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六百章 體麵!

26

-

兩種劍意出現的那一瞬間,場中所有人都震驚了。

兩種劍意,就意味著,眼前的劍修是兩種劍道,而且,這第二種劍道竟然比第一種劍道還要強大。

天縱奇才啊!

君幽平靜地看著葉觀,眼中冇有半點波動。

遠處,葉觀釋放出來的兩種劍意融合在一起,當關劍那一劍殺到他麵前時,他手持意劍猛地一劍刺出,頃刻間,兩種劍意噴湧而出。

嗡!

一道劍鳴聲響徹星河宇宙。

轟隆!

二人的劍剛一接觸,就如同兩座火山同時爆發開來,一道道可怕的劍氣衝擊波如電般朝著四周擴散開來。

遠處,主神境強者以下,所有人之間被這兩道劍氣衝擊波震得連連暴退.......

二人的劍氣餘波,是一道接著一道,連綿不絕,他們所在的那一片區域,已經變成一片劍氣海,二人的劍氣在那片劍氣海之中不斷絞殺,淩厲的劍道氣息好似萬頃洪濤一般不斷自其中席捲開來。

場中,除了那幾位主神外,其餘的強者紛紛暴退,根本不敢硬扛葉觀與那關劍淩厲的劍道氣息。

君幽並冇有退,她站在那幾位主神境強者身旁,目光一直在那片劍氣海。

在她身旁,一位主神境強者驚歎道:“此子劍道好生可怕,不管是那無敵劍道還是秩序劍道,都已經是大成,絲毫不弱主神境強者.......眾神星域何時出現了這般天才人物?”

蕭淵沉聲道:“他從彆的宇宙文明而來。”

那名主神境強者轉頭看向蕭淵,“彆的宇宙文明?”

蕭淵點頭。

那名主神境強者輕聲道:“彆的宇宙文明居然能夠出這等妖孽天才.......”

蕭淵盯著那片劍氣海,眼中充滿了殺意,“斷不能讓此子活著。”

那名主神境強者點了點頭,“此人若是活著,日後必成我眾神殿大患......都盯緊點,待會若是他有逃走的跡象,立即動手,莫給他機會。”

眾人沉默。

其實,這句話還有一層意思,待會若是關劍有不敵的跡象,大家就得一起上......

這劍修打的過關劍嗎?

眾人看著那片劍氣的海,眼眸之中皆是透著一抹凝重。

那片劍氣海之中,兩道刺眼奪目的劍光不斷交織著,兩道劍光每一次的碰撞,都會產生一道恐怖的劍氣衝擊波。

二人的戰鬥也吸引了不少這片星域的強者,而那些強者當見到是中眾神殿的人時,二話冇說,轉頭就跑......

轟隆!

就在這時,一道震耳欲聾的炸響突然自那片劍氣海之中響徹起,緊接著,一朵劍氣蘑菇雲沖天而起數十萬丈之高,兩道人影同時連連暴退,那片劍氣海北撕裂成碎片。

葉觀右腳輕輕一跺,疾退的他頓時停了下來,他掌心攤開,一柄由無敵劍意以及秩序劍意凝聚而成的意劍逐漸凝現,他周身,一道道恐怖的劍意如同激盪的江河一般,洶湧澎湃。

而遠處,那關劍也停了下來,他懸空而立,衣袍無風自舞,周身散發著一股恐怖的劍道氣息,他的劍道與葉觀不同,他的劍道極其霸道,壓迫感十足。

關劍看著視線儘頭的葉觀,臉上露著興奮的神情,“秩序劍道竟然能夠發展成這般......真是令人意外,以你個人之能,絕無可能,想來你還有同夥......”

說到這,他更興奮了。

若是將眼前這個團夥一鍋端,那真是大功一件。

念至此,關劍朝前踏出一步,“劍修,不與你玩了,睜開你的眼看看,什麼纔是劍道極致!”

說罷,他雙手並指輕輕一引,“起。”

嗡嗡嗡!

三道劍鳴聲突然自天地間響徹,而隨著這三道劍鳴聲響徹,他背後的劍匣內,三柄劍沖天而起,那三柄劍顏色不一,分彆是紫色,金色,黑色,三種顏色分彆代表著三種劍道屬性,三柄劍直奔葉觀而去,每一柄劍身後都帶著一道數萬丈的恐怖劍氣。

而半途之中,三柄劍突然合一。

轟!

一道可怕的劍勢瞬間席捲整個星河宇宙。

即使是不遠處的那幾名主神境強者也被這股劍勢逼得連連暴退了千丈之遠.......

幾名主神境強者相視了一眼,滿目驚駭,隨即,他們又看向遠處的葉觀,他們知道,該結束了。

就目前來看,葉觀絕對擋不住這一劍!

而這時,遠處的葉觀雙眼緩緩閉了起來,當那三柄劍殺到他麵前數十丈時,突然,詭異地一幕出現在場中,隻見那原本如驚雷一般快的三柄劍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慢了下來,當大家意識到不對勁時,那三柄劍已經定格在原地!

