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五百九十七章 誰他媽敢!

26

-

南霄屈晉與戈寒還有一眾南眾神殿的強者全都愣在了原地。

中眾神殿!

他們原以為是君家與彆的神秘勢力聯手造反,但卻冇有想到,這批神秘強者竟然是中眾神殿的神衛軍!

神衛軍!

那可是中眾神殿神殿主的親軍啊!

還有這個跨區執法.......

正常情況下,五大眾神殿,各自為政,誰也不會插手誰的內政,但是,有一種特殊情況,那就是在麵對褻瀆者時,五大眾神殿都有權、且有義務緝拿。

合法!

合理!

南霄臉色無比的難看,他冇有想到,葉觀是褻瀆者的身份竟然暴露了。

君家!

南霄死死盯著遠處的君幽,他心中疑惑無比,這個女人是怎麼知道葉兄是褻瀆者身份的?

葉觀倒是也有些詫異,他現在明白這個女人為何如此鎮定了。

“來人,立即拿下!”

那蕭淵聲音突然自場中響起。

兩名主神境強者氣息當即鎖定住了葉觀,就要強行拿人。

而就在這時,南霄突然怒道:“誰他媽敢!”

說著,他直接走了出來,擋在葉觀麵前。

戈寒與屈晉相視了一眼,不約而同保持沉默。

蕭淵盯著南霄,眼中殺意浮現,“怎麼,南眾神殿的人要包庇褻瀆者?”

南霄毫不示弱與之對視,“你說我葉兄是褻瀆者,可有證據?若冇有,老子就告你汙衊。”

蕭淵嗤笑,“證據?若無證據,我等豈會跨星域來此?君幽姑娘.......”

君幽緩緩走了出來,“來人。”

話音剛落,一名中年男子緩緩走了出來。

當見到這中年男子時,葉觀眉頭皺了起來,此人正是當初他去異域搬救命時遇到的紅袍老者,也是當初給他的“命言書”。

見到葉觀,紅袍老者目光有些閃爍,似是愧疚。

君幽盯著葉觀,不緊不慢道:“葉觀當初以自己神魂起誓,要顛覆我眾神殿,此誓言當初應該還驚動了南霄大人,南霄大人前往那個帝域,應該也是為此事吧?而且,葉觀的誓言必定是記錄在了南霄大人的檔案上......當然,就是不知道南霄大人有冇有將其刪除了。”

南霄臉色無比難看,他怎麼也冇有想到,這君幽竟然知道這些事情.......

君幽不緊不慢道:“當然,若是南霄大人不認賬,也冇有關係,待蕭淵大人將這葉觀緝拿後,可將其神魂剝離,抽取記憶,到時,真相也就大白了。”

蕭淵見到臉色難看的南霄,當下一聲冷笑,“來人,立即將葉觀拿下。”

他身旁的強者就要出手,南霄怒吼,“我看誰敢。”

“放肆!”

蕭淵盯著南霄,怒喝,“南霄,你身為眾神殿執法員,難道要知法犯法?”

南霄麵無表情,“他是我南眾神殿的。”

他話音剛落,他身邊的那些司命府強者紛紛圍在了他身旁。

不過,那些近衛軍與執法衛卻並冇有動。

而戈寒與屈晉則是依舊沉默著。

蕭淵盯著南霄,“他身為褻瀆者,五大眾神殿都有權緝拿,來人,拿下,誰敢阻攔,直接格殺。”

他身旁的三位主神境強者齊齊踏出一步,而這一次,他們針對的不僅僅是葉觀,還有擋在葉觀麵前的南霄眾人。

他們絲毫冇有留手的意思,強大的氣息就要將南霄等人碾碎。

“住手。”

這時,一旁的屈晉突然走了出來。

他這一走出來,他身後的那些執法衛紛紛衝了出來。

戈寒眉頭皺了起來,沉默片刻後,他也走了出來。

蕭淵看向戈寒與屈晉,目光冰冷如冰,“怎麼,整個南眾神殿都要維護這褻瀆者嗎?”

屈晉毫不示弱,“蕭統領,你彆給我扣帽子,先不說這葉觀是不是褻瀆者,即使他是褻瀆者,那也應該是我南眾神殿處理,而不是由你中眾神殿來處理。”

在他身旁,白袍本來想阻止屈晉,但在聽到屈晉的話後,他頓時明白屈晉的意思了。

屈晉現在考慮的已經不是葉觀是不是褻瀆者的事情,屈晉現在考慮的是南眾神殿麵子的事情。

若在這個時候,南眾神殿任由中眾神殿的人帶走葉觀,那南眾神殿的麵子往哪擱?而且,這個時候屈晉若是袖手旁觀,任由南霄獨自麵對蕭淵,那豈不是擺明瞭告訴彆人南眾神殿內部不合?

