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就地格殺!

26

-

見到自己的大道竟然絲毫壓製不了葉觀的道,黑衣人對於葉觀終於有了一些重視,因為壓製不了葉觀的大道,就意味著眼前的劍修少年大道境界並不比他的低。

遇到對手了。

他不再輕視,當下朝前踏出一步,人之間消失不見,而當他消失在原地的那一瞬間,葉觀四周的時空突然裂開,接著,一道道神秘符文鎖鏈自那些裂開的時空伸了出來,直奔葉觀而去。

見到這些鎖鏈,葉觀神色平靜,手腕一抖,劍光如瀑震了出去,兩種力量剛一觸碰,一道道恐怖的炸響聲便是自場中響徹起......

不遠處,君幽身旁,君延沉聲道:“最多十幾息,南霄他們就能夠趕回來,我們不能再浪費時間......”

君幽盯著葉觀,“那便一起上吧!”

一起上!

得到君幽的命令後,一眾君家強者與那些由黑衣人帶來的強者直接朝著葉觀齊齊衝了過去。

群毆!

遠處,見一眾君家強者殺來,葉觀卻是大笑,“一起來又有何懼?”

話音一落,他直接一劍將那位主神境強者斬退,緊接著,他猛地一個橫斬,劍光一閃,一眾君家強者瞬間被震飛了出去,為首的幾名君家強者更是被當場秒殺!

這一刻,那些來圍攻葉觀的強者頓時膽寒了。

劍修!

主神級彆的劍修......

葉觀持劍而立,如芝蘭玉樹,眉宇間儘顯風流霸氣,他看向遠處那黑衣人,眼中毫不掩飾著興奮,“你隱藏實力做什麼?來來,使出你的全力,讓我感受一下‘危險’的感覺,我已經好久冇有過這種感覺了。”

宗信:“.......”

黑衣人死死盯著葉觀,“真是小看你了。竟敢以無敵立意,並且走到這種程度,不愧是.......”

說到這,他卻冇有繼續說了。

葉觀冇有說話,他深深吸了一口氣,輕聲道:“桑眉說的對,人生就是得不斷挑戰自己,讓自己處於痛苦期,現在這種無敵的感覺,雖然爽快,但總感覺缺少點什麼......”

宗信突然道:“我之前聽小塔說,你以前帥不過三天,對嗎?”

葉觀:“.......”

就在這時,黑衣人突然掌心攤開,在他掌心之中,一道黑色符籙突然凝現。

極品道器!

黑衣人雙眼緩緩閉了起來,那道黑色符籙直接燃燒起來,而與此同時,葉觀四周的時空竟然詭異地變成了一片火海。

麵對這片詭異地火海,葉觀卻是絲毫不懼,持劍一橫,劍光湧現,那所有的火竟然無法近他的身。

遠處,黑衣人突然道:“滅!”

話音一落,他手中的那道燃燒的符籙突然化作一道火焰朝著葉觀衝了過去,火焰所過之處,時空根本承受不住,直接融合。

葉觀持劍朝前一刺,直接刺在了那道火焰符籙上,而這時,那道火焰符籙內突然湧現一種大道之勢,加上黑衣人自身的大道之勢,這是兩種道勢疊加。

人與極品道氣融合!

這種發揮出來的戰力,那是遠超一般主神境強者的,道道恐怖的大道氣息如浪潮一般朝著葉觀碾壓而去,葉觀釋放出來的那些劍光在這黑衣人與極品道器的聯合下,直接開始一點一點寂滅。

極品道器,這種級彆的神物,本身就相當於是一位主神境強者,而由煉製出它的人來使用,那威力更恐怖,此時此刻,葉觀的意劍已經開始承受不住黑衣人的力量。

就在這時,葉觀雙眼緩緩閉了起來,下一刻,那黑衣人臉色瞬間劇變,隻見葉觀的劍竟然如同鬼魅一般直接透過他的極品道器,直接殺到了他的麵前,而他的極品道器在這一刻好像被什麼定住了一般.......

嗤!

眾人還未反應過來,便隻見黑衣人連連暴退,在他連連暴退的過程之中,他胸前有劍光閃爍。

一眾君家強者滿臉懵,被殺了?

隻有為首的君幽依舊保持著鎮定,眾君家強者見到君幽如此鎮定,也都紛紛穩定了自己心神,冇有亂套。

不遠處,葉觀抬頭看向黑衣人,黑衣之下,是一件金色的甲,而此刻,那件金色的甲上麵,有一道深深的劍痕。

極品道器!

兩件極品道器!

葉觀眉頭皺了起來,這傢夥居然如此富有,來曆不一般啊。

他看了一眼遠處那鎮定的君幽,自己可不能大意,這個娘們有點不正常。

“怎麼可能!”

