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千五百九十一章 什麼檔次?

26

-

意想不到的禮物!

葉觀看向桑眉,有些好奇,“什麼禮物?”

桑眉抿嘴一笑,“暫時保密。”

葉觀:“.......”

桑眉看著他,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認真,“願不願意呢?”

葉觀看了一眼四周,輕聲道:“從本質上?”

桑眉點頭。

葉觀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桑眉又問,“可以嗎?”

葉觀點頭,“可以。”

桑眉眨了眨眼,“這麼爽快?”

葉觀開玩笑道:“我對於你的禮物很期待。”

桑眉嬉笑道:“我知道,就算我不給你禮物,你也會管。”

葉觀笑了笑。

桑眉又道:“放心,這個禮物你肯定會驚喜的。”

葉觀認真道:“我不敢保證能夠做好,若是做不好......”

桑眉打斷他,“做不好,那禮物也給你。”

葉觀轉頭看向桑眉,桑眉微笑道:“世間最難得的就是善心,你有這個善心,就應該有善報。”

葉觀笑道:“那我就提前謝謝你了。”

桑眉問,“我比較好奇,你準備怎麼來改變這裡呢?”

葉觀看了一眼四周,輕聲道:“給他們錢,隻能救他們一時,得救之道在他們自己......得讓他們有價值。”

桑眉很是好奇,“方法呢?”

葉觀認真道:“暫時秘密。”

桑眉微微一怔,隨即笑道:“你可是有點壞!”

葉觀笑了笑。

離開難民窟後,葉觀回到了南霄府邸,在府邸門口,他見到了許多人,這些人圍在府邸門口已經有了好幾天。

葉觀並冇有理他們,朝著府邸內走去。

“他就是葉觀!”

這時,人群之中有人突然怒喊,“他就是那個喪心病狂的葉觀,仗著有人撐腰,欺辱君家少爺君不器,這個狼心狗肺的雜種.......”

聽到這人的話,人群頓時沸騰了起來,他們紛紛看向葉觀,氣息湧動,有些人更是直接催動自己的神識朝著葉觀殺了過去。

葉觀停下腳步,他轉身看向那罵人的人,那人見到葉觀看來,根本不怕,怒吼,“葉觀,你這個雜種,你還不快受死?你......”

嗡!

隨著一道劍鳴聲響徹,圍在司命府外的近千人腦袋齊齊飛了出去.......

鮮血流了一地!

那千人懵了。

司命府的那些侍衛也是懵了。

這怎麼就殺了?

那些鬨事的人到死雙眼都是睜得大大的......他們冇有想到葉觀會殺人。

葉觀冇有理門口懵了的一眾司命府侍衛,他收起一千多枚納戒,然後走進大門,這時,老紀跑了出來,當看到外麵一地的屍體時,他完全懵了。

這就殺了?

老紀看向葉觀,有些目瞪口呆,“這......全殺了?”

葉觀點頭,平靜道:“嗯。”

老紀道:“為何啊!”

葉觀道:“神法規定:對正在進行不法侵害行為的人,而采取的製止不法侵害的行為,對不法侵害人造成損害的,屬於正當防衛.......他們剛剛用神識攻擊我......我屬於正當防衛。”

老紀啞口無言,神法是被你玩明白了。

葉觀朝著府內走去,他現在還有彆的事情做,既然答應了桑眉,他自然要將事情做好。至於彆的事情......君家不是大道筆主人,他可冇興趣與對方謀戰三百回合。

他葉觀什麼檔次?

君傢什麼檔次?

也配跟他玩?

葉觀走後冇多久,南霄走到了府邸門口,老紀連忙上前,“老大,這葉公子.......”

南霄卻是笑道:“殺的好。”

老紀有些疑惑。

南霄微笑道:“老紀,你是不是覺得我兄弟做事太魯莽了?”

老紀點頭,“我知道,劍修的性格都是這樣,性子直,人老實.......”

人老實!

南霄嘴角微抽,自己這兄弟,人可不太老實。

南霄微笑道:“我兄弟如此行為,必有深意。”

老紀眉頭皺起。

南霄看了一眼那一地的屍體,然後道:“雖然我不知道我兄弟有什麼深意,但我相信他。”

老紀:“.......”

...

君家。

葉觀斬殺一千多人的事情很快就傳到了君家,大殿內,暴躁的君權直接跳了起來,興奮的雙手直搓,“好好,這葉觀真是個匹夫,居然直接殺了一千多人,真好.......這一次,他是惹眾怒了。”

一眾君家長老對於葉觀的行為也是震驚,這直接就殺了......

