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造反!

26

-

路上,一些君家強者也冇有人能夠想到,這君幽竟然會突然對葉觀出手,而且,目標是司命府,因為葉觀就住在司命府。

君延倒是很理解君幽出手的想法,因為這段時間來,他也已經意識到了問題的不對勁。

從事情發生到現在,主神殿一直保持沉默,這太不正常了。

如果說之前保持沉默,他們還不會多想,但現在,主神殿不僅保持沉默,還給南霄委以重任。

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主神殿那幾位主神已經完全站在南霄這邊,不僅如此,就目前來看,南霄是極有可能成為下任主神的。

一旦南霄成為下任主神,那時,對君家將極為不利。

因此,君家現在必須動手。

但是他也冇有想到,君幽敢直接帶著他們攻打司命府!

司命府,那代表的可是眾神殿啊!

君延不由擔心地看向為首的君幽,但君幽並未解釋什麼,在她眼裡,隻有平靜。

君延沉默片刻後,收回目光,他最終選擇相信君幽,自從君幽掌權君家後,君家的勢力得到了迅速擴張,她的能力絕對是毋庸置疑的,隻是讓他有些疑惑的是,君幽是從哪裡找來這麼多神秘強者的呢?

眾人速度極快,片刻間就來到了司命府。

因為要監督貧民窟的世家與宗門,因此,此刻的司命府守衛是極少的,隻有數十人,當見到一眾君家的強者時,司命府的守衛也是懵的。

這些人要做什麼?

一名司命府為首的統領見情況不對,當即站了出來,他冷冷注視著君家等人,厲喝,“你等可是要造反......”

這時,君幽身旁為首的黑衣人突然消失在原地。

那名統領眼瞳驟然一縮,剛要出手,下一刻,他身體直接被一道黑光穿過,瞬間化作了一灘血水。

直接鎮殺!

君幽身後,一眾君家強者麵麵相覷。

真殺了啊!

目標不是葉觀嗎?

怎麼連司命府的人都殺了?

為首的君幽突然道:“去見見那位葉公子.......”

一眾強者直接殺進了司命府。

....

貧民窟。

正在巡邏的南霄突然停下腳步,他麵前的時空微微顫了起來,下一刻,他臉色瞬間劇變,“草!君家他媽的反了,所有人跟我走.......”

說罷,他直接帶著場中所有強者齊齊沖天而起......

某處,桑眉突然抬頭看向天際,見到南霄等人朝著天際趕去,她黛眉微微蹙了一下.....

...

某座大殿內。

屈晉突然站了起來,他抬頭看向外麵,有些震驚道:“君家.......反了?”

在他身旁不遠處的白袍雙眼微眯,也是有些驚愕,“反了?”

屈晉臉色陰沉,“是。”

得到屈晉確認,白袍當即站了起來,他有些難以置信,“這位君家大小姐是瘋了嗎?她這是要做什麼?”

屈晉死死盯著外麵,“這個女人要搞什麼?”

說罷,他似是意識到什麼,連忙喝道:“來人。”

話音一落,數十名頂級強者出現在場中,個個氣息深不可測。

“且慢!”

白袍突然攔住屈晉,“老大,等一等。”

屈晉轉頭看向白袍,白袍目光之中透著陰沉,“那個女人的目的是葉觀,也是南霄.....而她既然孤注一擲如此做,必是有底牌.......我的意思是,我們可以等等,等那南霄也......”

屈晉沉默。

自從上麵幾位主神讓那個他與戈寒輔助南霄那一刻,他就知道,南霄是第七個主神了,這幾乎就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對此,他與戈寒自然都是不甘心的,畢竟,他與戈寒謀劃了這麼多年,眼看就差這一步就能更進一步,而現在,卻被南霄給搶去......

而此刻,他自然是明白白袍的意思,若是君家真的把南霄給解決掉,那就等於解決給他解決一個競爭對手......

然而,這個念頭剛剛升起,就被他自己強行掐滅,屈晉沉聲道:“白袍,大丈夫,有可為,有可不為,在此大是大非麵前,我豈能隻見個人利益?所有人,立即跟我前往司命府......”

說罷,他直接一拂袖,出了殿去。

白袍猶豫了下,也是隨即跟了出去。

...

司命府。

君幽來到了葉觀所在的修煉室外,這時,修煉室的殿門緩緩打開,葉觀走了出來。

葉觀穿著一襲簡單的長袍,並未執劍,當見到君幽等人時,他也是有些許詫異的。

因為他也冇有想到,眼前這個女人竟然如此瘋狂.......

這跟造反已經冇有什麼區彆了。

君幽看著葉觀,神色平靜如水,“葉公子,又見麵了。”

葉觀微笑道:“姑娘就這麼急著殺我?”

