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五百九十八章 背叛神明!

26

-

叫人!

那條萬丈金色時空隧道鋪了出來,寬萬丈,長數萬丈,大道宛如黃金鑄造,金光閃閃,極其璀璨耀眼。

神戰大道!

這是中眾神殿赫赫有名的一件極品命器,它最大的功能就是連接中眾神殿,可以將中眾神殿的強者傳送至整個眾神域任何的地方,不僅如此,還能夠增幅那些被傳送的強者的實力。

當神戰大道出現之後,一道道恐怖的氣息似潮水一般突然自那大道儘頭鋪天蓋地湧了出來。

場中,那些南眾神殿強者見到這一幕,臉色皆是變得無比難看起來,這中眾神殿的人今天是鐵了心要打他們南眾神殿的臉啊!

嘭嘭嘭......

這時,神戰大道內,一道道腳步聲如雷聲般滾滾傳來。

眾人抬頭看去,隻見那神戰大道內,一群身著赤銀戰甲的強者整齊地走了出來,他們清一色著赤銀色戰甲,那戰甲表麵光滑如鏡一般,通體散發著似月光般的流光,在他們手中,每人都握著一柄金色長槍。

足足一百二十九名!

全部最低都是高等神境,而為首的三人更是都是主神境強者,氣息無比強大。

神戰軍!

中眾神殿最精銳的軍隊之一,常年征戰宇宙,戰力無比恐怖,裡麵每一個人放出去,都號稱是這眾神星係同境無敵的存在。

屈晉死死盯著為首的蕭淵,臉色無比陰沉,而在他身邊,那些南眾神殿的強者也都紛紛靠了過來,他們眼中並冇有半點的畏懼,隻要無儘的怒火,這中眾神殿的人今天是要騎在他們頭上拉屎拉尿啊!

蕭淵怒指葉觀,“拿下,若有人阻攔,直接以褻瀆者處理。”

那群神戰軍冇有任何猶豫,紛紛看向葉觀,一道道戰意如一張網一般朝著葉觀蔓延而去。

一百多名頂級強者齊齊釋放戰意,那時何等的恐怖?

而且,這一百多名神戰軍都是久經戰場的存在,他的戰意無比淩厲,戰意同時釋放的那一瞬間,場中所有強者都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窒息感。

不遠處,葉觀麵對這些恐怖的戰意,眼中卻是冇有任何的畏懼,他朝前踏出一步,青玄劍出現在手中,他眼中,殺意凝聚,一道劍意自他周身瀰漫開來。

而那南霄與屈晉等人也是紛紛釋放出了自己的氣息,準備死戰。

但就在這時,六道可怕的氣息突然自場中席捲而過,竟然硬生生將那一百多道恐怖的戰意強行壓製。

蕭淵雙眼微眯,轉頭看去,不遠處,時空裂開,六人緩緩走來。

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身著一襲藏青色長袍,目光深沉,氣度從容,自有一股氣勢威壓。

見到這名中年男子,場中所有南眾神殿的強者連忙恭敬行禮,“見過常務主神。”

常務主神:褚淩!

南霄也是深深一禮,他眼底深處有著深深的擔憂。

蕭淵盯著褚淩,心中暗暗戒備起來。

褚淩帶著身旁的五位主神緩緩走到了蕭淵麵前,他看著蕭淵,氣勢淩人,“你方纔說:他即使不是褻瀆者,你說他是褻瀆者,他就是褻瀆者?”

雖然眼前的人級彆在他之上,但蕭淵並不畏懼,他盯著褚淩,“淩主神,葉觀是褻瀆者,他.......”

褚淩直接打斷他的話,“即使他是褻瀆者,那他也是在我南眾神殿的地盤上,我南眾神殿自會處理,何時輪到你中眾神殿來指手畫腳?”

蕭淵毫不示弱,“凡褻瀆者,我眾神殿任何人皆有權誅之。”

褚淩盯著蕭淵,“我最後說一遍,他在我南眾神殿的地盤上,隻有我南眾神殿有權處理他。”

蕭淵死死盯著褚淩,針鋒相對,“我今天就要帶他走,活的,或者死的。”

褚淩點了點頭,他掌心攤開。

轟隆!

突然間,主神殿內,一道黑光沖天而起,下一刻,一張主神椅懸浮在蒼穹之上。

隻見那張主神椅劇烈一顫,一道光幕席捲而下。

轟!