內部競爭,有時候避免不了會用一些陰暗手段,但在對外的時候,那一定是要以南眾神殿的利益為重,否則,上麵的主神定不能容他。

屈晉直接掌心攤開,一枚印出現在他手中。

執法印!

屈晉催動執法印,一道神力突然自他體內席捲而出,而他的氣息,也在一瞬間被強行提升到了主神境級彆。

一旁,戈寒也是拿出了自己的近衛印,催動之後,他的氣息也是瘋狂暴漲。

他們此刻已經達成一個共識,不管葉觀是不是褻瀆者,總之,絕對不能任由中眾神殿的人帶著葉觀。

而在四周,還有源源不斷的南眾神殿強者趕來。

見到這一幕,那君幽黛眉蹙了起來,南眾神殿如此團結,這倒是她冇有想到的。

為首的蕭淵卻是笑了起來,“怎麼,你南眾神殿還想殺了我等不成?”

屈晉麵無表情,冷冷道:“蕭淵統領,你這是說的哪裡話?你中眾神殿一聲招呼不打,直接跑到我南眾神殿抓人,現在還問我們是不是要殺你們......怎麼,你中眾神殿是不打算將我南眾神殿當人看了?”

蕭淵盯著屈晉,針尖對麥芒,“葉觀是褻瀆者,隻要是眾神殿者,皆有責任、也有權將他緝拿斬殺,我等為何不遠萬裡來此?還不是因為你南眾神殿包庇褻瀆者?”

屈晉笑了起來,“褻瀆者?蕭淵統領,一個低賤的商人隨便找來了個人指認,你居然就信了。真是有意思.......誰不知道這個商人與葉觀有仇?你就敢保證她不是為了報私仇,故意找人來栽贓陷害?”

君幽看了一眼屈晉,眼眸深處閃過一抹殺意。

蕭淵死死盯著屈晉,殺意好似要從目光之中溢位來,“原本我以為你們隻是單純的不知道葉觀是褻瀆者,但現在看來,事情並不是這樣,你們是知道他是褻瀆者,但卻還要包庇他......你們是要背叛神明嗎?”

最後一句出來時,猶如春雷炸響,天地顫動。

背叛神明!

場中南眾神殿的強者臉色皆是為之一變,他們不怕中眾神殿的強者,但是,這個背叛神明......

屈晉突然朝前踏出一步,在執法印的加持下,他的氣息絲毫不比那蕭淵弱,他突然怒指蕭淵,“蕭淵,老子十六歲加入眾神殿,一生為眾神殿出生入死何止萬次?”

說著,他右手猛地探入自己的胸口,伸出來時,有一顆赤金色的心,“你睜開你的狗眼給老子看看,老子的神種是赤金色,你居然說我背叛神明,我槽泥的媽!”

眾人:“.......”

場中,那些南眾神殿強者此刻皆是憤怒了。

他們都是神明最忠實的信徒,一生為神明而戰,而現在,這中眾神殿的人竟然說他們背叛神明!

憑什麼!!

四周,南眾神殿的強者越來越多。

為首的蕭淵臉色變得無比難看起來,這次的任務本來以為輕而易舉,但他卻冇有想到這葉觀的實力竟然如此的強,他最開始的打算是直接將葉觀帶走,若是帶不走,就就地格殺,但葉觀的實力卻大大超出了他的預料。

他第二個冇有想到的是,這些南眾神殿的強者竟然敢光明正大的包庇葉觀。

若是在外麵,他自然是不懼的,但在這裡,眼前這些南眾神殿的強者是有優勢的,因為他們掌握自己的官印,可以大大提升自己的實力。

這時,那一直冇有說話的戈寒突然走了出來,他看著蕭淵,“蕭統領,葉觀是不是褻瀆者,我們南眾神殿會調查,若他真的是褻瀆者,我們不會包庇他,你們......還是請回吧!”

他知道,事情不能鬨太僵!

還是得給對方一個台階,不然,一旦鬨僵,對南眾神殿還是不利的,因為就目前來看......這個葉觀極有可能真的是褻瀆者。

對此,他也是冇有想到的,這個南霄膽也是真肥,居然敢帶個褻瀆者回來.......

當然,目前當務之急不是追究這個的時候,而是要先團結一致,槍口對外。

內部的問題是內部的,但是麵對外部時,必須團結!

“走?”

蕭淵卻是陰笑了起來。

他自然不會走!

開玩笑,現在已經確定葉觀就是褻瀆者,他們若是就這麼回去,那中眾神殿顏麵何存?

中眾神殿一直都是霸主,豈能受此辱?

蕭淵看著屈晉等人,他指著遠處的葉觀,“今日,就算他不是褻瀆者,隻要我中眾神殿說他是,那他就是!”

說著,他突然轉頭怒吼,“來人,打開神戰大道,叫人,給老子團滅了他們!!”

他身後,一名侍衛突然拿出一枚符籙,符籙沖天而起。

轟!

天際,時空裂開,一條萬丈金色時空隧道鋪了出來.......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