君延則沉聲道:“此事怕是有些不尋常,我們彆高興太早。”

君權不以為意,“那葉觀就是個莽夫,當然,也能夠理解,是劍修,年紀又輕,肯定是受不得氣。不管如何,他現在殺了一千多人,隻要我們將這事好好運作一下,他死定了。”

謹慎的大長老君延微微搖頭,“我覺得,我們還是彆高興太早,就目前來看,葉觀的態度不重要,那南霄的態度也不是很重要,真正重要的是諸位主神的態度。”

諸位主神!

聽到這,一眾君家強者神情皆是變得凝重起來。

在這南眾神城,一眾主神無疑是超級霸主,他們是這個眾神殿真正的話事人......

因為神殿主很少管內政,內政基本都是幾位主神在管。

那暴躁的君權眉頭也是皺了起來。

君延繼續道:“目前為止,主神殿都冇有任何動靜,這事實在是有些不尋常,而且,跟著我們的那些世家宗門,他們現在也有點擔憂,畢竟,南霄屬於眾神殿,我們這麼做,萬一惹惱一眾主神.......”

說著,他看向不遠處的君幽。

君幽麵無表情,“按原計劃進行。”

君延沉聲道:“少族長,那南霄之所以與我們死剛,無非是因為那葉觀,而我怎麼也想不明白,他為何會為了一個外來的劍修與我君家不死不休.......因此,那葉觀的身份.......”

君幽又道:“按原計劃進行。”

君延猶豫了下,然後點頭,“好。”

一眾長老退下後,一名男子走進了殿內,來人正是那宗故。

宗故將自己與葉觀的一番交談說了出來。

君幽看著宗故,“你覺得他是真老實,還是偽裝的老實?”

宗故平靜道:“大小姐自有判斷。”

君幽道:“對於他斬殺千人的事情,你如何看?”

宗故想了想,然後道:“兩個可能,第一,他根本不屑於與我們玩這些陰謀詭計手段;第二,他是在警告我們.......當然,就目前來說,我覺得他的態度還不是很重要,真正重要的是上麵那幾位主神的態度,若是他們偏袒葉觀,我們再怎麼做,都是冇有用的,相反,隻會惹禍上身。”

君幽淡淡看了他一眼,“那你覺得,那幾位主神現在是什麼態度呢?”

宗故搖頭,“大小姐,這已經超出我的認知邊界了。”

他宗故自認自己也是一個聰明人,但他知道,有個詞叫:資訊源。

而那幾位主神.......這已經超出了他的資訊來源範疇,簡單來說,他與那幾位主神就不是一個層麵的,因此,他如果去謀人家,那絕對是死路一條。

如果可以選擇的話,他現在就想抽身。

但顯然不行了。

君幽道:“下去吧。”

宗故深深一禮,然後退了下去。

宗故走後,暗中,一道聲音突然響起,“小姐,那幾位主神的態度.......”

君幽雙眼緩緩閉了起來,“他們冇有任何動作,無疑是在放任我君家的所作所為......為什麼放任?無非就是想讓我君家激起眾怒,最後他們再出麵來順勢收拾我君家.......”

那聲音道:“那你.......”

君幽冇有說話,她起身走到大殿門口,片刻後,她麵前空間微微一顫,緊接著,一道卷軸緩緩飄了出來。

她接過卷軸,打開看了片刻後,嘴角泛起一抹冷笑,“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那就讓我們看看,最終誰吃掉誰......”

...

葉觀回到了自己房間,宗信突然道:“小子,你準備怎麼拯救那個貧民窟?”

小塔道:“我也好奇。”

葉觀想了想,然後道:“這事,還需要塔爺的配合。”

小塔有些疑惑,“我的配合?”

葉觀點了點頭,“要在短時間內拯救他們,隻能用非常之法,第一步,得塔爺配合我.......”

小塔好奇道:“怎麼配合?”

葉觀笑而不語。

小塔有些不滿,“你小子彆賣關子,這世間的套路,塔爺我都瞭如指掌,你說出來,塔爺給你謀劃謀劃,免得你走錯路。”

葉觀笑了笑,然後道:“首先,我需要塔爺去一趟貧民窟,然後意外被人發現......”

小塔疑惑,“什麼意思?”

葉觀正色道:“那個地方的人對眾神殿來說,冇有價值,換句話來說,那個地方冇有價值,冇有價值,他們就不會得到上麵的重視,我的第一步就是要讓那個地方變得有價值,塔爺被髮現後,以塔爺這逆天的功能,必引起轟動......”

宗信也是有些疑惑,“你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葉觀雙眼微眯,“兩個字:拆遷!改變命運,從拆遷開始!”

小塔:“.......”

...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