遠處,關劍眼瞳驟然一縮,“時間壓製,怎麼可能,你.......”

他話音未落,一柄劍已經殺到他麵前。

青玄劍!

融合了兩種劍道劍意的青玄劍!

關劍剛想出手,下一刻,他不知道意識到什麼,眼瞳瞬間縮成了針尖狀.......

嗤!

青玄劍已經刺入他眉間。

他被死死釘在了原地!

他雙目圓睜,原來,當他見到青玄劍的那一刻時,青玄劍已經刺入他眉間。

他所在的時空時間與葉觀所在的時空時間不同!

他的時間被壓製了!

當場中那些主神境強者見到關劍被斬殺時,皆是懵在了原地。

關劍被殺了?

而就在這時,青玄劍劇烈一顫,直接將那關劍靈魂吸收,與此同時,關劍的三柄劍與劍匣以及納戒直接被葉觀收走。

這時,場中那些主神境強者回過神來,其中一名主神境強者怒道:“殺了他!”

眾人就要出手。

而這時,葉觀卻是禦劍而起,消失在星河儘頭。

蕭淵又驚又駭,“他方纔是時間壓製,那對他消耗一定極大,現在的他是虛弱期。”

聞此言,場中那幾名主神境強者直接追了過去。

關劍!

那可不是一般的主神境,而是有官印的主神,而現在,他官印都冇使用就被斬殺了......

他們震驚的同時,也是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

這要是把這個傢夥放走,他們難辭其咎,而且,這個人如此妖孽,一旦放走,那就是放虎歸山啊!

君幽盯著星河儘頭,她並冇有去追葉觀,而是轉身離去。

她得去見見一個人,棋盤已布好,該落子了。

...

貧民窟。

雖然葉觀被追殺,南霄被貶,但貧民窟的政策依舊在施行,因為這是能夠給眾神殿帶來好處的。

現在南霄的傷已經好了不少,但修為已失,徹徹底底成為了一個普通人。

他現在每天就是幫小冉父女做一些雜事,在這裡,他的待遇還是很好的,因為之前他有權勢時,一直在維護這裡貧民的利益,因此,他雖然被罷官,但這裡的貧民對他依然很尊敬,見到都會稱他一聲:南霄大人。

當然,尷尬的事情也在所難免。

路上,南霄幫著小冉挑著菜,正往石屋走。

“南霄大......人?”

這時,一道聲音突然自他身後傳來。

他轉頭看去,說話的是一名眾神殿侍衛,這是司命府下麵部門的侍衛,曾經他屬下的屬下的屬下......

見到南霄轉頭,那名侍衛頓時驚道:“真的是南霄你......你怎麼在這......”

說著,他看了一眼南霄挑的東西,神色怪異。

南霄冇有說話,帶著小冉往遠處走去。

而南霄在貧民窟的事情,很快就傳了開來,於是,每天都有不少曾經眾神殿的人來到小冉家門口......

他們並冇有嘲笑,但眼中,話語中,無不帶著憐憫......

曾經高高在上的人,如今卻變成了一個廢人,真是令人唏噓。

這一日,一名男子來到了石屋。

屈晉!

而此刻,他已經是第七位主神!

小冉看著出現在門口的屈晉,有些不知所措,她看向一旁正在給自己熬藥的南霄,“南霄大人......”

南霄微笑道:“你不是要去買東西嗎?快去吧!”

小冉猶豫了下,然後點頭,“好。”

說完,她連忙跑了出去。

南霄坐在藥罐前,用扇子扇著火,“聽說你成為主神了,恭喜。”

屈晉走到一旁石凳坐下,他看著南霄,“我剛得到訊息,你那位葉兄殺了關劍,已經逃走。”

南霄微微一怔,隨即笑了起來,“厲害。”

屈晉看著南霄,“值得嗎?”

南霄沉默片刻後,道:“無所謂值得與不值得,無愧於心。”

屈晉也默了許久,他看了一眼南霄,“我給你安排個去處......”

南霄搖頭,“不用。”

屈晉並冇有再多說什麼,他點了點頭,“保重。”

說罷,他起身離去。

屈晉走後,南霄扇火的手停了下來,他看著麵前的藥罐,沉默不語。

他不是冇有想過重頭再來,但他不僅神種被徹底清除,修為也已經被徹徹底底廢除,根基都被徹底毀掉。

已經不可能再重頭來了。

他完了!

他這輩子都不可能翻身了。

南霄起身走到床邊坐下,他望著窗外,目光出神。

這段時間來,所有人看他南霄的目光,有嘲諷的,有同情的,更多的還是憐憫......

而他每天最怕的就是遇到曾經的那些老弟兄......

一個男人最落魄最尷尬的時候,無疑於中年失勢.......

而他南霄也明白,他之所以活著,不是因為眾神殿仁慈,而是他南霄已經成為一枚棋子。

想到曾經的意氣風發,在看看現在的自己。

南霄不由淒笑了起來,他緩緩趟了下來,他氣息越來越弱,直至徹底消失。

冇有希望的活著,還不如死的體麵些。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