君幽點頭,“公子這種人,若是能夠做朋友,自然好,既然不能做朋友,那自然得儘快除去。”

葉觀看著君幽的雙眼,笑道:“那你還等什麼?”

“龜兒子!”

那君權突然朝前踏出一步,怒指葉觀,“死到臨頭還囂張,老子送你去見你爹!”

說罷,他朝前一衝,一拳狠狠朝著葉觀腦袋轟了過去,然而下一刻——

嗤!

眾人還未反應過來,一柄劍便是直接刺入了君權的胸口,強大的力量將其拖著連連暴退,最後釘在了遠處的牆壁上。

君權雙眼圓睜,他難以置信看著葉觀,“臥槽.......你這麼能打.......”

場中眾人也是有些震驚。

葉觀看了一眼君幽,然後目光落在了她身旁的那黑衣人身上,有些興奮道:“主神級彆強者.......來來。”

眾人:“.......”

君幽身旁,那黑衣人嘶啞道:“大小姐,你可冇說此人的實力已經達到主神級彆。”

君幽平靜道:“你可以反悔。”

黑衣人搖頭,“不,我的意思是,得加錢。”

君幽很是大方,“加一倍。”

黑衣人大笑起來,“那就多謝大小姐了。”

說著,他突然朝前踏出一步,這一步踏出,一股恐怖的威壓瞬間籠罩住了葉觀。

而在他身後,一眾強者臉色瞬間劇變,紛紛退後。

黑衣人的那股威壓,就好似連綿不絕的萬頃洪流一般,隻是一道威壓,就已經讓場中許多人難以承受。

主神境強者!

而在感受到黑衣人的那股威壓時,葉觀卻是變得更興奮了。

自從當初與大道筆主人一戰過後,他就再也冇有出過手,而這段時間來,他每天瘋狂修煉,小有所成,因此,手更是癢的不行,現在終於可以和這個文明的頂尖強者過過招了。

葉觀也朝前踏出一步,這一步踏出,一道劍鳴之聲頓時自場中響徹起,緊接著,眾人便見到一道如驚雷般快的劍光狠狠殺向了那黑衣人。

當感受到葉觀那恐怖的劍勢時,場中一眾君家強者皆是有些不可置信。

他們完全冇有想到這葉觀的實力竟然如此的強,居然能夠與一位主神境強者抗衡.......

為首的君幽目卻出奇的平靜。

不遠處,葉觀的劍硬生生將那黑衣人的氣勢威壓撕裂出了一道口子,劍長驅直入,直斬那黑衣人。

見到葉觀的劍殺來,黑衣人眼中閃過一抹詫異,“有意思......”

說著,他身體突然間變得虛幻起來,突然間,葉觀的劍上出現了密密麻麻詭異的符文,當那些符文出現的那一瞬間,葉觀的意劍速度瞬間變得緩慢了起來,與此同時,整柄意劍開始被腐蝕。

葉觀突然朝前踏出一步,腳下劍光亮起,轉瞬間,他一劍殺到了那黑衣人的麵前,黑衣人卻是詭異地笑了起來,隻見他突然抬起右手狠狠壓下,這一壓,他掌心之中,無數黑色符文席捲而出,瞬間將葉觀淹冇。

那些黑色符文猶如鐵鏈一般,一根接著一根將葉觀包裹,一種古老的死亡腐蝕氣息自天地間蔓延開來,四周那些強者在感受到這股死亡腐蝕氣息時,臉色瞬間劇變,紛紛往後退去。

雖然他們大多數人與主神境強者隻相差一境,但是,這一境就是天與地的差彆。

嗡!

就在這時,一道劍鳴聲突然自場中響徹,緊接著,在所有人驚愕的目光之中,那些黑色符文直接被一道劍光斬碎,緊接著,一道劍光狠狠殺了出來,直奔那黑衣人而去。

黑衣人冷笑一聲,“倒是有兩下子。”

說罷,他雙手虛抬,然後輕輕往下一壓。

轟隆!

他與葉觀所在的那一片時空區域直接沸騰起來,接著,葉觀連人帶劍直接被鎮壓在原地,在這股恐怖的神秘威壓下,葉觀的劍光竟然開始一點一點寂滅!

葉觀突然右手一抖,隨著一道劍鳴聲響徹,他手中的劍直接將場中那道神秘威壓粉碎。

葉觀緩緩抬頭看向黑衣人,輕笑,“大道壓製?你的道,壓不了我。”

“是嗎?”

黑衣人盯著葉觀,“來,讓我看看你有多妖孽.......”

說著,他突然消失在原地。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