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五百九十九章 得救之道!

26

-

常務主神褚淩來到一間大殿,空曠的大殿內隻有一張椅子,很是安靜。

褚淩對著那張椅子深深一禮,神色恭敬。

這時,一名身著神袍的老者突然自偏殿緩緩走了出來,他手中握著一座小塔。

南眾神神殿主:詹宗。

褚淩轉身對著詹宗又深深行了一禮,比剛纔那一次腰彎的還低,恭敬道:“如殿主所想,他選擇將那葉觀放走。”

詹宗走到一旁桌子前,他將小塔放在桌子上,然後拿起一隻筆開始畫起來。

褚淩依舊躬著身,不說話。

詹宗突然道:“說說你的想法。”

褚淩恭敬道:“殿主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對的。”

詹宗看了一眼褚淩,笑道:“你這樣可不好。”

褚淩微微沉吟後,道:“中眾神殿此次搞這麼大,表麵來看是針對葉觀,實際是為了針對我南眾神殿,他們想吞掉我南眾神殿。”

詹宗點了點頭,“繼續說。”

褚淩道:“他們本來就缺一個藉口,殿主,屬下不明白的是,我們為何還要給他們這麼一個藉口?”

詹宗道:“你錯了。”

褚淩疑惑。

詹宗注視著麵前的畫,握著筆的手疾揮,“不管有冇有這個藉口,他們都會針對我們。”

褚淩依舊疑惑。

詹宗繼續道;“若是我冇受傷前,他們還會有所顧忌,至少不會這麼明目張膽,但我受傷後,他們其實就已經冇有了顧忌,這一次即使冇有那葉觀,他們也會找彆的藉口來針對我南眾神殿。”

褚淩沉聲道:“但我們放走葉觀,無疑是給了他們一個合理的藉口。”

詹宗突然問,“貧民窟的事情,你怎麼看?”

褚淩愣住。

詹宗笑道:“你真以為改變貧民窟的政策是南霄的主意?”

褚淩眉頭皺起,“殿主的意思是,他身後有高人指點?”

詹宗點頭,“南霄這個人,有勇,也有謀,但是,他的謀有限,他不可能想出那個絕妙的辦法,最重要的是,他也不可能有這個小塔.......”

說著,他看了一眼身旁的小塔。

褚淩雙眼微眯,“葉觀。”

詹宗停下了筆,“你看看。”

褚淩朝前走了一步,他看向詹宗麵前的畫,畫上好像有條河流,波瀾起伏。

詹宗輕聲道:“時間......小塔內的時間,這是一種全新的時間。”

褚淩看向詹宗,詹宗道:“看待問題,要從多個角度來看,那個劍修少年為何要去改變貧民窟?他能夠得到什麼?他為何為了改變那裡,連此塔這種神物都甘願獻出?”

褚淩有些疑惑。

詹宗繼續道:“做兩個假設,假設那個劍修少年真的是得到了神明的授意.......”

褚淩眼瞳驟然一縮,“這.......”

詹宗看了他一眼,知他想法,笑道:“覺得冇有可能?”

褚淩沉聲道:“這......”

詹宗笑道:“那就第二種假設,假設他與神明冇有任何關係,那麼問題來了,他的這個小塔從何處而來?而一個能夠創造出時間的人,其又是一位什麼樣的存在呢?”

褚淩神色凝重。

詹宗拿起小塔,他看著手中的小塔,輕聲道:“如果是第一種假設,他真的是神明授意,那他死在我南眾神殿,我們的結局會如何?”

褚淩沉聲道:“全殿處死!”

詹宗又道:“如果是第二種假設,他死在我南眾神殿,我們又會如何?”

褚淩道:“一個未知的強大因果降臨,我南眾神殿可能會有禍.......”

詹宗點了點頭。

褚淩有些不解,“殿主,既然如此,那我們為何不死保他?”

詹宗輕聲道:“還有第三種假設.......他身後有未知的勢力,而他又真的是褻瀆者,他的所作所為,真的是為了顛覆我眾神殿......”

褚淩愣住。

詹宗道:“如果真的是這種,那我們整個南眾神殿,就真的是背叛神明瞭,是要上神火刑架的。”

褚淩沉默,靜待下文。

詹宗又道:“現在這樣就挺好,將那劍修送走,不管他是哪一種,他的因果都會將由中眾神殿承擔......現在你明白我為何允許南霄送他走,並且不殺了南霄了吧?”

褚淩點頭,“屬下懂了。”

詹宗道:“如果那葉觀以後真的是神明使,我們留著南霄,就是留一份善緣,南霄就是我們翻盤的籌碼,可若是他真的是褻瀆者,且身後勢力一般,那我們就可以立即處死南霄,與他徹底撇清關係......”

說著,他放下筆,“進可攻,退可守。”

褚淩深深一禮,“屬下明白了。”

詹宗突然道:“貧民窟的事情,可以做,但是,可以變通一下。”

褚淩看向詹宗,詹宗道:“不要便宜那些商人,由我們南眾神殿出錢來低價購買那裡的產地,然後再高價賣給那些商人......”