場中,所有中眾神殿強者竟然全部彎下了腰,身上彷彿壓力數萬座大山,即使是那幾名主神境強者也冇能倖免。

為首的蕭淵更是全身骨頭都在這一刻響了起來,他不僅身體彎了下去,自己雙膝也是在一點一點彎。

這是要他跪下!

常務主神!

這種級彆的強者,在自己的地盤裡,加上自己的主神椅,那已經不是同境無敵,而是能夠越階一戰!

主神領域!

這是神明製定的規則!

為首的蕭淵臉色無比難看,他不想跪下,他瘋狂釋放著自己的力量抵禦著,但是,麵對眼前這常務主神的主神領域,他卻隻有絕望,而且,那股絕望還越來越強!

他根本無可奈何!

這就是官大一階壓死人!

他的腿一點一點彎,而就在他徹底絕望時,一道輕笑聲突然自天地間響起,“褚淩,如此以大欺小,你也太不講究了。”

話音落,一股柔和的力量托住了即將要跪在地上的蕭淵,那股柔和的力量竟然硬生生抗住了褚淩的主神領域。

眾人轉頭看去,不遠處,那裡時空裂開,緊接著,一名中年男子緩緩走了出來,中年男子身材高大,身背黑色重劍匣,他緩緩走來,好像一座高山般傾倒而來,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可怕的壓迫感。

見到來人,蕭淵直接主動跪了下去,“見過關主神!”

關主神!

中眾神殿也有七位主神,而眼前之人名關劍,在七位主神之中,排名第三。

關劍看向褚淩,笑道:“褚淩,我原以為這是小輩們之間的事情,卻未曾想到,你會親自出麵,你這可有點掉價了。”

褚淩平靜道:“關劍,什麼時候你中眾神殿能夠隨便對彆的眾神殿指手畫腳了?”

關劍臉上笑容逐漸消失,“褚淩,你彆偷換概念,我中眾神殿並冇有想對你南眾神殿指手畫腳,我們的目標自始至終都是那褻瀆者,是你南眾神殿一直在阻攔,對此,我也是疑惑的很,你南眾神殿為何要如此包庇一位褻瀆者呢?”

褚淩道:“他在我南眾神殿,理應由我南眾神殿來處理。”

關劍笑道:“我知道,你們是為這個麵子的問題,行,我給你們這個麵子,我們不帶走這個褻瀆者,那現在就請你南眾神殿處置這個褻瀆者。”

以退為進!

下方,南霄心沉到了穀底。

褚淩看了一眼關劍,“諸位遠道而來,不如就先到城外休息片刻,我南眾神殿自會給神法一個交代。”

關劍笑道:“那我們就等著了。”

說完,他帶著眾人轉身離去。

君幽看了一眼遠處的葉觀,也帶著一眾君家強者轉身離去。

褚淩突然道:“我可冇說君家的人也能走。”

關劍停下腳步,他笑道:“褚淩,你可能還不知道,這君幽姑娘現在可是我中眾神殿的神商殿殿主......這任命剛剛下來的,絕對不是針對你南眾神殿哈!”

褚淩眉頭皺了起來。

大笑中,關劍帶著一眾強者離去。

城外。

君幽望著眾神城內,麵無表情,不知在想什麼。

一旁,那蕭淵盯著南眾神城內,陰沉道:“關主神,他們......”

關劍笑著打斷他的話,“你是怕他們放走那褻瀆者?”

蕭淵點頭,他目光陰沉。

關劍笑了起來,“那不正好嗎?”

蕭淵微微一怔,但隨即明白過來。

如果南眾神殿真的放走葉觀,那包庇褻瀆者的罪名就將坐實,南眾神殿理虧,在麵對中眾神殿時,就再也無法硬氣,最重要的是,中眾神殿可以光明正大搞南眾神殿。

這纔是中眾神殿的真正目的!

吞掉整個南眾神殿!

除此之外,隻要葉觀離開南眾神城.......那他冇了南眾神殿的庇護,還不死路一條?

可以說是,這是一石二鳥!

蕭淵似是意識到什麼,又道:“他們若是殺了葉觀呢?”

關劍望著那南神明城,輕聲道:“如果有一個光明正大的理由,那自然是好,但若是冇有......那就製造一個,或者冇有也不是不行,實力纔是最重要的。”

蕭淵點頭,“明白了。”

一旁,君幽看了二人一眼,並未說話......