黑衣人有些難以置信地看向葉觀,“你的劍竟然能夠延遲我的時間......你的時間之道居然壓製了我的時間......”

葉觀目光從君幽身上收回,他看向遠處的黑衣人,笑道:“一身的極品道器......你倒是有錢的很......不像我,隻有一座塔,一柄劍。”

宗信:“.......”

黑衣人冷聲道:“裝備也是實力的一種,你自己冇有,難道就不允許彆人用?”

葉觀點了點頭,“言之有理。”

黑衣人雙手緩緩緊握了起來,一道強大的氣息直接籠罩住葉觀,正要再次出手,就在此時,遠處天際突然裂開,緊接著,一道如雷鳴般的聲音驟然響徹,“誰他媽敢動我葉兄!”

話音一落,一道身影如奔雷一般直接將時空撕裂,出現在場中。

來人正是南霄!

在南霄身後,是一眾他帶回來的眾神殿強者。

除此之外,那屈晉也帶著自己的侍衛趕到了場中,緊隨其後的是戈寒。

而他們二人帶來的強者,那可都是精銳中的精銳。

一眾眾神殿強者直接將君家等強者齊齊包圍了起來。

見到這一幕,一眾君家強者臉色頓時變得無比難看起來,當然,更多的還是恐懼。

這時他們纔回過神來,他們好像是在造反.......

眾君家強者紛紛看向為首的君幽,君幽神色卻是依舊很鎮定,穩如泰山。

趕來的南霄見到葉觀冇有事情,頓時鬆了一口氣,緊接著,他神色變得猙獰起來,他轉頭看向不遠處的君幽,怒道:“君家竟敢造反!”

造反!

此言一出,一眾君家強者臉色頓時變得蒼白起來。

除了為首的君幽還穩得住外,其餘的人此刻已經慌的不行。

這時,屈晉走到南霄身旁,他盯著遠處的那黑衣人,戒備道:“這事情有些不對勁。”

南霄沉默,他自然知道這事不對勁,君幽敢這麼做,要麼是瘋了,要麼就是有超級底牌。

他不認為這個女人是瘋了。

君幽緩緩走了出來,她看向南霄身旁的葉觀,“我知道你很強,但確實冇有想到,你的實力竟然是如此的強,真是讓人意外。”

葉觀看著君幽,“你實力應該也不錯的。”

君幽笑了起來,並冇有接這句話,而是道:“葉觀,我君家與你原本是井水不犯河水......”

葉觀擺了擺手,直接打斷她的話,“君幽姑娘,事已至此,說再多都是廢話,我知你敢這麼做,必是有底牌,既然有底牌,就彆廢話了,把底牌亮出來吧!”

一旁,屈晉突然道:“不對!”

眾人齊齊看向屈晉,屈晉死死盯著君幽,“剛得到訊息,有一批強者已經強行衝入眾神城,正朝著這邊趕來.......”

此言一出,場中眾神殿強者皆是一驚。

一批強者強行入眾神城......

這君家難道是真的要傾舉族之力造反?

不對啊!

這君傢什麼時候這麼強了?

南霄死死盯著君幽,“難道你聯合了什麼勢力。”

他知道,以君家的實力,斷然不可能與眾神殿抗衡,那麼,就隻有一個解釋,這個君家與彆的什麼神秘勢力聯手了。

“來人!”

這時,不遠處的戈寒聲音突然響起,話音剛落,四周湧現無數的近衛軍,他們齊齊將場中圍了起來,不僅如此,一些閉關的近衛軍強者也是紛紛出關,朝著這邊趕來!

而屈晉也是立即將在閉關的一眾近衛軍強者全部召了出來!

這時,遠處天際突然出現數十道恐怖的氣息,那些氣息如同浪潮一般朝著這邊席捲而來。

感受到這些恐怖的氣息,場中南霄等人神情皆是變得無比凝重起來,他們眼中滿是難以置信。

事情不對勁!

因為在那些氣息之中,他們感受到了至少有三位主神級彆強者!

怎麼可能?

很快,數十名黑衣人出現在了場中,他們來到那名為首的黑衣人身後,一個個站的如同標槍一般,身上散發著恐怖的淩厲氣息。

南霄死死盯著那為首的黑衣人,“爾等竟敢公然造反,這可是.......”

為首的黑衣人卻是突然打斷他的話,大手一揮,“卸!”

聲音落下,他與他身後的一眾黑衣人突然一把撕開了自己的黑衣,黑衣之下,是清一色的暗金色戰甲!

全部都是道器!

為首黑衣人拿出一塊令牌對著南霄,大喝,“吾乃中眾神殿神衛軍統領蕭淵,奉我中眾神殿神殿主之命,跨區執法,追拿褻瀆者葉觀,若有阻攔者,就地格殺!!”

場中鴉雀無聲!

中眾神殿!

跨區執法!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