若是不知眾生苦,那麼,現在就是你最好的機會......你才苦了幾天,就受不了想死,你也不想想,有的人,他們可是苦了一輩子了。”

原地,南霄站著看著四周,胸腔內彷彿塞了一團棉花般難受......

...

遠處,小冉突然抬頭看向桑眉,“桑眉姐姐,是因為之前那哥哥的幫助,我們這裡才改變的嗎?”

桑眉點頭,“嗯。”

小冉眨了眨眼,“我能讀書,也是因為他的關係嗎?”

桑眉微笑道:“是的呢。”

小冉頓時有些擔憂,“那他現在很危險......是嗎?”

桑眉搖頭,“眾神殿很危險。”

小冉有些疑惑。

桑眉輕輕揉了揉她的小腦袋,微笑道:“不用擔心,你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唸書,好好修煉,你自苦難中起,姐姐希望你未來某一天有能力時,不要忘記如今的苦與難,多為下麵那些最底層的人做些事情。”

小冉認真道:“我一定會的。”

桑眉笑了笑,“好。”

...

另一邊。

星空儘頭,葉觀禦劍而行,因為有青玄劍,因此,他的速度非常快,冇多久便是將身後一眾強者遠遠甩開。

他之所以冇有選擇再戰,是因為施展出那一劍後,消耗太大太大。

葉觀心中道:“宗信前輩,能為我隱匿氣息嗎?”

他雖然與身後那些強者拉開了距離,但他的氣息卻冇有隱匿,因此,對方一直在後麵緊緊跟著。

宗通道:“我試試。”

說著,一道神秘的氣息出現在葉觀身上,很快,葉觀氣息被隱匿起來。

見狀,葉觀心中一鬆,“多謝。”

宗通道:“你彆高興太早,這中眾神殿比你想的要牛逼的多。”

葉觀苦笑,“我真是帥不過三天啊!”

說著,他話鋒一轉,“前輩知道這中眾神殿?”

宗信卻是不說話了。

葉觀正要再問,宗通道:“你現在有什麼打算?”

見宗信不想聊這中眾神殿,葉觀也冇有再問,他看了一眼四周,“先找個地方休養一下。”

說著,他身形一顫,劍光一閃,直接消失在了星河儘頭。

大約一刻鐘後,中眾神殿一眾強者出現在了場中,為首的那名主神境強者看了一眼四周,臉色沉了下來,“氣息消失了。”

在他身旁的一名老者沉聲道:“他隱匿了自己氣息!”

為首的那名主神境強者當機立斷,“不能給他時間,我立即聯絡左主神.......”

他剛拿出一枚傳音符,這時,他麵前時空微微一顫,很快,他愣住。

在他身旁的那名強者問,“怎麼?”

那名主神境強者道:“上麵已經知道這裡的事情了,讓我們撤走。”

那名強者不解,“那這葉觀.......”

為首的主神境強者看向遠處星空儘頭,“有人來收拾他,走。”

說著,他直接帶著眾人轉身消失在星河儘頭。

...

另一邊,葉觀來到了一處無儘的山脈之中,他尋了一處水潭,他盤坐下來,他將那關劍的納戒拿了出來,納戒內,有一億多枚真靈晶。

見到那麼多真靈晶,葉觀不由有些感歎,“當官真有錢。”

說著,他又看向那柄劍匣,裡麵有三柄劍,都是極品道器,很是不俗,除此之外,在納戒內還有一些神物,價值不菲。

他估算了一下,若都拿出去賣,至少可以換上億枚真靈晶。

目前來看,錢的事情是完全不用擔心了。

一波肥!

片刻後,他從關劍的納戒內拿出了一些療傷的丹藥,他取了一枚丹藥吞入,很快,他體內出現了一種神秘的能量,那種能量迅速修複著他的身體。

宗信突然道:“你接下來有何打算?”

葉觀想了想,然後道:“前輩有何建議?”

宗通道:“直接反了。”

葉觀:“.......”

宗通道:“反正到了這個時候,和解是不可能的,你說呢?”

葉觀點了點頭,“言之有理。”

說完,他雙眼緩緩閉了起來,開始專心療傷。

宗信冇有再說什麼,眼前這個少年是一個極有主見的少年,他說多了,隻會適得其反。

不知過了多久,葉觀深深吸了一口氣,此刻,他的傷已經恢複的差不多。

葉觀突然眉頭皺起,然後道:“既然來了,何不出來?”

“咦?”

一道聲音突然自右邊傳來,“你為何能發現我?”

葉觀臉色沉了下來。

宗信也是有些詫異,“你怎麼發現的?”

葉觀心中道:“猜的。”

宗信:“???”

右邊,那道聲音突然笑了起來,“來的時候,見你在療傷,就冇出來,因為殺一個受了傷的劍修,冇有意思。”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