褚淩猶豫了下,然後道:“那些商人已經將價格炒的有一點高,現在低價買,貧民窟的那些人怕是不願意......”

“若是不願意.......”

詹宗突然拿起筆在桌子上大筆一揮,隻見上麵寫著兩個大字:刁民。

褚淩頓時明白了。

...

南霄醒來時,他猛地坐了起來,他茫然地看著四周,自己還活著?

他看了一眼四周,此刻,他在一間小石屋之中,外麵還是下著大雨。

在不遠處,一名小女孩正趴在桌子上,旁邊正煎著藥。

南霄輕聲道:“小冉姑娘......”

他認識眼前的小女孩,當初葉觀跟他交代過,讓他好好照看一下的。

這時,聽到南霄的聲音,小冉醒了過來,她見到南霄醒來時,連忙起身跑到了他麵前,關切道:“南霄大人,你醒了?”

南霄有些疑惑道:“我怎麼在這裡?”

小冉正要說話,這時,門外走進一名女子,來人,正是桑眉。

南霄錯愕,“桑姑娘?”

桑眉手裡提著藥包,她走到小冉麵前,將藥包遞給小冉,笑道:“都熬了。”

小冉道:“好!”

她接過藥包,然後朝著一旁走去。

南霄道:“桑姑娘,是你救的我?”

桑眉道:“是你自己救的自己。”

南霄有些疑惑。

桑眉笑道:“還信仰神明嗎?”

南霄沉默片刻後,道:“我體內的神種已經被清除,冇有資格再信仰神明.......”

桑眉道:“神種被清除,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南霄有些疑惑。

桑眉走到一旁窗子前,她看向外麵,外麵的雨下的如同傾缸倒盆一般。

南霄沉聲道:“桑姑娘,我知道你應該不是一般人,葉兄他現在被中眾神殿針對,處境極為危險,你.......”

桑眉道:“得救之道,就在他自己身上。”

南霄疑惑。

桑眉望著那片暴雨,輕聲道:“這雨應該再下大一點,這樣,才能夠洗涮這個世界.......”

...

一片未知的星空之中,某處時空突然蠕動起來,下一刻,一名男子走了出來。

走出來的正是葉觀。

葉觀看了一眼四周,他正要離去,這時,一道神識隔著無數星域直接鎖住了他,與此同時,一道劍光正穿梭時空,直奔他而來。

速度極快,當他看到那道劍光時,那道劍光就已經殺到他麵前來。

葉觀不退反進,抬手一劍刺出。

他用的是意劍!

轟隆!

一道劍光宛如火山爆發一般自場中爆發開來,強大的力量瞬間將葉觀震得連連暴退,而四周這片星域直接被那道劍光震得粉碎,陷入一片漆黑。

葉觀停下腳步,他抬頭看去,遠處漆黑的時空之中,一名男子踏步而來。

正是那身背劍匣的關劍!

關劍看著葉觀,笑道:“你也是劍修。”

葉觀掌心攤開,一柄意劍自他掌心之中凝聚。

關劍看了一眼葉觀手中的意劍,笑道:“以無敵立意,真是有意思,如此大的意,你撐得起嗎?”

葉觀平靜道:“那就不牢你操心了。”

說罷,他突然消失在原地。

嗤!

漆黑的時空之中,一道劍光似驚雷一般自場中撕裂而過,萬丈距離,瞬息而至。

關劍大笑,伸手一指,他背後的劍匣內,一柄劍突然沖天而起,然後斜斬而下,狠狠朝著葉觀的這一劍剛了過去。

這一劍斬下來,場中似有什麼被撕裂開來,尖銳刺耳至極。

轟隆!

兩柄劍剛一接觸,一道恐怖的劍光衝擊波便是猛地爆發開來,席捲一切,這一片星河在這一刻猶如遭到重創的鏡子一般,瞬間支離破碎。

而那些趕來的中眾神殿強者根本不敢靠近這片區域,紛紛停在了數十萬丈之外。

那君幽也在其中。

當見到葉觀竟然能夠與關劍戰得不相上下時,眾強者皆是震驚無比,要知道,關劍可是在諸位主神之中排名第三的存在,加上又是劍修,那戰力是何等的恐怖?

然而,眼前這劍修卻能夠與他不相上下......

這是從哪裡冒出來的妖孽?

那君幽倒是目光平靜,冇有任何意外。

“哈哈!”

遠處,關劍的大笑聲突然響起,他看著遠處的葉觀,眼中充滿了戰意,“好,難得遇到一個強大的劍修,來,接我一劍。”

說著,他並指一點。

嗡!

隨著一道劍鳴聲響徹,一柄劍自他背後的劍匣內沖天而起,直奔葉觀而去。

這一劍的後麵,有一道萬丈長的劍氣,如山一般朝著葉觀擁塞而去。

葉觀雙眼緩緩閉了起來,他掌心攤開,掌心之中,意劍凝聚,而這一次,已經不是單單的無敵意,還有秩序意......

信仰之力!

無敵意!

兩種劍道合一!

葉觀周身的劍勢在這一刻如同火山爆發一般瘋狂暴漲,席捲整個星河宇宙......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