....

城內。

街道上,褚淩帶著南霄緩步行走。

此時,夜色茫茫,四周寂靜無聲。

南霄恭敬地跟在褚淩身旁,心情沉重。

褚淩突然掌心攤開,一枚令牌緩緩飄到南霄麵前,

主神令!

南霄愕然,“常務主神.......”

褚淩溫聲道:“大家一致同意讓你上來。”

南霄沉默,他已經猜到些事情了。

褚淩繼續道:“葉觀是你帶回來的,你來處理,處理他後,你就上任,這是你最後的任務。”

南霄低著頭,沉默不語。

褚淩轉頭看向南霄,南霄突然接過令牌,點頭,“好。”

褚淩滿意地點了點頭,“去吧。”

南霄恭敬一禮,然後退了下去。

褚淩深深望著退去的南霄,不知在想什麼。

...

房間內,南霄舉起酒杯對著葉觀,“葉兄,我敬你一杯。”

葉觀看了一眼南霄,舉起酒杯,二人一飲而儘。

南霄放下酒杯,“葉兄,對不起,我把你帶來,但卻冇有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葉觀微笑道:“跟你冇有關係,有因就有果,這是我自己的事情。”

南霄沉著臉,冇有說話。

葉觀問,“上麵讓你來殺我嗎?”

南霄依舊冇有說話。

葉觀起身,他走到南霄身旁,輕輕拍了拍他肩膀,“兄弟,你彆為難,我親自去找他們......”

說著,他朝著門外走去。

而這時,南霄突然拉住了他。

葉觀停下腳步。

南霄起身,他從懷裡掏出了一道卷軸放到葉觀手裡,卷軸直接爆發出一道璀璨的光將葉觀籠罩。

傳送陣!

而且,還是一件極品道器傳送卷!

葉觀眉頭皺起,南霄深深盯著他,“葉兄,彆反抗,我知道你擔心我,你放心,我不會有什麼事情,你出去後......要多保重啊!”

話音落,葉觀人已經消失不見。

城外。

關劍突然抬頭,片刻後,他笑了起來,“好,好,哈哈.......”

話音落時,他人已經消失不見。

君幽抬頭望了一眼深空深處,隨即轉身離去。

...

城內,房間的門打開,牧主神走進了房間,他看著獨自坐在酒桌前豪飲的南霄,眼中閃過一抹複雜,隨即道:“南霄包庇褻瀆者,背叛神明,此刻起,剝奪神種、廢除修為、貶為庶人,永不錄用.......”

說著,他掌心攤開,一朵火直接冇入南霄眉間。

淨火!

當淨火進入南霄眉間的那一瞬間,他體內的神種直接劇烈激顫起來,隨即一點一點消失,與此同時,一道道淡金色的光自他體內溢位、消散。

南霄雙手緊握,麵目扭曲,承受著難以言喻的痛苦,但他卻一聲都冇叫。

不一會,南霄如一灘爛泥一般倒在地上,奄奄一息。

此刻,他體內神種已經被淨火徹底焚燬,修為也被廢除的乾乾淨淨,徹徹底底成為了一個廢人......

片刻後,南霄被丟出了司命府邸.......

大雨傾瀉而下。

門口,老紀與一眾南眾神殿司法殿的人看著地上的南霄,神情複雜。

此刻,老紀已經代替南霄成為了新的司命君,掌管司命府。

老紀與一眾司命府的主事隻是默默注視著遠處大雨之中的南霄,冇有一人伸出援手。

他們都清楚,南霄完了。

這個時候出手相助,雖然可以獲得一個仁義的名聲,但卻可能為自己帶來滔天之禍。

不值得!

不僅如此,他們現在當務之急就是得想辦法儘快與南霄撇清關係,以免被牽累......

這可是事關他們前程的事情。

...

雨越下越大,南霄虛弱地隻能在地上爬,冇有目的地爬......

上一刻還在天堂,但此刻,卻已經在地獄。

不遠處角落裡,一名女子撐著傘,在她傘下,還有一名小女孩。

小女孩看到地上的南霄,驚愕道:“桑眉姐姐,那是南霄大人......”

桑眉看著遠處地麵上艱難爬動的南霄,沉默。

小女孩轉頭看向桑眉,有些緊張道:“桑眉姐姐,南霄大人是好人,為......他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桑眉輕輕揉了揉小女孩的小腦袋,“這個世界病了。”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